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交易2000亿,闲鱼什么钱都赚

作为年交易额2000亿的二手电商,闲鱼还把手伸向商品出租、二手车交易、租房等业务,它会把自己带向哪里?

卖二手闲置的闲鱼,竟不知不觉长成了巨兽。

5月25日, 阿里巴巴 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闲鱼2020财年GMV(商品交易额)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这样的成绩,足以让闲鱼在国内二手电商领域称霸。

而早在2018年,闲鱼在二手电商领域中渗透率就已高达70.7%,第二位的转转,占比20.38%。

闲鱼似乎再一次验证了自己做社交“卖货”的能力。然而,外界有关闲鱼的争议一直未停。

一方面,闲鱼因卖“奇葩”闲置物,以及为玩家开启的“卖艺”功能为人津津乐道;另一方面,闲鱼上充斥着防不胜防的卖货套路,各种因货不对板、以次充好的投诉层出不穷,就让这个二手交易平台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尽管风波不断,但闲鱼从未停下拓宽自己的边界。 从打造玩家频道,到做租房、交易二手车,闲鱼的理想早已不局限于“闲置”

可就算它做的内容再吸引眼球、品类再丰富,闲鱼做的终究是二手交易的生意。马云寄托过的社交梦,闲鱼完成得怎样了?

阿里扶持,一骑绝尘

背靠阿里起家,闲鱼常被外界解读为“富二代创业”。然而,在闲鱼的负责人谌伟业 (花名“处端”) 看来,闲鱼却是“富人家的穷孩子”。

闲鱼的前身,其实是淘宝的二手频道。直到2014年6月,淘宝二手品牌升级之后,闲鱼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平台。第一年没有从淘宝拿到一分钱,但必须做到100万的DAU。想起当时研发时的情景,谌伟业还历历在目,“当时,他们迅速组建起28人的团队,日夜赶工,三个月后产品就上线了。”

在内部不被重视,在外部又缺乏知名度,甚至连应用都被“赶鸭子上架”,闲鱼的处境可谓艰难。更重要的是,二手交易早已不新鲜了。早在闲鱼诞生前,像 58同城赶集网 等平台,还有论坛,都陆续出现了不少二手商品交易的信息。

虽然同是做二手商品交易的生意,但闲鱼从一开始就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它不仅有意淡化“电商”,还反复强调自身的“社区”属性。 “鱼塘”成了闲鱼战略中的关键

最开始,鱼塘主要是根据地理位置划分,将不同的社区、学校等划分为不同的鱼塘,方便同一个区域的用户进行交流。不久之后,又新增了兴趣标签,让鱼塘成为天然适合交流的社区。最开始,很多用户都是在鱼塘里逛和玩。后来,用户也开始在鱼塘里发布一些闲置信息,有人回复后信息会被顶上来,这模式有点像BBS和贴吧。

不经意间,闲鱼渐渐发展壮大。才短短两年,闲鱼移动端和PC端的总访问量就超过2亿,用户也攀升至2亿。由此也带来了交易,截至2016年3月,闲鱼成交的闲置物品就达到1.7亿件。

凭借出色的业绩,闲鱼逐渐得到阿里的赏识。

在阿里2016年Q1的财报中,闲鱼第一次与钉钉等新兴业务一起被并称为“四小花旦”。从那时起,闲鱼成了类似于菜鸟的独立事业部,还顺利拿到阿里1亿的投资。按阿里内部的说法,那时,因为马云时常念叨这个业务,闲鱼在内部还被戏称为“马云的初恋”。

看到闲鱼渐有起色,阿里将圆“社交梦”的希望都放在了闲鱼身上。也因为有了阿里的扶持,闲鱼才有能力不断突破边界。“ 闲鱼对干掉京东毫无兴趣,我们所要做的是颠覆淘宝 。”2016年6月,谌伟业的一番话显露出闲鱼的野心。

不得不说,一开始从兴趣入手来积累用户,闲鱼的内容战略颇为成功。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用户之所以愿意在这样一个新晋的社区中进行交易,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闲鱼的背后站着阿里。

自诞生起,闲鱼就继承了淘宝用户过往的交易信息、信用体系和芝麻分,还有完备成熟的支付交易流程。在闲鱼上,直接点开对方的页面,就可以看到芝麻分和过往交易评价。沿袭淘宝的支付习惯,让闲鱼比58、转转等平台天生多了一层信任的屏障。

可即使有阿里做“担保”,在二手商品交易的实际操作中,闲鱼还是问题频发。

早在2016年,就有媒体陆续爆出有店主闲鱼上售出低俗色情产品。尽管多家二手平台将这些列入禁售品,依旧有卖家十分隐晦地在闲鱼发布商品信息。

被曝光之后,平台清理了相关商品,但还是拦不住部分卖家绕过这些关键词,再利用某些暴露的图片或者谐音词汇进行暗示。

有电商人士认为,这是“流量”惹的祸。“ 淘宝能够禁掉,说明阿里具备这样的能力,闲鱼未能监管到位,可能是阿里为了将流量导向闲鱼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

事实上,闲鱼在管理上没少下功夫。先是在2017年1月上线“见一见”,即面交功能,闲鱼会提醒用户“等待见面验货,拿到货再付款”;不久后,闲鱼又设置民众法庭,由信用度良好的资深用户担任成员,“开庭”讨论是否要删除被举报太过奇葩的商品信息。整治效果未算明显,反倒是规则引发争议。

鲜花与口水齐飞,闲鱼给用户的印象不算靠谱,但这无阻它继续 扶摇直上 。如今,闲鱼在二手电商中已是一骑绝尘。

不断膨胀的社交梦?

踏入千亿规模,只是闲鱼迈出的第一步。毕竟,它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未来要做一个万亿价值社区”。

▲二手电商行业增长放缓,图片来自网经社。

在粉丝眼里,闲鱼不仅是一个能卖“奇葩”闲置的平台,还是一个能互动的有趣社区。这张“社交牌”,还引来了许多明星前来开店“卖货”。

自2018年底开始邀请明星,闲鱼只用了短短4个月,就迎来了张雨绮、应采儿、戚薇等40多位明星入驻。之后,又借着冠名综艺《花花万物》顺利走红。无冕财经研究员搜索发现,截至目前,已经得到闲鱼认证的明星玩家达到155位。

都是卖闲置物,但明星们可以在闲鱼上尽情立起自己独特的人设。前有张雨绮豪气给粉丝送1克拉钻石,活成新时代女性;后有林依轮大幅折价卖大牌,一举吸粉24万成为“金牌卖手” ……闲鱼似乎成了明星争抢的又一流量高地。

得益于这些明星资源,闲鱼有了源源不断的话题量。实际上,闲鱼没有把过多的流量倾向明星,而是有意识地打造属于自己平台的活跃玩家。

还记得2019年4月,闲鱼发布“玩家战略”时,就声称要在未来三年汇聚超过10万玩家,包括时尚博主、潮玩收藏家、手工匠人、coser等。凭借玩家营造的热闹的社区讨论氛围,闲置商品很容易就流动起来了。有数据显示,在闲鱼社区中没有互动的用户的成交转化率只有0.07%,但有过互动的用户,成交转化率可以达到13.5%。

闲鱼人气虽然高,但里面的货物质量参差不齐,如何管控仍是个大问题。“ 在二手电商领域,社交起到的作用其实很有限,更重要的还是平台的服务能力、供应链能力 。”私域电商研究中心主任庄帅向无冕财经(ID :wumiancaijing)研究员表示。

可最终,闲鱼还是抛开了最核心的服务能力,继续发展自己的社交玩法。

2019年10月,闲鱼推出包括服装、数码、绘本、玩具等多个租赁品类在内的“会员租”服务;紧接着,又在同年12月推出“逛同城”业务,涵盖租房、小站、演出捡漏在内的多个交易领域。变革动作频繁,可见闲鱼的心思并不只在做“二手电商” ,而是剑指整个线下服务。当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闲鱼做起了租房和二手车业务的生意。

对于二手车业务,除了此前曾披露已经和 大搜车 、瓜子等平台有所接触,至今仍未透露新的进展。相比之前,闲鱼的租房业务已是初见规模。

早在2018年9月,闲鱼就已经与 小猪短租 达成了战略合作。与此同时,闲鱼还不断招揽中小中介机构入驻。

对于租房者,闲鱼租房提供免中介费服务,成了“吸粉”的利器。当然,闲鱼的卖力表现还不止这些。今年3月,闲鱼上线1800多套特价房源,甚至还给出了最低5折、封顶8折的优惠。闲鱼租房发布的最新“合租”租房报告显示,每天有近万人在闲鱼平台找室友。

然而,危机也在滋生。无冕财经研究员搜索发现,黑猫投诉上出现多条关于闲鱼租房的投诉,内容直指闲鱼没有做好租房平台的认证、发布虚假信息。

▲黑猫投诉上关于闲鱼的投诉。

庄帅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分析,闲鱼做租房、租车业务都会涉及到专业度问题,“若想去分这两块蛋糕,必然会涉及到投入和产出的问题,这个需要阿里从战略层面去考虑。”

此外,庄帅还提到同城化交易的问题,“租房和租车业务都有明显的区域化特征。对于阿里这种,本地化经营并不算强项,目前还在搭建服务能力的玩家,可能会面临很大的经营压力。”

闲鱼“什么钱都想赚”,可要想真正撬动二手车和租房这两块大蛋糕,恐怕没那么容易。就在闲鱼不断开拓版图时,因其粗放的管理而起的问题仍在发酵。

2019年年末,一篇名为《我用九天时间,深挖一条闲鱼诈骗黑色产业链》的文章引发热议,网友被卖家诱导到QQ上,点击了对方发来的假冒闲鱼的链接后被骗。同类的骗局层出不穷,甚至连卖家也“难逃一劫”。明星玩家沈梦辰就曾在微博上说过自己在闲鱼被骗的经历,表示有不法分子冒充买家在平台上骗钱。此外,A货泛滥、卖货套路多、网络售假、退货难等问题,也在一步步侵蚀着闲鱼辛苦建立起的信任感。

即便深陷信任危机,闲鱼仍忙着铺开自己的蓝图。“ 闲鱼在线上线下服务方式和用户触点上的发展,将是闲鱼明年甚至未来三到五年最核心的变化 。”闲鱼闲置二手负责人石坚曾向外界透露。

闲鱼看似踌躇满志,但直至现在仍未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严格意义上来说,它还只是阿里探索社交的工具。庄帅表示,“不排除后续阿里会通过收购控股的方式来扩大闲鱼的多个品类市场,但这将涉及到阿里的战略方向。”

照这样看,即使闲鱼已经成了二手电商中的巨兽,仍远未到能够独立的时候。闲鱼后续会如何发展,还得看阿里愿意为它投入多少资源。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