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高科技产业化,我的三点体会

编者按:本文转自联想控股微空间,ID:LEGEND_HOLDINGS。

导语:“一个科技企业好比是一串珍珠项链,科技研发可能是其中最大、最耀眼的一颗珍珠,但它必须由其他珍珠辅助,就是资金、人力资源、生产供应、销售等等,而企业家则是串起这些珍珠的那根线”。近日,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向中科院做工作汇报时,结合创业历程谈了对高科技产业化的三点体会。

体会一

科技产业化要以企业为主

●举个例子:

1994年,联想品牌的电脑占中国市场份额不到0.6%,此后才一年年涨起来,到1997年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第一。其实联想在做自主品牌电脑的时候,第一个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们的电脑卖不出去,卖不出去的原因就是成本太高。所以怎么降低成本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那么当年联想电脑价钱贵在哪儿了呢?贵在了我们的库存时间太长。电脑行业发展极快,每个部件的价格都在发生快速的变化,库存时间一长就会发生大的问题,比如说96年7月,电脑的一个存储器中每一个芯片大概价格高到16美元,到了9月突然就跌到2块多美元。如果在七月份我们买来这些元件做的电脑没有及时卖出去,两个月后仅存储器的价格,就能差将近200美元,而电脑又是那么多部件组成的。我们把这个事研究透了,就采取了十项措施,包括“小步快跑”等等,终于把这个问题比较好地解决了,所以在那一两年,联想电脑的市场份额就有了显著的变化。

之后就是通过创新打造联想品牌。当年的实际情况,与外国品牌正面对抗肯定打不过人家,因此我们就集中力量,在集成技术和产品技术方面进行了创新。比如98、99年,第一波互联网浪潮袭来,但其实中国老百姓个人能上网的极少,因为这在当年是件很复杂的事。于是我们推出了一款“天禧电脑”,创新性地开发了“一键上网”功能,同时又推出了“一键恢复”技术,哪怕系统崩溃了,按一个键就能恢复。这些虽然不是核心技术,但是这些技术满足了当时电脑初级用户的重要需求。

有了产品,怎么能大面积推向市场,我们还做了三件事:第一,在全国300个城市进行了巡展;第二,配备了强大的服务体系;第三,在供应链做了充足的准备。光是这一个做法,就把市场份额提高了近9%。

●讲个教训:

1987年,联想的主打产品是联想式汉字系统,叫“联想汉卡”,这是当年中科院计算所六室的科研成果,后来倪光南先生又做了进一步的工作,形成的这个产品。87年的时候,我们反复锤打出了三型汉卡,卖得非常好。而这时,有竞争者推出了一款性能更高的同类产品,结果当时汉卡的研发人员,希望在性能上一定要占据第一,所以坚决希望立刻就推出四型汉卡。虽然内部发生过一些争论,但最后还是推出了四型汉卡。但四型汉卡当时并不成熟,bug很多,用户没法使用就要退货,而售后服务又跟不上,市场一下就丢了,这时候回头再卖三型汉卡也根本卖不动了,给公司带来了很大损失。

这个教训确实给我们一个重要启发,就是当时我们都是研究所出身,以前在所里的时候,都是靠拿奖项、写论文,凭科技成果的指标来说话,但到办了企业以后,就应该要看产品是不是能推向市场,看客户喜欢不喜欢你的产品,这对我们的观念转变是有非常大的实际教育意义。

后来我们的研发中心还推出过一款产品叫“单板机”,当时我们也很重视。根据我们的调研,这应该是市场需要的产品,但是最后依然卖得不好,积压了不少,也赔了钱。最后总结是为什么呢?第一,没有人会卖。这个产品的专业性太强,除了研发的人没有人会操作,而预先并没有准备好一支有专业能力的销售队伍;第二,根本没有维修服务的力量;第三,也没有做及时的市场营销。

体会:

正是这些经验、教训的不断积累,让我们学到了什么是市场,怎么做“科技产业化”。

一个科技企业好比是一串珍珠项链,它是由很多颗珍珠构成的,科技研发可能是其中最大、最耀眼的一颗,但它必须由其他珍珠辅助,串起来才能成为一条精美的项链,而这些其他的珍珠,就是资金、人力资源、生产供应、销售等等,而企业家则是串起这些珍珠的那根线。

总之,科技创新的成果要变成生产力,产生社会效益,就必须要调动企业这个组织的全部力量才能完成,所以“科技成果产业化”只能是由企业来完成。当然,用于特殊目的的项目除外。

体会二

科技企业要志存高远

但首先需脚踏实地

●举个例子:

十几年以前常听到人们说,“只有中国制造没有中国创造”,中国企业技术投入太少,只能做低档次的产品,效益自然很有限。话说的确实没有错,但其实这就是历史,改革开放的历史就是这样一页一页装订起来的。

中国制造业历史的第一页是什么呢?我认为最生动的描绘是张瑞敏制定的海尔“车间公约”。那个车间公约里面有一条,是今天的年轻人完全无法想象的条款。它说的是,“不允许在车间里大小便”。今天电器卖到全世界的海尔就是在曾经随地大小便的车间里起步的,这正说明当时我们是在一种什么历史环境的情况下做起来的。

现在有人在说,联想的贸工技路线是不重视科技的错误路线,当年没有做芯片,没有做操作系统是我们的短视,也影响了国家的发展。其实联想历史的第一页就是那间起家标志的小平房,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经营企业的凶险,我们没有资金,完全不懂什么叫企业。

1988年,我们靠做AST总代理赚的钱买下了香港的一间做电脑主板的小作坊,在那儿开始了自有品牌的起步。为什么要在香港做呢?因为在当年计划经济的体制下,我们根本没有生产批文,不能生产自己的电脑,只能绕道往前走。后来我们的产品到拉斯维加斯参展的时候,被电子部的领导看到了,才给了我们生产批文,这样,才有了联想这个品牌。

我们做的这些东西当时其实都是赔钱的,因为我们的实力跟当时的国际大品牌真的有很大差距,但是我们坚持做,坚持赔,坚持在学习,没有这个坚持就没有后来在竞争中取得的胜利。我们搞研发用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呢?当时可是没有人投资,就是完全靠给AST、HP做代理赚的。如果只顾眼前利益,我们就会只做赚钱的代理业务,那么,也不会有自己的微机,更别说今天联想PC世界第一的位置。

体会:

如果当年我们一上来就用做代理赚的钱来做芯片研发,那连个水花都看不见,企业就死了。当时,做芯片研发的大公司的投入年年都是十几亿美金以上,而在九十年代初,联想最多的一年利润也就是几千万,去做芯片完全是自不量力。

通过做代理,我们不仅积累了资金,而且懂得了什么是市场,什么是财务,积累了管理的经验,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所以志存高远,首先要学会脚踏实地。如实说我们犯了很多错误,特别是当并购IBM  PC成功、有了更强的实力以后,尽管现在每年联想集团有一百亿人民币的技术投入,但应该布局更高远,今天联想集团遇到了相当的挑战,这是我们值得认真反省的。不过据我了解,联想集团已经稳住了阵脚,在斗志昂扬地准备迎接挑战。

体会三

要学会用资本的力量促进科技创新

●举个例子:

中关村是在2000年以后才真正成为科技创新、科技产业化的全国标杆的,为什么会是在这个时候呢?是因为钱到了。2000年以后,大量的VC、PE、天使投资云集到了中关村的上空,资本的力量和科技的实力结合以后,就形成了今天给北京带来巨大财富的中关村。

BAT三家企业是怎么形成的?也是因为拿到了VC和PE的钱。这些钱,特别是VC和天使投资的钱,是很“勇敢”的钱,他们不怕犯错误,这样就给技术创新的创业者大大增加了不怕失败的勇气。

2001年4月30日,君联资本(原联想投资)成立。

联想控股在2001年开启了多元化投资业务,首先进入了风险投资领域,成立了君联资本(原名为联想投资)。而且因为我们就是实业出身,从小摸爬滚打一路长起来的,我们不仅仅能够投入资金,而且知道企业在不同阶段会遇到哪些困难,需要什么,缺什么,我们应该帮什么。

科大讯飞就是在最早期的时候,君联资本就参与投入的。科大讯飞是1999年18位中国科技大学学生创立的,我们投资之后,在核心团队建设、战略制定的方法论、规范化管理、业务资源和企业文化建设等方面,都提供了积极的增值服务。2008年科大讯飞成功上市。科大讯飞目前已占有中文语音技术70%以上的市场份额,智能语音核心技术代表了世界的最高水平。

联想控股旗下的财务投资业务有三个大基金,总共管理着1200亿人民币,投资了800多家企业。我们的天使投资基金联想之星,最初的定位是免费的创业培训,主要是为科技人员如何学好办企业,后来又拓展了天使投资业务,主要面向科技创业企业。到今天联想之星发展了十年,培养了900名科技企业家。我们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包括战略投资也会用联合投资或接盘的方式,选择适合的企业提供进一步的支持。

体会:

用资本和科技对接,加上对企业管理的深刻认知,来投出优秀的科技企业,这也是我们支持创业创新、实践“科技产业化”的一种做法。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