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手拉手,一起沐浴阳光,一起坠落深渊

那些上市的,没上市的,准备上市的共享经济公司,都迎来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至暗时刻。

互联网民宿概念的领跑者 Airbnb 是其中承压最大的公司之一,因为疫情,它的上市计划不得不一拖再拖。

2019 年 9 月,Airbnb 发声明称,公司将于 2020 年上市。 早在 2018 年,Airbnb 的公司估值已经达到 700 - 750 亿美元,但上市进程一推再推,直到 2019 年引起了内部持有公司期权员工的大规模不满,Airbnb 才再宣布确定的上市时间:2020年。

此后,Airbnb 从亚马逊挖来资深财务负责人 Dave Stephenson 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在董事席中增加了独立董事,媒体报道和内部预期都认定 Airbnb 会在 2020 年上市。Airbnb 在私募市场估值达到 310 亿美元,被视作 2020 年最受期待的上市公司之一。直到 2020 年初,持续一个季度的新冠疫情被定性为「全球大流行」,全球旅游业遭受重创。如今看来,Airbnb 在 2020 年上市的可能微乎其微。

从在华业务到全球业务

其实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Airbnb 在 2019 年第四季度已经出现下滑趋势,据 Airbnb 的财务报告,去年第四季度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后亏损 2.764 亿美元。2019 年的 Airbnb 同比 2017、2018 年由盈转亏,据熟悉该公司财务的知情人士称,这是因为 Airbnb 在上市前投入了大量资金在市场营销上。

据彭博社报道,Airbnb 2 月和 3 月在中国的预订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 90% 以上,整体业务下滑 80% 以上。随着疫情在全球性的扩散,Airbnb 的退单率越来越高。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大量确诊病例的首尔、罗马的订单比去年同期降了40%。纽约的预定量下降了 21%。在 2 月下旬,欧洲地区的预订量大幅下降。

爱彼迎在疫情高峰时期升级免责取消政策|新浪微博

Airbnb 发言人 Nick Papas 表示,「受疫情影响,许多国家地区实施了旅游限制,直接影响了旅游业和其它行业的发展。」事实上,不只是旅游业,上到国家级旅行禁令, 下到世界范围内的大型会议、节日活动、体育赛事、差旅的取消 让较之酒店更难做到正规化防疫的民宿,成为受到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直接冲击到 2020 年上半年,恐怕余波将会蔓延到今年第三季度。此前,Airbnb 还和国际奥委会签订了一份近 5 亿美元的协议,如今,2020 年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都成了问题。据 Airbnb 部分投资者透露,今年末仅有能让 Airbnb 正常化运转的时间,不足以支撑 Airbnb 上市。

另一方面,同样受损严重的在线旅行服务 Booking 的 CEO Glenn Fogel 认为,一旦疫情过去,旅行行业将会很快反弹。这一观点受到了 Airbnb 发言人 Nick Papas 的支持,他重申这一观点,表示「历史表明,全球性阻碍发生后,长期来看,旅游业势必反弹。」但 Airbnb 眼下的上市计划,也大概率就此推迟。纽约大学教授 Arun Sundararajan 就称「在疫情继续的时候,公开上市不是一个好主意,存在太多不确定因素,难以对 Airbnb 的股票进行实际定价。

随着疫情的爆发,Airbnb 在全球的局势也越来越不明朗。1 月 21 日,爱彼迎在官方微博上宣布,正式启动房源订单退订的特殊保障政策,但该政策只针对武汉地区的房客提供免责取消保障。后续 Airbnb 曾拒绝一位从多伦多到日本旅行客人要求的全额退款,因为当时的全退政策不包括日本。

3 月 13 日,Airbnb 将退改保障政策的范围从中国大陆扩大至美国、意大利和韩国,如果客人往返于「受到严重影响的地区」,那么无论其房东的取消政策如何,都可以通过其「特殊情况」声明获得 100% 的退款。

一天后,3 月 14 日,Airbnb 紧急更新退改订房保障政策,将免费退改保障覆盖至全球。

脆弱的线下「互联网公司」

疫情之下,当人们被政府和媒体告知要和他人保持距离,最好居家隔离、办公、生活时,不只是 Airbnb、Booking 以及旅游业,每一个跟线下息息相关的服务业,都在这次疫情中遭到冲击。

比如在去年上演了一年上市闹剧,并最终以软银注资救助惨淡收尾的 WeWork 。如今在疫情面前,股票市场出现了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局面,软银公司信用违约掉期飙升至十年来最高水平。「在日本,没有哪个公司像软银一样负债累累,经济低迷中连番受挫。」Asymmetric Advisors Pte 的市场分析师 Amir Anvarzadeh 说道。

而 WeWork 作为共享办公室的龙头企业,过去一直用疯狂烧钱的方式租下各大城市地产,做二房东的经济。在当下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呼吁居家远程办公的情况下,可以预见,其亏损漏洞将继续增加。3 月 19 日据彭博社报道,软银集团在 17 日致信 WeWork 股东,称可能会推迟甚至放弃在去年十月提出的 30 亿美元收购要约,理由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司法部对公司进行调查。

还有共享出行。随着疫情在美国的蔓延,过去两周内许多人开始居家办公。据市场研究公司 Edison Trends 数据报告,美国用户在 Uber 和 Lyft 上开支同比减少 21% 和 19%。Uber 和 Lyft 也暂停了拼车服务。3 月 19 日,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在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表示,近期在西雅图等受灾最严重的城市,业务量下降了多达 60%-70%。最极端的情况下,Uber 全球业务下降可能达到 80%。加上美股市场的跌幅,过去一个月内,Uber 股价下跌了 50% 以上,Lyft 则下跌了近 60%,两家公司都目前股价都远远低于去年上市的开盘价格。

Uber 上市后股价变化|网页截图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诞生了 Airbnb,第二年 Uber 横空出世。共享经济在过去十年里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风口,明星企业的估值水涨船高,孵化出许多硅谷独角兽,它们大多基于智能手机或网站平台,带着强烈的「互联网属性」。直到去年的 WeWork 上市未遂,这一股共享经济的泡沫才被资本市场无情地戳破。

当其他科技公司在线上发布产品,在协作软件中远程办公时,WeWork 签得全世界遍地租约,做二房东回本之路还遥遥无期。Uber、Lyft 和 Airbnb,共享经济下最大的三驾马车,在全球性的疫情之下,被迫缓行甚至停摆。

这时候人们才回过神来,不论应用做得多么智能,网页设计得多么精美,这些共享经济真正立足的,始终在于线下日常生活的运转。没有出行,则没有共享出行;没有商业地产,则没有共享办公;没有全球经济支撑的旅游大市场,则没有精致舒适的网络民宿。

面对封闭的城市,停滞的交通,居民的闭户,基于人与人之间交换服务的共享经济,在此时无处也无人再可共享。在潮水般蔓延的疫情的浪潮退去后,或许不难发现,有些公司没有想象中那么「科技」,有些公司也远比想象中要脆弱。线下环境,正是这些「互联网公司」脆弱的阿喀琉斯之踵。

责任编辑:宋德胜

题图:视觉中国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发送邮件至 zhuanzai@geekpark.net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