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姆XD“喜提”热搜第一!笑果文化吃光自己的“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文娱八卦官”(ID:wenyubaguaguan) ,作者:文娱八卦官,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丨常圆圆

编辑丨当当

2020年,笑果文化流年不利!且不容反驳!

今天,笑果文化旗下的脱口秀演员卡姆登上了热搜第一的位置。

这个位置他盼望了很久,却万万没想到,是因为自己的负面新闻而上的。

6月3日,据虹口公安行政处罚公示显示,脱口秀演员卡姆(原名:艾力卡尔·阿斯克尔)与女友古莱,在5月1日因吸毒被处行政拘留10日。

很快,卡姆的东家笑果文化就出来回应了,表示停止卡姆一切演出和工作,加强对艺人的管理巴拉巴拉……

如果你觉得“拘留10天”不是个大事儿,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今年两会上,有委员做了关于“污点艺人惩戒”的相关提案,可见,市场和行业对污点艺人将以零容忍对待,而卡姆想翻身的机会简直太渺茫。

提出议案的是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红高粱》《猎狐》编剧赵冬苓,在两会开始前就曾经发布名为《关于建立污点艺人使用和惩诫机制的建议案》的文章,提议“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责成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制定污点艺人使用管理和惩诫制度,以更好地管理和约束艺人队伍,有理有据地惩诫污点艺人,管控由污点艺人出现的市场风险,促进影视市场的健康发展。”

赵冬苓认为,在对劣迹艺人的管理中,应建立专门评判的委员会,对污点艺人的恶劣程度、造成的负面影响等进行评判,再根据不同程度的不良影响,做出禁入市场的清单和时间表,比如不同的有限时间还是永久禁入。

劣迹艺人在禁入期间,需要进行社会公益活动,减少自己的不良影响,获得社会谅解,同时也建立健全的申诉机制。而那些不知情且因劣迹艺人参演受到影响的影视项目,应该给予半年或一年的冷静期,再允许其上映,减少劣迹艺人带给影视项目带来的损失,让污点艺人带来的风险可控,也让资本对影视市场的风险拥有合理预期。

虽然只是提案,但两会也是各行业的风向标,当初的打击高片酬行动就是从两会出来的提案,所以八卦官认为宁可信其有。而卡姆这样的脱口秀年度冠军出了事儿,只能说让笑果文化再损一员大将!

2020年的上半年,笑果文化简直是在荆棘中穿行,池子的愤怒还未平息,卡姆的逮捕令就告知天下了。

今年1月,池子晒出来一张在笑果文化聊天时被移除群聊的截图,并且讽刺说“这就是笑果脱口秀”。截图显示池子在名叫“笑果艺人大家庭”的群聊中所发的消息被拒收了,上面显示你怎么老贺被移除群聊了,其中的老贺就是笑果文化CEO。

并在微博上发了牢骚,也暗示自己被“搞了”。

但是别误会,池子吐槽的不是李诞,他也怕网友误会,还特意发了微博说诞哥还是诞哥,那么不是李诞,“自己人”就是笑果文化的实际控股人叶峰和何晓曦咯?

事发不久,笑果文化CEO何晓曦1月10日也发出声明:池子目前已经和笑果文化解约了,目前正就解约诉求寻求协商,而声明里的那遣词造句里并没有在怕的啦。

结果,池子离开笑果没多久,双方再次擦枪走火。2020年5月6日,池子在自己的个人社交账户发长文,起诉自己曾经所在公司笑果文化。

池子在长文中表示:“去年我发现笑果文化违约,拖欠了很多应付的演员报酬,而且没有按照合同给我账单明细,我提出异议后,笑果基本上刻意停止了我的一切工作,我多次提出和平解约,笑果不同意,我只能提出仲裁,让他们付清我报酬。然后笑果文化也提出仲裁,让我赔他们3000多万。”

池子指出,在笑果文化寄给他的案件材料里面,发现了在中信银行的个人账户交易明细,于是将中信银行一并起诉,理由是侵犯客户隐私。

一石激起千层浪,粉丝和网友这下不干了,纷纷在中信银行和笑果文化下质问为什么要公开个人隐私,这让原本就剑拔弩张的两方关系,进一步恶化。

再往前,是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一度因为内容原因下架。

尽管如此,笑果文化还是估值不断翻倍,去年干脆 估值超过30亿,这让股东团队非常欣慰。可是,我们在股东名单中发现,除了李诞只有一点股份,所有演员都没有股份,可以说这是一个为资本服务的脱口秀团队。

回顾早期的笑果,真是激情和梦想并存的一群人。

有头发的李诞

赖宝今何在

2012年的时候,东方卫视担任节目导演的叶烽因为被王自健的成名作《歪唱太平歌词》所打动了,便邀请王自健来到《今晚80后脱口秀》担任主持人,而叶烽则是这个节目的总导演。叶烽后来就是笑果文化的实际控股人。当时的叶烽和王自健也是带动了中国脱口秀事业的崛起,让保守的人们知道原来美国伊拉各个国家都是可以被调侃的。

叶烽请来了计划去《南方人物周刊》实习的李诞,一群对脱口秀抱有梦想的年轻人,经过不懈努力让《今晚80后脱口秀》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口碑收视都在前列。

叶烽深知脱口秀的尺度重要性,玩笑可以开,但不能逾越边界。王自健的梦想依旧是成为一个更好的相声演员,而李诞的梦想依旧是想写出更加精彩的小说。大家开始出现分化,王自健选择离开,李诞开始关注自己的社会形象,而叶烽想的是怎样与资本联手,就在这时,他们也遇到了更多来自酒吧的野生脱口秀演员,比如池子。

这些新鲜血液的加入,快速建立起新的内容产品,在《今晚80后》被《金星秀》取代后,大家得以有了新的演出阵地。《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应运而生,借助腾讯视频平台的传播力度,笑果很快上升到新的阵营,晋升为头部内容团队,而李诞也成了明星四处接受采访、拍摄封面。那时候,他总是贴心的带上小弟池子,感觉是师徒情深啊。

说到这里,八卦官小编想起一个来自时尚集团同时的内部消息:在李诞和池子刚蹿红不久,时尚某杂志邀请他们一起拍一组照片,但二人的配合度相当低,对编辑的服装和设计不满意,导致版面编辑吐槽“腕儿还没大,谱儿就这么大了?”。可见,李诞和池子与媒体关系不睦并非一朝一夕。

李诞火了,开始做自己。一次在酒吧喝多了,和一个异性朋友亲吻被人晒到网上,当时也是热搜挂了很久,笑果的做法不是危机公关,而是选择要求各媒体删稿,毕竟是头部内容团队嘛,谁能奈何他?从李诞和笑果文化对网友、粉丝、媒体,与投资人、赞助商的态度就知道,他们看重的不是舆论口碑,而是资本和金主爸爸。

一路下来,这群热爱脱口秀的年轻人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吗?

在疫情冲击的线下演出行业中,笑果重要的一部分,线下小剧场肯定遭遇不小的损失。李诞倒是聪明,趁着疫情转型进入抖音、快手做直播,和搞笑网红们一起抢饭吃了。但是笑果还要复工的,线上节目少了池子、如今最有喜感的卡姆也无奈成了“弃子”,不知道《吐槽大会》还有什么看点?

难道真指望三四线明星们无聊地背稿子?还是李诞、建国继续使用老梗不痛不痒?

今天的一切,其实都是自己种下的果子,再苦,再酸,你也要自己吃光它!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