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创始人徐可回应:APP不是停运,而是暂停升级

Odaily星球日报今日发布 《没做成女版孙宇晨,却做成女版贾跃亭》 一文,ONO创始人徐可闻言后进行回应,以下为回应全文:

(徐可)

近日,《没做成女版孙宇晨,却做成女版贾跃亭》一文传遍社群,因影响较恶劣,我对文中主要有争议的重点做一些回应。

一、文中指出“深链财经对ONO此前社区人数造假新闻报道”为实,此为不实消息。

已与深链财经创始人/撰稿人进行公开的良性沟通,并举证说明附加律师函。 https://m.weibo.cn/2302522754/4245469855598534

双方目前已达成和解。

二、关于发不发币。

Token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会成为未来世界最主流的交易品种。在我深入理解了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运用后,这是一直扎根在我心中的理想,可期待的未来。

创新意味着与冒险为伴,但可惜的是,「对大多数人而言,人生不是什么冒险,而是一股莫之能御的洪流。」

三、关于项目募资。

文中指出“App未上线就募资有违初心”为不实消息。ONO首轮(基石轮)募资日期为2018年6月28日,ONO App首版本上线日期为2018年4月15日。

基石轮投资人的背景经过严格的筛查,几乎每一个基石投资人都和我本人见过、聊过。此项活动,是在符合项目所属当地法律的环境下,在充分理解了投资风险的情况下,进行的。

因此,此文出后我们再次复核,文中所谓“刘鹏为了投资 ONO 项目,先后成立了四支基金,将手中的 2000 个 ETH 进行分拆,以 4 支基金的名义向 ONO 进行投资(每支 500 个 ETH)。”为不实信息。

四、关于ONO App停运。

是事实。

不是停运,而是暂停升级。

感谢所有ONO用户的关心。ONO app自上线以来更新了四十六次,提交近二十万行代码。

ONO app在运行至2月时,推出了广告商模式,我们在社群接收到大量负面反馈,且盈利未达预期后,一直在做模式上的思索。

近日因苹果政策影响,被下架,我们多次上诉无果。发展新用户出现瓶颈,广告投放效果每况日下。

基于上述实际情况,我们作出公司战略调整、产品方向调整。

我们于5月15日发布了ONO App停止挖矿的公告。 https://mp.weixin.qq.com/s/-gmP1TsuOCJoHhSFtQTpwQ

于5月16日发布了Cherry App收购信息。 https://mp.weixin.qq.com/s/5ZnrNcxqJHcbdU8C3VMg6A

在接下来的一周发布ONOT/YT的锁仓销毁公告。 https://mp.weixin.qq.com/s/tfQIcd4SY-ATFO8aVvKW6Q

同时,ONO团队同期在做ONO创新模式的开发,预计本年度12月将推出上线。

如上消息均为社群公开消息。

五、关于主网更新速度。

是事实。

ONO主网在2018年度更新过程中未达预期,按原计划无法实现目标。

2019年初,经过反复讨论和沙盘,目前已提出新的解决方案。预计本年度内公开相关完整信息。

(图为2019年3月25日过会确定方案)

六、关于“另起炉灶”的不实信息,及Cherry兑换的善后处理由我个人全数承担。

作为一个创始人,原则上我不想去说曾经并肩作战过的任何人不好,我只能说我们诺舟及我们ONO社区所有人,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做错,我们问心无愧。

ONO用户和Cherry用户的结合本来被预期为“时代联姻”,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我于2019年7月3日,宣布离任cherry ceo后,立即发布公告:

“各位ONO的朋友们大家好,基于之前cherry及其实际控制人违约,我们很遗憾,锁仓计划无法继续进行。

cherry实际控制人发布的链上转账信息称已将ONOT转账给我的说法是错误的。其转账的地址是我们曾约定的,一个未备份密钥且本地已删除的空地址(即销毁池)。

虽然锁仓部分ONOT已尽数销毁,但考虑到ONOT持有者的利益,我们经过几天激烈的商讨。 最终决定,由我个人承担全部ONOT锁仓者的损失。

请参与过ONOT/YT锁仓计划的所有人联系管理员辉进锁仓群,我们会安排大家完成赔偿。”

目前锁仓群已完成196人的登记,登记金额为1,761,402,063,锁仓销毁总额为2,401,592,063(我全额赔付)。

请还没有来登记的用户速来登记。

七、关于“我个人朋友圈发文:【一个时代结束了】是指ONO结束了”为不实揣测。

彼时正在参加发小的婚礼,看到她出嫁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一个时代结束了。是表达:我们这一代人青春的结束。

八、“火锅人事件系监守自盗”为不实消息。

火锅人事件有完整的公开处理方式,和当事人聊天记录,感兴趣可以去我微博(ONO徐可)搜索“火锅人”。 https://m.weibo.cn/2302522754/4316136101325642

“让刘鹏最为不满的是,徐可一直偷偷地出货砸盘。”为不实消息。

正好相反,我一直在囤仓ONOT。特别是近日跌至最低点。

九、“历史最高价未回到私募水平”为不实消息。

私募价为1eth : 60w onot,实际ONOT维持去中心化社群经营的原则,我们在熊市逆风上交易所,火锅人事件导致的破发仅维持三秒,就恢复在1eth:40w onot以上。

ONOT在二级市场表现来讲,有很长一段时间(超过三个月)维持在1eth:40w onot左右(0.002rmb左右),生涯最高为1eth:192308 ONOT(0.00465rmb)。这个价格均高于基石轮私募价。

(下图十字线标注位以上为1eth:40w onot)

因此,在ONOT/ETH交易对当中,“历史最高价从未回到私募水平”为不实消息!

近日,我们揣测也许是主流币飞涨的原因,也许是受到Cherry事件的影响,导致ONO社群情绪低迷,因而价格与交易量有所下跌。我们也在积极度过难关。

我们从情感上理解某些社群中散户投资人所抱怨的:亏钱,可能是指法币本位的亏损。

一方面,散户投资人从其他渠道场外获取ONOT时,已经被赚取高额中介费。此事我们无法介入。

ONO在2018年5月进行的募资,ETH届时价格为3000rmb/eth。由于项目募资交由萨摩亚基金会运营基金管理,ONO募资所得ETH未能从高点逃顶。长期以来ETH价格跌至1000rmb/eth左右,然而发工资、商务合作我们还得使用法币,每使用一次,我们天然亏损66%。这样的亏损我们也无法去找Vitalik讨个公道吧?

十、关于“人去楼空”,为不实信息。

诺舟科技曾在浦项中心4A写字楼租有一层作为办公,租金为法币400万/年。后续因我们手中的资金骤降66%(详情在九),我们感到市场短期回暖困难,不能在门面上铺张浪费,所以搬离A座换到一间更小的办公室里进行办公。

剩下是一些杂事、一些态度和我想说的:

一、关于“还不如玉红”。

这句话的潜台词:现在小牛市来了,玉红都知道做返利模式回来拉盘,你徐可心里没点X数吗?

我陆续收到了来自不明身份的人士的威胁,大意为:你要金本位全额回购,弥补我的损失,我朋友是xx平台的记者。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就曝光你。

这是为什么文中提到有爆料人:三缄其口,避讳不谈。

二、关于“审李疲劳”。

实在不用每个项目出现困难,就去给李笑来泼脏水。实在不用给任何项目唱空时,都带上李笑来三个字。

笑来老师投资支持了区块链领域半壁江山的项目,这个战场本来血腥,九死一生,打上“李笑来看好式死亡”的标签也获取不了流量。

另外,如果说亏损、谈维权,李笑来应该是ONO的头号韭菜。INB及雄岸基金迄今为止投资我们近700万美金,但他们的地址里一枚ONOT也没有卖出/交易过。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从来没有来胁迫过我,逼过我赶紧帮他们回本。

2019年3月,我曾因压力之下想不开,甚至想到了“起模式”来帮助社群拉升币价。跟投资人做汇报时,笑来当着其他股东面严厉的批评了我,并表明态度:绝不参与,希望我走正道,同时也认为那样“起模式”是我在害大家害自己。

在此,我对诺舟科技的所有股权投资人、基石轮投资人、散户投资人心怀感激,同时深感责任。

三、关于ONO的未来。

我们将在本年内完成APP封闭升级,重新推出创新模式。

我们将在本年内推出完整的主网计划。

我们预计在2020年完成对ONO团队的重构。

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