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师课堂公益下沉,农村课堂的未来将有何变化?

【编者按】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催生出“双师课堂”这一新的产业形态,而这一产业形态正以不可想象的速度蔓延至二三四线城市公立学校,甚至“穿金戴银”地走进农村课堂。有人说,农村的课堂需要搭建成城市高科技的课堂,需要城市的“味道”;也有人说,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不必把农村课堂优化成城市设备优良的课堂,

本文作者翟良,是教育产业撰稿人,发表新闻作品5000余篇,出版个人文集六本(其中教育集两本),成长励志故事先后在央视、东方卫视播出。在本文中,他就到底该不该为农村课堂搭建双师课堂,作出了分析。

本文是投稿作品,经亿欧编辑,供业内人士参考。

说起“双师课堂”,行业内的心情热气腾腾,再也不觉得今冬寒气逼人。“双师课堂”从2013年人大附启动双师教学试验项目以来,越来越多的传统教育机构积极拥抱这一变化并投入了这一模式的研发与布局中来,如今,“双师课堂”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清晰可见,呈现出了继在线教育之后的“再颠覆”的局面。

有人说,农村的课堂需要搭建成城市高科技的课堂,需要城市的“味道”;也有人说,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不必把农村课堂优化成城市设备优良的课堂,不必要去掉农村作为天然的绿色课堂的那些优秀的教育品质。

到底该不该为农村课堂搭建双师课堂?今天咱们就唠一下这件事儿。

专家:电影《一个不能少》是农村绿色课堂的一个范本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催生出“双师课堂”这一新的产业形态,而这一产业形态正以不可想象的速度蔓延至二三四线城市公立学校,甚至“穿金戴银”地走进农村课堂。新东方与好未来合资一亿成立“情系远山公益金会”,共同探索教育公益新模式,用科技推动中国教育均衡发展。随后,又有17家知名教育企业加入了北京情系远山公益基金会。而笔者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并没有什么“名气”的精课双师近日也高调地布局“‘同一蓝天’双师公益下乡”,并响亮地提出“不做‘雪中送炭’,让公益助学‘扎下根’”。

而对于眼下各大教育机构纷纷借公益渠道下沉的现象,人教社课程专家李静纯先生却有不同的声音,他认为农村课堂不完全需要上亿投资的校舍, “我们企盼着这些,但我们在现实条件下并不一定依赖这些,即使是干打垒的土舍,照样能实现当代教育的崇高理念。”

李静纯先生拿电影《一个不能少》告诉笔者,那是一个典型的偏远山村的简陋小学:旧平房改成教室,已经露出原质木纹的旧桌椅,一块并不合格的黑板,一群不知道学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学的山村娃娃,还有一个年仅15岁的不知道教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教的代课老师。

“而正是这样的山村小学,代课老师为了去找调到县城上学的特长学生,却与全班学生进行了一场带有自主探究的讨论。”李静纯先生说,“这告诉我们一个教育道理,在课堂中解决生活问题,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教学境界,即使在‘一穷二白’的山村学校里,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是随时可以实现的。”

在李静纯先生看来,电影《一个不能少》是农村绿色课堂的一个范本, 近现代世界著名教育家,有的就是在并不具备优厚条件的学校课堂中实施他们的教育试验的: 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是在山林学校进行他的教育改革和教育创新的;蒙台梭利最初的幼儿教育试验场所也是设在贫民的社会环境中;陶行知的教育试验通常是在平民学校进行的,由此发展了他的生活教育思想。

李先生的结论是,没有最好的教学设备,没有最好的教学资源配置,并不一定就没有最好的教育试验场地。

农村课堂的未来:应利用本土资源改造学校和课堂环境

显然,农村没有那么多的高科技教学资源,但是却有着得天独厚而又与众不同的教学材料。另外,知识来源于生活,也应当在生活中得到充分应用。比如,在农村教学尤其是数学教学过程中,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即学生对知识的领悟能力,可以在生活中实践数学知识,从而提高其吸引力,也提高学生对知识的探索能力。对于城市的孩子们来说,他们可能对一亩地或是一尺等很难有实际的概念,但是农村的孩子可以走到户外,比较一亩地和两亩地的区别,去实际测量河的深度,测量大树的高度等等。

有专家认为,农村课堂具有自然环境的优势,每一个农村学校都有自己特定的自然环境,也都有学生进行学习的直接的自然资源,这在城市的学校是难以实现的。农村课堂的外部一般都构成一种未被当代技术复杂化的本土社会生态,学生从观察这种社会生态入手,可以学到很多最基本的人生道理:人们聚在一起生活,也聚在一起生产。而城市的课堂则由于城市生活的复杂性而被分离出来,仅仅一墙之隔,一街之隔,城市的孩子较难有直接呼吸本土社会生态原质气息的机会,人际关系的复杂性也使他们无法从中提取那些最基本的生活和生产的道理。

“农村的社会信息具有清晰性、质朴性、清新性等特点,农村的社会信息,较少有城市过剩信息的那种复杂性。农村的所谓‘闭塞’恰恰天然地阻隔了垃圾信息的大量侵入。”

专家认为,当务之急应做好的事是,培养本土教师,让他们认识到农村绿色课堂的优势,并指导他们开发适合农村绿色课堂的课程,同时为农村学校提供充足的教育文化资源,让农村孩子了解自然史、科学史、科学家、文艺家以及人类文明成果, 还有就是利用本土资源改造学校和课堂环境;不要因为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而去掉了农村作为天然的绿色课堂的那些优秀的教育品质。

教育机构观点:信息技术下沉,升华山村学校天然教育品质

对于以上,大多布局双师课堂的教育机构并不完全认同,他们认为互联网与教育的融合是教育领域发展的大趋势,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科技驱动教育的进程。“互联网+”创新了教育手段和教育方式的转变,可以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共建共享,当农村的课堂遇见远程信息技术,不仅不用担心天然教育品质会遭到“破坏”,而且恰恰升华了农村课堂天然的教育品质。

精课双师副总裁左雪认为,农村课堂的确有它的自然环境、本土社会生态、健康信息等城市课堂不具备的优势,但互联网与教育的融合,不影响山里的孩子们看见广阔的原野,巍峨的高山,清澈的河水,“其实,信息技术的覆盖与山村天然教育资源之间并无矛盾,两者之间是相互交叉、高度融合的关系。”

一位双师教育机构的教学总监告诉笔者,通过双师教学这一模式让山区孩子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无可厚非,但如果双师教学只专注于学科成绩拔高,等于再次强化了应试教学,而对于农村天然教育品质的确也是一种极大的“破坏”,因为这样会让原本宝贵的农村天然教育资源形成极大的“浪费”。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农村的课堂有着基础教育课程不可或缺的经历和经验,一个山村,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类劳动的微型博物馆,它为基础教育课程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教育资源,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利用这样的资源,我们又如何通过信息技术实现这些天然优秀教育资源更大价值的体现?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