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抢票进化史:黄牛、加速包成春运购票“插队大王”

“我正在抢火车票,急需你的帮助”“去XX的火车票太难抢了,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我在抢票,快来帮帮我”……

累计时长40天的春运迁移大潮中,全国旅客发送量预计将达到29.9亿人次。12306网站数据显示,今年春运日均售出车票1117.4万张,占总售票量83.9%。尽管12306多次优化购票体系,并赶在今年春运前上线了“候补购票”功能,也仍难满足返乡大军的需求;一张回家的车票,成了铁路官网、购票平台、第三方抢票软件、车票代购和黄牛党的角力场。

大平台的“加速包”花样

增付50块购买抢票加速包后,小曹终于抢到了回家的票——从北京到沈阳,多花了车票价格的四分之一。

小曹说,“没用加速包的时候,我选了很多车次,坐席也选了很多种,但都抢不到票,后来花钱买了加速包之后,没多久就抢到了票”。

“加速包”几乎成了近几年出行购票软件的必备“抢票工具”,“社群里不管多么三令五申,说不允许发小程序和游戏链接,都一定会有人发帮忙加速的抢票链接。感觉大家回家抢不到票时,加速包就成了最后一线生机”,管理多个社群的王某说。

抢票软件的加速机制基本类似:一些大平台如飞猪,采用“扩散抵费用”的方式,只要用户将加速需求分享到社交网络中,获得一定量朋友点击后,即可免费加速;一些平台则直接采用付费式样,50、100元不定,获得不同的加速等级;更主流的方式则是社交扩散、货币购买二者兼用,同程、智行等平台均采用这种方式。

至于加速的结果,飞猪方面对冲科技回应称,飞猪会员可以使用加速豆对火车票预约提速,加速等级分为快速、高速、光速,光速是最快的,换言之,加速豆越多,理论上抢票成功的几率越高;加速豆只能靠分享给好友加速获得,并不提供付费加速产品。

对于加速的原理,各平台均无明确解释。不过,有业内人士对冲科技透露,实际上自有抢票软件、插件以来,技术上并没有多么高的门槛,都是用各种方式,去不停地刷取12306的购票页面——后者是火车票在网络上的唯一出口。有些平台比较明确,会标出各种不同加速包的性能,如一分钟刷120次、一分钟刷100次;如飞猪这类以高速、光速等形容词标注的,用户自然对差别也心知肚明。

线下黄牛消亡史

相比大平台要么求量、要么收钱的宽容度,小平台和黄牛党们就显得直接多了。

小董最近比较郁闷。“以前抢票用分流,但是因为公司使用VPN的原因,不能一直挂着分流,只好改用新的抢票软件,用了一年但感觉没有原来的好用”,尽管额外付钱购买了加速包,但小董至今仍未抢到车票。

小董口中的“分流”,指的是一款名为“12306by****”的抢票软件,下载软件后,输入12306官网的账号和密码即可登陆,在页面中输入购票信息,点击“开始抢票”,软件就可以自动、不间断地帮助用户抢票。

实际上,这是一款公开的免费分流抢票软件,除一般的乘客用来满足日常购票外,它也是代购车票这类人群的抢票工具。

“我的票加钱请人抢的,抢到了登录自己的账号付款就好”,小张告诉冲科技,他将个人信息发给车票代购三天后,对方打电话说成功预购了一张票,需要在30分钟内登陆12306付款。成功买到票后,小张还额外向代购支付了100元的手续费。

一位车票代购表示,他代购车票用的就是“12306by****”抢票软件,“用软件也是需要技巧的”,他表示,这些技巧是通过抢票慢慢积累下来的经验,正因为有了这些经验,他开始做起了车票代购。

和过去拿上提前买好的火车票,问“要不要票”的黄牛党相比,现在做车票代购生意的人,提供的更像是一种技术上的支持。也有车票代购已变成成熟的产业链,注册经营范围为“票务代理公司”的票务服务公司、做用户社群、设计表单,交易过程也早已经规模化。

根据冲科技调查统计,目前抢票软件分为主流和小众两种,主流的抢票软件包括飞猪、智行火车票、同程旅游等,既是购票平台,也可为用户提供加速包或加速豆;小众抢票软件既有12306by****、吾*和心*等费用较低适合个人抢票使用的软件,也有一些专门为抢票代购团体提供的高端软件,这种软件仅供出租,价格在每月几百到上千不等。

“手续费硬座100一张、卧铺150、高铁100,不讲价。定金20一张,没抢到可以退”,这位黄牛说,“加速包对我们没用,只能你们用用,意思一下。我们有专业的团队,专业的服务器。”

很多时候,自诩“专业的团队和服务器”会成为黄牛们的招牌,一位出租抢票服务器的商家表示,“服务器可以自动挂单、自动抢,很多人抢票的团队租来抢票,服务器20一天,不包括上面说的软件价格。”

而随着法制体系和铁路局购票系统的不断完善,传统意义上靠关系拿票源的黄牛党已经难觅踪迹。一些倒卖演出及比赛门票的黄牛告诉冲科技,早前他们认识的车票黄牛党,早已经不再从事倒卖车票的活计了,“查得严”“太麻烦”成了主要原因。

抢票产业从黑到灰

尽管线下黄牛几近消亡,但非官方渠道购买火车票始终是一个灰色市场,仍存在一定风险。西湖公安分局警察洪涛介绍说,“以前的‘黄牛’都是使用虚构购票方式,冒用他人的身份买票,再高价卖出,谋取暴利。”

“现在网站上下载的‘抢票软件’风险也并不小,黄牛使用的抢票软件实际就是一个插件,在技术上门槛低,网上这些抢票插件已不单纯是‘黄牛’问题,更重要的是网络信息安全问题”。洪涛表示,购票者提供的个人信息将被上传至服务器数据库,如果抢票软件将这些数据外售,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将有泄露的风险,甚至还可能造成经济损失。

据冲科技调查,在黄牛党处购票前,购票委托者需提供的信息包括:出发站和到达站、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一些甚至需要提供12306官网的登陆账号和密码。

而代购车票这件事本身,在经营上也存在一定风险。四川拓泰律师事务所林剑律师表示,“因为现在买票都是实名制,如果经过别人授权委托买票本身不违法,如果是冒用别人身份信息就是违法。但如果大规模的去卖票盈暴利就可能构成倒卖车票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比如说,倒卖车票,如果是大规模的经营行为,则有可能会涉嫌无照经营罪或非法经营罪;如果因使用抢票软件引起了铁路系统等网络瘫痪,则是一种行政违法行为,依法可治安拘留。”

但同时,林剑律师也提到,“经购票人同意,使用购票人的身份信息帮购票人购票,我不认为构成倒卖车票罪,这属于有偿民事代理。比如我请你帮我买本书,双方商量好劳务费多少,这本身不违法,法律上你我之间属于有偿的委托合同。”

在技术原理上,各类抢票服务的出现,其实并没有从本质上解决购票难的问题。新一代车票代购们提供的,更像是一种“技术插队”,只不过,这种“支持”背后往往有一定的服务费。

按照知乎用户桥头堡的观点,“抢票软件”并没有改变出行的供需平衡,它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打乱排队购票的概率平衡关系,“技术插队”。

他的推测是,当第一批少量用户的在“个别插队”大获成功之后,他们作为分子的成功经验不胫而走,市场推动了普通用户向抢票软件用户的过渡。当所有抢票软件用户都来“插队”时,原有的“抢票概率”分配失灵了。因为抢票软件用户不仅做了分子,而且也做了分母。这时候的“插队”已经不是“插队”了,而是“重新排队”。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排队购票,都成了“秩序维护员”。以前的“秩序维护员”是铁路总局,而现在的“秩序维护员”是行业巨头、“抢票软件”和网络黄牛。

【来源: 冲科技         作者 :徐晶琳、罗语嘉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