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撤退、不断加码,张一鸣的教育攻势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投中网,作者展嘉,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对于教育这块蛋糕,张一鸣想要分而食之的决心不容动摇。

有消息传出,字节跳动将在2019年内推出教育硬件。字节跳动回应称,公司确实有推出教育硬件产品的计划,在合适的时机会对外公开。

教育产品大撤退

“网上很多人说张一鸣有教育情怀,我倒不这么认为,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教育本身又具有抗周期性,谁都能看到教育科技行业的热度,背后应该是商业利益的驱动。”一位不愿具名的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

在他的观点里,对于现在的字节跳动而言,流量变现是第一逻辑,其次教育才会成为选择。

张一鸣出手教育的手段曾令圈内人感到唏嘘,回看字节跳动发力教育的轨迹,张一鸣更像是个怀揣着“技术”和“流量”,一把推开教育大门的“野蛮人”。

2017年底,今日头条教育行业峰会上,张一鸣和教育界大佬俞敏洪曾有过一番交锋,两人就“人工智能时代下,教育机构与科技公司合作是必然趋势”的理念达成共识。再往前推两个月,在一档视频访谈类节目上,当被问到新经济领域的创业机会时,张一鸣称教育领域还有很大的空间。

握有流量的张一鸣显然不满足于只通过精准需求广告这一单一路径变现,于是我们看到其在教育这条路上似乎有些“激进”的步伐。

2018年头条在教育领域可谓动作频频: 年初推出知识付费平台“好好学习”App,5月,推出少儿在线英语品牌gogokid,直接对标VIPKID;7月,收购在线教育公司学霸君的to B业务;12月推出在线英语互动课堂aiKID。

对于今日头条进军少儿英语,俞敏洪评价称:外教产品的新鲜劲儿总会过去,教育本身重在优质产品的提供,如果gogokid想获得成功,并不依赖于流量,而在于能提供多么好的教育产品。

一语成谶。头条系教育产品开始节节败退。

今年4月,脉脉上有用户爆料称,gogokid正在进行大规模裁员,裁员比例在70%~80%。尽管gogokid回应称工作和人员的优化调整属于正常范围,但另一个教育类产品aiKID停止运营的事实,释放出其在教育路上探索的并不顺利。

“其实在我看来,头条系做教育,技术方面的优势要比流量大,目前教育企业的技术实力除了好未来,其他企业都不够突出。另一方面,头条的流量其实并不够精准,它的流量是泛行业的,和腾讯、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流量一样,BAT等都做过流量转化教育用户的事情,但都没成功。”

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在他的观察里,头条做教育也很难取得成功,背后的原因是互联网企业的打法和逻辑在教育、餐饮这些重服务且周期长的行业并不适用。

事实上在2016年,今日头条曾推出知识问答社区“悟空问答”,去年9月被传出因运营数据未达到预期,进而被放弃。

有人曾总结过张一鸣的产品扩张逻辑,找到已经被行业验证可行的赛道进行内部孵化,并将其产品推向市场进行验证,如果有可能成为爆款便会倾尽资源重押,没有的话便会快速将目光转至其他产品。

张一鸣对教育的执着也可以从其本身规模窥探一二,艾瑞咨询报告显示,到2020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因此在gogokid裁员浪潮还在叫嚣的时刻 ,K12网校“大力课堂”已经上线。公开信息显示,“大力课堂”归属于北京万友映力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飞,相关课程也在预售中。

在教育硬件领域,张一鸣已着手布局。

发力教育硬件

5月底,有消息爆出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发力教育硬件。此前一财曾有过报道,称罗永浩先后接触过百度、华为、阿里等方面,寻求接盘,但均未谈妥。对此,字节跳动回应称字节跳动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而关于进一步的细节则表示不便回应。

早年在接受《财经》采访时,张一鸣就曾表示今日头条在商业策略导向上会偏向腾讯,另外再加一点华为。在他的构想中,当一家公司越强大时,就要越往底层走,往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走,例如做操作系统、芯片、云等。

在头条庞大流量拥趸下,抖音、西瓜视频等产品已然在市场上获得认可,但这些产品与张一鸣设想的基础设施相距甚远。因此在硬件领域,向来崇尚“大力出奇迹”的张一鸣自然不会缺席。

业内人士指出,字节跳动如果想要追上BAT的步伐,需要具备软件+硬件+商业化的整体运作能力,否则便会失去智能硬件所带来的颠覆性机会。而在披露的数据中,锤子数码拥有111项知识产权专利,包括对手机外壳以及实体按键、系统界面的拨号、缩略图等,除此之外,锤子在智能音箱、语音交互、个人云服务等方面都有过尝试,而这些正是目前字节跳动所急需的短板。

另一方面,随着张一鸣的无边界拓展,已为自己四面树敌。最新发布的社交产品“多闪”并未动摇拥有10亿日活用户的微信大本营,头条系的短视频产品在探索商业化的路途中,还要谨防微博、快手等对手的围追堵截。而在头条安身立命的信息流领域,百度大有赶超之势。头条在其他如汽车、金融等领域的发力,也未取得长效。可以这么说,今日头条的流量基本盘虽然还在,但整体业务处于式微状态。

因此,当头条宣布进军教育领域时,业内人士对其的质疑大于肯定,关于头条做教育,数位受访者表示不便谈论,但有些业内人士表示头条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没有做教育的基因,并且对教育而言,教学服务和内容,产品体验才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而头条虽然拥有巨额流量,但这只是教育获客的手段,用户的留存最终还是靠产品说话。

“一家依靠没有价值观的算法起家的公司,想要去塑造别人的价值观,这听起来像是靠谱的做法吗?其本质还是逐利,或者需要通过教育的规模化,讲更好的故事,毕竟教育的正向现金流优势大家都看得到。”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从业者表示。

从去年开始,今日头条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面对市场给出的750亿美金估值,以头条现在的情形来看无法撑起这个数字。因此张一鸣有必要把业务边界拓展得更宽,这样才能收获资本的信心。发力教育硬件,可以看作是拓展的一种尝试。

2019年春节前,张一鸣发了一封内部邮件,指出2019年外部环境更加困难、复杂、动荡,“我们面临的挑战非常大。”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