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XO和不懂组织管理的主将都是滥竽充数-唐太宗与魏征漫谈组织

宗: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我发现只要工作事项涉及跨部门、跨组织的,效率与效果都很差。人力资源部门对组织结构的设计工作没有到位,当下亟待重建。

征:一支足球队中前锋、中场、后卫之间的分工配合好坏,体现的是一个主教练的组织管理能力;一个军队的阵法队型能否自如地在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九子连环阵、十面埋伏阵以及五方阵、六合阵、七星阵、八卦阵之间无缝切换,体现的是一个元帅的排兵布阵能力。 这是组织行为学的范畴,不属于人力资源内容 。在这里面,HR的职责是:根据组织结构中需要的岗位发现合适的人选与干部,并且对不称职的人说不。

宗:我们的业务体量巨大,员工数量众多,地区分布宽广,要真正组织管理好并不容易。单纯的直线型管理已行不通,我们要变革成为矩阵型组织,或者三支柱、三引擎模式。

征:良性的组织体系,一定可以满足生产力不断发展的各种需要。一旦它无法满足甚至成为阻碍,最终必然会被革新,或者革命。矩阵型、三支柱、三引擎,它们就好比赤兔马,只有驾驭好了,才能充分发挥威力,才能驰骋沙场。否则,容易造成组织间相互制约、相互推诿,大家反而无所适从,最终效果还不如直线型管理。 当组织之间的沟通成本高于沟通收益时,大家都会选择不再沟通,宁愿自己消化。此时此刻,无论是理论上有多优秀的组织体系,都已沦为官僚机构。

宗:我们现在的战略很清晰,但最终落地总是大打折扣。整个组织体系的执行力不足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们要宣扬“重执行”的企业文化,打造“强执行”的组织体系。

征:执行与战略关系密切。“执行不力”,这里有三种可能:一是战略没错,执行出问题;二是执行没问题,战略本身有错;三是战略与执行双双出错。要研制原子弹、要登月、要跟别国打仗……这些都是战略内容,比较好理解的,但执行起来难度往往很大。如何研发出原子弹、如何成功登月、如何跟别国周旋……有效的战术才是破局的关键。 战略的制定组织需要对最终的执行结果负责,无论执行团队的能力如何。要真正提升执行力,需要从战略制定开始抓起。

宗:那我们需要成立战略规划团队,除了制定战略方案之外,还要跟进、监督、约束执行团队,保证方向不偏离,过程不失控。

征:如果将规划与执行严格分成两个团队,很容易出现双方相互指责的局面。规划一方会认为执行一方执行不力,执行一方会觉得规划一方规划不当。没有可执行性的规划,即使蓝图再好也只是空中楼阁。

宗:执行团队的CEO需要由战略规划团队成员亲自担任,身先士卒、带头执行。CEO以下,按照各职能线、各事业部都需要设立首席责任官CXO,确保执行力逐层逐级分解后,都可以严格执行。

征:如果分工后的组织,在业务上都可以实行独立经营,适合设立各级别的CEO。例如:华南区CEO、华中区CEO等区域CEO,又或者像金融事业部(子公司)CEO、汽车事业部(子公司)CEO等领域CEO。 但如果是按职能做的分工,像HR、财务、IT、行政、监察等,就没有必要设置CXO。这些部门都无法独立经营,他们只负责在某一职能范围提供战略决策分析的专业意见,同时执行CEO的所有指令。

宗:当前CHO、CFO、COO、CIO、CTO、CDO都是国际通用的职业头衔,在我国也基本普及。我们按照职能不同做分工,大家在专业上各司其职,分别由各职能首席带领执行,实现专业职能领域上的精益求精。

征:C字用多了,山头林立就是必然;山头立多了,效率低下就是必然。除CEO之外,其他演变而来的各CXO,实质上都偏离了“执行”的初衷。职能CXO实质上是CEO以下,第二层级的执行官员,都是EO,需要与CEO一起执行战略上的所有决策。 CEO制度的核心是强调执行,关键词是E,不是C。 尝试将COO改为运营执行官OEO,表示在运营领域执行CEO指令;CIO改为信息执行官IEO,表示在信息化领域执行CEO指令;CFO改为财经执行官FEO,表示在财经领域执行CEO指令,如此类推,各专业职能同样可以做到精益求精。也只有这样,CEO的C,才能真正体现出首席的作用。

宗:在各事业部CEO下面,还要增设一些首席责任人角色,主导不同的产品与服务,对经营结果负责。

征:首先、产品与服务,是可以独立经营的最小单元。产品经理头衔,实际上就是作为该产品的首席负责人存在的;其次、产品服务还有品牌之分、系列之分、价格之分……比起单个产品的首席,也许在业务线或者产品线层面授予首席,会更加合适。一个官字两个口,N个官就可以产生2N种声音。 我们在强调O,强调C的同时,切忌偏离了作为核心的那个E。

宗:通过产品、产品线、事业部、职能线等形成一个有机式组织体系,达到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效果。

征:组织体系是基于人之上。组织中的各部委办,就是对人进行了群体划分。组织中的各级干部,都是从各人群中选拔出来的精英骨干。“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以人为本,以奋斗者为本。”所有这些都说明了: 精英、骨干、奋斗者才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驱动力所在,组织体系的设计必须匹配与适应其精英阶层的能力与意愿。 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众生“安居乐业、如鱼得水”之盛世局面。

回宫后,太监问太宗:魏征屡次进言犯颜,就是从来没把圣上放在眼里啊!太宗笑之曰:总是公开直言不讳,说明他绝不会私下谋反作乱。一介言官,朕又何惧之有!

退朝后,同僚问魏征:兄台总是犯颜直谏,难道就不怕圣上怪罪责罚吗?魏征正色曰:苦口良药、忠言逆耳,如果有朝一日出现“比干挖心、自毁长城”,即使活着也是行尸走肉。我又何惧之有!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