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道CTF对10种反调试的探究

本文为看雪论坛优秀文章

看雪论坛作者 ID:0xDQ

0x00 前言

最近做的有些ctf中总是出现一些反动态调试的情况。由此对一些常见的反动态调试进行一些总结。 既然是调试,趁着这个机会探究了一下调试器如何与被调试进程建立联系的过程。

参考文章:

  • https://blog.csdn.net/hgy413/article/details/7996652

  • https://blog.csdn.net/yiyefangzhou24/article/details/6242459

  • https://www.52pojie.cn/thread-883664-1-1.html

  • https://bbs.pediy.com/thread-223857.htm

  • http://bbs.pediy.com/showthread.php?t=31447

  • https://blog.csdn.net/qq_32400847/article/details/52798050

0x01 CTF—wp

先运行一下:

到ida里看一下:

发现4010D7的位置无缘无故跳到了4010DE,就是这块的问题,在x32dbg搜字符串定位,把4010D7~4010E0都nop掉。

得到新的文件。重新载入ida。

经过逆向分析首先经过10次反调试,只有在不被调试的情况下才能组成正确的str1,然后对flag普通base64加密,再 进行奇偶位分别与str1与[0ff_404018^3]比较。

反调试的函数主要在下面分析。

脚本如下:

import base64

str1 = "LKd8gPYWS["

str2 = "2TVBnx0lnn"

cipher = [0] * 20

for i in range(10):

cipher[2*i] = (ord(str1[i]) ^ 3) - 2

cipher[2*i+1] = ord(str2[i])

print''.join(map(chr,cipher))

#M2FTeV9BbnQxX0RlNnVn

end_cipher = 'M2FTeV9BbnQxX0RlNnVn'

print"D0g3{"+end_cipher.decode("base64")+"}"

#D0g3{3aSy_Ant1_De6ug}

0x02 对反调试的探究

上题中反调试的函数在接下来具体说明。

1. IsDebuggerPresent

用windbg看一下IsDebuggerPresent的反汇编:

kernel32!IsDebuggerPresent:

7c813133 64a118000000 mov eax,dword ptr fs:[00000018h]// fs寄存器在3环的时候指向TEB,而+18h偏移处指向teb的开头fs:003b:00000018=7ffdf000

7c813139 8b4030 mov eax,dword ptr [eax+30h]//+30h指向PEB

7c81313c 0fb64002             movzx   eax,byte ptr [eax+2]//peb->BeingDebugged位来判断是否有调试器。

本题第一次的判断直接判断的BeingDebugged不再赘述了。

2. CheckRemoteDebuggerPresent

这个函数检查的是你获取的进程是否被另一个进程调试。

看一下反汇编(下面截取了关键的部分):

7C85AA3C 50 push eax //eax里是 hProcess

7C85AA3D 6A 07 push 7 // 这里的7定义是 ProcessDebugPort

7C85AA3F FF75 08 push dword ptr SS:[ebp+8] //hProcess

7C85AA42 FF15 AC10807C call dword ptr DS:[<&ntdll.NtQueryInform> ] //ntdll.NTQueryInformationProcess

7C85AA48 85C0 test eax,eax //判断

可以看出实际调了NtQueryInformationProcess,它可以将指定类型的进程信息拷贝到某个缓冲。

函数原型如下:

NtQueryInformationProcess (

IN HANDLE ProcessHandle, // 获取进程的句柄

IN PROCESSINFOCLASS InformationClass, // 信息类型

OUT PVOID ProcessInformation, // 缓冲区的指针

IN ULONG ProcessInformationLength, // 缓冲区大小

OUT PULONG ReturnLength OPTIONAL // 写入缓冲区的字节数

);

其中ProcessInformationClass中的ProcessDebugPort,它来检索调试器的端口号,只要是非0则有调试器。

3. SetLastError & OutputDebugStringA & GetLastError

OutputDebugStringA :它可以把调试信息输出到编译器的输出窗口,和调试器进行交谈,(还可以用DbgView来看),如果被调试,那么调用就会成功,SetLastError设置的“12345”就会被覆盖,那么GetLastError也不会成功得到“12345”,由此来检测是否被调试。

4. NtQueryInformationProcess

上文提到了,这就不说了。

5. CloseHandle异常

Windows在执行异常处理时,无论是内核异常还是用户异常,在进行异常信息的“包装”后,都会到KiDispatchException进行异常的分发,下面逆了此函数的一部分。

内核异常的分发(部分)

用户异常的分发(部分):

可以看出来,无论是用户异常还是内核异常,再进行VEH,SEH之前都会先判断是否用调试器,利用该特征可判断进程是正常运行还是调试运行,然后根据不同的结果执行不同来判断程序是否被调试。

6. DebugActiveProcess

先看一下这个函数: DebugActiveProcess会使调试器附加到获取的进程上并且调试它。 此函数的唯一参数是进程的PID。

BOOL WINAPI DebugActiveProcess(

  __in DWORD dwProcessId//要被调试的进程标识PID

  );

以下是对调试器利用DebugActiveProcess的深究。

调试器调试程序的时候,一种是直接打开进程,另一种就是用Attach通过附加的形式去调试,而后者利用的就是DebugActiveProcess,废话少说,看代码:

先进入kernel32!DbgUiConnectToDbg()这个函数,这里面调用的是ntdll里的DbgUiConnectToDbg(),我们把ntall.dll载到IDA里:

在进入ntdll!DbgUiConnectToDbg() 里的ntdll!ZwCreateDebugObject():

会发现进0环了,7FFE0300,没记错的话是SystemCall,程序由此进0环。

这个函数进0环就是为了创造对象--DebugObject (从ReactOS上找的),在0时无非就是添结构体,并且返回一个句柄。

typedef struct _DEBUG_OBJECT {

KEVENT EventsPresent;

FAST_MUTEX Mutex;

LIST_ENTRY EventList;

union

{

ULONG Flags;

struct

{

UCHAR DebuggerInactive:1;

UCHAR KillProcessOnExit:1;

};

}

} DEBUG_OBJECT, *PDEBUG_OBJECT;

关键是这个这个句柄在3环时放哪了。我们重新回到ntdll里的DbgUiConnectToDbg()。

发现是存到了TEB+0xF24的地方,此时,DebugObject与调试器建立起了关系。

(做反调试的话,可以遍历所有TEB+F24h的位置,如果有值,那肯定在被调试(嘴角疯狂上扬))

OK,差不多了,我们重新回到梦开始的地方DebugActiveProcess,往下看

用到了传进去的参数PID,在下面转换成了被调试进程的句柄存到esi里,紧接着传入了 kernel32!DbgUiDebugActiveProcess(被调试进程句柄),此时,调试器和被调试建立起了联系。

之后同样进入了ntdll里UiDebugActiveProcess(被调试进程句柄):

惊喜来了,创造对象--DebugObject 的句柄和被调试进程的句柄都传入了ntdll!NtDebugActiveProcess。 跟进去之后同样通过SystemCall进NtDebugActiveProcess(0环), 以下是NtDebugActiveProcess的逆向结果:

进入 _DbgkpSetProcessDebugObject:

建立上了调试关系。

7. GetStartupInfoA

在使用 CreateProcess 创建进程时,需要传递。STARTUPINFO 的结构的指针,而常常我们并不会一个一个设置其结构的值,连把其他不用的值清0都 会忽略,而 ollydbg 也这样做了,我们可以使用 GetStartupInfo 检查启动信息,如果很多值为“不可理解”的,那么就说明自己不是由 explorer 来创建的。(explorer.exe 使用 shell32 中 ShellExecute 的来运行程序,ShellExecute 会清不用的值)

还有一点 ollydbg 会向 STARTUPINFO 中的   dwFlags 设置, STARTF_FORCEOFFFEEDBACK,而 explorer 不会。

这篇文章 (http://bbs.pediy.com/showthread.php?t=31447) 中要实现的想法,就是这个这道ctf设置的反调试,好巧。

8. 检测系统留下的痕迹

进入sub_401580个函数:

这种反调试在ctf中很常见。

首先CreateToolhelp32Snapshot照下快照,记录当前进程,线程信息

利用process32First函数来获得第一个进程的句柄。

BOOL WINAPI Process32First(

HANDLE hSnapshot,//_in

LPPROCESSENTRY32 lppe//_out

);

PROCESSENTRY32结构为:

typedef struct tagPROCESSENTRY32 {

DWORD dwSize; // 结构体大小;

DWORD cntUsage; // 此进程的引用次数;

DWORD th32ProcessID; // 进程PID;

DWORD th32DefaultHeapID; // 进程默认堆ID;

DWORD th32ModuleID; // 进程模块ID;

DWORD cntThreads; // 此进程开启的线程次数;

DWORD th32ParentProcessID;// 父进程PID;

LONG pcPriClassBase; // 线程优先权;

DWORD dwFlags;

WCHAR szExeFile[MAX_PATH]; // 进程全名;

} PROCESSENTRY32;

可以看出本题比较的是szExeFile进程名称这一参数,来判断是否被调试。

除了本题中查找进程信息,还可以查找窗体信息,和查找调试器引用的注册表项。

查找调试器引用的注册表项:

下面是调试器在注册表中的一个常用位置。

SOFTWARE\Microsoft\Windows NT\CurrentVersion\AeDebug(32位系统)

SOFTWARE\Wow6432Node\Microsoft\WindowsNT\CurrentVersion\AeDebug(64位系统)

该注册表项指定当应用程序发生错误时,触发哪一个调试器。默认情况下,它被设置为Dr.Watson。如果该这册表的键值被修改为OllyDbg,则恶意代码就可能确定它正在被调试。

查找窗体信息:

FindWindow函数检索处理顶级窗口的类名和窗口名称匹配指定的字符串。

EnumWindows函数枚举所有屏幕上的顶层窗口,并将窗口句柄传送给应用程序定义的回调函数。

9. 时钟检测

本题采用的是__rdtsc进行的检测。

rdtsc指令将时间标签计数器读入 EDX:EAX。

Windows系列操作系统的时间间隔10 - 20 毫秒,软件正常运行时的速度比我们分析代码时快得多,所以可以比较上下两句代码的时间戳,来判断程序是否被调试。

0x03 总结

因为一些反调试原理的本质是一样的,所以把一些反调试放到了一块说。本文因为是探究性质,所以会有很多汇编级的逆向,可以注意下在IDA里的注释说明。

如有不正确的地方,还请路过的大牛斧正,希望我的总结可以帮助到看官。

CTF的原题点击阅读原文下载附件。

看雪ID: 0xDQ

https://bbs.pediy.com/user-885131.htm  

*这里由看雪论坛 0xDQ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看雪社区。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