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的,我烦透人脸识别了

上周去了趟北戴河,一张老脸被识别了好多次。

我是非常注重隐私保护的人,生活中需要用到身份信息、人脸识别之处,我尽量选择绕开或放弃。

有一次逛家门口的「合生汇」商场,进门就得人脸识别,我掉头就走,真是惯的他们。

还有一次去某个高档写字楼参加活动,一楼大厅排起了长龙,挨个填表、测脸,活生生的人变成数字,再按标签进行归档处理。

疫情期间,迫不得已,我们让步了太多的隐私,公共生活轨迹几乎让人一览无余。前一段时间,某地还想加码,对所谓的「健康信息」进行更详细的分级,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想起英剧「黑镜」里,人们互相打分,分值决定社交地位,初看时觉得荒诞,现在却对编剧的前瞻性拍案叫绝。

借由「抗疫」的理由将「人脸识别」常态化看来是一种趋势了。坐电梯人脸识别、挤地铁人脸识别、逛商场人脸识别、进公园人脸识别,以后厕所出恭抽张纸恐怕也得人脸识别了。

短短的五个月,是线上生活的一次「大飞跃」,也是个人隐私的一次大让步,后者往往还打上「为你好」的标签,让人越来越习惯这种用隐私换便利、换准入的生活状态。

本该慎用,甚至应立法禁止滥用的「人脸识别」技术,居然前一段时间被某代表建议用在预防未成年人游戏防沉迷上。

确实屡有新闻曝出,未成年人玩游戏进行大额充值,家长哭天喊地。

如果你是一个用心培育孩子,关心孩子成长的父母,饱受舆论争议挑战的游戏公司,早已经出台了相应的未成年人保护办法,你稍微了解、关注一下,基本就能解决绝大多数的问题。

譬如,你绑定一下孩子的游戏账号就行了,设置他的游戏时间、消费额度,开启消费提醒,甚至查询在线状态。你好比就是百里守约啊,在孩子的活动范围内开启一技能,插个眼,他躲草里也白扯啊,所有行动,你一目了然。OK,如果你不想用工具,那你保障一下孩子用自己的信息实名玩游戏啊,游戏内对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和消费都有强行管制。

当然,确实有一些「魔高一尺」的熊孩子,把你手机偷偷拿过来,用你的账号登录游戏,输入你的支付密码,买个皮肤,把消费提醒消息删除,雁过无痕,美滋滋。

大哥,你得管好自己的手机啊,万一哪天孩子看到你和隔壁阿姨的聊天,那对幼小的心灵冲击太大了。你用点心,保管好自己的支付密码,再不济搞个支付二次认证,或者设置下面容支付和指纹支付,不就完美解决了吗?

现在有些人就像铠一样,一言不合就开大,凡事不决就「人脸识别」。

而有些「社会贤达」呼吁的是对所有人进行无差别的「人脸识别」,就为了把所有未成年抓出来。你不想想我为啥要帮着你一起管孩子?这对我来说公平吗?

我实在不明白,把自己孩子的生物信息交给一个商业机构,是出于什么心理。 你担心孩子沉迷游戏,自己不利用现有的管理工具,却对出让他的隐私之事,毫不在意。

我看过一则报道,现在很多拐卖儿童的案件,多和社交媒体晒娃有关。

我特别留意了一下,那些注重隐私保护的朋友,他也晒娃,但只晒背影,正面容貌、住址信息、学校信息,根本不会展露。

在我们有选择的情况下,个人隐私应当高于一切。「懒政」是一种「政治管理学」的术语,可你平时不教育孩子正确看待游戏,不培养他的生活习惯,不利用游戏保护工具,就盼着「人脸识别」来一刀切,永绝后患,那不也是「家庭管理」中的「懒政」吗?

孩子有问题,绝大多数是家长的问题。如果你有心统计一下未成年人沉迷游戏、过度充值的案例,会发现,家长多半教育水平不高,对互联网认知度不够(甚至不及孩子)。这些家长,连在微信或者QQ上绑定孩子游戏账号的功能都不了解,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于是乎,有代表提出「人脸识别」根治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他们举双手双脚赞成。因为此举绕开了他们的知识盲区,省却了他们了解游戏、了解孩子需求的复杂环节,省却了交流、训诫的必要流程,一劳永逸。

而且,他们是对「隐私」最不敏感的群体,是为了撸点小额贷款,恨不得把社会关系全部提供给授贷方的群体。

很多人抱怨自己又被互联网平台的技术手段监听了,来了月事的第一分钟,就能看到电商网站的红枣广告。

如果我们主动或被动的让渡了自己的隐私,换取在这个钢琴水泥社会的通行证,至少我们还用有让下一代人换个活法的勇气,告诉他们保护隐私的重要性,对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懒政」行为说不。

我不想有那么一个画面在真实世界频频出现:为了阻止孩子吸烟,烟草店上了人脸识别;为了阻止孩子谈恋爱,咖啡店与电影院上了人脸识别;为了阻止孩子踢球受伤,球场上了人脸识别。

神经网络算法不是孩子的爹,你才是啊。

思考题:你愿意为了管那些熊孩子,被系统无差别扫脸吗?你遇到过哪些场合滥用人脸识别了?

你还可以看:

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

至道学宫倒了,家族群还在呀

视频浮夸风下的古典自媒体

你多少沾点罗志祥的病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