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引发蝴蝶效应,疫情下的影视行业无法自救

©深响原创 · 作者|吕玥

 核 心 要 点 

  • 《囧妈》让欢喜传媒股价大起大落,带动全行业经历“过山车”。

  • 互联网+传统影视的合作模式仍具有不确定性。

  • 本已经历寒冬的影视行业,受疫情影响恐雪上加霜。

尽管《囧妈》从院线改道西瓜视频已经过去一周多,但余波未尽,身涉其中的各路角色遭遇各不相同。

从数据来看,字节跳动为《囧妈》付出的6.3亿已经值回“票价”。

横向来看,在线视频平台院线电影播放量破6亿的影片并不多,「深响」根据腾讯视频页面显示的数据进行统计后发现, 国产电影票房排名靠前五的影片在平台上播放量过6亿的仅有战狼2一部 ,为7.3亿次,因此《囧妈》上线3天播放量破6亿堪称成绩不错,但如若考虑到《囧妈》是在线首播,且观看免费,横向对比价值就不太明显。

与短时拉新促活相比,对字节跳动而言,《囧妈》更重要的价值在于放大、撬动了字节系旗下产品的品牌知名度。 据APP ANNIE数据显示,西瓜视频从1月25日起连续6天位于iOS热门APP免费榜榜首。

1月31日iOS热门App免费榜

不过《囧妈》揭开面纱后,影片质量并未得到认可。 目前,《囧妈》的豆瓣评分已跌出及格线,随着热度消退,西瓜视频也掉出应用商店榜单前五。 而据七麦数据统计,被视为欢喜传媒计划中“重头戏”的欢喜首映APP,在免费应用总榜和iOS榜单中排名均在200名开外。

来源: 七麦数据

复盘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这波操作,与电影相比,合作本身反倒更受瞩目。平庸的电影能否形成长尾效应,为西瓜视频、欢喜首映等产品的用户拉新和留存持续做出贡献,目前尚不明朗。 而合作双方的跨界联手不确定性依旧。

《囧妈》一役,西瓜视频进军优爱腾领地的意图暴露无遗,长视频赛道在格局初定后,将迎来新一轮竞争期。 这是必然会发生的战争,只是《囧妈》为字节跳动吹响了号角。 与在线视频即将到来的缠斗相比,《囧妈》从院线改线上首映,为整个影视行业带来的影响更加深远。

对整个行业而言,蝴蝶的翅膀已经扇动。

欢喜传媒比较“囧”

原本翘首以盼春节档票房能再创新纪录的电影行业,在疫情影响下度过了一个“过山车”式的春节。

行业曾被乐观情绪笼罩,1月17日上午10时,春节档预售统一开启,市场反馈迅速超预期。 1月20日,预售后的第三日票房战报出炉,大年初一预售票房达3.05亿。 但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带来的黑天鹅也降临,退票潮来袭,行业迎来拐点。

为了应对突发情况,以《囧妈》为首的几部春节档影片史无前例地提档至除夕试图提升票房,而后又因疫情扩散全部撤档。 本以为这就是今年春节档的结局时,前一天刚撤档的《囧妈》在1月23日宣布在头条系APP免费播出,一波操作惊呆众人。

消息一出,《囧妈》背后的欢喜传媒一瞬间成为特殊时期里“名利双收”的成功者: 不仅备受大众称赞,而且从字节跳动赚得6.3亿,其股价更是直线飙升,涨幅一度超40%,创下近期新高。

正在欢喜传媒得意之时,相关方迅速发声表示不满。 今年春节档备受惊吓的院线和影院从业者们从抱怨演变为集体声讨,一份于网上流传、落款为“浙江电影行业2万余名从业人员”的声明中,明确写着希望停止《囧妈》的互联网首播行为,否则浙江电影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将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这份声明并没有取得理想效果,《囧妈》如期上线,而得罪了下游后,欢喜传媒的高光时刻也结束了。

顶着压力和争议上线的《囧妈》在豆瓣拿下5.9分,不少观众纷纷猜测该影片是因品质一般而急于找人接盘,如果真上映票房一定惨淡。

在行业抵制和口碑不佳双重作用下,欢喜传媒在1月29日股价下跌超26%,30日再跌逾10%,31日早盘时仍在下跌。 名利双收的场面消失不见,带动股价飙升的“功臣”《囧妈》此时成了“拖累”。

对欢喜传媒而言,与字节跳动的合作开局难称满意。 在欢喜传媒发布的公告中,双方合作分为两个阶段,合作时间将一直延续两年。 具体来看:

  • 双方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

  • 字节跳动的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产品将为欢喜传媒旗下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APP开设独立入口及专区进行导流;

  • 双方并将基于长视频内容展开全面合作,并共享收益;

  • 双方将共建院线频道,共同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

能够看出,双方达成合作的目的是希望双赢:互联网公司为影视公司的线上平台导流,影视公司为互联网公司填充起了内容。 这个模式并不新鲜,且前人探过路后,发现并不好走。

早在2014年,光线传媒和360就曾尝试过“互联网+传统影视”这一模式,双方联手打造在线收费点播业务“先看网络”,光线传媒以近4800万元持股40%,360持股45%。 但不到一年时间,360就全盘撤出,以“电影在线付费模式与视频聚合模式不宜并存”为由结束合作。

由此来看,互联网公司与传统影视公司的合作,远没有设想中的那般轻松可控,而在行业盘根错节的关系下,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两者情况更加复杂。

首先欢喜传媒的战略布局远不止电影的制作和出品,在外界看来,欢喜传媒力图打造的“欢喜首映”是要做中国的Netflix,这与已经开始布局长视频内容的西瓜视频是直接竞对,拥有直接竞争关系的两个合作方未来能否真正互相借力,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且充满了不确定性。

其次,互联网公司出身、布局泛娱乐领域且与腾讯关系密切的猫眼娱乐,是欢喜传媒第四大机构股东,当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走的更近,考虑到字节跳动与腾讯间的激烈竞争关系,猫眼与欢喜的姻缘会如何发展,也多了更多变数。耐人寻味的是, 就在《囧妈》宣布线上首播的1月24日,猫眼娱乐减持了欢喜传媒291万股,最新持股量降至6.95%。

而《囧妈》带来的影响不止于此。

影视行业继续承压

《囧妈》并非一开始就想成为行业公敌。

事实上,从引入横店影业这样的保底方就可以看出,挑战电影产业链并非《囧妈》的原本计划,决定线上免费首播, 更多是在特殊时期迫不得已的“自救”

在今年这样特殊的背景下,《囧妈》的自救行动已经引发其他影片效法跟进。 1月31日,原定于2月14日情人节上映的原先电影《肥龙过江》,宣布于2月1日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双平台进行超前点映,VIP会员需付费6元,非会员价格则为12元。

与《囧妈》不同的是,该片已在香港地区以及其他海外市场上映,香港上映八天累计票房为430万港元,成绩并不理想。 转为线上点映后明显益处更多,截至2月2日上午该片在腾讯视频的播放量已突破4000万次,对片方而言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延期撤档带来的盗版风险。

《囧妈》、《肥龙过江》依靠流媒体完成自救,但整个院线电影行业的日子却更不好过。

首先,春节档是许多中小影城全年营业额占比最大的一块,撤档、停业让春节前期的发行、营销等工作付之东流,亏上加亏。

再次,院线电影改道线上将使票房整体受到影响,行业下游无收入、负债压力大的局面恐将加剧。

另外,就当前疫情形势来看, 即将到来的情人节档也极可能全部撤档 ,两个档期总共积压的影片将近20部,这在未来将给影院发行造成巨大压力。

而即便没有《囧妈》,影视行业也不会更好过。 肺炎疫情让本已经历两年寒冬的影视行业也再次全面受到影响。

在上游,1月3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发布《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要求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停工后,演员及工作人员的酬劳和吃住、摄影场地的租金费用等开销仍在继续。 一旦停工时间过长,中小型的影视公司恐怕就会面临被一个延期项目拖垮的风险。 影视剧《清落》的制片人陈益韬就曾在微博上表示,停工一天,剧组就得亏50万,15天后基本上今年算是白干。

剧组停工,影视城也全面停摆。 从春节起,横店等多个影视城已全面关停,除了剧组带来的损失,无法接待游客也是影视城需要承受又一巨大压力。 但即便如此,为了减小剧组的损失和压力,横店影视城出台了为剧组全免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减半酒店房费,以及为群演提供租房和生活补贴等措施,以共度时艰。

一系列事件将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对于制作方而言,停工损失巨大,可能入不敷出,且当前项目停工势必会打乱后续的项目安排,2019年巨亏指望今年用电影票房起死回生的影视公司,将很难按原计划行事。

对于演员而言,前一部戏未完成拍摄,也无法妥善安排其他的拍摄工作,同时,在疫情影响下,线下活动以及代言等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对于播出平台而言,剧集、综艺等娱乐内容均需无条件让位疫情报道,库存古装剧更难出清。

对于投资方而言,项目回款周期被打乱,投资回报率必定折损。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2020年势必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影视行业何时回暖、如何渡过难关,所有人仍将在观望中寻求答案。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