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背水一战:子弹短信升级聊天宝

[摘要]在业内看来,变化了格调和打法的子弹短信,试图复制趣头条式的打法快速开拓三四线市场,而子弹短信的反弹更大程度上是垂危的锤子和罗永浩的背水一战。

昙花一现的子弹短信想要卷土重来。

1月15日,罗永浩现身北京水立方正式宣布子弹短信升级为聊天宝,更名后的子弹短信成为一款可以赚钱的聊天软件,而罗永浩并不介意用放下身段的方式获得一次绝地反击的机会。

作为锤子科技孵化的社交产品,子弹短信在2018年8月发布后意外爆红,上线4天就收获了400万注册用户,并在一周时间内完成了1.5亿元的A轮融资,然而由于缺乏后续增长的动力,子弹短信很快陷入沉寂。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子弹短信升级为聊天宝后,将在春节期间启动“宋焕铎大行动”,“用几千万的推广费用做出几亿的拉新效果”。在业内看来,变化了格调和打法的子弹短信,试图复制趣头条式的打法快速开拓三四线市场,而子弹短信的反弹更大程度上是垂危的锤子和罗永浩的背水一战。

最新的信息显示,在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聊天宝在上线当日位居“IOS 12搜索结果排行榜”第3位,随后7天均位于榜首。

对标微信做优化

聊天宝不仅成为了一款可以赚钱的聊天软件,也可以通过聊天、新闻资讯、购物等多项功能的相互赋能,拓宽成为综合性的社交平台。

然而从切入的领域来看,不同于云歌的马桶MT和字节跳动的多闪另辟蹊径,避开国民社交产品微信的锋芒,“聊天宝”无论是从功能还是切入市场,都避免不了和微信正面搏击。

事实上,子弹短信最初受到热捧,与其对于语音和文字转录功能的优化有很大关系,而在这次发布会上,快如科技首席产品官郝浠杰和资深产品总监黄贺一口气公布了10项优化功能,将对标微信的性能优化方向贯彻到底。

在这10项功能中,“熟朋友生朋友”的设置正是希望解决微信越来越重的社交关系重压,而“无站队分享”则针对的是微信对于友商的屏蔽行为,其余的功能则多为办公领域的设置。

郝浠杰表示,快如科技要做的就是完成钉钉和微信都没有触及到领域,“钉钉在办公领域做得很完美,但是在沟通上还是不如微信,而微信的功能太广泛,没有细分领域,生活和工作全都混在一起,感觉就像一团乱麻”。

可见,子弹短信在进攻微信漏洞的同时,正尝试成为微信和钉钉的结合体,并希望通过效率和便捷的产品逻辑,打造出一个超高效率的时代通讯工具。有意思的是,1.0版本中即将上线的“附近的缘分”也意味着子弹短信将尝试的触角伸进了陌生人社交领域。

斥资几千万拉新

诞生不足半年的子弹短信正快速扩容,然而,从子弹短信到聊天宝截然不同的格调变化,却也让快如科技不得不在两者所代表的用户层中作出选择。

“内测的时候,老用户抱怨聊天宝的名字和噗噗噗地掉金币的模式很土、很Low,但是没关系,聊天宝不是某个产品经理很有气质和追求的一个产品,而是希望尝试通过数据引导尽可能地服务更多大众,立志服务人民的产品,如果你不喜欢我们会努力让你喜欢的。”

罗永浩的这番表态可以看做是对上述选择题的回应,而在子弹短信背离其“个性化、文青”标签的同时,在他看来,子弹短信将奔赴更为广阔和大有作为的天地,“长久以来大部分互联网产品都是服务一二线城市为主的,这是普遍存在客观事实,但快如科技的年轻人愿意到更为广阔的天地了去服务更多的用户,用户在哪里,他们的心就在哪里”。

实际上,社交阅读补贴的模式并非子弹短信首创,趣头条正是通过这一玩法快速打开三四线市场,并在2018年实现日活跃用户千万级别的突破,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也在壁垒高筑的内容领域中撕开了一道口子。面对该如何突破子弹短信社交用户导入的难题时,罗永浩显然想效仿这一玩法。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为了拉新,聊天宝在春节期间将开展“2019年迎新春宋焕铎大行动”,希望“用几千万的推广费用做出几亿的效果”,截至目前不仅已经和 中国移动 ( 港股 00941 )“和飞信”进行了一键邀请好友的战略合作,还与支付宝及蚂蚁金服合作实现了红包功能的落地,并且将联手大疆无人机、三只松鼠和携程等品牌在APP内推出大量优惠年货、优惠券、机票等活动。

可见,当春节已成为各大互联网公司实现品牌和市场扩展的最佳营销时期时,子弹短信也寄希望于在这一节点实现爆发。罗永浩表示:“新春应景及病毒式营销活动将带来无法估量的传播、讨论和互动,在这三赢的局面中,子弹短信也可以获得用户,把生态搭建起来。”

锤子科技背水一战

在此次发布会上,虽然罗永浩表示,聊天宝的发布其实与自己和锤子科技并没有多大关系,但在业内看来,子弹短信的变身,不仅仅是一款标榜个性化产品的颠覆性变革,更是罗永浩放下身段的背水一战。

作为一款小众化的手机品牌,锤子科技自创立以来一路走得极为颠簸,而在过去的2018年,由于新款手机及多款硬件设备的市场失利,此前“起死回生”的锤子科技再次遭遇最为艰难的一年—拖欠供应商货款、官网商品大面积断货,以至于在罗永浩不再担任锤子科技法定代表人消息爆出时,关于锤子要倒闭的讨论就甚嚣尘上,罗永浩也在公众视野中消失数月。

“锤子手机一直以来的出货量并不大,除了在2017年发布的坚果Pro和Pro2实现了销量的爆发后,其他款手机及硬件产品都没有很大的优势,陷入困境的锤子和罗永浩亟须快速找到能够带来可观盈利的新产品,而曾经爆红的子弹短信是一张可用的王牌。”第一手机研究界院长孙燕飚此前就曾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在最新上映的纪录片《燃点》中,罗永浩表示,2019年的愿望就是希望前半年能够用最短的时间解决锤子科技供应商的欠款问题。天眼查企业工商信息显示,虽然子弹短信并非锤子科技旗下企业,但作为锤子科技的孵化项目,罗永浩在子弹短信的运营主体北京快如中持有绝对份额的股份。

不过,子弹短信能否为垂危的锤子续命,外界却并不那么看好。“子弹短信升级为聊天宝,其各项功能更像是时下热门功能的大杂烩,然而杂而不精,这种形式的杂烩也没有真正解决用户的社交需求,形成有力的竞争力和壁垒。”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认为。

子弹短信能否突破微信的封锁,自成一派,还有待市场的验证。但关于锤子,罗永浩在发布会一开始也释放出了一些信息:“其实我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差,去年的一年是中国经济最差的一年。很多上市公司也倒闭了,我们也走得比较艰难,我们保持沉默不是要隐瞒什么,而是事情瞬息万变,我们要等过了保密期才对大家公布。”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