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年人省点心吧,00后活得很明白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 ,作者:库珀

“长大后想做什么?”

这个永恒的提问几乎是每一个小孩成长路上绕不开的必答题。

科学家、发明家、作家、教师、律师。

你可能不想承认,但当年别人这样问你的时候,你可能真的回答过这些答案。

网易数读曾从新浪微博提取关键词词频,整理了近1.2万种梦想,其中“科学家”上榜822次,是被提及最多的职业。紧随其后的便是耳熟能详的“老师”“警察”和“医生”。

明明是最天马行空的年纪,在描绘未来图景时,我们的答案却来来回回跑不出那份名单。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当我们再把这道古老的问题递向新生代捣蛋鬼时,他们显然已不想再与“前辈”为伍。

成为视频博主是当代小孩的头号梦想

尼尔·阿姆斯特朗,那个第一个在月球表面留下脚印的男人,曾是所有美国小孩的偶像。

1969年,当他执行自己最后一次太空任务“阿波罗11号”,走出登月舱,说出“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的历史金句时,全球6.5亿翘首屏息的观众就已经默默给这位英雄在心中留出位置。

曾经的全民偶像。/wiki

宇航员,向来是孩子们梦想职业榜单中骄傲的冠军。

2019年,乐高集团为了纪念登月50周年启动了一项全球计划,并面向3000名8至12岁的孩子,进行了一次线上调查。

这个“以激发下一代太空探索者”为初衷的调查,出来的结果却意外有点翻车。

在“长大之后想当什么”这个问题上,“宇航员”的选项,凄惨地排在了最后。

得了第一名的,不是教师、职业运动员,也不是音乐家,而是“视频博主” (Vlogger/YouTuber) 。这个职业选项以3倍的票数优势,把“宇航员”甩在了角落。

“我再也没有听过我儿子引用过他老师的话了。”社交媒体专家摩尔有点无奈地说道。

以前我们当小孩,回家顶嘴时最爱叫嚣“老师说”“老师说”。和我们互动的是老师同学,教我们新知的是教室和课本。

但今天,掌握影响力权杖的,无疑是社交网络、虚拟游戏和缤纷的短视频。

谷歌一项研究分析发现,70%的青少年视频订阅者认为,比起传统意义上的名人,他们在情感上更能和视频博主红人产生联系和共鸣。

再厉害的天王巨星,在新生代眼中都算老古董,实在是叫他们嗨不动。

二进制世界里那些你叫不出名字的素人们,才是被认证的明星。

“B站百大UP主,我一个也不认识。”/GQ实验室

当大人们还在努力跟上数字内容进化的脚步时,Z世代已经开始用它来铺设人生道路。关于未来,他们的目光不是放在办公室的某个角落里,而是社交平台的粉丝增长趋势页面上。

“我以后想当一个游戏视频博主,还有正常的视频博主。”

因为被舅舅“出卖”而意外成名的Gavin,对着镜头描绘他的职业图景,天真的窃笑里满是期待。

假笑男孩大概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在了实现梦想的道路上。还顺手把他那原本就在做视频、但粉丝数只有他零头的舅舅狠狠地“拍死”在了沙滩上。

当笑也成为一种“营业”。

全球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诞生于遥远的15年前。而如今,观看和分享视频影音早已寻常得有如呼吸。

然而,人们开始正视视频制作,并把它列入人生规划,也不过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

2017年,纽约生活方式网站Fatherly的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小孩长大后最想成为的还是医生,其次是兽医、工程师、警官和老师。

该调查发现,这么多年来,那些最受孩子欢迎的职业选项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上述职业常年稳居排行榜前五。

美国小孩玩电子游戏、玩社交软件,视频网站等在线流媒体在他们的“职业选择影响力”中排名第一,超出学校和父母。

即便如此,孩子们最多也就发一发歌手梦。“视频博主”从没挤进过“梦想职业”的前十,甚至根本没被列为选项。

值得注意的是,影像媒体对青少年职业选择的影响,在当时已初见端倪。/fatherly.com

而在亚洲,“视频博主”同样是梦想榜单上的插班生。

日本学研教育综合研究所每年都会针对小学生进行调查,“视频博主” (YouTuber) 一词最初在学研所2016年的调查里出现,当时一共只有6位小朋友表示想当视频博主。

2019年8月,学研所照例发布《小学生白皮书》。这一年,“视频博主”首次取代了霸榜30年的“职业足球运动员”一职,成为男生们的头号梦想职业。

透过孩子的梦想,可以看到时代的变迁。

当博主很赚钱?看到这一点的或许只有成年人

想拍视频,想当知名博主,这些看似不寻常的梦想,在全民冲浪的今天,早已不会让人惊掉下巴。

你若去拷问成年人的内心,也许他们也会真情剖白“其实我也想当网红博主”。

急聚的人气和财富,是“博主何以成为头号梦想”心照不宣的谜面。

“95后主播为父母买房”“业余博主月入过万”,相关的新闻每多一条,人们对于该产业的玫瑰色滤镜就又多加了一层。

歌手演员不再被仰望,吊打明星的李佳琦、流量庞大的李子柒更吸引人们投注羡慕。

在社交网络全方位包围、短视频不间断产出的今天,“我要做博主”不再是“豪言”,甚至普通得都无法引起侧目。

YouTube上爆红的李子柒,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外国人对中国的想象。

然而孩子那些天真的梦想,有时会被那些看中先机的家长提前兑付。

在《福布斯》公布的2019 YouTube创作者收入排行榜单中,最赚钱的视频创作者是一个8岁的小孩。

Ryan Kaji,3岁开始发布玩具开箱视频,随后走红,如今坐拥2300万粉丝。2019年,Ryan以2500万美元的年收入问鼎榜首。

Ryan并不是第一个做玩具测评的博主,最开始拍视频只是自娱自乐。一个小男孩打开新玩具,一脸傻乎乎的开心,仅此而已。

断断续续拍了四个月,也没有激起什么水花。直到有一天,Ryan上传了一条同时测评了100多个玩具的视频之后,惊人的裂变就出现了,曝光率、粉丝、美金纷至沓来。

Ryan的YouTube主页。

妈妈在Ryan小有名气之后便辞职在家,专心操持儿子的视频大业。如今,Ryan的视频频道有专门的媒体公司协助运营。

和游戏公司合作开发手机游戏、推出实体玩具周边、参演儿童电视连续剧,广告代言、商业合作不断。

成名后的Ryan,视频里测评的玩具越来越多,但脸上的兴奋和当初只有一两个玩具时的他相比,多少有些失真。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活跃于中国网民表情包素材库的韩国童星权律二,同样经历了口碑的滑坡。

丰富的表情、逗笑的萌态,这个最初因为一个剪刘海的视频而走红的小女孩,在父母的努力下,乘着社交媒体的东风,成功吸引了不少关注。2019年,更是进军国内,在微博、小红书开设个人账号。

但人们对于她的“可爱”却越来越不买账。在她的各类平台上,除了生活视频,还充斥着吃播、直播,甚至ASMR的视频。

网友直言,小女孩的谈吐越来越成熟老到,录视频的举止更熟练得几乎与成年博主无异。

儿童的走红,往往出于纯粹的天真搞怪。然而过度营销的痕迹一旦泄露,观众离场只需瞬间。

一旦刻意,就真的不可爱了。

论职业规划,你可能还没有人家小孩务实

比起父母们的“野心”,孩子们对于“做博主”的这个梦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狂热。

“有七年到八年的时间里,我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全职的Vlogger。”

00后网红博主Annie LeBlanc,个人频道拥有370万粉丝。一个月发布9支视频,就可以轻松入账至少8万美元。

3岁的时候,她的家人把她的体操训练视频传到网上,随后收获大批粉丝。到了6岁,LeBlanc开始拍摄自己的vlog。至今已在视频领域活跃了12年。

2019年,LeBlanc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离开的意愿,她想专注在音乐上。“我必须从全职视频制作中退一步,这样我才能在不同领域得到磨练。”

00后的心智或许比外界所想象的更成熟。/YouTube视频截图

实际上,孩子们的职业规划意外地务实。

他们的确是想当博主,但并不想只当博主。

“我当然还需要一份好的工作”,9岁的Oliver表示他将来不会只专注于拍视频。

“如果以后我真的做了视频博主,那我同时还会再做一个副业。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你会被赶下场”,“你得确保你有另一个出路,能从其他地方赚到钱”,10岁的Roxanne这样解释自己的规划。

思路之清晰,让热衷裸辞的当代社畜听了都自惭形秽。

供职于伦敦公立学院,有33年职业顾问经验的Andy Gardner认为,虽然孩子们总是在念叨“网红”“视频”,但其实他们远没有想象中浮躁。

“人们并非痴迷于成为视频博主。这更像是一种充满创意的兴趣,他们在做这个的同时也在做别的事情。”

就好像YouTube博主只是欧阳娜娜的副业,她还要忙着做学生、明星、音乐家。

而事实上,大众想当然的“金钱”因素,也根本不是他们想成为博主的最大驱动力。

它甚至排不到前三的位置。据Mediakix整理,人们做视频博主最主要是为了“创造力”,其次是“名声”和“自我表达”。而“金钱”只占9.8%,排名第四。

他们当然也想赚钱,毕竟“大富翁”向来也是榜单上的常客。但关于成为网红博主的梦想,他们的出发点并不在此。对他们而言,想做博主更多只为满足兴趣、让自己开心。

或者说,只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很酷罢了。

办公室小野将自己的走红原因总结为三点: 有热情、创造力、表演形式为默片。

现在的小孩,活得比大人们还明白

不仅是在职业选择上,在其他人生观念方面,年轻一代都展现出更开阔的一面。

2018年,杭州某小学“我有一个梦想”的主题比赛上,一个男孩拿着麦克风,不紧不慢地展开他的演讲。

“梦想,顾名思义,做梦都想。我的梦想,就是发财”,话头刚开,学生家长笑作一片。

男孩说说停停,一点一点地继续解释。

“我不像前几个人说得那么伟大,变有钱了就要跑去给捐款啊什么的。努力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发了财,就给别人发的,不太实际吧?”

“上学每天学习都差不多,真的进入社会了要上班,事情就更一样了。早出晚归不一定得到多少回报,就像是生活在一座囚笼里。”

“有了钱自然就不一样,生活中有空闲时间了,自己有闲钱了,自然就可以干些自己想干的事情。人生就那么几十年,循环地度过和自由地度过,绝对是两种感觉。”

听到后面,还在哄笑的只剩下穿校服的小同学,大人们倒都安静了下来。一位男家长边录视频边喃喃自语,戏谑地重复着“完了完了”,感叹孩子太过实在。

“我的梦想”,一个共用了好几代人的固定命题,无数范文早就给我们设定好了得分样式。

即使是再爱捣蛋的小魔王也知道在答题时收起自己叛逆的小九九。怎料到有一天,竟然有人会在比赛上慢条斯理地坦白。

那一次,网络上的“评委”们齐刷刷地给他打了满分。

男孩的演讲很短,里面也没有解释要如何“发财”、如何实现“自由”。但一句不成熟的“发财总比没钱好”,还是对万千网民带来了强烈的冲击。他们敲击键盘,语句里尽是艳羡:“真是提前活明白了”。

相关视频下的高赞留言。

十九年前上映的《少林足球》里,阿星望着铁头功问,“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而现在,做咸鱼成为了最质朴的梦想。没有什么壮志,能比这更让人心动,更叫人共鸣。

孩子们并不是创造性地抢先发现了这个“人生真谛”,他们只是更愿意放到台面上说罢了。这种对于财富的追求、对于人生意义的诘问,他们不怕直接暴露。

从科学家,到网红博主,到咸鱼——几十年间,人们的志愿真的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吗?可能有一点吧,也可能根本没有。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确更懂得回归自身,也更注重关心自己。

1月12日,上海青春在线青少年公共服务中心公布《上海市00后画像报告》,里面有一项是关于人生价值重要性的排序。

面对“最care什么”这个问题,00后把健康放在了第一位。其次是智慧、感情和财富,魅力、权力、名气排在最后。

而在被问到“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时,除了大富翁和美食家,他们表示,最想要成为的,是普通人。

参考资料:

[1] Kids now dream of being professional YouTubers rather than astronauts, study finds. CNBC. 2019-7-20

[2] Forget law school, these kids want to be a YouTube star. CNBC. 2019-8-3

[3] The 2017 Imagination Report: What Kids Want to Be When They Grow Up. Fatherly.2017-11-22

[4] 小学生白書Web版2019年8月調査. 学研教育総合研究所

[5] Why children are set on becoming Youtubers when they grow up. Mediakix

[6] The Real Reasons Kids Want to Become YouTubers. VICE. 2019-1-15

[7] 全世界最赚钱的 YouTube 博主,是一个7岁男孩. 北方公园. 2018-12-05

[8] 当假笑男孩笑不出来. SHOW一点. 2019-10-12

[9] 我们分析了1.2万个童年梦想,发现多数都被别人实现了. 网易数读. 2018-03-02

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 新周刊(ID:new-weekly) ,作者:库珀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