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Docker 到 Kubernetes 日志管理机制详解

在容器化时代,容器应用的日志管理和传统应用存在很大的区别,为了顺应容器化应用,Docker 和 Kubernetes 提供了一套完美的日志解决方案。本文从 Docker 到 Kubernetes 逐步介绍在容器化时代日志的管理机制,以及在 Kubernetes 平台下有哪些最佳的日志收集方案。涉及到的话题有 Docker 日志管理机制、Kubernetes 日志管理机制、Kubernetes 集群日志收集方案。本文结构如下:

  • Docker 日志管理机制
    • Docker 的日志种类
    • 基于日志驱动(loging driver)的日志管理机制
    • Docker 日志驱动(loging driver)配置
    • Docker 默认的日志驱动 json-file
  • Kubernetes 日志管理机制
    • 应用 Pod 日志
    • Kuberntes 集群组件日志
  • Kubernetes 集群日志收集方案
    • 节点级日志代理方案
    • sidecar 容器方案
    • 应用程序直接将日志传输到日志平台

Docker 日志管理机制

Docker 的日志种类

在 Docker 中日志分为两大类:

  • Docker 引擎日志;
  • 容器日志;

Docker 引擎日志

Docker 引擎日志就是 docker 服务的日志,即 dockerd 守护进程的日志,在支持 Systemd 的系统中可以通过 journal -u docker 查看日志。

容器日志

容器日志指的是每个容器打到 stdout 和 stderr 的日志,而不是容器内部的日志文件。docker 管理所有容器打到 stdout 和 stderr 的日志,其他来源的日志不归 docker 管理。我们通过 docker logs 命令查看容器日志都是读取容器打到 stdout 和 stderr 的日志。

基于日志驱动(loging driver)的日志管理机制

Docker 提供了一套通用、灵活的日志管理机制,Docker 将所有容器打到 stdout 和 stderr 的日志都统一通过日志驱动重定向到某个地方。

Docker 支持的日志驱动有很多,比如 local、json-file、syslog、journald 等等,类似插件一样,不同的日志驱动可以将日志重定向到不同的地方,这体现了 Docker 日志管理的灵活性,以热插拔的方式实现日志不同目的地的输出。

Dokcer 默认的日志日志驱动是 json-file ,该驱动将将来自容器的 stdout 和 stderr 日志都统一以 json 的形式存储到本地磁盘。日志存储路径格式为: /var/lib/docker/containers/<容器 id>/<容器 id>-json.log 。所以可以看出在 json-file 日志驱动下,Docker 将所有容器日志都统一重定向到了 /var/lib/docker/containers/ 目录下,这为日志收集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注意:只有日志驱动为:local、json-file 或者 journald 时,docker logs 命令才能查看到容器打到 stdout/stderr 的日志。

下面为官方支持的日志驱动列表:

Docker 日志驱动(loging driver)配置

上面我们已经知道 Docker 支持多种日志驱动类型,我们可以修改默认的日志驱动配置。日志驱动可以全局配置,也可以给特定容器配置。

  • 查看 Docker 当前的日志驱动配置

    $ docker  info |grep  "Logging Driver"
    
  • 查看单个容器的设置的日志驱动

    $ docker inspect  -f '{{.HostConfig.LogConfig.Type}}'   容器id
    
  • Docker 日志驱动全局配置,全局配置意味所有容器都生效,编辑 /etc/docker/daemon.json 文件(如果文件不存在新建一个),添加日志驱动配置。

    示例:配置 Docker 引擎日志驱动为 syslog

    {
      "log-driver": "syslog"
    }
    
  • 给特定容器配置日志驱动,在启动容器时指定日志驱动 --log-driver 参数。示例:启动 nginx 容器,日志驱动指定为 journald

    $ docker  run --name nginx -d --log-driver journald nginx
    

Docker 默认的日志驱动 json-file

son-file 日志驱动记录所有容器的 STOUT/STDERR 的输出 ,用 JSON 的格式写到文件中,每一条 json 日志中默认包含 log , stream , time 三个字段,示例日志如下:

文件路径为:

/var/lib/docker/containers/40f1851f5eb9e684f0b0db216ea19542529e0a2a2e7d4d8e1d69f3591a573c39/40f1851f5eb9e684f0b0db216ea19542529e0a2a2e7d4d8e1d69f3591a573c39-json.log

{"log":"14:C 25 Jul 2019 12:27:04.072 * DB saved on disk\n","stream":"stdout","time":"2019-07-25T12:27:04.072712524Z"}

那么打到磁盘的 json 文件该如何配置轮转,防止撑满磁盘呢?每种 Docker 日志驱动都有相应的配置项日志轮转,比如根据单个文件大小和日志文件数量配置轮转。json-file 日志驱动支持的配置选项如下:

Kubernetes 日志管理机制

在 Kubernetes 中日志也主要有两大类:

  • 应用 Pod 日志;
  • Kuberntes 集群组件日志;

应用 Pod 日志

Kubernetes Pod 的日志管理是基于 Docker 引擎的,Kubernetes 并不管理日志的轮转策略,日志的存储都是基于 Docker 的日志管理策略。k8s 集群调度的基本单位就是 Pod,而 Pod 是一组容器,所以 k8s 日志管理基于 Docker 引擎这一说法也就不难理解了,最终日志还是要落到一个个容器上面。

假设 Docker 日志驱动为 json-file ,那么在 k8s 每个节点上,kubelet 会为每个容器的日志创建一个软链接,软连接存储路径为: /var/log/containers/ ,软连接会链接到 /var/log/pods/ 目录下相应 pod 目录的容器日志,被链接的日志文件也是软链接,最终链接到 Docker 容器引擎的日志存储目录: /var/lib/docker/container 下相应容器的日志。另外这些软链接文件名称含有 k8s 相关信息,比如:Pod id,名字空间,容器 ID 等信息,这就为日志收集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举例:我们跟踪一个容器日志文件,证明上述的说明,跟踪一个 kong Pod 日志,Pod 副本数为 1

/var/log/containers/kong-kong-d889cf995-2ntwz_kong_kong-432e47df36d0992a3a8d20ef6912112615ffeb30e6a95c484d15614302f8db03.log
------->
/var/log/pods/kong_kong-kong-d889cf995-2ntwz_a6377053-9ca3-48f9-9f73-49856908b94a/kong/0.log
------->
/var/lib/docker/containers/432e47df36d0992a3a8d20ef6912112615ffeb30e6a95c484d15614302f8db03/432e47df36d0992a3a8d20ef6912112615ffeb30e6a95c484d15614302f8db03-json.log

Kuberntes 集群组件日志

Kuberntes 集群组件日志分为两类:

  • 运行在容器中的 Kubernetes scheduler 和 kube-proxy。
  • 未运行在容器中的 kubelet 和容器 runtime,比如 Docker。

在使用 systemd 机制的服务器上,kubelet 和容器 runtime 写入日志到 journald。如果没有 systemd,他们写入日志到 /var/log 目录的 .log 文件。容器中的系统组件通常将日志写到 /var/log 目录,在 kubeadm 安装的集群中它们以静态 Pod 的形式运行在集群中,因此日志一般在 /var/log/pods 目录下。

Kubernetes 集群日志收集方案

Kubernetes 本身并未提供集群日志收集方案,k8s 官方文档给了三种日志收集的建议方案:

  • 使用运行在每个节点上的节点级的日志代理
  • 在应用程序的 pod 中包含专门记录日志 sidecar 容器
  • 应用程序直接将日志传输到日志平台

节点级日志代理方案

从前面的介绍我们已经了解到,k8s 每个节点都将容器日志统一存储到了 /var/log/containers/ 目录下,因此可以在每个节点安装一个日志代理,将该目录下的日志实时传输到日志存储平台。

由于需要每个节点运行一个日志代理,因此日志代理推荐以 DaemonSet 的方式运行在每个节点。官方推荐的日志代理是 fluentd,当然也可以使用其他日志代理,比如 filebeat,logstash 等。

sidecar 容器方案

有两种使用 sidecar 容器的方式:

  • sidecar 容器重定向日志流
  • sidecar 容器作为日志代理

sidecar 容器重定向日志流

这种方式基于节点级日志代理方案,sidecar 容器和应用容器在同一个 Pod 运行,这个容器的作用就是读取应用容器的日志文件,然后将读取的日志内容重定向到 stdout 和 stderr,然后通过节点级日志代理统一收集。这种方式不推荐使用,缺点就是日志重复存储了,导致磁盘使用会成倍增加。比如应用容器的日志本身打到文件存储了一份,sidecar 容器重定向又存储了一份(存储到了 /var/lib/docker/containers/ 目录下)。这种方式的应用场景是应用本身不支持将日志打到 stdout 和 stderr,所以才需要 sidecar 容器重定向下。

sidecar 容器作为日志代理

这种方式不需要节点级日志代理,和应用容器在一起的 sidecar 容器直接作为日志代理方式运行在 Pod 中,sidecar 容器读取应用容器的日志,然后直接实时传输到日志存储平台。很显然这种方式也存在一个缺点,就是每个应用 Pod 都需要有个 sidecar 容器作为日志代理,而日志代理对系统 CPU、和内存都有一定的消耗,在节点 Pod 数很多的时候这个资源消耗其实是不小的。另外还有个问题就是在这种方式下由于应用容器日志不直接打到 stdout 和 stderr,所以是无法使用 kubectl logs 命令查看 Pod 中容器日志。

应用程序直接将日志传输到日志平台

这种方式就是应用程序本身直接将日志打到统一的日志收集平台,比如 Java 应用可以配置日志的 appender,打到不同的地方,很显然这种方式对应用程序有一定的侵入性,而且还要保证日志系统的健壮性,从这个角度看应用和日志系统还有一定的耦合性,所以个人不是很推荐这种方式。

总结 :综合对比上述三种日志收集方案优缺点,更推荐使用节点级日志代理方案,这种方式对应用没有侵入性,而且对系统资源没有额外的消耗,也不影响 kubelet 工具查看 Pod 容器日志。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