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的「关键先生」

大将不行累死三军,良将勇猛旗开得胜。

将帅的才干,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场战争的走向。商场与战场并无两样,在互联网巨头企业中,统领重点业务的核心高管们,往往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或冲锋陷阵、突围,或攻城略地、开疆扩土,担当起带领公司走向下一个高峰的重任。

字节跳动:张一鸣“创新业态”的先锋陈林

2018年之前,BAT三巨头百度、阿里、腾讯三分天下的格局,毫无疑义。但现在,BAT阵营的“B”,业界更倾向于将百度(Baidu)替换成字节跳动(ByteDance)。

8月12日,知乎宣布完成由百度、腾讯等参与投资的F轮融资。不难发现,此次参与融资的几家,均与字节跳动存在竞争关系。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宛若一条鲶鱼出现的字节跳动,搅动了整个互联网行业,成为众多企业的竞争对手。

有“APP工厂”之称的字节跳动,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与旗下拥有多款亿万流量的APP密不可分。在产品至上的字节跳动中,产品经理的存在至关重要。打造出第一款信息流领域的现象级APP—— 今日头条 的产品经理陈林,后来接替张一鸣出任了CEO。

接过张一鸣的接力棒,去年11月17日第四届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连续三年开场的张一鸣换成了陈林,他首次以今日头条CEO身份亮相。

1月9日,陈林在悟空问答等平台上提问,“探讨中国社交未来:中国的社交领域已经到终局了吗?未来,社交领域可能会有哪些发展和创新?”

当天,正值一年一度的微信公开课,晚上张小龙将在万众瞩目的“微信之夜”上发表重磅演讲。陈林此时对中国社交未来发问,被业界解读为“无疑不是对微信的一种示威宣战”。

张一鸣一直信奉“不设边界、始终创业”,字节跳动亦是如此。在外界看来,初生牛犊的字节跳动,似乎对整个互联网领域充满欲望,不断涉足探索其他领域。

字节跳动“大杀四方”的背后,难掩流量和营收增长的焦虑。

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自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今日头条的DAU几乎没有增长,一直在1.2亿左右徘徊,截至2019年8月底,今日头条DAU为1.15亿。

张一鸣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今年6月,将刚接任头条CEO的陈林委以重任,全盘统管字节跳动的创新业务。

“对我而言,最大的心愿是再做出几款全球性的产品,始终创业,always day one”,这是陈林就任CEO之后发的第一条 微头条

据内部人士透露,陈林下一阶段的目标是,“为字节跳动跑出第三个DAU过亿的产品”,创新业务便是新的赛马场。

如今,字节跳动的大量新业务都统管于陈林麾下:社交(多闪、飞聊)、内容社区(懂车帝)、企业服务(Lark)、教育(gogokid、aiKID等),不同于头条创业时的开拓创新格局。现在,陈林统领的业务,大多有强敌环伺,比如,飞聊需要从腾讯的微信虎口夺食,Lark需要对战阿里旗下的明星产品钉钉。

字节跳动已打造出两款亿级日活APP,陈林能否不辱张一鸣的使命,再下一城?被寄予厚望的创新业务,能否担负起字节跳动上市前“突破第二增长曲线”的重任,前有围堵、后有追兵,其中的“艰难险阻”不言而喻。

京东:刘强东豪言“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2019年京东失速,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包括现任轮值CEO徐雷。

8月13日,京东发布2019年Q2财报,电商业务贡献了约89%的营收。但不可忽略的是,占据绝大多数份额的电商业务,增速连续出现下滑,疲软状态显现。

并且,电商业务的强劲对手,阿里和拼多多分别以50%、228%的速度狂奔,京东22.9%的增速显得力不从心。想要重回700多亿美元市值的高地,京东还需要很多变革。

业界流传一句顺口溜,“铁打的刘强东,流水的高管”。由于京东的管理制度,高管流动性大一直被外界诟病。刘强东二次回归后,一场内部大调整拉开大幕。“如果管理了十年,还不能放手,这是我的严重失败”,刘强东开始自我革新。

继“美国风波”遭到重创后,京东的组织结构再次进行变动,末尾淘汰制加剧了高管们的恐慌,紧接着便迎来CTO张晨和CLO(首席法务官)隆雨的离职。刘强东暗指某些高管的拉帮结派行为,更以强硬表态支持徐雷,“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他人难入自己法眼的刘强东,唯独对徐雷厚爱有加。徐雷在 京东商城 和618大促等大仗中,展现了超强的战斗力。随着地位逐渐攀升,徐雷逐渐被贴上了“太子”等标签。

在部队大院子弟出身的徐雷看来,既要能冲锋打仗,也要能“拆弹”。今年5月21日京东618全球品牌峰会上,徐雷指出京东的发展核心依旧是零售,未来将会实施全面的开放战略。

经历诸多波折之后,京东电商第二的位置面临严峻的挑战,1月25日,京东的市值曾经一度被拼多多超越。曾缔造京东618的徐雷,已经成为京东再创奇迹的关键先生。

组织内推行大中台战略,对外加深与腾讯微信一级入口的合作,徐雷上任后几个动作,为反应迟缓的京东舒筋活骨。徐雷要带领京东向三四线城市下沉,这场仗是京东成败的核心战争。

二度回归京东,“敢打仗”的老将徐雷,能否帮助京东“二次崛起”,这是徐雷要完成刘强东对其的重托。

阿里:电商护城河保卫战的85后干将蒋凡

在上周刚刚过去的阿里20周年年会中,马云以一曲《怒放的生命》荣光卸任,张勇成为首位身兼阿里集团董事局主席和CEO的双料掌门人。

业界分析认为,按照张勇的用人策略推测,如今负责阿里最核心电商业务的蒋凡,会是阿里下一位接班人的热门人选。

张勇曾在任命蒋凡为淘宝总裁时,曾形容他“始终保持创业者的冲劲”,在整个淘系无线化升级过程中起到了核心驱动作用。

今年3月6日,随着阿里最新一次的组织架构调整,85后的蒋凡成为淘宝、天猫两大零售平台总裁,并于6月入选阿里38人 合伙人 名单,“少帅”蒋凡由此被外界熟知。

天猫和淘宝两块业务,无疑是阿里营收的核心来源之一,电商也是阿里的护城河。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天猫、淘宝所在的核心商务板块营业收入2072.61亿元,占阿里营业收入比重高达82.82%。

从阿里2020财年Q2财报数据看,营收和净利润都有明显增长,但是增速有所下滑,蒋凡面临的业务压力不小,作为阿里核心的电商业务,维持一定增速关系到整个阿里未来的想象空间。

而且,蒋凡也给自己定下“小目标”:未来三年,天猫平台交易规模将翻一番,淘宝直播要在3年做到5000亿GMV。

虽然,作为电商巨头,阿里与后几位竞争者差距依然很大,但依旧有许多人看好电商这个大蛋糕,试图分一杯羹。

9月19日,京东拼购更名为“京喜”,京喜、拼多多与聚划算上演电商拼购平台“三国杀”。下沉市场之战,也打得热火朝天。未来在电商领域,蒋凡势必要经历一场恶战。

百度: 李彦宏押注“敢打硬仗”的沈抖

“被阿里超、被腾讯超,还被拼多多超”,如今的百度岌岌可危,甚至即将跌出BAT阵营,相比其他公司,百度更需要一位「关键先生」实现逆风翻盘。

5月17日,一个看似再也平常不过的周五,这天百度即将发布Q1财报。谁也没曾想到就在凌晨,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离职。这位核心人物的突然离开,致使整个百度陷入了风暴中。

作为百度10年老臣,向海龙曾被传“与陆奇暗斗都屹立不倒”,如今“被迫”离开,显示李彦宏已经痛下决心做改变的意志。

当天,百度晋升副总裁沈抖为高级副总裁,“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李彦宏在内部公开信如此评价沈抖。但是,临危受命的沈抖,面临的挑战非同小可。

8月20日,百度发布的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营收263亿元,净利润24亿元,同比下降62%。经历了一系列人员变动、业务下跌后,百度面临着巨大的囧境。而造成这一系列变动的主要原因是,百度顶梁柱搜索引擎业务收益的下滑。

以销售见长的向海龙,曾给百度带来了不菲的收益,但也让百度陷入价值观质疑的漩涡中。如今,百度面临内外交困的处境,头条信息流业务的强势冲击,收购互动百科涉足搜索领域,都在攻占百度的领地。在AI业务商业化前景依旧很远的情况下,基础业务也逐渐被竞争对手分割。

李彦宏在财报公开后表示,搜索信息流是百度的根基。而负责百度搜索与信息流业务的正是沈抖。

李彦宏对于“命根子”移动业务一直很重视,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17年11月起,李彦宏便亲自领兵信息流,每天早晨8点准时出现在百度科技园5号楼,和沈抖与他的总监们一起开早会。2018年下半年,又接着和搜索公司开周会,开会时间是周一全天。

今年2月份,百度对沈抖、吴海峰、郑子斌三位副总裁进行干部轮岗调整。此次轮岗的本意是让沈抖一人统管信息流和搜索,提高内部效率抗击敌人,沈抖全面接管用户产品(手百+Feed+搜索)等业务,掌握百度最关键的移动生态事业群。

一系列的调整,引起吴海峰等人的连锁反应,今年5月,百度数位高管一众离职。面对高管流失,李彦宏只能押注自己信赖的「关键先生」。

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的沈抖,能否建立以百家号为核心的内容生态,通过智能小程序实现搜素到服务的跨越,“好看视频”能否在短视频赛道站稳脚跟,最终帮助百度打赢信息流搜索之战,还有很多未知。

腾讯:组织架构大改革后的“救火队长”任宇昕

8月14日,腾讯发布财报,第二季度实现营收888.21亿元,未达到市场预期,增速也低于市场预期的25%。自去年930组织架构改革,即将满一周年,财报中的腾讯依旧在转型升级的阵痛中。

在去年的组织架构改革中,腾讯将 7 大事业群业务进行了重组,新增了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和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新任首席运营官任宇昕一直低调,但其负责的PCG事业群对腾讯来说异常重要。

在马化腾的布局中,社交平台和数字内容是腾讯的两项核心业务,而PCG的作用就在于,将社交和内容两项业务理顺并打通,最大程度发挥腾讯的优势。任宇昕便是PCG业务的掌舵人。

此前接管IEG( 互动娱乐 事业群)、SNG(社交网络事业群)和OMG(网络媒体事业群)、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事业群时,任宇昕都在关键时刻,以“被通知”状态救腾讯于火热之中。外界曾用三个50%,来总结任宇昕一手带起来的游戏业务的江湖地位:游戏收入占腾讯收入50%以上,占中国整个游戏行业的50%以上,净利润高达50%。

如今救火队长任宇昕的关键任务,是要从全产品月活超10亿的字节跳动手中,夺回腾讯一直领先的内容与流量优势,内部打造一个头条和抖音。继续负责 互动娱乐 事业群IEG的任宇昕,预计更多将更多精力放在整合腾讯所有IP内容的PCG。

而企鹅号与微视,是腾讯在众多信息流平台中抓住内容红利的关键。腾讯成立PCG一年以来,腾讯内容生态全新探索的诸多挑战:内容分发算法上被疑落后,整个腾讯资源导入,微视日活终于突破1亿。

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任宇昕表示,微视并不会独立,“微视是我们进入短视频领域、把握这个市场中的产品,没有把微视看作如何决定短视频领域的成败、PCG成败的重要战略。”

话虽如此,都能看到在移动流量增长停滞之际,腾讯必须及时找寻到短视频内容的补充品,又要防御头条、抖音、快手等对手的竞争。一手执掌互娱与内容的任宇昕,会如何带领腾讯打造新的网络生态,这关键节点上,就显得尤为关键。

「关键先生」们被委以重任,身上担负着企业的增长或转型重任,他们过去大多有亮眼的业绩,但面对关系整个集团未来的重担,「关键先生」们看似不能输,但总有人成功,也总有人无奈。

已踏上征途的他们,都是英雄。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