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新开52家,私人诊所的“黑”你想象不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new-weekly) ,作者:莎乐美,头图来源:IC photo

因为这场新冠肺炎,“神医”冒出头了。

2月中旬,武汉爱因思诊所医生李跃华用“苯酚试剂”治好15个病人的事,在网上炸开了锅,支持他的人说:“这是神医再世。”

李跃华抢在国家之前发明了“特效药”?还治好了这么多病人?

然而,真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苯酚多用于消毒防腐,而且有致癌性。”一位在武汉抗疫前线的医生对媒体说。

至于“ (他的特效药) 能不能治病”的问题,几位权威专家给出了同样的判断:“不愿做出评价,连偏方都算不上。”

有媒体采访了几位被李跃华“治好”的病人,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试剂到底有没有用,其中的大部分人后来都在医院治疗或者酒店隔离。

李跃华称:“开黑诊所是为了生存呀。”/澎湃新闻

除了自创“特效药”,李跃华还被陆续曝出涉嫌伪造、变造、买卖医师执业证书,虚假宣传、非法行医、学历造假等等。

“开黑诊所是为了生存。”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李跃华“坦然”说道——黑诊所,他如此直白地定义自己的诊所,让网友们哑然失笑。

这年头,骗子都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2月底,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对李跃华进行调查,证明他以上行为均属实——没有取得医师职业证书、自制注射材料未获得许可。

这下,所谓的“神医”,变成了神棍。

典型的“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微博

“神医”之乱,本质上源于诊所行业之乱。一个李跃华被查出来了,但中国到底还有多少个李跃华?

非法诊所,数量超出想象

2010年11月,国家发改委和卫生部等多部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明确表示:“鼓励有资质人员依法开办个体诊所。”

简单地说,私人诊所,“有资质就可以开”。于是,“诊所开办潮”兴起了。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私人诊所数量为17.8万家,相比2010年新增4000家。

2013年,国务院落实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和公立医疗机构在市场准入等7个方面的政策。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措施,“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范围,执行与公立医疗机构同等政策”。

在这两项措施指引下,私人诊所和公立医院的区别正在一点点消失。截至2015年年末,全国诊所数量为19.6万家,两年新增1.2万家。

2019年,国家卫健委等五部委发文,进一步简化诊所开办流程,鼓励在医疗机构执业满5年、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的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专科诊所。

种种政策推动,加速了私人诊所的发展。

截至2019年年末,全国共有诊所26.7万家,较2018年新增1.9万家。也就是说,2019年,差不多平均每天都有52家新诊所开业。

因为发展过快,这些密集出现的私人诊所,跟正规医院比起来,出现了不少管理上的“灰色地带”,比如资质不合格、药品使用不受监督、卫生条件差、医疗设备不合格、日常运营混乱等等。

可以推断的是: 现存的26.7万多家诊所里,除了小部分是正规的,更多的是由“李跃华们”一手炮制、一手掌控的“黑诊所”

“光明正大”做坏事

不计其数的黑诊所,以行医的方便做掩饰,做起坏事来“光明正大”。

3月13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讷河市,17岁女生刘梦颖 (微博ID@肆悸早餐店) 的母亲由于腹痛,去当地一家叫“康达药店”的私人诊所输液,不料输完液后,“人已经哆嗦得不行”,后来在家门口昏倒,立刻被送去医院急救,但救治无效当场身亡。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康达药店”开在社区家属楼,经营许可范围并不包括行医资格。也就是说,刘梦颖妈妈碰上的是非法行医的黑诊所。

如果是正规诊所,应该属于“卫生”行业。/天眼查

选址隐蔽、无证行医、滥用药品,可以说是黑诊所的“标配”,但这些往往不易察觉,每天都有不明就里的病人掉进黑诊所的坑。

利用顾客的不知情,黑诊所把不负责任、牟取暴利和欺瞒过海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

2015年,黑龙江省肇东市一名怀孕4个多月的女生在私人诊所做人流手术时发生意外,抢救无效死亡。

调查发现,这家诊所同样开在普通居民楼里面,门口连个标示都没有。

诊所的老板兼实际控制人刘淑芝,虽然具备妇科职业医师资格,但是并没有获得“在家诊治”的许可,同样属于非法行医。

非法行医加上高风险手术,落在病人头上,就是厄运。一旦出了事故,黑诊所对病人不负责、不认账,说是“流氓诊所”也不为过。

不负责任的背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暴利。

2014年,温州一家私人诊所医生陈某通过与中介合作,对300多名孕妇进行非法胎儿性别鉴定,从中赚取20多万元。

非法胎儿性别鉴定这种事情,黑诊所干起来熟门熟路,他们打通各个环节和流程,支起一张巨大的灰色利益网,源源不断地获取暴利。

当年海关查获的人体血液样本。/罗湖海关

如果说对胎儿性别鉴定有需求的人只是少数,那么当黑诊所伸向医美领域,覆盖的人群就更广了。

去年1月,内蒙古包头市的李女士花了6000元在一家出租房诊所做了隆鼻手术,结果“鼻子歪了、留下疤痕,还影响呼吸”,诊所建议她重新做一次。

第二次隆鼻以后,李女士出现了头疼发烧、喘气费劲等症状。她去找诊所讨说法,却连人都没见到,微信也被对方拉黑了。

为了一己之利,把顾客骗得团团转,这样的黑医美诊所不在少数。

根据2018年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医美行业的合规执业者大约有1.7万名,而非法执业者却超过了15万名。

美容师、美发师、美甲师、文绣师摇身一变,就可以成为整容手术的操刀人。

执业人员混乱,直接导致黑诊所手术量的飙升。相关媒体报道,每年在黑诊所里完成的手术,超过2500万例,是正规诊所的2.5倍。

这些黑诊所,一年可以毁掉10万张脸。

这么多的黑诊所,看得人都要绝望了,到底有没有“善良”的私人诊所?它们在黑诊所的丛林中,怎样做到独善其身的?

从正规医院辞职开办诊所的裴洪岗医生,就是一个正面例子。2016年,裴医生从深圳市儿童医院离职,跳出了供职12年的体制,原因是“辛苦,风险大,穷”。

辞职以后,经过几年的坎坷摸索,裴洪岗从国内三甲医院招募了不少工作5年以上的医生组成团队,在深圳开起了两家综合性门诊,涵盖儿童科、保健科、成人口腔科、皮肤科、妇科、心理科等等。

很多患者到裴医生的诊所看病,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专业、细致又耐心。

工作之余,裴洪岗还坚持在微博上进行科普,写出了一系列贴近大众的医学科普文。不少人在微博评论里说“满满都是干货”“如果裴医生的诊所开到我的城市就好了”。

正规诊所运营不易,来自病人的认可很重要。/微博

正规且专业的诊所存在,并不等于说医生辞职开诊所多么容易。相反,要保持一家诊所的良好运营,对医生的要求非常高。

一位知乎用户分析道:“自己运作一家医院,要安排配套的设备检查人员,维护药品供应商上下流的关系,解决纠纷等,俗务缠身,反倒背离初心,看不了几个病号了。”

正规诊所经营不易,数量稀缺,所以更多的黑诊所钻了空子。

如果让后者占了上风,不仅会波及到越来越多的普通病人,更有可能摧毁整个医疗行业的荣誉。

没有制度规范,私人诊所这匹“脱缰的野马”,不知会往何处去。

规范,规范,还是规范

国内现存的诊所数量之多、规模之大,让人很难想象有多少环节存在漏洞和混乱。

去年5月,国家五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求卫生健康部门对诊所运营和医疗服务‘实时监督’,并建立联合惩戒长效机制”。

“实时监督”如何落实?没有细则、光喊口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诊所医生在资质标准上的变化从2010年出台的政策——“有资质就可以开”,到2019年调整为“需执业满5年、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理论上已经能筛掉不少无证医师,但事实却让人忧心。

兰州晚报记者在探访十几家诊所时发现,80%的医生使用了“著名专家”“权威”等头衔,不少诊所也打出了“主任医师”“某领域带头人”的招牌。

看着很是高大上,事实却接连打脸——网上根本搜不到这些信息,医学界更是查无此人。

如果什么人都能开诊所当医生,那未免也太过荒诞。是时候对诊所资质严查一波了。

在香港眼花缭乱的招牌里,总有私人诊所的一席之地。/ unsplash

诊所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顾客,一个主要原因是,这里的药“便宜、见效快”。

但许多人有所不知的是, “便宜见效快”的背后是黑诊所对抗生素和激素药物的滥用

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向全世界发出“遏制耐药”的呼吁,主要就是针对抗生素和激素药物。

通俗地说,乱用抗菌药物对身体有害,而滥用抗菌药物会使药物失效,最终导致人类无药可用。

近十年来,我国政府对抗生素的使用有了越来越严格的限制措施,但是不少诊所依然把它当成万能药在用。

哪怕一次小小的感冒,到了私人黑诊所,医生往往会不问青红皂白,给病人用上抗生素——青霉素、阿莫西林我们见得太多了,固然起效快,但副作用难以估量。

过量使用抗生素,对人的肝肾、中枢神经系统、心脏、骨骼、牙齿都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对于这些,黑诊所心知肚明,却避重就轻、秘而不宣。

同样的滥用,也发生在激素药上。

3月18日,有媒体记者在探访福建某家私人诊所时发现,一名5岁儿童的药单里,不仅有抗生素,还有“地塞米松”——一种抑制炎症、快速退烧的强劲激素药。

在这名儿童的妈妈眼里,“这家诊所好得快,孩子有什么小毛病就会带他来”。

但这位妈妈有所不知的是,“对于激素类药物的不规范使用,可能会延误病情,过量使用还有可能造成胃出血、骨质疏松、降低免疫功能、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加重感染等”。这是来自专业医生的分析。

相关数据显示,大剂量激素使用引发的骨坏死发生率,已经从1993年的59.21%,激增到2000年的65%,因为便宜易得和滥用,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上升。

抗生素和激素滥用的后果已经如此严重,在不规范的私人诊所却依然“广受青睐”。显然,药品管制该引起足够重视了。

你对私人诊所的第一印象是什么?不少网友说:“拥挤、密闭、脏乱,医疗垃圾满地都是。”

卫生条件差是私人诊所的普遍现象。

就拿许多居民楼里的诊所来说,输液室往往和客厅融为一体,既没有分隔又没有消毒措施,一走进去,就能明显感受到空气中难闻的气味。

如此恶劣的医疗环境,令人望而生畏。

要想在各个方面达到正规,私人诊所任重道远。

私人诊所发展十余年以来,不规范的问题一直像利剑般悬在老百姓头上,让人不安宁。

一个“神医李跃华”被曝光,一家康达药店被揭发,但那些藏在水下、每天都在非法接诊用药的“李跃华”们呢?他们又该由谁去整治?

参考资料:

[1] 南方周末丨从苯酚到胰岛素再到蚯蚓:“神医”李跃华神逻辑

[2] 三联生活周刊丨“疑难病研究所”老板李跃华自述

[3] 国家统计局丨中华人民共和国2018、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4] 中国青年报丨知名儿科医生辞职:人身安全都没有 编制有啥用

[5] 八点健闻丨每天新开50家,诊所正在从医疗行业底部快速崛起

[6] 新京报丨私人诊所审批改备案 北京等10城首批试点

[7] @肆悸早餐店 微博信息

[8] 黑龙江晨报丨孕妇黑诊所做人流出意外 送医抢救后身亡

[9] 北京晨报丨单独两孩催热非法胎儿性别鉴定 缺监管取证抓捕难

[10] 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丨 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

[11] 内蒙古晨报丨包头这名女子做微整 不但鼻子歪了还……

[12] 兰州晚报丨私人诊所八成主打“名医”牌 身份注水本事小

[13] 滥用地塞米松的危害丨德州新纪庄卫生室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new-weekly) ,作者:莎乐美。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