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查伊能帮助Alphabet恢复秩序吗?谷歌前员工表示怀疑

[ 摘要 ]皮查伊接管Alphabet,恰值美国联邦和多州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之际。与此同时,在上个月解雇了四名组织抗议活动的员工后,公司内部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去年的罢工规模也很大,数千名员工表达了他们对谷歌如何处理性骚扰指控的异议。

腾讯科技讯 12月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从领导谷歌晋升到领导规模更大的母公司Alphabet,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面临着一系列新的挑战。那么,这位让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如此信任甚至不惜让位的人,将如何处理公司面临的诸多问题,包括市场竞争、内部文化冲突以及日益强化的全球监管环境?

又些前谷歌员工表示,皮查伊是继任这份工作的最佳人选,他领导和构建谷歌多项关键创新(包括浏览器Chrome和安卓系统)的记录不言而喻。但与此同时,其他人则担心皮查伊将推动公司进一步远离“不作恶”的创意根基,走向更加注重财务和产出的企业理念。在皮查伊的领导下,谷歌因为处理性骚扰指控不当,以及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等机构签署政府合同等事情而受到抨击。

通信网络公司Vonage首席执行官艾伦·马萨雷克(Alan Masarek)曾在谷歌为皮查伊工作了两年半时间,他说:“要想成为一名有能力的伟大领导者,你需要具备技术能力和交付能力,但你也必须平易近人,善于与人打交道。无疑,皮查伊很好地实现了这种平衡。”

皮查伊接管Alphabet,恰值美国联邦和多州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之际。与此同时,在上个月解雇了四名组织抗议活动的员工后,公司内部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去年的罢工规模也很大,数千名员工表达了他们对谷歌如何处理性骚扰指控的异议。

佩奇和布林本周早些时候在一封公开信中宣布了Alphabet领导层变动情况。两位创始人表示,Alphabet和谷歌不再需要两位独立的首席执行官,已经为谷歌工作了15年的皮查伊将开始同时领导这两家公司。他们称赞皮查伊的谦逊和“对技术的深厚热情”。

佩奇和布林的信中写道:“自从Alphabet成立以来,我们没有比他更值得依赖的人,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来领导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来。”

“他径直走向白板”

皮查伊出生于印度,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研究生学位,2004年4月加入谷歌,此前他曾在半导体公司Applied Materials和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Co)工作。皮查伊最初担任谷歌的产品管理副总裁,后来晋升为Chrome、安卓以及所有产品的领导职位。皮查伊于2015年10月被任命为谷歌首席执行官,现在他终于成为Alphabet的最高行政管理者。

虽然皮查伊获得了新的权威,并可能大幅加薪(2018年他赚了4.7亿美元),但他也继承了谷歌的许多更大问题,他也将为未来的任何失误负责。鉴于之前与皮查伊的合作经验,两位前谷歌领导人对皮查伊充满信心。他们将他描述为技术精明、体贴周到、谦虚的人,这也是皮查伊新角色所需要的技能。

在谷歌工作了11年的前谷歌产品总监维奈·戈尔(Vinay Goel)表示:“他不会带着自负的傲态走进这个房间,他的谦逊可以解除所有人的担忧,让交流变成轻松的对话,以至于你可以专注于如何合作解决问题。”

现任全球性房地产服务公司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首席数字官的戈尔表示,皮查伊的优势之一是他总是博览群书,随时准备将项目提升到全新的水平。戈尔还说,皮查伊已经用谷歌目前的许多产品做到了这一点,他在这些产品上加倍努力,以改善用户体验和底层技术。

在皮查伊任职期间,谷歌加大了在人工智能(AI)领域的努力,投资了智能助手Google Assistant等产品。该公司还通过一种称为Bert的自然语言处理方式提高了搜索能力。皮查伊去年聘请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领导该部门时,也帮助引领了谷歌云计算服务Google Cloud取得增长。而这一切都发生在谷歌今年早些时候宣称实现“量子霸权”之前。

戈尔表示,皮查伊在印度理工学院Kharagpur获得工程学学位,他拥有深厚的技术专长,这也有助于他经常在讨论中直指重点。戈尔解释称:“皮查伊直接走向白板,试图亲自帮助解决某些问题。他有这样的领导力,他要参与进去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马萨雷克在为皮查伊工作之前,于2012年将自己的公司Quickoffice卖给了谷歌。他说,他经常把谷歌及其领导层视为自己公司的“北极星”。马萨雷克称:“我们雇佣非传统的聪明人,创造我们可以蓬勃发展的环境,其中有些东西是我在谷歌为皮查伊工作时学到的。”

批判性洞察力

尽管皮查伊取得了成功,但仍有很多批评者,其中许多人在简历上都有为谷歌工作过的经历。

前谷歌研究科学家杰克·鲍尔森(Jack Poulson)去年辞职,以示对公司不当行为的不满。尽管他从未与皮查伊单独会面过,但鲍尔森表示,皮查伊经常利用自己的魅力来避免为更大的社会问题承担责任。他说:“我情不自禁地认为他是个相当愤世嫉俗的人。如果他是其他类型的人,那将违背公司的财务利益。”

艾琳·纳普(Irene Knapp)在谷歌担任了五年的高级软件工程师,她也是一位直言不讳的安全和多样性活动家。纳普承认皮查伊拥有热情的性格,并对他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提供的“平衡视角”感到欣慰。但问题是,皮查伊是在纳普所谓的“领导力真空”中工作的。而且与他的前任佩奇不同,皮查伊不会让员工维权人士接触到自己,而员工维权人士的数量似乎在与日俱增。

纳普表示:“这并不是说在佩奇领导期间不存在伦理问题。但那时候,公司内部有关于它们的讨论,我通常觉得这些问题得到了充分的关注。”

但这不仅仅是一个激进主义的问题,纳普说,对大多数员工来说,皮查伊真的“不太显眼”。这使得员工很难认可他的能力,也很难真正感受到他的领导风格。而且皮查伊发出的大多数全体电子邮件在本质上都是中规中矩的,给人更加正式的官方感觉。纳普称:“谷歌曾经是信奉通过自下而上解决问题的公司。但现在,非常突然地,它变成了自上而下解决问题的公司。”

虽然还不清楚皮查伊将如何解决Alphabet的文化和意识形态争议,但他很可能会帮助解决这家控股公司的其他业务,就像他接管谷歌时所做的那样。而且,戈尔认为,这可能意味着削减额外业务,也许包括那些被称为“moonshot”(疯狂而又难以实现)的项目。戈尔表示:“皮查伊与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将是非常强大的组合,我认为现在是重整Alphabet的时候了。”

完全掌控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皮查伊继任Alphabet首席执行官职务后,他能够彻底控制这家科技巨头吗?

佩奇和布林的卸任,并未在股市上引发太大波澜。事实上,投资者们对此感到很高兴,Alphabet股价甚至有所上涨。晨星高级股票分析师阿里?莫加拉比(Ali Mogharabi)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在我们看来,这样的变化不会影响公司的运营和战略。佩奇并没有太多地参与公司的运营,在皮查伊和波拉特的领导下,谷歌(几乎为Alphabet带来了全部收入)继续运营良好。”

与此同时,佩奇和布林将“作为Alphabet联合创始人、股东和董事会成员继续保持活跃”。两位创始人不仅富有、具备巨大影响力,他们还通过谷歌最初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创建了特殊的股票类别,拥有绝对控制权,以锁定这种影响力。不过,得益于在2015年创建Alphabet时所做的一项具体改变,原本让佩奇和布林永远掌控公司的机制已经不复存在。

机构投资者委员会的数据显示,美国90%的上市公司采用的股票结构是,每股股票只对应一票投票权。剩下的10%(包括Alphabet)则采用多重股权结构,其中某些类型的股票拥有更多权利,例如更多投票权或更高的每股股息。公司通常使用这种策略将控制权集中到少数人手中。

典型的比率是每股股票代表10票投票权,Peloton、Pinterest、Lyft、Domo和Snap等公司都是如此。WeWork失败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原本计划将这个比率提升至20:1的水平。多年来,这种做法不断被扩大使用。首先是20世纪80年代的“企业突袭者”,随后是上世纪90年代,科技创业者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当谷歌在2004年上市时,S-1监管文件中出现了多重股权结构。当时有A类股,每股代表1票投票权,B类股每股拥有10票投票权。最终,该公司还增加了没有投票权的C类股。Alphabet从2015年开始的初始注册章程保持了三级股权结构。

Alphabet的2019年委托书显示,截至4月22日,A类股(299436023股)的数量是B类股(46544284股)数量的6倍多。但A类股只代表近3亿张选票,而持有10:1比率效力的B类股则代表了4.654亿张选票。不难看出,在任何投票中,B类股股东总是可以否决A类股股东的提议。

只有5人持有B类股股票,他们分别是佩奇(42.9%)、布林(41.3%)、前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8.6%)、Alphabet首席法务官戴维·德拉蒙德(0.03%),以及风险投资家兼长期董事会成员约翰·多尔(2.4%)。佩奇和布林总共控制了84.2%的B类股股票,这代表着7.372亿张选票中的3.919亿张,占总数的51.2%。只要两位联合创始人就某项行动达成一致,他们就可以指挥公司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

并不是说它会归结为真正的投票,毕竟如果你控制了董事会,你就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而拥有多数选票的人控制着董事会成员的筛选。正如晨星分析师莫加拉比所指出的那样,Alphabet的方向似乎很可能会继续下去,在这种情况下,股东可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谁会得到控制权

如果Alphabet不是为了把谷歌纳入其中而创立的,就不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最初的谷歌S-1文件中,对B类股有许多重要的限制,比如B类股将在转让给其他人或持有者死亡时转换为A类股。这个想法是为了确保投票优势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也不会在某个小团体之外持续下去。然而,在谷歌的案例中,有一种变通方法。

一项条款允许B类股持有者将股份转让给“由B类普通股持有者控制的信托、公司和合伙企业”,以进行税收规划。这样一来,从技术上讲,这些股份将可以从持有者手中移走。然而,这一条款并没有说,在转让之后,现在的前持有人必须继续控制信托、公司或合伙企业。分析师表示,这一措辞使得创造一种可以永久持有股票的工具成为可能。

谷歌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但Davidoff Hutcher & Citr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埃利奥特·卢茨克(Elliot Lutzker)对“Alphabet宪章”的审查显示,一个关键的差异使得这种举动不可能发生。随着Alphabet成为谷歌母公司,B类股持有者必须保留对信托、公司或合伙企业的控制权。如果由于任何原因导致这种情况出现变化,B类股将转换为A类股。卢茨克说:“他们不可能将这些拥有‘超级投票权’的股票永远传递下去。”

除了投票权,这些股票还有巨大的价值。周三收盘时,AlphabetA类股价格为1318.15美元。假设B类股转换成A类股,佩奇持有的股份价值约为263亿美元,布林持股价值为254亿美元。

如果不是Alphabet公司所做的改变,它们的价值可能会更高,因为额外投票权的价值带来了“控制权溢价”。分析师称:“这取决于正在发生的事情,差额可能是普通股的两倍到四倍,但这真的很难说。如果你不能转移超级投票权部分的股份,那么出售它就只值普通股的价格。”(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