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联想创投王光熙:基于AI的平台型企业,现在机会还不太明朗

文 | 搜狐科技 宋婉心

今时今日再看联想,或许“Lenovo”的牌子已经逝去十年前的光芒,然而,外界很难发现的是,联想其实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新物种”企业的发动机。

2016年,杨元庆立起了联想创投的招牌,在CVC(企业风险投资)风头正劲之时,联想创投开启了联想集团的第三极创新体系。

三年的时间里,联想创投投出100多家公司,其中不乏宁德时代、美团点评、旷视科技等明星项目。其中十分之一成为了独角兽,旷视科技更是联想创投天使轮投资的人工智能项目,目前估值增长已超过2000倍。数据显示,在18/19财年,联想创投为联想集团贡献税前利润7.2亿人民币。

单独来看,联想创投成绩显著,但这却仅仅是构成了联想资本版图的很小一部分。宁旻管理的联想之星发现初创公司,朱立南的君联资本聚焦VC,赵令欢的弘毅资本更是为较成熟的公司注入资本,加之联想创投,一个完整的资本生态成为联想的强力支撑,“联想系”的大家庭在悄然生长起来。

不同于传统VC以投资回报为导向,也不同于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投资部门强调协同作用,联想创投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近日,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在亿欧WIM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上接受搜狐科技专访时,也对联想创投的独特角色进行了强调。

“不是单纯为了自身业务而去投资。”王光熙表示,在进入2000年后的头几年,弘毅、君联和联想之星已经开始在不同的阶段实践偏财务和市场导向型的投资,而区别于他们,联想创投会更注重生态的构建,被投企业和联想业务的强关联性不是第一准则。

按照“智能互联网”的核心投资方向,在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清单中,囊括了寒武纪、旷视科技、中奥科技等人工智能大数据公司,但同时也能看到类似美团点评和每日优鲜等看起来和联想“无关”的被投企业。

谈及原因,每日优鲜这样的项目在王光熙眼中是“新物种”。类似十年前的电商模式,在当时借助移动互联网的新技术风潮切入,最终成长为赛道内的重度玩家,甚至成为一个独立的赛道。“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你很难预测未来会有什么跟联想一些业务产生协同。”王光熙说道,联想创投更希望推动投资布局和自身业务协同作用的重叠,而非“因为重叠所以投资”。

作为企业风险投资,战略协同和投资回报之间的平衡是永恒的议题,联想创投显然更重视前者,其平均退出周期为10-15年,这在如今寒冬凛冽的创投圈是一种莫大的决心和耐心。

在经济下行期,凭借人口或流量红利的爆发式创业几乎偃旗息鼓,C端可以被挖掘的空间进一步被压缩。潮水越退去之时,创业公司能够提供的核心创新技术就越成为穿越周期的硬通货。相应的,瞄准技术驱动的创业公司的VC也并不在少数。

然而,寒冬提高了创业公司的门槛,对VC们也是如此。在风口之外的独立思考能力、穿越经济周期的预见能力以及陪跑耐心无一不是VC的考验。

11月13日的联想创投2019 CEO年会上,联想创投去年一年的成绩令人惊喜:新投资20多家企业,其中9家是核心部件企业,3家在一年内获得两轮融资,原有被投企业50%以上都获得了新一轮融资,孵化的10家子公司全部获得新一轮融资,业务保持50-100%的增长。

王光熙告诉搜狐科技,三年前,当行业内还在谈论流量的时候,联想创投就已经将目标定在了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垂直行业的结合。这大概是联想创投得以在最寒冷的一年逆势而上的原因。

以下是专访精编:

聊CVC和联想创投

搜狐科技:当下CVC势头正劲,您认为联想创投的不同之处在哪里?(相对于BAT互联网巨头的投资部门以及其他传统风投)

王光熙:我觉得现在CVC可能有两类会比较明显,一类是很明显更偏战略和业务策略的,而且在不同的时间阶段可能也会变,包括在BAT看到其中有一两家原来更偏市场财务导向的,后来可能随着整个企业战略的调整,最后变成一个靠业务和战略驱动的模式,所以这种会跟业务的绑定非常深,纯粹是为业务服务的因素非常大。

另外一类是更加开放的生态式的玩法,这类业界也有一批这样的公司, 既是围绕着自己业务的所熟悉大的生态,但同时也不是一种跟业务完全紧密绑定性的,也不是为了业务而去投资,需要业务背书而去投资,我们联想创投可能更偏向后面一类, 所以我们希望为整个联想大的生态去打造这样一个未来的布局,这是我们跟其它家不太一样的定位。

所以从2011年开始做投资到现在, 基本完全是独立的决策 ,我们希望在投资的过程中,在做这些布局的同时,然后不断推进这块和企业的一些战略、业务的一些协同需求的重合, 我们是希望把这两个东西越来越多的在未来过程当中能够有更多的重叠,而不是我在投资的时候因为有这个重叠,所以做了这个投资, 大概是这样一个定位。

第二块,联想创投的资源相对来讲比较独特一些,我们是联想集团大的业务集群之一,所以我们肯定跟整个集团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而且能够调动协同资源会非常多,不仅是IT设备业务这块,还包括整个全球的供应链,整个全球化的体系。

因为我们本身跟联想控股这方面的关系也非常紧密,而且联想控股这下面的产业条线又相对比较广泛一点,有医疗,农业,各种各样都有。同时因为他们过去从零几年开始在不同的阶段都有财务或者是偏财务和市场导向型的投资机构,已经做了挺久了,弘毅、君联、联想之星,在这块我们跟他们的合作也非常多,相当于联想体系有大的投资矩阵,我们更偏CVC,但是同时在天使VC和PE阶段都有相对比较头部市场的协同投资的一些机构,我们有比较良好的关系。

第三块,联想本身是脱胎于整个大的体系,是脱胎于中科院体系,我们在获取项目,评判一些项目的细分方向上,都能够比较好的获取到第一手国内比较顶尖的学术和技术方面专家的输入和资源。这几点是相对其它的VC和CVC比较独特的地方。

搜狐科技:您刚才聊到,联想创投选择企业的时候不会只跟业务有强关联性,而是服务于整个生态,跟生态的关联性是怎么评判的?和自身业务的关联度又如何衡量?怎样的关联度才能协同自身业务?

王光熙:第一看泛TMT和IT这个领域里面最值得投资的方向,从这点来讲,我们跟大部分的科技VC视角是一样的,我们必须要退出画面看整个行业是什么样一个状态,然后去选择当中最关键的技术领域,最关键的应用领域,最有发展的领域。在这个当中,我们再去寻找,在联想整个大的业务生态,怎么样能够跟它有很好的协同,双赢的关系,所以我们是从这样一个视角看的,所以我们希望本身先要投资到优秀的公司,优秀的科技公司,然后看优秀的科技公司未来在联想当中(的协同)。

比如,我们两三年前就觉得说,智能的大数据,物联网,还有AI,未来可能跟一些具体的垂直行业会有很深度落地的应用,但是那个时候其实很多人还觉得AI这个事风口刚起,但是我们觉得未来这些东西肯定要落地,所以我们也会积极寻找。比如跟一些具体的垂直行业有落地的结合机会,所以我们看了一些智能制造,智慧工业,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等等。

那个时间点,其实跟联想主营业务没有特别直接的联系,但是我们觉得这块在未来当中会牵扯到很多IT方向的类型,我觉得未来可能是一个协同,过了一两年之后,联想整个主营业务,尤其是DCG做数据中心业务的这块,开始规模化跟行业解决方案,跟垂直行业去转移。

我们今年也发表了所谓的3S战略,做各种各样智能的垂直行业,其中包括数据智能,物联网智能,商业IoT等等,我们集团业务自然而然在一两年之后开始延伸到这个方向, 我们过去纯粹是根据自己对这个行业的判断做的布局,最后跟联想的生态发生了比较良性的互动和大量生态上的重 叠。 这些提前性的布局,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多体现出它的价值。

搜狐科技:针对每日优鲜这样和核心业务不太相关的项目,联想创投的对其的计划是怎样的?

王光熙:我们投的100多家公司,里面大部分可能百分之七八十是纯科技类的公司,尤其是to B行业的应用比较多一些。但是其实我们还是有大概至少20%左右或者更多一些,还是跟一些消费和其它一些更加广泛的、宽泛的TMT的应用领域相关。

我们其实一直在寻找类似于科技去赋能一些新的行业,能够去发生一些新的变量,这个东西类似十年前电商的模式,电商这个东西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PC互联网这个事情,其实是不会发生的,其实改变这个业态最大的变量就是这个东西。

明确的主题是寻找各个行业当中的“新物种”,这个新物种本身不是一个赋能,不是说我是一个科学家,或者是一个技术团队发明什么东西,有了什么技术团队,而是能够去帮助传统行业里面的人转型,或者为他提高效能,这是一类公司,我们会投。

但是另外一类,他最后变成这个行业新的玩家,电商其实就是一个例子。像每日优鲜,摩拜这些都是一样的,其实就是用互联网的模式,用新的科技,作为他一个变量,进入传统行业里面,成为里面一个重度的玩家,他是自己投身于这个行业的。这些东西我们会去布局,一方面我们觉得它确实从技术运用的角度是最能够产生效能的,你为这个行业提供工具,一个非常好用的新工具当然非常有价值,但是如果能用这个新工具颠覆这个行业,可能它产生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会更直接,更巨大,如果这个事最后能做成的话。

我们非但不排斥新物种,我们未来也会积极寻找新物种,他用新的模式,新的方法,用IT平台各种各样的手段去改变这个行业,不管最后是成功还是不成功,还是做到什么程度。

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你是很难预测未来会有什么跟联想一些业务的协同。比如当年投摩拜也觉得跟我们的内容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后来又拆分孵化了做物联网连接平台和5G连接平台的联想懂的通信,它赋能了摩拜、OFO还有一堆新的造车势力,所以最后看似可能是没有直接相关的,但是因为他是一个新物种,所以他未来会跟所有跟TMT相关的技术工具和手段,都会是平台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不知道哪天就跟过去被投的一些技术产业发生很强的关联。

搜狐科技:围绕着联想的核心业务,联想创投会否会在合适的时机控股一家被投企业?这个时机如何考量?

王光熙:过去没有做这个事情,过去主要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对外做少数股权的投资,我们从2014年,2015年做内部的孵化拆分,意义上来讲,孵化拆分的企业我们再把它孵化投资,把它独立出来的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控股和一个大股东。但是那个方向有点反,我们说未来希望把它更市场化,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尤其是头几年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大股东的地位。我们本身是有类似这样的操作,相对控股比例比较高的运作。

未来,我们希望一些少数股权被投的公司,希望它跟业务这边发生类似于并购或者是非常深度的资本协同,包括可能不一定是仅局限于他们跟联想之间,可能他们互相或者两三家一起,跟联想能够篡个局,能够把某个事从资本层面合起来,我觉得这是相当有可能性,未来也是有价值的,但是这个事情是机缘巧合的。

如果未来做的话,也一定是由联想创投独立来做,而且我们希望跟联想很多主营的业务去深度绑定,因为这个时间点已经是一个深度的控股的模式或者是大家通过并购,合并的方式,能够下一盘大棋,这个时间点上,我觉得有这样一个主营业务的参与和深度的绑定会非常重要,而不仅仅是一个更加偏财务属性的投资了。

搜狐科技:联想创投的内部决策机制是怎样的?

王光熙:我们从2011年,最早做天使投资开始完全独立决策,所有的决策模式像市场化的一些VC是非常类似的,包括项目的来源、尽调、立项上会到内部的讨论决策,基本都是非常市场化的做法。

我们区别的只是,我们可能在项目来源会有一些比较独特项目的一些来源,包括业务端介绍的、中科院体系介绍的。在决策过程当中,我们其实也会有更多资源,比如外部专家,包括我们公司其它的研发部门,供应链的一些专家,都能够参与到决策过程当中,或者是提供一些专家的意见。

另外,因为整个联想体系比较完整,所以这个团队包括财务、法务、风控、人力、市场、公关都有完整的团队, 中台比较强,所以大部分的尽调工作都是内部完成的,尤其是一些我们早期项目,都是内部做的尽调,所以整个决策过程会比较综合。

有些机构是前台非常强势,而其它用的外部机构,所以前台把这个事说清楚,前台就决策了,在我们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其实会采纳很多中台在尽调过程当中的一些意见和观察,所以这块我们会相对比较民主一些。

搜狐科技:您如何看待CVC可能对企业内部创新产生反作用这个问题?

王光熙:这可能跟每个机构最早的起源和基因都有一些关系。我们因为最早开始,不仅是为公司的战略和生态做投资,同时我们从2014年开始做内部新业务的孵化和拆分,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从这块基因来讲,其实不是对立的,最早是帮助了公司很多新兴业务。

新型业务过去在集团大的体制上面,发展受到了阻碍,在大树下面得不到足够的养分,把这块东西迅速以市场化的东西做大,我们是通过投资的资本手段帮助它做了这些事情,我们跟内部创新和研发创新的关系,更多是正向的关系。

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做了10来个Case了,都非常成功。我们最早不是个别案例做的,最早做第一个案例的时候,花了挺长时间,可能大半年,我们把整个公司的各个部门和包括财务、税务各个部门,关于怎么样做这类项目,其实有一套比较完整的方法论和体制。

搜狐科技:茄子快传是不是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成功项目?

王光熙:对,茄子快传是我们最早的项目, 我们拿着这个项目锤炼了整个一套的方法论和机制。 而且这个过程当中,后面每个案例都给我们整个大的体系和方法论添砖加瓦不少, 但是可能百分之七八十当初怎么样设立这套东西,或者摸着石头过河是靠着茄子快传去做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确学到很多,包括怎么搭建团队,那个团队原来甚至都不是团队原班人马出去的,我们还从别的部门抽调了一些合适的人能够愿意加入这个团队,能够很好的互补给到这个团队,未来独立出去之后怎么样生存,需要最核心的人才,从搭建团队到怎么样设立,包括怎么样去计算它的投资成本,怎么样解决很多员工,公司在出去的过程当中,财务、税务、人力,各种各样的事情上处理,茄子是帮大家走了一遍路,是非常经典的案例。

关于to B风口

搜狐科技:现在C端流量红利已经快被挖掘完,企业都开始挖掘to B的潜力,就您的经验来看,您认为to B的风口真的来了吗?会不会是下一波泡沫?

王光熙: 2B前几年一直有布局,也有很多人说风口来了,但是我觉得即便2B风口来了,也不是像C端这样的,这是一个行业的本质所决定的。 其实我觉得观察一些美国的案例,C端现在中国已经跑得比较快,但是C端模式本身从它的发展速度和轨迹来讲还是跟以前的模式有共通性的,大的逻辑很类似。

所以B端这块总体跟欧美市场来比比较落后,包括从市场、生态角度上来讲,我觉得即便在这块的东西有很多良性转变发展之后,这个事未来大概率还是会像欧美过去2B公司成长的路径,会有相当多的一些类似性,因为没有办法突破企业生态这个事的本质。

本质是它就是生长的周期和路线是和C端不一样的。一旦起来之后,爆发力、黏性、持续的成长的周期也会比较长。所以这块我觉得未来大概率也会非常类似,即便这个风口或者这个事越来越靠谱了,但是未来依然是比C端更长的一个周期,这可能大家要做好一个思想准备。

第二块,中国整个市场不太一样,人口,体量非常大,而且还有很多下沉的机会,消费升级的机会等等。消费这块虽然C端流量变得越来越贵,不像以前遍地是黄金,但是未来,消费长时间还是占据一个比较大的一部分的投资机会,这要客观,不会说一夜之间C端就没有机会,未来都是B端,可能未来还是半壁江山,但是B端会比原来的份额和状态会好很多。

搜狐科技:联想创投一直聚焦在智能互联网,但是范围还是比较大,这个领域内,您最看好哪项技术对产业的赋能和未来发展?为什么?

王光熙:我们大的思路依然没有太大变化,还是希望能够在核心技术上不断做早期的布局,其中包括跟数据链条相关的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AI等等,包括一些终端的技术,核心部件,ARVR,机器人等等,过去这些技术最终还是要落地的。

大的包括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相关的,智慧医疗教育这几个大赛道,我们基本都会去看,而且我们觉得机会都很多。但是具体机会在哪,其实每个赛道都不一样。有些可能是整个行业里面有很多的变化,有些是整个行业有些生态用现有的技术不一定能够撼动,但是某一些细分上比较有机会。我们大概会有这样一个方法论或者不断迭代,去研究这些行业,这个东西也是非常动态的。首先肯定是说这个大的赛道足够大,如果它的细分很小,即便它很有机会,也不一定能长出特别大的机会。另外,肯定也会看这些行业本身现有的数字化的水平,现有的业态是分散的,离散的还是垄断的,寡头的,这都很不一样。根据不同的业态,新进入者赋能有没有机会,做新的平台,做新物种有没有机会,这其实是两类不一样的进入这个行业应用的方法。

搜狐科技:可以说进入2000年之后诞生出BAT,进入2010年之后又诞生了TMD,现在马上将要进入下一个十年,您认为下一代巨头是否会产生?将产生在哪个领域?为什么?

王光熙:过去的互联网公司和巨头,他们也在积极转型,是不是每个人都能转型成功,不好说,但是可能其中一部分也会在这个过程当中通过布局一些新行业,布局一些2B,完成更大生态和平台的布局。

从新冒出来的平台上来讲,这块能不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建立起一个通用性的基于AI、基于大数据新的平台,其实现在没有一个很明显的迹象。但一旦进入到各个垂直行业之后,好处是可以把这个垂直行业吃的很透,或者在那建立一个桥头堡。所以未来不同的传统行业里面会冒出来一些新物种的巨头,包括赋能性平台的巨头可能会有, 但是如果规模做的很大,新物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它不仅仅是一个平台工具的东西,而是它能够真正成为这个新的行业颠覆者,即使这个行业足够大,这个东西依然会比较偏垂直,可能不是一个大的行业通用性横向的平台,现在这个机会还不太明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