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鼎资本十周年:累计管理规模130亿,首次披露核心投资理念

“在一个团队中,没有我们就没有我,只有赢才有我们。但只有信仰才能知行合一。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回归到个人的成就、个人的幸福。”在十周年主题峰会上,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严力称。

成立十年,钟鼎资本累计管理规模130亿,从第一期单期规模2.5亿,到第五期基金本外币单期规模75亿,十年增长了30倍;共投资了130余家企业,15个独角兽,投出了以晨光文具、德邦快递、云集、货拉拉、G7、满帮、跨越速运、爱库存、丰巢、谊品生鲜等为代表的众多明星项目,十年时间,构建了一张最全的物流供应链产业及其外延赛道的投资图谱。

对于生态搭建,严力认为,“生态合作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事。要成就别人、不忘自己,先人后己。钟鼎期望生态互为价值,共享共赢共生态,同时也希望自己成为匹配者、协调人、重要枢纽。”

钟鼎资本创始合伙人、CEO严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钟鼎正式对外发布“供应链+”投资战略,并作为而后的核心投资理念。在十周年主题峰会上,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进一步分享了钟鼎资本在供应领域的投资心得。

朱迎春表示,技术驱动的新协作,很有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中国的最大的革命性的机会。而现在市场上大家纷纷讨论的产业互联网,其核心方法就是让技术进入到产业里面去改变协作方式,从而提升产业效率。

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

以下为钟鼎资本合伙人朱迎春《重新看待供应链》的演讲全文,由投中网编辑,有删减。

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话题叫“重新看待供应链”。为什么要重新看待供应链?我们把时间回拨到2014年,钟鼎正式对外发布“供应链+”投资战略。当时我们认为伴随着供应链权力由供应商、制造商逐步转移到消费者手中,中国的社会的供应链体系正在发生一次大的变革。而这种供应链的变革和产业相结合,会构成一系列商业模式创新,于是相应诞生会一波新的投资机会。

于是,从2014年开始,我们开始了在供应链+领域的深入投资布局。伴随着投资布局的深入,尤其在最近两年,我们看到前端供应链创新正在发生新的变化。什么样的变化呢?我们内部把它定义为“新技术正在催生新协作”。我们整个社会正在由IT时代的流程化、线性化的协作模式全面迈入网络时代的协同化、网络化的协作模式。这种新的协作模式跟供应链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有很强的关联,因为供应链思想的内核其实就是“协作”。

无论作为制造业供应链典范的丰田汽车,还是零售链供应链典范的7-11,他们在供应链方面的创新本质上都是构建了一套新的供应链协作模式。丰田汽车的供应链创新,非常重要的是改变了它和供应商的关系,将原来传统低信任度、低协作的普通买卖关系,发展成高信任度、高协作的关系经济,也就是上下一体化的协作关系。7-11则是依托于信息系统,在门店、物流商、供应商、制造商之间建立了一套新的供应链协作模式。

但是传统的供应链本质上仍然是“线性协作思想”。供应链的信息在每一个供应链节点被一级一级的线性传递,这种线性传递势必导致传递过程中的信息损失,甚至信息扭曲,这就是为什么传统的线性供应链一直存在备受困扰的问题叫“牛鞭效应”,需求侧微小的变化都会在供应链的层级,被一级一级的放大,最终导致整个供应链上的库存冗余和效率低下,极端情况甚至会导致整条供应链的崩溃。

到了今天,伴随着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我们整个社会的供应链的协作模式,逐步由原来的“线性协作模式”全面迈入“网络协作模式”。供应链每一个节点的信息、行为和数据都将以数字化的方式投射到同一个平面上,而供应链的所有的节点,都有机会可能在这同一个平面上去共享信息,去协同运作。而数据和算法将成为新的“无形的手”去指导整个供应链体系去进行效率优化。于是,传统线性供应链存在的问题,将自然而然地迎刃而解。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每一个垂直产业都将有机会在数字孪生基础上,重新构建一套新的供应协同网络。或者说供应链正在发展成为供应网。

在这里,正好借这个机会分享我在前端看到的几个项目。我们看到一家工业品分销企业,在下游通过SaaS系统跟客户采购需求进行链接,通过把智能小仓库铺设到工厂线边,直接跟工人的领用需求进行链接,通过工业物联网和企业的设备进行链接,上游通过供应商管理系统和供应商的生产和库存进行链接,周边再进一步链接物流商、设备维修服务商,甚至部分的MRO工业品的长尾商品供应商。实际上它是在数字化基础之上围绕企业客户的工业MRO采购的一站式需求,构建了一张全新的供应链协同网络。

还有一家企业,原来最初的业务是比较传统的电子元器件分销业务。但是伴随着企业的发展,企业把平台自己和上游供应商之间进行链接,同时进一步连接周边PCB打样和贴片服务,并在此基础上自主开发了EDA电子设计软件,和电子研发工程师直接进行链接,围绕电子研发工程师的研发需求,为他们提供从设计工具,到元器件采购、PCB打样和贴片服务的一站式协同供应解决方案,这个时候工程师的研发效率可以大幅度得到提升。

如此等等,不仅仅在To B的流通领域,同样在To C的流通领域,而且不仅是在商品流通领域,在服务业领域类似的变化都正在发生。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中国每一个垂直的产业都有可能在数字化基础上诞生一个垂直领域的阿里巴巴或者京东。

其实人类的协作模式是一直在进化,农业时代最初是点状协作,那个时候协作单元是以家庭为单位。发展到工业时代,人类进入线性协作时代,包括以福特汽车为代表的内部生产流水线线性协作,以及丰田代表的上下游一体化线性协作,发展到今天人类开始将全面进入网络协作时代。而每一次人类协作时代的协作模式的重大变迁,都会带来生产效率的大幅度地提升。

我们相信,技术驱动的新协作,很有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中国的最大的革命性的机会。而现在市场上大家纷纷讨论的产业互联网,其核心方法我们认为就是让技术进入到产业里面去改变协作方式,从而提升产业效率。

钟鼎在过去十年,一直专注于供应链+的投资,一直关注供应链协作模式变化对产业效率的提升,接下来十年我们将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坚定地前行。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