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用生物学思维管理公司,才能不断进化

原标题:世界变化太快,我们被迫进化

这个时代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有的时候,不是因为把东西做差了而淘汰,而是把东西做得越来越好,却被淘汰了。最典型的就是诺基亚和柯达。

今天不管是内容行业,还是猎豹移动所处的行业也好,行业的变化都太快了。这几年我们所经历的变化,会让过去积累的很多经验瞬间过时,甚至所坚持的东西有可能会成为下一步前进的阻碍和壁垒。

上市以后,猎豹移动好日子并没有很快到来,我们在2017年的时候遇到了非常多的挑战,比我创业的时候还要艰苦。虽然收入还在增长,但时代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变化速度也非常快。

有一段时间,我内心非常焦灼,我不断寻找答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各种问题。我正好上了混沌大学,碰到了生物学思维模型,多少有点豁然开朗。

生物学的思维模式就是讲进化。猎豹移动走到今天,如果不用一些新的思维模式看待,仅凭以前的创业方法论就不能理解很多事情。

有个哲学家说过:如果让我选一个最伟大的思想家,不是牛顿,而是达尔文。

为什么达尔文比牛顿在思想上更进一步呢?因为物理学再复杂的公式,测算出的结果基本上是确认的。比如我们知道测光速的理论,就有可能算出光速。生物学则需要经历几十亿年的过程,才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答案,这个答案还未必是能100%保证正确。

有人说,这不是基因造成的,是上帝造成的,你很难重新做一个完整的实验复现它,只能通过不断的归纳和抽象,才能完成对这件事情的构建。而且,生物学本身是对这个自然世界更真实的一种反应。

我觉得,进化论比物理学更深刻地揭示了底层的规律,而底层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在今天的世界,有很多大公司都在运用生物学思维,比如腾讯。它们内部孵化出了微信、吃鸡游戏等产品。

腾讯事业部群之间的员工是互相签保密协议的,他们的事业部群,是和一个个小公司一样的,在内部激烈竞争。正是因为这种竞争,使得腾讯在需要创新的领域,像春笋一样往外冒。

因此,今天我们会发现进化论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我发现区块链的很多思想跟生物学也相关。就像一个种子丢到大自然里,你根本不用管它,它就会自己长出树。这和以前我们想象的那种公司的成长体制,从上向下的设计完全不一样。

进化本身是我们要思考的重要议题,因为世界变得太快了。一个人的成长路径会不断地被外界环境所影响。有一部片子叫《绝对好奇》的纪录片,讲述了人怎么从单细胞物种进化成人。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祖先和恐龙的竞争,在恐龙强大的竞争压力下,我们的祖先为了能够和恐龙的竞争,完成了三个很重要的进化:第一,变小;第二,大脑皮层不断深化,变得行动迅速、感官灵敏,因为这样才能比恐龙更快感知环境,避免被吃掉;第三,变成胎生动物。因为卵生的蛋都被恐龙吃光了。

因为竞争,导致我们这个物种走到另外一个分支,不以自己的奔跑速度来决定自己在自然界的生存,而是以对环境的感知和快速决策的能力生存下来。结果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走出了一条和其他生物完全不一样的路线。

而恐龙什么都没做过,统治地球上亿年,本来认为这样的好日子会一直下去。结果一个小行星把地球撞了,它需要大量的食物,没有食物就灭绝了。但是我们的祖先却因为吃的东西很少,反而存活下来了。(本文摘编自《经理人》杂志285期,文 /傅盛,猎豹移动公司CEO)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