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业败退、文旅停工,“千亿”复华难自救

“ 复华试图将庞大的债务用各种债转方式解决。”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作者:孙梅欣,头图来自:IC photo

“全时应该是复华最好的资产,这都不行,其他更不用说了。”一位复华前员工对界面新闻表示。

因宣布将于5月20日24点结束位于北京区域的所有门店,全时便利店及其曾经的母公司复华集团,再度被人们所关注。

作为北京市场规模最大的便利店品牌之一,全时便利店成立于2011年,曾是复华控股旗下公司,当时复华控股持股比例为61%。

2019年2月,复华将京津地区的全时便利店转让给了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但在山海蓝图接手运营一年多后,全时仍然遭遇了闭店的命运。

未完工的复华长春未来世界项目

此次的关店,即便有全时相关人员表示是由于疫情影响导致的战略调整和收缩,但全时面临的经营困难,导火索还是在于去年复华出现资金链断裂后的转手。

“复华的问题也不止在全时上。资金链断之后,金融平台海象理财、瀚亚资本无法按时兑付,文旅地产项目大部分都陷入停工,很多业务平台的员工都被裁员、欠薪,即便劳动仲裁也无法讨要回来。”复华前员工李浩 (化名) 告诉界面新闻。

梁豆豆 (化名) 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她曾在2017年通过海象理财APP,投入了百万元,并在不久之后成为海象理财的员工。然而2018年海象理财资金链危机爆发后,梁豆豆便被强制裁员,欠薪和赔偿至今没有到手,百万理财本金也血本无归。

零售商业败退

复华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股权穿透后实际控制人王新持股90%,注册资本10亿元。

根据早前复华的官网信息,业务范围涵盖地产、金融、投资、文化、旅游、健康、酒店等领域。然而,复华控股的官网如今已经打不开,上述信息在复华资产的网站上也已经消失。

界面新闻2018年曾在报道中指出,从内部员工获得的企业架构来看,复华控股旗下的业务划分为复华置地、复华资产、复华控股、复华投资、复华标准生命、酒店管理公司与丽朗度假村7个板块,复华置地之后更名为复华文旅。

虽然复华旗下的业务看上去庞大而复杂,但实际操作的业务,基本只有实体和金融两个部分。实体又分为全时便利、地球港,以及围绕文旅地产项目的开发、商业、酒店运营等,金融则是以上述实体业务为基础,主要通过海象理财、瀚亚资产和凤凰钱包等平台,进行私募融资。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全时联盟便利店有限公司和北京地球港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均为复华控股旗下的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8年末,受到海象理财资金链危机影响,全时便利店南北两区的门店被瓜分。与此同时,成立仅1年的地球港业务也陷入困境。

地球港卓越商业成立于2017年3月,曾作为复华商业下的新零售品牌,定位全球好食新空间,跨界融合“零售+餐饮+科技互动终端+线上App”多业态,对标企业包括盒马鲜生、超级物种。

2018年1月,地球港首店在北京丰台区六里桥开业,根据当时的计划,要在3年开出300家店。

然而到了当年11月,刚刚开出5家门店的地球港便宣告关闭。天眼查信息显示,地球港商业曾陆续在北京、大连、青岛、南京、武汉等10个城市注册了公司,计划布局全国门店。

界面新闻查询后发现,到2019年末,除北京、大连、青岛之外,其余城市公司均已注销,地球港业务基本濒于失败。

文旅停摆

能够带来现金流的零售商业部分几乎全线崩塌,而作为复华体系下的重点文旅项目,进展也并不顺利。

复华文旅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金30亿元,定位于“全球创新文旅产业投资运营商”。

从复华早前公布的信息来看,文旅项目遍布全球十个国家,十多个城市,包括北京、长春、济南、九寨沟、黄山、长沙、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等地均有项目,文旅投资版图超过千亿,项目规模超过5万亩,复华也开始自称为千亿资产规模的文旅企业。

然而此后几年真正落地的仅有长春、济南、丽江、九寨沟、澳大利亚等几个项目。

一份瀚亚资产官方投委会今年4月16日公布的阶段工作说明显示,目前复华还在实际运作的项目,只有黄山、丽江、九寨沟、长春等几个项目。其中,黄山项目包括丽朗度假村、酒店及商街部分,丽江项目为复华度假世界,以及黄龙复华度假世界和长春复华未来世界。瀚亚投委会是投资者与瀚亚资产及复华各业务板块间沟通债务处置的平台。

据一位复华离职员工透露,长春复华未来世界去年也因资金不到位导致停工:

“曾有消息说新的投资人计划在年前进入,继续开工,但实际也没有。”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8月,长春未来世界一期D地块曾举行过复工仪式,主体结构已经基本封顶,幕墙也完成了70%,还计划在2020年底前开业运营。

然而根据今年5月初网友发布的视频来看,长春未来世界仍处于停工状态,这一本应成为长春地标级建筑的项目,如今也停滞不前。

瀚亚官方投委会的信息还显示,长春项目还处在和总包会议洽谈的阶段。虽然在进行复工筹备,但何时开工仍不确定。

另一个已经成型运作的项目,则是丽江复华度假世界。据当地工作人员透露,复华丽朗度假村酒店在2018年7月开业,目前还能正常运营,但真正能够回笼资金的别墅、商街部分的销售,却在2018年就被当地相关部门锁定。

“当年金融平台爆发资金链危机后,复华一直拿不出钱来解决丽江项目的产权问题,所以虽然别墅和商街部分已经建成,但至今无法销售运转。”工作人员表示。

实际上,去年4月之后,复华文旅曾试图将项目往“康养小镇”上转型,转变为集“生态+文化+健康+旅游”为一体的“文旅+康养”产品,并开始主推四川黄龙九寨沟“牟尼小镇”项目,2019年6月还曾公示过部分可售房源。

与此同时,复华的“全球化”脚步似乎并未停下。2019年12月30日,复华控股还曾宣布落地马来西亚“仙本那国际度假世界”,打造“潜水度假+康养生活”目的地。

不过据复华前员工表示,牟尼小镇的情况和长春项目类似,实际施工只推进到景观部分,早前也已经停工:“没有资金,工程推进不下去。”而马来西亚的仙本那项目,很可能只是对投资人“画了个大饼”。

试图债转

根据瀚亚投委会的工作记录,复华控股董事长王新曾在今年4月13日组织过“复兴计划”内部会议,核心部门目前只有复华文旅、复华文商、复华资产、海象理财和瀚亚资本。

会议除了推进上述实体项目运营外,核心问题在于债转数据、债转商城,部分项目债转股以及将现有项目推动后,后续将部分债券作为产权。

但复华即便希望以债转股的形式来解决遗留的债务问题,也困难重重。

海象理财在2018年发生资金链危机后,涉及7万多投资人,涉及挤兑金额15亿元,存量金额40亿元。从2019年9月开始,海象理财开始进行债转房产,12月开始债转RCI,并在今年开始债转商城。

债转RCI是指将债务兑换为度假交换权益,债转商城则是将债务转换为在今年3月上线的海象商城中购物。

针对海象理财、康养卡、权益类产品等小额客户的债转,复华方面的计划是进行债转RCI。RCI是全球度假行业企业,在中国拥有加盟度假村357家。复华的小额欠款客户可自愿转成RCI客户,按照金额给出一定的周次,在RCI旗下全球酒店换住,10年消费完毕。

从海象商城的页面来看,APP参照众多新零售APP搭建,投资人将等值债务转换后购买。海象微服务公号显示,平台基于复华零售业务供应链企业的欠款,联合欠款企业、线上商城、打通存货供应等。

也就是说,商城的货品不排除来自于早前地球港、全时的商品供货,而海象对早前的投资人采用“以货抵债”。

对此,梁豆豆拒绝将海象理财中的债务转为商城购物:“商城提供的大部分都是日常用品,几百万欠款兑换,什么时候才能买得完?而且商品价值不等值,实际上欠款还被贬值了。”

复华董事长王新曾在瀚亚投委会上提到,复华的底牌就是快速地累积资产总量,用优质的资产和逐渐壮大的资金来超倍覆盖负债,用计划的时间来倒计时完成兑付或债转。

但复华自去年就开始的债务处理工作进展也很不顺利。有内部人士认为,要解决复华面临的问题,似乎只能等待新的投资人进场,靠进场资金将项目重新运转,并解决债务问题。

“然而复华的债务复杂,资产状况也不是十分优秀。尤其今年疫情导致文旅项目运营普遍冻结,市场资金面紧张的情况下,是否有投资者愿意接手,情况还很不乐观。”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作者:孙梅欣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