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her疯狂增发背后:加密货币圈在走向「美元化」?

作者:江小渔

编辑:黑土

出品:碳链价值(ID:cc-value)

自「3·12」比特币暴跌以来,Tether增发了超14亿美元的USDT,其总市值也大增至62亿美元,稳居加密货币总市值第四位。

排在USDT前的,分别是比特币(市值1163.9亿美元)、以太坊(147亿美元)和XRP(76.3亿美元)。如果按照Tether三月的增发幅度,假设其他加密货币的市值保持不变,那么USDT在四月中旬便可赶超XRP,跻身加密货币市值前三位。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Tether的疯狂增发?除了USDT之外,其他稳定币是否也存在增发呢?Tether增发对加密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市场的影响在哪儿?本文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

01 稳定币市场集体狂欢

事实上,除了Tether,其他稳定币的发行量都在暴涨。

据第三方机构CoinMetrics数据显示,3月份 USDT的发行量上涨了51.5%,USDC的发行量上涨了55.4%, PAX的发行量上涨了26.5%,HUSD的发行量上涨 74.7%。市值排名前四的稳定币,3月发行量均出现了大幅上涨。

尽管Tether进行了如此大规模的增发,但USDT仍然对美元保持着较高的溢价。截至发稿,火币和OK的USDT法币交易价格均为7.23人民币,而美元对人民币的实时汇率为7.07。高溢价说明,Tether的疯狂增发并没有满足场内对USDT的需求。——也就是说,场内对美元稳定币的需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大幅度的稳定币需求增长呢?

02 需求的三大来源:衍生品、避险与跨境流通

首先,衍生品市场对USDT的需求与日俱增。其实,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Tether就一直在增发USDT,只是增发速度相对缓慢。彼时,USDT的市值只有30多亿美元,而到现在增长到了62亿美元。

与之相应的,是加密货币衍生品市场的空前繁荣,其规模一度超过了现货市场。同时,各大交易所开发出了以USDT为保证金,押注币价涨跌的交易产品。在「9·4」之后,USDT最大的用途就是用作加密货币市场的入金渠道。而在2019年后,USDT的另一大用途就是参与衍生品市场交易。随着加入加密货币衍生品游戏的人越来越多,USDT的需求量自然也越来越高。

我们可以看到,在「3·12」比特币大暴跌的那一天,USDT甚至卖出了7.6人民币的高价。究竟是谁会在这样的时候,以这样高的价格购买USDT呢?这里面有部份抄底大军的功劳,但更多的要归结于那些急于拿USDT去补交保证金的衍生品玩家。对于抄底大军来说,买USDT不过是一种投资比特币的借用渠道;但对于衍生品玩家来说,买USDT意味着续命,因此不管价格有多高都得买。

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在「3·12」暴跌后,加密货币衍生品市场(其中绝大多数是比特币衍生品市场)的泡沫虽然被戳破,交易量骤减,但越来越多在场的玩家选择做USDT类的合约,而不是比特币合约。其中的原因是,在「3·12」中用比特币做空的人,即便他们能够通过交易赚到更多的币,但比特币本身的价值却也下跌了。为了稳定地赚取利润,一部分玩家从比特币本位转向了法币本位,或者说USDT本位。他们的想法从通过合约赚取更多的比特币,变成了赚取更多的USDT。

稳定币需求大涨的第二个原因,得归功于三月份比特币行情的剧烈波动。3月,比特币一度出现了几小时跌40%这样的罕见行情,加密货币市场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夸张点说就是在「蹦极」。面对这样的剧烈波动,许多中小玩家(甚至包括一些巨鲸)在心理上扛不过去,纷纷把加密货币换成了USDT避险。这直接推动了市场对USDT的需求。

不过,避险需求可能并不是推动USDT高溢价的主要原因。这是因为,那些实在受不了市场波动的玩家,在把加密货币卖成USDT后,又转手把USDT卖成了人民币,选择了离场。他们并不是真正需要USDT,只是用USDT作为转手工具。而那些能够扛压的交易者,则已经用USDT「抄底」。

唯一导致USDT需求量增加的,是那些持有USDT且仍在观望市场的用户。但据碳链价值了解,这样的用户中,有不少人在玩比特币高卖低买的游戏,或者是将USDT高卖低买。毕竟,如果真的没有交易或者需求,这些完全可以像已经离场的那些人一样,选择把USDT换成人民币。

USDT需求量大增的第三个原因,则跳脱出了加密货币圈之外。一种观点认为,由于疫情下的资本管制和美元升值,不仅仅是加密货币圈内需要USDT,圈外也出现了对USDT需求。

dFOrce创始人杨民道就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传统的跨境流通通道关闭,需求溢出到USDT,这是此次铸币量上涨的最大推动力。其实不单是USDT的铸币量上涨,所有的合规稳定币的铸币量基本是都在上涨,而且可以看出来,交易所支持的稳定币(比如火币的HUSD及币安的BUSD)实际上都在抢USDT的市场份额。」

如果疫情过去,USDT的需求是否会降下来呢?

杨民道对稳定币持乐观前景:「一直以来,我的判断是美元会借助稳定币的超强流通性和无国界特点,进一步加快美元化(dollarization)进程,取代小国家及资本管制国家的货币。今年美元稳定币的铸币量会轻松超过100亿美元,稳定币的总市值超过ETH都是极有可能的。」

03 零利率下,铸币方为何肯大量发币?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到,稳定币市场的需求在激增。然而有一件事我们不得不考虑,那就是美联储已经把利率降到了0。目前还有很多声音认为,联储甚至可能把利率下调到负数,进入负利率时代。

在此之前,稳定币发行方只要通过稳定币换美元,然后把美元存在银行吃利息便可获利。但如果进入了负利率时代,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发行方,其商业模式又该如何运行呢?如果发行稳定币变成了一件亏本生意,那么其发币动力何在?

对此,MakerDAO中国区负责人潘超表示:“首先,现在的负利率政策指的是银行的钱存在央行是负利率,而储户负利率几乎不可能,也没有出现过,所以稳定币发行方倒贴钱的事情目前还不可能发生。 其次,存在银行吃利息差只是法币稳定币项目的一部分收入来源,对于那些1:1锚定法币的项目方来说,他们发行稳定币的主要动力是用稳定币来支持自身交易平台和生态。 比如 USDT之于Bitfinex,USDC之于Coinbase,发行稳定币主要是方便用户在自己的生态内法币出入和交易。因此,就算银行里的利息收入没了,他们仍有动力不断发行稳定币。”

杨民道的看法与潘超类似:“大部分的中心化稳定币发行方,是把稳定币当成一种流量入口来运作,因此都不是很在乎短期的商业模式和变现。稳定币发行方实际上也有多种商业模式,存款利息仅仅是最基础的收入;其它的比如借贷, Tether作为USDT的发行方,实际上还有借贷业务,对外拆借USDT,这样可以进一步提升它们的资产负债表的回报。 0利率对于中心化的运营方来说,确实会减少利息收入来源,但是同时也是一个淘汰的过程,最终的市场会淘汰实力不强及无法从铸币量中变现的发行方。”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虽然没有银行利息收入,在旺盛的美元稳定币需求下,像Tether这样并非足额抵押的项目方仍然可以通过收取铸币税的方式赚钱。

04 稳定币正在替代比特币的部分功能

我们已经看到,市场对稳定币的需求正在大幅上升,而稳定币项目方(主要是各大交易所)也乐于向市场提供稳定币。对于稳定币市场来说,这是一件好事;然而对于比特币来说,这件事下却埋着深刻的隐忧。

一件可以看到的事情是,美元稳定币正在取代人们预期中比特币的部分功能。

首先是避险功能。在2020年之前,许多人预期比特币能够像黄金那样避险;然而在此次全球流动性危机中,比特币却展现了它高风险、高波动性的一面。就像中国人民大学高级研究员蔡凯龙所说的:“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避险资产的作用,就应该在风险来的时候体现,否则有愧避险之名。新冠病毒引爆各国股市大动荡,是比特币避险资产特性面临的第一次真实考验,可惜考试不及格。”

相比比特币,USDT币值更加稳定,并且可以像比特币那样24小时跨境交易。一旦某个小国家发生战争,需要转移财富的人也可以将财富换成USDT进行转移。在USDT大规模应用前,这都是人们对比特币的期许用途。

其次是电子现金功能。虽然中本聪对比特币最开始的期许是「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但现在的比特币越来越朝着「数字黄金」的道路进展下去。这其中有许许多多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比特币币值不稳定,暴涨暴跌,天然损害交易。相比起比特币,美元稳定币更适合充当电子现金。

碳链价值了解到,用户可以使用稳定币HUSD在新加坡mid west租车、香港实惠Pricerite、迪拜哈利法塔购物中心,以及日本的部分商户中进行支付。而对于交易量更加广泛的USDT,其电子现金的作用在实际生活中更加明显。例如,加密货币圈内的不少公司以USDT的形式签订合同并进行支付。

05 小结

有不少人研究过2017年比特币暴涨和USDT增发之间的关系,已经直接有论文指出,很可能是USDT的增发带动了比特币暴涨至2万美元。即便在2018年,Tether增发后比特币上涨的规律性仍然比较明显。

然而,随着行业的逐渐发展,USDT不仅仅是比特币的入金渠道,更多的成为了衍生品市场的入场券、危机时刻的避险资产、跨境使用的电子现金。Tether的增发已经逐步开始和比特币市场脱钩。

曾经有一个观点认为:“USDT无限增发对于比特币来说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因为以无限的USDT,去买有限的比特币,说明比特币的价格上涨空间很大。”然而,现在我们可能需要换一种思路来看待这个问题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