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对手机上瘾时,硅谷精英早已让子女“逃离屏幕”

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社交网络、游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侵蚀我们的注意力、压榨我们的面对面社交和线下活动的时间。 缔造出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的科技产品, 然而科技界的大佬们却在限制自己子女接触科技产品的时间,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这些大佬的名单包括:乔布斯、比尔·盖茨、蒂姆·库克、马克·库班……

图片来自于 Max Pixel

乔布斯和他的 iPhone 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但他禁止自己的孩子在卧室里使用电子产品。他曾对《纽约时报》表示,他不准孩子们玩 iPad ,在家里会严格限制子女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 16岁才可以使用 手机 的上网功能。 在餐桌上,乔布斯会和家人谈论书籍、历史等话题,没有人对电子设备上瘾。

比尔·盖茨则时常限制子女上床前接触屏幕的时间,并且 禁止子女在14岁之前使用手机。

达拉斯独行侠队老板、亿万富翁马克·库班,在管理子女屏幕时间方面做得更加隐秘。他会 让子女上交手机,平时是10点,周末是11点, 如果他们有朋友来家里玩可以不用上交,但他会通过技术手段 监控子女的手机使用情况。

他甚至给了他儿子150美元,只要他保证在两个月内不去看关于《我的世界》(Minecraft)的游戏视频。如果想要看游戏视频,就需要用看数学视频,或者解决数学问题来交换。

蒂姆·库克虽然自己没有孩子,但他曾表示,他不会让自己的侄子使用社交网络,他的侄子目前13岁。

《连线》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目前是一家机器人和无人机公司的CEO,他认为, 在糖果和可卡因之间,屏幕更接近于可卡因。

他认为打造出这些产品的技术专家和观察科技革命的作者们都很天真,以为能控制它,但它已经超越了我们的控制能力。

他有五个孩子,给他们定了12条与电子设备相关的规则。其中包括:

上高中前的那个暑假才能有手机;

卧室里不能有屏幕;

网络内容屏蔽;

13岁才能用社交媒体;

绝对禁止使用iPad;

对使用屏幕的时间设下时间表(该时间表由谷歌WiFi执行,他可以从自己的手机上进行控制。孩子不听话?那就断网24小时。)

硅谷的共识

一切都表明了硅谷的一种共识, 技术过于令人上瘾,并且可能对年轻人的大脑有害。

儿童使用电子产品已经越来越频繁。非营利机构“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的报告显示,0~8岁的美国儿童,每日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间,已经从2011年的5分钟,上升到2017年的48分钟。

如今的 美国孩子拥有第一部手机的平均年龄是10岁。 据《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 中国未成年人拥有自己的手机的比例率达到73.1%。

实际上,有关青少年过度使用手机的问题早已有许多机构关注到了。

有研究表明,过多使用电子设备会妨碍孩子的健康。 学术期刊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的一份论文,研究了电子设备对9-12岁儿童的影响,在没有电子设备的野外营地中度过五天后,这些儿童对非语言的情绪理解能力表现出了提高。过多的屏幕时间可能对孩子产生负面的身体影响,包括肥胖,心理问题等。

美国儿科协会还建议限制使用电子设备的,这可能会让你更快乐。

苹果的两大股东曾写信敦促苹果采取措施,使父母得以限制儿童接触手机。他们同样希望苹果公司研究频繁使用手机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公开信就引用了数个研究指出,过度使用这些电子设备会对学生产生负面影响。

▲ 提倡手,心,脑整体参与的学习的Waldorf 教育

富豪们都把孩子送到哪去上学?

“当每个人都拥有科技近用权后,曾经的数字鸿沟便不复存在;当有些人开始回避对科技的使用后,新型数字鸿沟又将产生。”Chris Anderson,连线杂志的前任编辑描述的这一现象在美国已经真实地上演了。

美国富豪们都把孩子送到哪去上学?在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的高层和工程师里面,除了开始流行不让自己的孩子接触智能科技产品。他们甚至 把孩子们送到传统的, 完全没有智能和科技产品 的Waldorf学校。 在教学中,它主张采取身体锻炼和动手操作的方法,并且认为电脑会损害孩子们的创造性思维、行动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注意力。

在Waldorf伊比利亚分校,3/4的家长都有着和高科技相关的背景。负担起高昂的学费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难事,而在这个学校的校园里根本就找不到电脑。

附近的Hillview公立中学却在宣传它的iPad教育计划,在这里学习的孩子将人手一台iPad并把它当做必不可少的学习工具。

那些来自中产阶级以及更贫穷家庭的孩子可能会在电子设备的陪伴中成长,而那些精英的孩子将会回归玩木偶和看护人陪伴的生活。

当“屏幕”成为生活常态

一个农村孩子可能会沉溺于手机游戏无法自拔,但也可能因技术而改变了他的命运。

比如,此前关于“一块屏幕”的报道:

“200多所中学、7.2万人看名校直播课程,16年中,有88人考上北大、清华。报道说:“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一些人非常激动,把大城市重点高中的名师讲课看作优质教育资源,直播技术缩小了城乡差距。”

无论背后的争议如何,技术的进步,直播教学,至少为解决教育资源问题提供了一种思路,给了贫困地区一道希望之光。

比尔·盖茨也有赞同青少年使用电子产品的时候。作为慈善家,他对个性化教育很感兴趣。而科技手段可以为不同的学生打造个性化的课程。

盖茨认为,电子产品的作用应该是帮助学生成长,而不是娱乐。“个性化教育并非万能灵药,”盖茨在博客中写道,“不过,我相信这种方法能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充分发挥他们的潜能。”

现如今,手机App商店中,各种与儿童编程启迪教学相关的应用如雨后春笋,连乐高这样的玩具厂商都不愿放过儿童编程教育这块蛋糕,人工智能时代的网红编程语言Python课程甚至在一些地区的小学中开始试点。

如何让娃不在上大学第一天就“下岗”,培养“机器思维”,“与机共舞”,成为人工智能时代食物链顶端的人,成为不少父母思考的问题。

“1、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2、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3、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格拉斯·亚当斯(《银河系漫游指南》作者)

技术就像一把双刃剑,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每一种新技术的诞生都会带来新的争议。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对于普通人,抛弃掉手机、逃避屏幕是不可能的。 网络已经成为了工作、社交的一部分,成为了生活的常态。我们能做的,就是意识并接受这一点、拥抱让我们受益的部分,抵御、纠正那些损害我们的部分。

主要参考链接:

《A Dark Consensus About Screens and Kids Begins to Emerge in Silicon Valley》,by New York Times

《Tech Used to Be for the Rich. Now They’re Paying to Avoid It.》,by futurism.com

《硅谷技术先驱杰伦·兰尼尔说,互联网走上了歧途,你可以帮着拯救它 | TED 2018 现场报道》,by Qdaily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