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么是「云蹦迪」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三声,作者任彤瑶。

不能出门的日子里,在线娱乐玩法翻新,看书看剧打游戏,撸猫撸狗云办公。近年来赢得了中国年轻人娱乐注意力的新视频社区,也推出了一系列的主题式集合内容。

“云蹦迪”正是其中一个典型内容,这个概念并不仅仅只是针对夜店,也有人将其扩大至目前出现的基于新视频社区而出现的音乐类强互动内容产品。

从“卧室POGO音乐会”到抖音与知名夜店的直播合作,再到快手于今晚(2020年2月16日)推出的连麦音悦会,“云蹦迪”凭借其音乐所具有的情绪传染力量,以及聚集互动效应,在一片分散的线上消遣方式中被拎出,成为新视频社区都在上马和加注的内容品类。

与其说“云蹦迪”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爆款,不如说,这是在疫情缔造的封闭室内环境下,线上娱乐需求不断外扩的产物。

这个出现在特殊时期的特殊内容,是新视频社区之间在头部内容上的第一次直接竞争,对这些基于“去中心—圈层—订阅—订阅”等模式的社区平台而言,此次“云蹦迪”是他们最接近最大公约数用户的内容产品。

直播形式的演出为渴望摆脱沉闷的年轻用户提供了互动陪伴、抚慰精神的依靠,“云蹦迪”迅速成为疫情中被共同讨论与参与的消遣方式。对需要在这个特殊时期激烈争夺重叠流量和用户的新视频社区而言,这是一个必须迅速跟进补充的新内容品类。

多方作用之下,“云蹦迪”汇聚成了热潮,提供了启示,还将有表现的变形和主题的扩展。

01

随着疫情的扩散,各地陆续出台了限制公共聚集活动、文化娱乐场所营业的要求和延迟复工复学的通知。当人们的活动范围被局限于方寸之间,获取精神安慰、打破单调居家日常的线上消遣需求就变得前所未有强劲。

换句话说,这段时间的线上流量被极大的激活和释放。今年春节假期,中国移动互联网流量消费达到了271.6万TB,同比增长36.4%,除夕和初一两天的移动数据流量消费分别同比增长42.1%和40.8%。1月26日,关键词“无聊”的微博搜索指数呈现爆炸式增长,当日环比增长625.69%,“家里蹲时做什么”、“在家无聊如何打法时间” 等话题爬上了热门榜。

其中,新视频社区逐渐成为主要的资讯获取与消遣手段之一。据Quest Mobile数据,视频APP的日均活跃用户规模出现了显著上升,B站、抖音、快手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了100分钟。春节一周期间,直播平台主播开播数一直呈现上升趋势,总体礼物收入价值超6.89亿元,送礼人次高达5701万人次。

在流量库存被激活、用户娱乐时间拉长的情况下,新视频社区用户的独占率呈现下降趋势,相互之间留存和拉新在特殊情况、特殊用户群内快速成为一项“零和游戏”。

由此而推动了各个新视频社区均在内容品类的扩充上持续布局,以期覆盖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用户群体。

疫情使得这些视频平台的用户人群在短时间内产生了高度重叠,面对迅速增长的流量,提供更及时有效的信息和更多元的消遣内容,成为这一时期视频平台争夺注意力的必选项。

一方面,平台纷纷以积极的姿态参与到疫情舆论场之中。B站、快手、抖音等都上线了抗击新型肺炎的专区,与官方媒体、专家和平台创作者合作,从现场直播、疫情科普、前线vlog等方向提供抗疫信息的增量。

另一方面,内容生产者创作表达场景被强制迁移到室内,使视频平台以“在家”、“解闷”为主题作品的数量飙升。数据显示,从1月23日起,B站描写“室内”活动相关的视频涨幅90%;带有“无聊”标签的视频在平台上迎来爆发性的播放增长,双周环比涨幅高达306.%;同时带有“无聊”和“搞笑”的视频涨幅更是达到了905%。

顺应这一趋势,B站官方微博的推荐中,“在家”主题得到了凸显,比如经典的室内健身项目、房间摄影教程、吃播与家常食谱等,并配合电影回顾与剧集推荐专题。在与小米合作的“休想打败我的生活”72小时直播活动中,亦邀请了众多分区UP主,展现多个文化圈层与细分类目的消遣选择。

快手则推出了与抗击肺炎并列的“宅家娱乐”入口,创建#在家干点啥#、#家庭换装大赛#、#宅家广场舞#等活动标题,以现金形式鼓励用户参与创作各类居家主题视频。

现实中受限的生活动作,也通过直播得到了转移再现。B站、快手、抖音等平台都与院校、在线教育机构合作,开设免费疫情直播课堂。如抖音“DOU是知识点”在家学习计划,号召让卧室成为新学堂;B站推出“不停学“直播专题,快手推出疫情公开课,按年级、专业分类提供课堂。

相对而言,娱乐内容的消费仍相对分散,特别是在去中心化的新视频社区之中。摩登天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话题度上升之后,各个相应活动快速地纷纷上马以至最终引爆,“云蹦迪”成为抗疫之外第一个被多数人讨论、多数人参与的线上内容标签。

02

春节期间,一群音乐爱好者组建了名为“24小时摇滚聚会”的群组,互相分享现场演出视频,分享内容越来越丰富,开启直播的想法也随之产生。

1月30日,演出资讯平台“音乐节RSS”开始着手组织“卧室POGO音乐节””,征集各个乐队的授权视频。乐迷在底下纷纷@自己喜爱的乐队,还有人急切催促:“快来授权!”。

1月31日晚,“卧室POGO音乐节”在B站上线,五条人、对角巷、法兹等乐队参加了这场“云演出”。这场在线演出形式并不复杂,将各个乐队的过往表演视频做了简单的剪辑拼接,在约定时间放到直播间开播。

尽管有一些音画质量的缺陷,但这场演出得到了很多乐迷的鼓励。有人表示:“比自己翻视频看要开心很多”,“不是自己一个人看视频感觉幸福很多,至少有大家相互陪伴”。

音乐现场内容特有的感染力和直播同步反馈的互动感交织在一起,一种新的直播需求被发掘,B站首先跟进了这个内容品类。2月4日起,摩登天空联合B站发起了为期5日“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活动,将原本2020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HI,我也在”改为“HI,我也在家”。

这场直播包含了新裤子、海龟先生等70多组音乐人,将2019年草莓音乐节的演出集合和新录制的音乐人“宅视频”相互穿插播放。除了弹唱分享,音乐人们还展示了五花八门的生活状态:黑撒乐队主唱曹石在线打游戏、阿肆跳起了宅舞,五条人鼓手长江甚至教起了酸汤五花肉的做法。

这一系列的直播取得了最高27万人在线的成绩,有观众说:“如果楼下没人,我可以把天花板蹦掉。”

此外,街声联合草东没有派对、皇后皮箱等20多组音乐人直播起了live录像、赤瞳旗下9组音乐人也进驻B站与观众分享音乐和日常生活;School组织丢莱卡、糖果怪兽等6支乐队在B站开启了live house直播;13号雾川联合惘闻、宇宙归宿等乐队开起了卧室后摇音乐节。

2月8日晚10点后,上海有名夜店TAXX SHANGHAI的DJ打碟直播登上了抖音小时榜首,这时距离这个仅有10万粉丝的账号开播,仅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这晚直播结束后,TAXX共获得7百多万抖音虚拟货币“音浪”的打赏,合计获得了人民币70多万收益。

2月9日晚,包括PH、Elements、OneThird等多间知名夜店加入了这场线上蹦迪的狂欢竞赛,著名夜店OneThird将直播地点选在了已经暂停营业近两周的线下门店,开播不到一小时,OT便打破了前一日TAXX的打赏总记录,数小时打赏近两千万音浪,折合人民币一百多万元。

经过TAXX和OneThrid连续两天在抖音爆红,越来越多夜店在抖音开启直播。抖音也迅速联合LINX、PurpleBattery、TAXX等夜店,和JNK@JAY、LIZZY、NOVA等知名DJ,推出“#SOLO模式#云蹦迪”活动,在每个夜店的直播界面放置“云蹦迪”的活动链接,列出夜店与知名DJ的开播时间,用户可在页面内对预约感兴趣的直播进行预约。

快手从2月10日开始,和太合音乐合作开启了“I’m Fine云趴音乐周”,每日12小时不间断推出在线音乐直播,内容包括对角巷、脆莓、CMCB等数十组乐队live回顾、音乐人直播,还有深夜的“不如云蹦迪”专题,SPACE PLUS、0731 MISSION、SIR TEEN、ECHOBAY等几十家头部厂牌与夜店都入驻了快手。

在直播分区顶部,快手为“云趴音乐周”设置滚动海报入口,与肺炎疫情的实时动态并列,同时在“快手音悦台”中,将云趴音乐周的直播推荐进行了置顶。其中,拾叁先生SIR TEEN开播不到半小时在线人数就超过了10万,圈粉30万,总观众超过231W。

此外,还有滚石在小红书上进行了两日“元宵宅家看LIVE”直播、麻椒音乐节在斗鱼直播了三日线上音乐节等。

这场平台间的“云蹦迪”角力在情人节当天再度迎来高潮。快手的“云趴音乐周”推出了“给你放情歌”和“陪你聊情话”两个活动板块,直播间24小时轮流播放情歌,并聚集咖啡因、馬RS等音乐人进行12小时的接力直播互动,演唱同时分享自己的情感与生活故事;抖音则开启了“DouLive沙发音乐会”,邀请果味VC、 Click#15和CLOUDWANG 王云、历娜等音乐人与观众进行云对唱与互动。

电商平台也加入了这场“蹦迪聚会”。情人节当晚,淘宝直播、阿里巴巴公益联合太合音乐、种子音乐和飒娱等,邀请薇娅和品冠、面孔乐队、阿杜、许飞、陆虎等21位嘉宾,发起“不见面音乐会”,为受困农户卖货、为一线医护人员募捐。直播获得了400万人在线观看,4个小时为一线医护人员募集到57万元,卖出76万斤农产品。

03

直播模式所具有的强即时感与陪伴感,恰恰契合了年轻人打破单调居家生活的情感需求。通过不同人在直播平台的深度投入与模拟,线上蹦迪的氛围在描述框架与进行流程上,被营造得尽可能贴近现实活动。

《北方公园NorthPark》于2月8日的文章中提到,在宅草莓音乐节的直播中,还没上场的流量明星歌手粉丝早早就开始刷屏,与其他乐队粉丝在弹幕中争执,搬到线上的音乐节在很多地方都和线下音乐节“有一种奇异的相似感”。

在抖音夜店直播弹幕上,能看到有人刷“点10瓶黑桃”,“有没有一起蹦”,而巨资打赏的行为会戏称为如同现实中包下夜店卡座,不少观众会跑到打赏者的私人账号感谢他们带自己“蹭卡”。

在各类线上live的官方直播预告下,能不少人@自己的好友问:“今晚蹦迪吗?”,也有人在选择观看哪一个直播中犹豫:“今晚蹦哪一家?要不要转场?”

在屏幕之外,观众自发的同步回应也在增进参与的意味。例如,在B站的线上音乐会之中,就有乐迷把自己云蹦迪的场景录下来:带兜帽的年轻人,在昏暗的卧室里大声公放直播,随节奏无拘无束地摇摆跳跃。他们戏称自己得到互联网音乐新疗法的启示,“肚子不疼了,脚也不冷了。”

还会有人向网友分享自己营造沉浸体验的心得,“约上闺蜜,关掉顶灯,打开手电筒爆闪模式”的友情提示频频可见。

这些颇具仪式感的行为,使蹦迪线上线下的界限被模糊,带来了沉浸的体验。有看过One Third抖音直播的人感叹:“不打赏,都感觉自己是个蹭卡的。”

夜店直播的高流水引起了直播公会的关注,据了解,不少公会已开始招募DJ,并寻求各大夜店进行直播合作。但作为特别时期的特别产物,“云蹦迪”的热潮或将逐渐平复。当疫情消退,当人们重新拥有步入音乐节、live house和夜店的自由,对云蹦迪的强烈情绪需求将趋于平淡,视频平台间大拼盘式的全方位内容供给比拼亦将告一段落。

“云蹦迪”或许是一项可以长期看好的内容形式,给社区内容以启示,势必会有林林总总的变形,也势必会有更多垂直音乐社区介入参与。

重要的是,每一个可持续的内容形式也都需要与之相应的商业模式。目前可以看到的是,小米在自己的系列主题直播内容中已经获得了小米的商业赞助,而对于这些新视频社区而言,与线下业态的联系,对于线下商业单位的帮助是这个特殊时期的重要特点。

对受疫情影响无法正常营业的线下演出业界来说,“云蹦迪”是一种不得不为之的解困方法。大批演出娱乐场所关停、演出活动取消或延缓。通过线上直播,对维持音乐人与演出机构的曝光度上能有所贡献,甚至如OneThrid一夜以百万人民币打赏收官,一定程度上可以补贴营业收入。

“云蹦迪”为线下音乐行业疫后恢复元气提供了一些启发。TAXX的抖音粉丝数量从10万增加到30万;许多参加“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音乐人,相关微博的互动热度明显提升;纳西族主唱凌西和DJ 马RS的快手“云趴”视频成为热门,吸引更多人关注“未来民族”这一厂牌。

在夜店的人气竞赛中,有人标出位置坐标,鼓励更多人为在地夜店打榜;不少夜店在云蹦迪爱好群组里发起调查,根据观众反馈,对音乐、光效等进行调整,以获得更好的直播效果。一批知名夜店在“云蹦迪”的比拼中迅速积累了大量线上人气。

对于一些线下演出场所而言,借助本地网红和社区信息的地理分发逻辑而做引流和推广,在疫情之前已经成为标准动作。在新视频社区加速链接线下门店的驱使下,这样的标准动作有机会利用这个特殊的档期而产生更多玩法。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