在2B和2C之间,还有一个2H(中)

大家都说,2019年是5G元年,对这一新技术的讨论,从年初一直延续到了年底。

但驱动5G成功的商业场景到底是什么?至今,还没有争出个结论。

我会用三篇文章,抛出我的几个观点,这是第2篇。 第一篇戳这里:在2B和2C之间,还有一个2H(上)

上一篇说的是,2G和4G的成功得益于在2C领域出现的产业增量,而5G时代2C的产业红利几乎耗尽,难以撑起5G的市场空间。

今天这一篇,谈一谈被寄予厚望的2B业务,实体企业的数字化会给我们带来期望中的产业增量么?

目前的2B需求,撑不起足够的产业空间

所谓2B,就是面向企业客户的业务。企业市场与个人市场的差异,在很多文章都反复讨论过,这里我就不再深入说。

反正,大家都已经明白,2B的玩法和2C在很多方面不一样,不能把2C的成功模式和经验,简单套用到2B领域。

但明白了什么是错的,并不等于知道了什么是对的。

如今在2B领域里,数字化企业仍在苦苦探索路径,并没有找到成功的"套路"。在2B数字化领域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后,这个想象中的富矿,并没有带来期待中的收益。

炙手可热的工业互联网已经炒了很多年,回想当年的行业标杆,最典型的是通用Predix平台。

作为软件平台,Predix提供了连接的安全监控,工业数据管理,工业数据分析,以及云技术应用,结合通用自身在产业的积累以及开放合作的模式,不仅吸引了媒体和行业的关注,更是拉来了思科、英特尔等行业大佬一起搞。

可如今,涉及GE的新闻几乎全是失败和负面,在资本市场的失望声中,Predix被爆待出售,最终从GE中剥离出来。行业龙头老大都是如此的命运,后面跟随模仿的小弟以及产业链的下游就更难了。

很多在2B数字化浪潮中挣扎的创业朋友向我诉苦:

一方面,面对大量的无法复制的个性化定制需求,成本居高不下,根本压不动;

另一方面,企业客户的投入非常审慎,即便最终签单了,额度也比预期低很多,远不及传统的非数字化项目,就这样,还得陪着笑脸,感谢人家给面子。

实体企业本来有自己的IT系统,现在要听你的建议,进行数字化改造,目的是要通过新技术提升效率,精益运营,降低成本。

如果加上配套的成本之后,客户发现和预期完全不符,数字化的投资增加,比成本的节约还高许多,这样的项目能算成功么?客户能满意么?

电信运营商看到物联网的空间,内心是非常欢喜的,于是也在布局和发展物联网。

无论是底层的通信网络、专用的通信模组,还是行业应用、大数据、云平台,有的自己搞,甚至拉上合作伙伴们一起上,也是风生水起。

看上去,电信运营商成功了,他们最擅长卖基础连接,而物联网的连接数确实快速增长了。

然而,连接数虽然多,但在看不清前景的情况下,客户愿意支付的费用非常有限,实际的市场空间真不像咨询报告里预估的那么漂亮。

物联网的成本虽然相对较低,但物的单点连接价值仅仅是人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最后一算总账,还是有赔本赚吆喝的嫌疑。

雪上加霜的是遇到了资本的寒冬, 2B数字化的故事并没有打动投资者,本是拓展市场空间的最有力的手,如今却在紧紧捂着自己的钱包。

只有专业人士深度介入,才能诞生新产业空间

讲来讲去,现在数字化给企业客户带来的价值,主要都是降低成本,这样是很难把市场空间做起来的。

想想以前的发展历程,个人数字化的市场空间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电信圈的人也曾对个人数字化有过许多憧憬:

在2G升3G的时候,我们以为杀手级业务是视频电话;

3G升4G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杀手级业务是视频电话。

那么,到了5G的时候,我们最初想到的杀手级业务是什么呢?

是高清视频电话。

只想到通信、连接、打电话有关的应用场景,我们的脑洞开得不够,这是受限于我们的专业知识和背景。

后来,移动互联网兴起,基于个人的体验和需求,有了支付、社交、导航、电商等等一系列创新,最终解决了个人数字化的各类需求,甚至创造了新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

最终来看,是个体基于自身体验提出的创新,形成了2C数字化的产业增量。

与此类似,最终提出2B数字化的价值增量需求,创造2B数字化的产业增量的,也应该是行业里的人。

驱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最初的应用只是抽水泵,解决的是采矿业的问题。

16世纪末到17世纪后期,英国的采矿业,特别是煤矿,已发展到相当的规模,单靠人力、畜力已难以满足排除矿井地下水的要求,而现场又有丰富而廉价的煤作为燃料,促使许多人致力于"以火力提水"的探索和试验。

如果学习人类的科技史,就会理解蒸汽机的发明有其偶然性,但也是基于此前几个世纪的科学研究和实践积累,比如气体动力学、半球试验、活塞的发明等,最终在专业领域强烈的需求驱动下,修成正果。

后来,瓦特的设计和发明对蒸汽机进行了改良,大大提高了效率,这样燃煤消耗骤然降低,成本的下降使蒸汽机可以远离煤矿,为铁矿的开采和锅炉的筑造提供动力,生产出更多的蒸汽机。

后来,不断有新的发明者把蒸汽机和各种技术发明组合起来,工业领域的轧钢机、民用领域的新磨坊、交通领域的蒸汽机车等等,一个个地诞生。

最终,蒸汽机改变了千行百业,改变了世界。

既然我们把5G看成新一代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不仅要借鉴个人数字化的成功经验,更应该回顾反思一下,当年2B产业进行全面变更升级的历史。

数字化和工业相结合,不仅仅是降低了成本,而应该是产生新的生产力和价值。

这方面的创造者,肯定不是通信圈的,也很可能不是IT圈的,是传统产业领域的专业人士掌握了新技术的特性和能力之后,把新技术应用在他们熟悉的领域,去解决真正的问题。

技术成熟度和成本限制了5G拓展空间

除了产业空间之外,技术因素也是不能回避的。以我对技术的理解,目前5G的成熟度还不能全面满足企业客户数字化的需求,即便实体企业有了想法利用数字化产生的产业增量,实际应用也未必能实现。这种不成熟至少表现在三个层面:

第一是技术标准的问题。

3GPP是通信行业的标准化组织,是5G技术的核心动力源。据介绍如今他们已经接受了超过10万个与5G有关的技术提案,这既证明了5G对于未来的重要性,也体现出技术标准领域的巨大工作量。

如今R15版本已经发布,理论上运营商可以依据这一版本进行网络建设,但是因为R15版本中以eMBB(高速率)为主,企业客户关注的ULLC(低时延)、mMTC(海量连接)等特性并没有包含在这一版本中,所以即便在试验网中运营商和设备商合作,提供了部分功能,也不排除最终标准发布之后还要再调整。

由于存在风险,运营商并不敢大规模建网和商用,而企业客户在5G上的谨慎也就可以理解了。

好在,不需要等很久,R16计划明年3月份就发布了。

第二是技术成熟度和稳定性问题。

技术标准既是通信产业基础,又是设备厂商研发的目标,要实现技术标准里定义的指标和参数并非易事。

无线空口(空中接口,就是无线通信终端用户与基站的无线传输)保持稳定很难,抖动对于通信质量的影响很难控制,尤其是5G的高频段,更容易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但一些企业应用对于无线的抗干扰能力要求很高,如何提供稳定可靠低时延不间断的通信连接,对于设备商和运营商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网络切片是5G非常重要的特性,在一系列科普和宣传材料中被反复提及,也是众多企业客户最期待的通信能力。但同时网络切片是一个端到端的复杂的系统工程,实现起来相当复杂。核心网需要进行NFV(网络功能虚拟化),支持SDN(软件定义网络),还要把接入网、核心网、数据和服务网络组合在一起。不仅是一系列技术的组合,也还需要复杂的运营管理。

第三是个性化需求的实现成本问题。

把蒸汽机的发明归功于瓦特,并不是因为他发明了第一台蒸汽机,而是因为他的一系列创新提高了蒸汽机的运行效率,带来了运营成本的大幅下滑。这一质变,使蒸汽机可以离开煤矿、河流这些资源地,安装在任何一个地方,才让蒸汽机带来的动力提高了千行百业的工作效率,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将新技术应用于实际生产中,最大的挑战是把成本降到客户能接受的程度。如今5G的网络建设成本和运营成本还都很高,企业客户不愿意支付高额的通信费用,运营商不愿意为巨额的投入买单,这种形态下5G的发展很容易陷入僵局。

无论是电信运营商还是移动互联网企业,他们在2C领域的成功都是先形成一个产品,然后面向海量客户进行复制和营销,靠规模摊薄了成本。而2B领域的个性化程度非常高,如果找不到有效降低个性化需求实现成本的路径和模式,只考虑单一生产要素成本的降低,是达不成成本下降的量变的。

推动成本下降从质变走向量变,需要各方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和想象力,一起努力。这里包括通信设备商、电信运营商,也包括在行业市场打拼的创业者和应用开发商,甚至还包括一些看似无关的领域的进展和突破。

结语

对于2B领域的数字化来说,市场空间并不是已经客观存在的,而是需要我们去探索,去挖掘。空间的拓展有赖于产业整体的优化和成本的降低,并不是简单地降低连接费用就能解决的。

从历史来看,这一过程也是漫长的。从1712年纽科门获得蒸汽机的专利权,到1814年史蒂芬孙发明蒸汽机车,足足百年。如今只是5G元年,2B数字化的变革带来的新的产业空间,似乎还要很久才会完全打开。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