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码通乘背后:亿通行、一卡通、北京公交的合分之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作者:唐俊,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北京市交通委宣布,5月16日起,北京公共交通扫码支付实现“一码通乘”。

乘客使用亿通行、北京一卡通、北京公交三者中的任意一个APP,均可乘坐北京所有公交和地铁线路,以及S2线、怀密线2条市郊铁路线路。刷码乘车和一卡通刷卡乘车一样,享受北京公共交通票制票价优惠政策。

界面新闻了解到, 一码通乘原计划在今年春节后上线,受疫情影响推迟至今。

在今天之前,在北京坐地铁需使用亿通行APP,乘坐郊区地面公交及运通线用北京一卡通APP,也可以选一卡通微信乘车码,乘坐市区内公交线用北京公交APP。

此前看似选择多样的扫码支付,也让不少人感到困惑,在北京公共交通出行到底需要下载几个APP?

“一码通乘”今天终于实现,但为何当初三家企业会同时开展扫码支付业务,使北京公交移动支付市场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内处于割裂?

而公交和地铁扫码支付的整合,对于三家运营企业来说,也并不意味着竞争结束。

北京扫码乘车姗姗迟来

在一码通乘的消息发布后,社交媒体上有外地网友表示惊讶,“原来北京现在才一码通乘,好多地方早就可以了”。

过去几年公交移动支付领域快速发展,北京在这方面确实显得不紧不慢。

2017年7月腾讯乘车码在广州上线,2017年8月支付宝扫码乘车在杭州上线。此后一年间,两大互联网科技巨头不断在全国拓展公交移动支付市场。到2018年下半年,微信和支付宝扫码乘车业务覆盖的城市各自都超过了100个。

北京直到2018年5月才正式推出扫码乘地铁。而扫码乘公交一开始仅在昌平、密云、顺义等郊区试点,直到去年9月才逐渐覆盖市区公交线路。

去年8月份之前,来北京的外地游客,在地铁站自动售票机买车票还只能用现金。去年8月10日起,北京地铁购票充值才开始支持微信和支付宝支付。

实际上,北京布局公交移动支付并不晚。界面新闻从北京轨道交通业内人士处了解到,早在2015年,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就牵头开始论证二维码地铁过闸项目,立项时间早于上海、广州、深圳等地。

但作为首都,市委和交通委对涉及公共交通的项目要求非常严格、谨慎,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所以2017年下半年,当其他城市已经全面上线扫码乘车时,北京才开始在地铁首都机场线试点。

在正式推出扫码乘地铁之前,亿通行于2017年8月推出了“手机订票,地铁站取票”的功能作为过渡,以解决取票机不支持移动支付购票的问题。

界面新闻了解到,购置这些取票机的成本由政府承担。在扫码乘地铁全面上线后,使用“手机订票,地铁站取票”功能的乘客逐渐减少,如今除了一些团体旅游乘客还在使用,取票机基本闲置。

北京地铁扫码乘车发展速度慢于其他一些城市,除了政策上谨慎考量,亿通行为确保上线后功能更稳定、便捷,也做了更多的测试。

亿通行最开始选择封闭的机场线进行试点,从试点到正式全网上线,中间间隔了7个月。亿通行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这期间团队主要在做设备改造及测试,每个闸机都要人工测试几十次,以保障全部车站所有通道能同时上线。

“有的城市只开放了部分闸口可扫码,因为有扫码支付优惠导致这些闸口排队较长;有的地方上线第一天服务器就宕机了;我们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亿通行负责人说。

亿通行在地铁闸机上的宣传图案。拍摄:唐俊

扫码乘地铁在2018年5月19日正式上线后,收获了不错的数据反馈。北京交通委数据显示,北京地铁开通二维码乘车服务第一年内,亿通行APP获得了1340万用户,完成二维码扫码乘车4.2亿人次,北京地铁乘车人中扫码支付占比单日最高达30.8%。

到现在运营两年后,亿通行APP已有2600万人注册,总计完成扫码乘车10亿人次,单日占比最高40%。

早在2016年累计发卡量就突破1亿张的北京一卡通,具有公交支付市场的规模优势。2017年8月,手机一卡通推出全面支持刷手机乘地铁,不过先决条件是手机支持NFC功能。当时拥有NFC功能的手机用户不到总数的20%,影响了推广范围。因此,一卡通也希望开发二维码支付方式。

但当时,地铁方面扫码乘车已由亿通行独家运营,北京公交集团掌握市内地面公交系统,一卡通只好从郊区公交车线路入手。

北京一卡通的扫码乘公交服务于2017年8月开始,最早只在昌平区公交车线路试点,后逐步将试点应用范围扩大至通州、顺义等500余条公交线路。2018年,一卡通扫码乘车覆盖北京32条运通公交线路。

同时,一卡通还与腾讯合作,在微信中上线了北京一卡通小程序,但目前也只可乘坐部分郊区公交车线路。

而作为地面公交主要客流地,北京市区800多条线路直到去年9月份才开始测试扫码乘车,由北京公交主导推广。北京公交也是在这个时候推出了“北京公交”APP。

至此,北京公共交通终于全面支持移动支付,但三家各自划分领地。

合分之争

有些城市公共交通移动支付市场非常统一,只有一个渠道。比如成都将公交和地铁扫码支付全部整合到天府通APP,昆明全部整合到腾讯乘车码。

上海、深圳等一些城市,地面公交车和地铁扫码支付是相互独立的渠道,但公交车和地铁本身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并没给公众造成太多困扰。

北京拥有三个扫码乘车渠道,并且各自宣传声势都很大。在新闻评论中,不少网友对此表示不解,“为什么要做3个APP?”

“北京市交通委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由于三方难以达成共识,才形成了现在的局面。”了解该事件始末的核心人士对界面新闻说。

查询公司背景会发现,亿通行、北京公交、北京一卡通股东分别代表着在公共交通建设、运营领域不同利益方,都具有重要决策影响力。

  • 亿通行APP由北京如易行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运营,其大股东北京市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 (下称京投) ,是北京地铁的建设运营主体。

  • 北京公交APP由启迪公交(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发运营,其大股东北京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北京公交集团) ,负责运营北京的地面公交线路。

  • 北京一卡通APP由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开发运营,其控股股东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北控集团) 是北京的大型国有企业,下属公司业务涉及房地产、燃气、航空、市政工程等重要领域。京投和北京公交集团也持有北京一卡通小部分股权,但话语权仍在北控集团手中。

界面新闻了解到,为了不影响乘车体验,北京市交通委在扫码乘地铁推出后不久,就要求将来公交地铁必须实现一码通乘,但并未决定是整合统一APP还是通过其他方式。

是否要整合,表面看是三个APP之间的业务讨论,但实际上也是三个大型国有企业股东之间的利益平衡。京投拥有封闭独立的地铁系统,北京公交集团拥有近千条公交线路,一卡通提供的实体卡在过去的十多年保持了公交地铁的高效运转。

北京有2154万常住人口,全年接待国内游客3.1亿人次,这其中大部分人的出行都依赖公共交通。在移动支付进入交通系统之际,谁都希望掌握主动权。

特别是对于一卡通而言,刷卡是其主营业务,如果被亿通行和北京公交APP取代,公司经营将会受到严重影响。

“在2018年秋天,三家公司曾坐在一起讨论成立合资公司合推一个APP,这样对公众最方便。甚至已经讨论了股权如何分配,但由于三方利益诉求不同,最终没能成行。” 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各方都希望自己主导,有了自己的APP,才会有专属的流量和数据。

于是,市政府出面进行协调,要求三方在技术上进行合作,至少让乘客在乘坐公交车和地铁时不用切换APP。

此后,三家公司相关负责人再次坐到一起时,不再讨论成立合资公司,而是讨论技术协同,以实现一码通乘。

北京公交APP在公交车上的推广牌、拍摄:唐俊

这样的结局并不是皆大欢喜。地铁的技术改造成本在亿元级别,公交车的技术改造成本在千万级别,不同扫码设备上的用户体验也不一样。但今后,三方可以无偿互相使用改造过后的扫码设备,前期付出更多成本的企业自然心有不甘。

而事实上,“一码通乘”也并非真正的一个码,而是在同一个APP里面配置了两个二维码入口,分别用来乘坐公交和地铁。

不过这样对乘客来说已经方便了很多。如果整合为一个码,其实就相当于整合为一个APP了。

亿通行APP二维码,公交和地铁有单独的入口

未来之路

在2018年上线初期,亿通行曾想通过高额补贴获取新用户,但北京交通委为了避免一卡通用户流失过多,否决了这一计划。

据界面新闻了解,对于一码通乘的相关消息,北京市交通委也要求三家企业不做过多宣传,由交通委统一发布。

一码通乘之后,支付结算还是通过不同APP内的二维码进行,三方仍需要考虑竞争的问题。

虽然交通委要求消息要统一发布,但三家企业早就都通过不同方式,放出了自己的APP即将实现一码通乘的消息。从2019年四季度开始,各家也已经开始提供不同程度的优惠,以吸引更多新用户。

亿通行已经运营了两年,累计了上千万的用户;北京一卡通对界面新闻表示,一卡通二维码的累积开通用户量也已接近1000万。两家企业也都有实际的运营经验。

而对于北京公交APP而言,从去年9月份测试开始,至今依然处于运营初期,期间还出现过技术故障。

去年11月25日早高峰,北京公交APP出现故障,乘车二维码无法显示。北京公交后来解释称,这是由于北京公交APP出现网路波动导致无法正常刷新二维码,并表示会对软件不断进行完善。

不过在一码通乘之后,如果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乘客便有可能转用另外两个APP。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现在三家享受到的政策一样,竞争主要发生在用户上,谁的用户体验好,谁就能获得更多用户。

虽然亿通行和北京公交有地铁和公交车辆作为硬件支撑,在宣传推广上更占优势;但一卡通在扫码支付之外还有NFC支付,这是其他两家所没有的功能。乘客要想使用NFC,必须通过一卡通实现。

NFC扫码乘车。图片来源:北京一卡通

与扫码支付乘车相比,手机NFC乘车不用点亮屏幕即可支付,使用上更加方便。北京一卡通公司对界面新闻表示,截至去年底使用NFC支付的手机一卡通用户,数量突破了1000万。

今年4月份,Apple Pay正式支持添加京津冀互联互通卡,使用该卡可在全国275个城市乘坐公交地铁。去年七八月份时,北京一卡通还相继取消了安卓和苹果NFC手机一卡通的开卡费。NFC手机的门槛越来越低,千元机也开始具有NFC功能,这是一卡通独特的优势。

目前,三个APP的发展方向还未完全确定,但可以明确的是,扫码乘车这一业务本身并不赚钱,不可小视的是公交移动支付的人群流量机会。上线较早的亿通行和一卡通APP,已经在尝试扫码之外的业务。

亿通行在APP中接入了商城,并表示未来会开发B端的服务需求,将B端收益转变为用户乘车补贴,同时通过用户场景为B端引流。另外,亿通行还计划拓展其他城市的公交移动支付业务,目前已支持大连公交扫码乘车。

北京一卡通将旅游与交通结合起来,接入了演出票务和景区门票等产品,也在售卖连锁快餐的卡券。

北京公交由于刚上线不久,APP并未接入扫码乘车之外的付费功能。

“目前状态还是比较好的,偏向于市场竞争,而不是政府主导。最终谁胜出,市场会做出选择。”上述业内人士认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作者:唐俊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