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相安无事到祸起萧墙,起点和晋江“必有一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歪道道(ID:wddtalk)

网文平台谁对作者更厚道,其实“全靠同行衬托”。

2019年7月29日晚,晋江签约作者言朝暮发微博称,晋江新推出一项新规定—为了降低文章反复修改保存、提高审核效率,作者对章节进行修改,第一次需扣除100月石,第二次200月石,第三次及以后10点晋江币。

简单点说,就是作者想要修改自己的文章还要付费给晋江。此举一出,用户在网站上一片骂声,不到两天时间,晋江又灰溜溜地把修改文章的限制取消了。

但这件事跟近来沸沸扬扬的阅文新合同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即使现在,对于运营成本不透明是否会影响作家收益、甲方的宣传是否会计入成本,摊薄作家收入等细节,阅文仍尚未给出明确答案。唯一确定的是,这次网文江湖的大动荡透露出阅文及腾讯坚持做大整个IP泛娱乐生态链的野心,这也意味着未来版权买卖将成为起点大神们获得收益的重中之重。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整条IP产业链上,晋江的地位越来越凸显,尽管起点是阅文的“亲儿子”,也架不住“干儿子”更受用户欢迎。市场或将决定一切。

起点正在丧失IP源头供给的主阵地

2003年伊始,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起点中文网正式推出阅读付费的模式,吴文辉的这一试,直接奠定了网络文学往后长达近二十年的商业逻辑。

同一年,晋江被网友拯救,“死而复生”,但这种状态最终持续到2008年就难以为继。不得已,晋江被迫走上了商业化道路,一面学着起点搞起了付费,一面又把50%的股权让渡给当时如日中天的盛大文学。

晋江是典型的夫妻店模式,当起点频繁上演巨头相争、公司内斗的戏码时,它一直闷不作声、小心翼翼。2015年,吴文辉以胜利者的姿态重掌起点,也成了被巨头选中的一统网文江湖的真正“教父”。这时,盛大文学所拥有的晋江股份延续到阅文手中,但地位远不能和起点这一“嫡系”相提并论。

如果吴文辉没有“荣退”,起点和晋江两不相争的状态大概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也是由两者迥然不同的发展道路所决定的。但江湖在变、市场也在变。

2018年阅文集团授权130余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游戏、动画、漫画等娱乐形式,联合投资的数部网络剧和电视剧也相继推出。据统计,2018年共上线了15部阅文IP改编的重量级影视作品,包括《扶摇》、《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武动乾坤》、《斗破苍穹》和《将夜》等。

很明显,这时候腾讯和阅文重点投资和制作的大IP,大多数都来自起点男频。如《斗破苍穹》,为了长线开发这一IP,阅文首次与万达、腾讯合伙组建公司、专注深耕。

但再看今年的网文IP影视化改编的行业动向,根据新剧观察整理出的已官宣出售IP改编权的网文作品,腾讯或企鹅接管的版权中,来自晋江的比重大大增加,和阅文基本持平。而且放眼其它视频平台或影视公司购买的版权,来自晋江的IP数量已经大大超过了阅文。如优酷,榜上优酷共持有7个IP改编剧,只有两个来自阅文,其余均是晋江上的知名IP。

这种IP源头的变化,起因之一是耽改剧的盛行。据统计,今年的耽美小说改编电视剧足足有56部,其中不乏priest的《默读》《杀破狼》、墨香铜臭的《天官赐福》,还有红透原耽界半边天的《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伪装学渣》、《死亡万花筒》等晋江经典。

相较于频频改编失败的起点经典IP,IP影视化的市场选择开始倾向于晋江,而对于这种趋势,腾讯和阅文会忽视吗?恐怕不会,去年一部《陈情令》已经让他们尝到了甜头。

更致命的是,起点的“关键先生”吴文辉离开了,晋江此时的势头无疑给起点不安的未来增添了新的变量。

用户群体错位,让晋江“压倒”起点?

IP改编剧中,男频扑街、女频爆火成了近两年来的一个趋势。

从《青云志》、《择天记》到《斗破苍穹》、《武动乾坤》,还有《莽荒纪》,流量明星加持、资金雄厚,结果一个比一个扑得厉害。反观女频,《甄嬛传》《步步惊心》《琅琊榜》《何以笙箫默》《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后来《镇魂》《陈情令》两部耽改剧,要么成了经典,要么捧出了顶级流量,而这些IP均来自晋江。

起点经典IP改编失败有很多原因,剧情变动惹恼原著粉、内容还原不了原著恢弘的世界观以及流量小鲜肉担当主演。不过仔细看晋江的改编剧,其实大多也有这些“通病”,但为什么还是后者更容易获得观众喜爱呢?

归根结底,是用户群体的错位:起点虽强,但以男性居多,男性却不是影视作品的核心受众群体,晋江虽小,可它迎合的女性用户,恰恰掌握着影视市场的话语权。

数据统计,在人群画像方面,网络文学的受众中男女比例已经基本平衡,男性占据52%,女性占据48%。比如最近崛起的免费阅读平台—书旗小说与番茄小说,他们的男女比例都接近1:1。但起点与晋江截然相反,起点的男女用户比例长期接近8:2,而晋江则是3:7。

双方用户群体的差距,让他(她)们对IP改编剧从演员到编剧、从感情主线到改编情节的接受度都有所不同。以演员为例,近些年来随着粉丝经济产业链形成,启用流量明星成了几乎所有影视制作的共同选择,而这些流量明星大多是靠着女性用户的狂热而冒头。可一旦转为主演男性粉丝居多的起点改编剧,原著粉自然感觉非常不适。

如杨洋,他依靠《旋风少女》、《微微一笑而倾城》等女频改编剧而爆火,继而转型主演《武动乾坤》。结果不仅引得原著粉心态炸裂、骂声一片,而且剧中的“油腻感”也让不少女性粉丝不忍直视、渐趋流失。

起点经典IP相继扑街,是与影视剧市场主流群体错位的直接结果,再加上起点爽文本就不为女性用户所喜,因此,投资方一味地用流量明星、感情戏去迎合女性,其实往往适得其反。

市场的反应对起点来说是不利的,起码在从IP影视改编到收割粉丝经济这条产业链上,起点的核心价值正在被晋江所威胁。而且可以预见的是,起点的风格不变,作品受众与影视主流用户割裂的状态不变,这些经典IP改编的价值只会随时间愈加缩水。

当然,去年《庆余年》的爆红给了起点和阅文一些启发,其取巧之处在于“一个晋江女生了起点男”的故事设定,似乎让女性的接受度提高了不少。

起点面前的“两条路”

2020年无疑是起点的“新起点”,吴文辉退出、程武接棒,高层的剧烈动荡还没有给作者们一个缓冲的时间,紧接着新合同又引发出对著作权、对免费付费之争的质疑。所有这些动作都意味着,持续稳定了18年之久的起点,即将面临一次比当年盛大内斗更关键的变革。

从这个角度看,起点似乎作出什么样的改变都不足为奇。

据悉,一些起点男频的作者们已经开始考虑跳槽其它平台的问题,甚至也把目光放在了晋江文学城,但引起了某些纠纷。

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如此。一则,说实话,除非把自己“掰弯”,不然写惯了爽文的男作者必然适应不了晋江的氛围和文风;二则,这些年网文平台的合同修改一直是以起点为模版,再稍加修改,套用到自家作者身上。换句话说,尽管起点新合同引得“人神共愤”,但仍不排除其它站跟风学习。

所以,作者们的权益该争还得尽量争,但当胳膊拧不过大腿时,正如纵横中文网总编邪月所说,“对大部分以订阅为生的作家来说,我的建议就是拥抱免费,积极求生”。

除此之外,如何维持住起点在IP改编剧中的商业价值,也同等重要。

受限于用户群体和爽文改编难度的问题,起点和阅文可能会面临两个选择:其一,放弃掉迎合女性的想法,只把受众集中在原著粉身上。当然,这里所指的是腾讯或阅文投资、主导的影视剧改编,其它被买过去的版权他们也无权过问。

根据阅文的财报显示,2018年,阅文在线阅读月度活跃用户突破2.14亿户,再加上起点大神们动辄百万甚至千万的粉丝,如果IP改编剧能够在这些用户中确立好作品的口碑,继而通过口碑发酵扩大影响力,未尝不是一个更稳妥的思路。毕竟影视市场中,好作品仍然稀缺。

其二,尽可能缩减男频爽文改编影视剧的比例,重点倾斜于游戏、动画、漫画等娱乐形式的转化。

因为相较于改编影视剧的失败,《全职高手》、《斗破苍穹》、《全职法师》等IP的动画制作显然更加成功。重点是,这也大大稳固了腾讯在动画、漫画、游戏等产业的核心地位,帮助阅文内容生态和腾讯文娱体系进一步打通。

不过,不管哪一种选择,腾讯、阅文和起点必然要割舍掉一部分可能获得的利益,否则难以祛除起点的积弊。

起点和晋江,犹如网文江湖的两个极端,一个厮杀为乐,一个安静怡然,一个“炫酷吊炸天”,一个“有情饮水饱”。然而故事发展到现在,起点是时候向晋江学学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