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升阶,外卖登楼:本地生活数字化转型拨云见日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作者翟菜花。

近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了2019财年Q1季报,根据季报显示,口碑饿了么组成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外卖业务运营效率改善,GMV强劲增长”,本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7%,平均客单价也有显著增长。

早在日前,饿了么口碑就已经宣布建立数字化商超平台,对外输出从订单、配送到仓储等各个环节的一体化数字成长能力,据饿了么口碑官方称,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676个城市超过以玩家大型超市以及近20万家的连锁超市入驻。

饿了么口碑的数字化转型究竟是什么?阿里巴巴生态下的饿了么口碑又将驶向何方?

站在三楼视野更阔:数字化生存在即

美国学者尼葛洛庞帝在 其1996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一书中提到对未来的畅想:人类生存于一个虚拟的、数字化的生存活动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人们应用数字、信息等技术从事信息传播、交流、学习、工作等活动。

以目前的社会发展进程来说,虽然数字化程度还没有达到影响生存空间的地步,但随着头部的阿里、腾讯等行业大佬杀入数字化经济领域,互联网企业的数字化变革就已经开启。

而易观Analysys在2019年6月27日发布了《中国本地生活服务行业洞察2019H1》分析报告,也提到了如今整体本地生活的各方各面都在进行数字化变革。本地生活服务的场景在不断地进行着数字化转型,线上线下开始打通,而餐饮外卖作为本地生活服务中刚需高频的一环,在数字化转型方面的需求也是最为直接的。

餐饮外卖行业本身就属于线上线下相融合的产物,无论是从线上的筛选下单,还是线下的制作配送,都需要更据科学化、效率化的统筹方式。每个配送员单位时间内可以支配的时间是有限的,需要数字化的调配方式才能满足用户在时间上的体验质量。

在步入互联网深层次竞争中,重补贴、重流量的企业模式逐渐摸到天花板,协同性的产业互联网开始发力,企业数字化转型在即。

而之所以说饿了么口碑如今已经站在了三楼,就是源于其对产业数字化的深入变革。零售的本质还是人、货、场的协同,而在数字化变革下,饿了么口碑将人、货、场的关系重新打乱分配,不但重组了前端流量入口的场景,还在后续的配送网络中不断发力。

产业数字化变革的最直接体现就在效率上,通过这种源源不断的数字化技术赋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落地到筛选、信息流推荐、配送线路推荐等方面,极大地完善了用户从前端选择到骑手后续配送的全方面效率提升。

也正是置身于产业数字化之上,饿了么口碑才可以看的到产业数字化下全新的机遇与挑战,也因此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表示,“站在三楼看,口碑饿了么在新开启的数字化赛道上正越跑越快”。

数字化风向标下,不同场景生态的多维度协同

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曾经将人类社会划分为三个阶段性发展浪潮:第一次浪潮为农业阶段,从约1万年前开始;第二阶段为工业阶段,从17世纪末开始;第三阶段为信息化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

如今正是第三阶段的信息化时代,置身于这个时代中,互联网成为信息的载体,以流量的形式撑起庞大的互联网商业帝国,互联网企业通过流量的获取→分发→变现,如今流量红利的消失就是因为流量的获取变贵了,很难再实现数量>质量、拉新>留存的红利窗口。

从易观Analysys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本地生活服务行业洞察》报告中可以看出,行业中多场景化的新流量体系正在不断升温,逐渐成为市场中流量复合增长的新入口。

置身于阿里巴巴生态的饿了么口碑不断通过自身生态的诸多场景进行新的合作赋能,从而在平静的湖面上抛下一个个名为产业数字化的石块,形成彼此之间跨行业、跨产业的波纹协同,以点连线再到面,实现场景流量的幂次增长。

文娱方面与热剧协同:

前段时间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中,有着诸如水盆羊肉、火晶柿子、烤胡饼等传统西安美食的存在,引得不少观众垂涎三尺。而饿了么口碑则配合剧情,会在播放时掉落饿了么餐箱,以视频带货的方式向用户推荐相应的美食。

而从成果上来看,马鞍山、石河子、西宁等城市相关订单飞速增长,其中安徽马鞍山订单量增幅更是高达230%。火晶柿子、水盆羊肉订单量大幅上涨。北京水盆羊肉外卖订单量环比增速全国最高,达到133%,上海以62%环比增速位居第二。

电商方面与淘宝协同:

作为阿里生态的代表电商而言,饿了么口碑也与淘宝进行更甚层次的联动,不但可以通过电商直播销售本地生活服务电子券,还能通过直播与探店售卖进行线上线下联动。比如与肯德基的联动使得品牌商户在手淘内新增用户占比超过90%,与汉堡王、必胜客、真功夫等品牌的联动为参与品牌带来GMV超100%的增长。

与电商方面的协同更是打通了本地生活中线上线下之间的割裂,真正的通过外卖与电商各具特色的服务属性打通一条新的线上线下融合道路,让全面新零售建设迈了一大步。

支付方面与花呗协同:

在如今新潮流消费形式下,信用卡、花呗等适度的超前消费的到了广大中青年的热捧,花呗还款与信用挂钩的模式也极大地普及了社会公信认知与自我信用的养成。

外卖平台作为一种中间服务性平台来说,线上支付一直就是其服务活动中的一环,而在于支付宝花呗方面的合作,又进一步释放了外卖的活力。饿了么口碑与花呗打通,消费者点外卖也可以使用花呗付款,先享受、后买单也极为契合当下外卖主流人群的消费习惯。

而无论是视频带货、电商协同还是花呗消费,毫无疑问这些化学反应下产生的新服务场景都是更为符合当下外卖主流人群的消费观念,也解决了很多用户在“种草”与实际体验之间犹豫的矛盾,从“种草”产生兴趣、到线下实际“剁手”体验,再到花呗支付无忧环环相扣,是于用户、于商家、于美食的全新外卖场景构成。

这种持续不断地生态发酵下,我们生活服务的场景都在一步步革新,一步步完善,正如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设想,“未来,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在我们这里会有多个端运营,可能大家打开高德,搜一个餐厅,也可以点菜或者叫外卖了,更不要说手机淘宝和支付宝。”

而实现这种点点连线,以线构面的前提还是产业数字化所带来的高效率信息处理,阿里巴巴生态下的饿了么口碑裂变过程也必然是数字化生态协同。

也正是在这种置身“三楼”的视野下,对未来的预期与改变才更加的饱满,才能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生态中,跟上用户需求的风向标,打造出更优质的服务场景。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