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推新产品,上线即遭封杀:请再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

快播、云歌人工智能创始人王欣,今日现身产品发布会现场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大湿兄Felix、托尼托尼·98。

王欣怎么也没想到,出狱后再创业的他,再次被全网封杀。

去年2月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出狱,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为其接风。

刚休息一个月的王欣,成立了新的公司——深圳市云歌人工智能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云歌人工智能。

去年9月,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IDG资本,为其投资了3000万美元,“护送”王欣再次踏上创业之路。

一、出师未捷身先死

就在今天,出狱近一年快播创始人王欣推出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

虽然这个名字很是别致,但王欣却有他的想法:希望用户能像冲走马桶一样去缓解一定的社交压力。

但万万没想到,这款产品还未正式发布就遭到“封杀”。

先是愤怒、再是无奈、再是绝望。

王欣通过其微博@王铁匠 表示,在昨日9点时,微信已经对马桶MT分享微信的链接进行了“封停”处理。具体原因显示为:网页包含不安全内容,被多人投诉,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王欣配字说道:不知道你怕什么?

接着,在11点多,王欣连发两天微博:“腾讯大王卡短信也被封了马桶”、“怎么办?”。

更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今天早上在发布会开始前不久,由于未经应用商店许可,“马桶MT”的iOS下载链接已被关停。此外,在蒲公英应用内测分发平台上,该App也已被删除。

幸亏邦哥手快,在链接被封杀之前下载了这款社交软件,马桶MT。

产品界面显示,马桶 MT 主打匿名社交,宣传口号为“匿名打探秘密神器”。用户可以匿名朋友圈发布话题讨论,也可以匿名聊天瓜分红包。

今年1月,王欣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之所以拿匿名作为切入口,是因为匿名社交是有一定市场的,也能够让用户更真实地表达的地方。

不过,邦哥网络上收集到一些用户体验时的截图发现,该软件仍然存在一定的“灰色”成分。

(图片均来自网络)

在“全网封杀”之下,王欣这款软件并没有得到机会正式亮相。

马桶MT官网上显示:由于1月14日晚到现在,下载体验马桶MT的用户超过了我们服务器的负载能力,导致各位用户短信验证码获取不到,刷新不了内容,无法正常的使用产品。为此我们向你说声对不起!我们团队正在扩容服务器,优化服务,恢复服务后,我们将第一时间在官网公布。

二、三次创业三次落败

王欣,1980年3月12日生于湖南郴州,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

2000年,王欣南下深圳,第一份工作是在龙脉公司当程序员。

2002年,不安分的王欣离职创业,成立“深圳点石软件”,点石软件做过通讯软件等很多项目。曾经有一著名投资公司要投300万,却遭到王欣拒绝。后来公司最兴旺时发展到80多人,甚至引来盛大收购,但也没有谈成。随后盛大上市,点石于2005年倒闭。

但是在此期间,王欣已经和盛大陈天桥认识,其技术上的天赋和对产品开发的独特见解很受陈天桥的欣赏。随后,他到盛大打工,做“盛大盒子”,但这个项目无疾而终。

2006年,王欣离开上海回到深圳,在一个农民村的民房里创办了快播。

快播,又叫“QVOD”、“Q播”,甚至还有一个“宅男神器”的爱称。

在2010年前后快播进入鼎盛时期。凭借其独有技术,在网络带宽不足的时代实现了视频秒播。2011年,快播便凭借其优异的用户体验一举打败“暴风影音”,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播放器。

2012年9月,快播的安装量超过3亿,而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仅为5.38亿。

但快播的成长,是带有原罪的疯狂扩张:一是“版权”,二是“涉黄”。

打个比方,在优酷、爱奇艺的VIP收费视频,你下载到自己的服务器,然后开放给大众免费观看。所有,这也引来包括乐视网、优酷土豆集团、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多家公司举报。

2013年底,国家版权局认定快播公司构成盗版事实,开出25万元罚单,并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

然而最致命的还是第二项原罪“涉黄”,王欣就栽在这个上面。

2014年4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发布联合公告,决定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

实际上,这次行动并非突然发起,而是长时间政策导向后收尾的结果,管理部门为国内互联网公司留足了缓冲期。

在此之前,迅雷早在2013年上市之前就把涉及版权和色情的“狗狗搜索”切割干净,并且加强了对其会员业务“离线下载”的非法资源过滤。

反观快播仍然在盗版和涉黄的老路上狂奔。

2012年,快播推出不良信息举报系统,试图封杀不良内容来源,但是王欣也承认“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再后来干脆由于效果不佳去掉了这一功能。

现在想来,王欣对未来趋势的判断差到令人发指。

由于整改不力,快播成了本次净网行动的反面典型。

2014年4月,北京警方对快播公司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进行了立案调查,并抓捕多名犯罪嫌疑人。

2014年5月30日,王欣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但因王欣潜逃未能成功实施。公安部次日便发布了红色通缉令,全球通缉。

2014年8月7日,王欣在入境韩国济州岛时被扣,次日被移送中国警方。

三、出狱后再次创业,机会还有多少?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王欣表示,马桶MT的名字灵感来源于刘德华的歌曲:“小时候,刘德华的《马桶》给我的印象很深,那首歌描述的是,其实人内心里有很多的秘密需要表达出来,所以我觉得命名为‘马桶’也挺好的。”

不过,匿名社交这条路并不好走,“封杀”或许只是一个警醒。

在2014年,国内曾掀起一波匿名社交热潮,无秘、秘密、私密圈等产品风靡一时,其中一款名为无秘的软件,用户量高达千万级别。

但匿名社交并没有像熟人社交那样的“好命”。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6月正式出台,规定用户需提交真实有效实名认证信息,网络运营者亦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这两项规在净化互联网乱象的同时,也打击了匿名社交市场的发展势头,无秘在同年8月突然中止服务,此后分别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无秘

去年6月,无秘更名为“秘蜂”重新上线,但下载量已今非昔比——App Store显示,秘蜂目前的下载量只有3000多。

在此期间,无秘的团队也数次转型,从匿名社交到现金贷,再到如今的互联网+教育,几乎沿着风口上走。

王欣对新京报表示,匿名社交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一些比较负面的内容,之前有部分匿名社交产品都有类似的情况,不过他更强调的是,马桶MT是能够让用户更真实地表达的地方。

“今天朋友圈很难有真实的表达,甚至朋友圈已经被微商占领。随着社交关系的越来越宽泛,这时候你的表达会很慎重,很慎重的结果就是不表达。”王欣说。

王欣还回顾了快播时期的一些经历,其中还有那句他在庭审中说过的金句:我觉得技术,是永远无罪的,但做事的人可能会犯错。

希望这次,王欣别再犯错了。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