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创投新范式:诺基亚成长基金和澳洲电信投资的发展之道

文 | 创业邦、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课题组

近日,创业邦与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发布《2019中国CVC行业发展报告》。本报告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创业金融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全球并购重组研究中心与创业邦联合课题组编撰。

企业风险投资(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 即CVC)是一种创新的投资组织形式,近些年它的持续崛起为创新创业创投生态发展注入了新活力。联合课题组通过调研走访了100多家从事CVC业务的企业,探究CVC的发展趋势与经济轨迹特征,挖掘剖析如何实现CVC的创新模式与战略协同。

报告精彩内容摘录:

Part.1

诺基亚成长基金——NGP Capital

诺基亚成长基金为一家外资CVC,其采用CVC基金运作形式。组织架构方面,其形式与传统VC一致,采用合伙人制度,为独立运营的风险投资机构(美元基金)。但其特色是,仅拥有单一LP——诺基亚公司。由此,诺基亚成长基金拥有稳定的资金来源,及背后来自母公司的支持及资源,同时也包含传统VC优势,具有市场化的激励机制。

诺基亚公司(Nokia Corporation)是一家总部位于芬兰埃斯波,主要从事移动通信设备生产和相关服务的跨国公司。诺基亚成立于1865年,以伐木、造纸为主业,逐步向胶鞋、轮胎、电缆等领域扩展。后发展成为一家手机制造商,以通信基础业务和先进技术研发及授权为主。诺基亚从全球主要手机厂商到全球电信行业里排第二位的设备提供商,一直以来积累很多移动通信方面的技术,在全球拥有近十万个专利。

2014年4月,诺基亚宣布完成与微软公司的手机业务交易,将手机与服务业务出售给微软后,正式退出手机市场。2013年至2018年,诺基亚5G技术的全球专利申请量共计2133件,电信网络设备供应商中以占有约10.5%的专利申请量稳居第二。

诺基亚成长基金(NGP Captial,以下简称“NGP”)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独立运营的风险投资机构(美元基金),主要关注美国、欧洲、中国、印度等多国成长型创新企业。NGP是一家全球性运作的风险投资机构,管理着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全部为诺基亚总部出资)。NGP由于只有一个LP,因此基金期限具有一定的灵活性,时间上可做到进退有度,更具有市场的灵活性。

与一般的CVC不同,NGP虽采用了CVC的形式,但其组织架构与传统VC一致,是合伙人制度。NGP激励机制与VC相同,具有Carry分成,因此既有CVC的优点,拥有背后强大的支持和资源;同时也包含传统VC优势,具有市场化的激励机制。

NGP虽架构层面独立于母公司,但仍会定期会与母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如首席财务官、中国区总裁等),沟通被投企业以及母公司的市场情况。同时,项目也会同母公司成员一起研究讨论,对于母公司业务进一步发展也有一定帮助,思路开阔。

NGP拥有较为全球化团队,包括亚洲团队、北美团队、欧洲团队,同时还有顾问团,包括已投企业领袖、诺基亚顾问、行业专家等。投资成员团队20人左右,其中包括8位合伙人,以及投资经理、投资总监等等。其中,在美成员较多,包括财务、人力等;在中国的团队不到10人,由外部招募而来,背景涵括投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咨询顾问等等。项目的“投”与“管”均为同一个团队,本地投资团队对当地被投企业进行管理。

投委会设置方面,NGP投委会成员为3位财务负责人,无外部成员,无业务人员进入投委会席位。这点与市场中其他CVC不同,市场中CVC投委会普遍业务人员占为多数。原因在于,公司认为在业务之外,还要发挥其他的价值,比如作为母公司的眼睛和耳朵,为母公司探索趋势,未来的新兴科技、未来的方向,市场中孕育着什么新事物与新机会。

因此,NGP除了与母公司现有业务的协同,也需要拓展其他新鲜的领域。基金的项目来源方面,与普通VC相同,包括FA(Financial Advisor财务顾问)、VC推荐等渠道。

邓元鋆为现任NGP管理合伙人,其重点关注的投资领域主要包括数字医疗和教育、消费生活、智能出行和万物互联等,并积极布局非头部市场。NGP在中国的成功投资包括小米、UC 优视、赶集网、国双和亿动广告传媒等公司。

投资方向上,NGP所考虑的方向与诺基亚主业有一定的关联性,以期更好地实现互惠共赢。NGP在制定投资战略时,与诺基亚有交流和协同,并利用母公司的资源和背景;而同时,在讨论项目过程中母公司人员会积极参与,帮助其进行思路开拓,更好地市场发展与动态。

NGP重点投资出行物流、数字教育、物联网、健康医疗等领域的成长型公司,并积极布局中国非头部市场。NGP关注的主题为“世界互联”。诺基亚从连接人,转变为连接所有:人与物与云,将世界互联。

由此,公司拓展了几大领域的投资布局:第一,做移动通信的投资,例如,5G是大幅度改变生态的,是近期最大的关注点。第二,NGP侧重数据的重要性,关注很多行业在进行数据的变革。在人工智能、数据、云、通信、物联网等智慧领域,公司具有很深的积累,因此还投向智慧企业服务方向。第三,智能出行,当前智能化社会来临,包括无人驾驶、科技在物流、航运等应用逐渐广泛。同时,公司在人工智能等应用方面也有所布局,如教育、医疗等。

截至2018年底,NGP已在全球领域投资逾80家企业。其中,NGP在中国投资的第二期基金100%退出,投出的有小米和赶集网。诺基亚成长基金投资过的80多家创新公司中,有不少的明星项目,比如小米科技、UC Web、赶集网,也有不少成为了独角兽企业,包括小米、UC Web、赶集网,以及海外的印度分类广告平台 Quikr、广告科技公司 Rocket Fuel、美国共享出行Lime等。整体来看,截至目前NGP在中国已投出三个独角兽。退出层面,目前还未有退出到母公司的案例,未来可能会出现。

NGP关注具备潜力的成长型企业,筛选标准可用4P总结:看“人”People,团队、创始人要符合标准;是否解决“痛点”Pain point,企业所在市场是否足够大,解决的问题是否足够“痛”;“验证”Proof point,数据记录证明企业的创业项目已经得到成长,已有产品、有很多用户等;潜力Potential,企业未来的市场发展要有潜力,有大的发展空间。

与普通CVC不同,NGP在关注战略协同的同时,也会关注财务回报。除去直投业务以外,NGP也投资于其他基金,做FOF投资,例如晨兴资本。

针对未来发展,NGP战略包括区域下沉及领域拓展。

扩大发展区域,市场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把已在大城市形成的足够充分市场规模的项目模式,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例如将人工智能与教育相结合的优质项目下沉到三、四线城市,解决这些城市学生的痛点;再比如,诺基亚成长基金认为11% 的农村患者得到应有的医学检验服务,这种医疗资源的不均衡状态就是痛点,市场潜力大,发展迅速,可通过创新技术和物流服务将城市优质的医疗服务下沉到基层医疗机构和病患。

拓展发展领域,关注解决比较大的市场痛点的领域。一是智能出行,解决出行交通堵塞等问题,如共享汽车、自动驾驶等。二是物联网,迎接万物互联网的时代的到来。三是医疗,迎合中国新医疗改革方案的实施,满足医疗更大的社会需。四是教育,注重与生活、科技发展相关的教育板块的发展,如怎样利用科技把优质的教育提供到更加偏远的城市,会寻找类似的教育领域创新企业投资。

NGP的发展具有如下特点:

第一,更加关注企业B轮以上的融资。

从NGP的2018年以来进行的主要投资项目可看出,公司重点关注B轮以上的融资机会。早期的项目公司也在积极关注,包括新的企业与技术,但采取的策略为先跟踪并建立关系,不断培养;之后,待时机成熟,投资入股。例如2019年6月所投企业小鹿医馆,即为NGP已跟踪许久的企业,此次融资为NGP独家。

2018年以来NGP的主要投资项目

从以上列举的近年来诺基亚成长基金的投资案例来看,其投资风格比较稳健,主要投 B 轮左右的成长型公司。

第二,注重投资拉平大城市与三四线城市甚到农村差距、富含新科学技术的项目。

如NGP所投项目乂学教育(2.7 亿元A轮融资,NGP 领投),即用AI、数字化教学,把一二线城市的优质教育输送到三四线城市,并且用AI给每个孩子定制难易对等、需求对等,有成就感的课程。

以及以上列表中所提及的大健康类企业快易检(近亿元B轮融资,NGP领投),解决了边远地区没有设备和技术做医疗检测的问题,提高了医疗救治效率。其用物流冷链和数据系统,让基层诊所可快速获取检测报告以辅助诊疗。

第三,投委会由母公司财务负责人参与构成。

与其他CVC不同,NGP投委会成员为3位财务负责人,无业务人员进入投委会席位。原因在于,公司认为在业务之外,还要发挥其他的价值,比如作为母公司的眼睛和耳朵,为母公司探索趋势,未来的新兴科技、未来的方向,市场中孕育着什么新事物与新机会。因此,NGP除了与母公司现有业务的协同,也需要拓展其他新鲜的领域。

第四,全球视野与母公司技术资源支持,造就竞争优势。

针对被投企业,NGP具有较强的吸引力与竞争优势。一方面,NGP在5G、人工智能等领域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而这些技术、经验与资源的优势,是被投企业所看重的。另一方面,NGP的外资背景,可以为被投企业的国际化发展提供渠道与资源,NGP成员海内外的人脉网络,也可在管理、资源拓展等方面提供较大帮助,如NGP曾为中国被投标的企业来协同诺基亚的全球渠道资源,助力其发展出海业务。

Part.2

澳洲电信投资——Telstra Ventures

Telstra Ventures中国目前是澳洲电信所投资的创投基金,其运作该基金的GP和团队就是澳洲电信前期CVC团队的核心人员,而母公司则成为投资基金的LP。其投资特色是基于母公司的战略考虑,同时兼顾财务收益的市场化CVC基金。

澳洲电信公司(Telstr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电讯企业,全称澳大利亚电信公司,是澳大利亚联邦拥有的唯一的国有企业,1995年公司正式使用Telstra名称。自1997年10月澳政府通过向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出售股权,对该公司实行部分私有化,到2011年8月完成私有化。澳洲电信业务横跨有线通信、ADSL、HFC、卫星、CDMA和GSM数字移动网络等,是澳大利亚领先的ISP。

Telstra Ventures由澳洲电信(Telstra)的风投机构,是由澳洲电信前首席执行官David Thodey于2011年创立,是澳洲最早的企业风投CVC之一。过去近十年间,Telstra Ventures已累计投资60多家科技公司,并于2016年被CB insights评为第21家全球最活跃的企业风险投资公司(CVC)。所参与项目包括开源代码库Gitlab,企业云档案管理Box,电子签名认证Docusign,终端安全防护平台CrowdStrike等等。在国内,Telstra在搜房网和汽车之家的成功投资曾引起广泛关注,最近几年Telstra Ventures在企业科技方面有活跃布局。

Telstra Ventures的投资目标很清晰:投资并全力支持那些试图改变世界的“聪明或疯狂”的创业者,同时也一再强调,投资初创企业需要严谨与耐心——这只基金设定了严格的筛选法则,并且有很强的商业逻辑论证其所做的投资决策。目前,其投资版图覆盖北美、亚洲和大洋洲,在旧金山、悉尼、墨尔本、北京、上海等地设有业务分支。借助智能搜索技术,Telstra Ventures每年搜寻10万多家公司并从中选出约1000家公司进行考察,作为项目领投方或跟投方,与全球100多家知名风险投资公司一起合作。

Telstra Ventures拥有一个专注于战略协同的全球团队,该团队通过有效的发掘商业资源战略协同效应,将被投项目和其有限合伙人——澳洲电信自身以及其业务衍生而成的庞大的商业网络对接,迅速提升客户群体和业务体量,缩短了被投企业业务拓展或者全球化战略部署的进程。

合伙人卜君全,职业生涯起于美国硅谷,曾就职英特尔投资,多年CVC投资经验。2015年加入Telstra Ventures,目前是Telstra Ventures大中华区合伙人。Telstra Ventures管理团队注重提升被投企业的成长和扩展,在投后阶段,管理团队的经验和母公司的资源可以成为撬动被投企业有效规模扩张的杠杆,提升被投公司成功的可能性。

2.1 在中国的投资情况

澳洲电信初入中国时,收购手法是澳洲电信在中国互联网圈拓展业务的主要手段。2006年,澳洲电信以2.5亿美元收购了搜房网51%的股权,从而正式踏入中国内地。2008年,澳洲电信曾收购了汽车之家、IT168等网站所属的公司皓辰传媒和泡泡网,领域涉及房地产、汽车、数码产品和移动。

2006年,澳洲电信以20多亿元(2.54亿美元)的投资收购了中国搜房网51%的股权。澳洲电信在2011年通过中国网络房地产服务公司搜房网的上市出售了它所持有的50.6%股份,套现4.33亿美元,澳洲电信在对搜房网的投资中获利1.9亿美元。

2008年,澳洲电信花费7600万美元从盛拓传媒(Sequel Media)手中购得汽车之家网站55%的股份。之后经过多次股份变更,截止到2016年2月29日,汽车之家最大股东为澳洲电信,持股比例为51.6%。2016年4月15日澳洲电信宣布,将以16亿美元价格出售汽车之家47.7%股权予中国平安。

澳洲电信在2008年6月陆续收购了皓辰传媒及泡泡网各55%股份。其中包括皓辰传媒旗下的IT168和CHE168网站以及泡泡网旗下的PCPOP和汽车之家两家网站。2010年5月,又投资1亿美元控股手机广告运营商百分通联。

近年来,其在中国的投资策略进行调整,主要关注四个领域:企业软件和服务、人工智能和数据平台、移动互联网以及消费者应用。具体到在中国的投资,主要投向移动、云技术和媒介领域早期和成长期投资的风险投资机构,如七牛云、优必选、容联云通讯、C88、肇煜宏泰。这一时期,澳洲电信投资在中国的投资主要目的发生变化,财务作为主要目的,并且更加注重与被投企业的协同发展,建立深度的合伙关系。比如对容联云通讯的投资,一方面是看到中国OTT应用中API使用率快速增长的结果,另一方面,该投资可能探索与澳洲电信软件部门的合作机会。

澳洲电信近三年在中国的主要投资项目

澳洲电信投资有其独特的投资策略:

第一,专注投资目标的选择。

专注于某些领域,做到充分认知。澳洲电信投资会选出一个范围去深入研究,并且向下细分,去查看不同的发表文件,出席不同的讲座、行业聚会及研讨会,并且和行业中的领导人士交流,找到几家目标初创公司,再深入研究其产品、服务、和团队质素。澳洲电信投资会利用机会跟不同初创的团队接触:听他们对市场需求的解析。在中、美和亚洲其他国家间多区域寻找项目。

第二,与被投企业建立伙伴关系。

Telstra Ventures注重与被投企业建立起深度伙伴的关系。Telstra Ventures拥有一个强大的企业客户网络,可以帮助被投的中国公司获取更全面和及时的市场信息,以及可以对接的市场资源。Telstra Ventures有一组团队专门在对接这种合作,并且以此作为自我考核的指标。投资团队具有风投专业背景,这也为被投企业在重要关键点提供了优质的决策支撑和伙伴关系。比如七牛云希望借助于Telstra Ventures的投资,利用Telstra已建立的云和网络基础设施以及其庞大的业务网络资源,让七牛的创新技术服务为Telstra在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客户提供服务。

第三,主要对成长期的用户进行投资。

澳洲电信投资主要参与中国B、C轮融资,产品、服备已完善且有潜在客户,是澳洲电信投资考虑投资的起点,产品、服务的发展潜力,以及初创的财务管理,也是考虑的重要内容。

第四,耐心持有潜质性企业。

对于颠覆传统思维的企,尤其是那些未来可能定义行业的企业,澳洲电信投资都投入必要的时间与耐心去落实运营结构、消除摩擦并将组织合作效率提升。

2.2 深耕科技领域

无论是时间节点还是投资逻辑,曾在互联网时代即参与中国风投市场并颇有斩获的Telstra Ventures,再次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市场精准布局,掘金领先的科技和应用。

其一,继续聚焦技术创新。

过去近十年间,Telstra Ventures已累计投资60多家科技公司,并于2016年被CB insights评为第21家全球最活跃的企业风险投资公司(CVC)。

2018年,在Telstra的持续支持与全球知名投资机构HarbourVest的鼎立推动下,Telstra Ventures募集了一只新风投基金,专注于美国、中国和澳大利亚的风险投资机会。Telstra Ventures将其原有资源纳入新基金,未来依然聚焦于技术和创新投资。

其二,深耕中国,投资企业科技公司。

Telstra Venture发挥自己身的优势先行布局企业科技。他们的逻辑是,从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投资机构需要“+技术”、到企业端寻求效率提升是下一阶段的趋势。

尽管企业科技成为未来投资的重点,但目前中国本土风投机构中开始介入的不足,原因较互联网时代的投资,企业科技项目投资不但需要资金,又需要具备能够整合的行业资源。而其作为CVC的优势之一是多个硅谷的被投案例已经成功上市,例如屡屡被国内电子签名云平台对标的Docusign等。

还有,其有限合伙人澳洲电信(Telstra)公司本身是一个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提供方和运营方,正在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

对于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对其本身系统和其客户所带来的效益,有着深刻的理解。这家电信巨头的合作伙伴中,有许多澳洲和亚洲的新兴技术公司、知名的跨国企业、政府单位和中小企业。这些资源可以成为新兴的企业科技公司增长的催化剂,夯实他们的业务厚度。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