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核心区”年轻人有福了 每月政府发1000美元补贴

1月20日消息,据外媒报道,Facebook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Slake联合创始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和Y Combinator前总裁萨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等人,都对所谓的“普遍基本收入”非常感兴趣。

现在,硅谷所在地圣克拉拉县正对这个概念进行试点,即由政府每月向脱离寄养家庭的年轻人发放1000美元补贴,持续时间为一到两年,以帮助他们迈入成年人的生活。与此同时,加州另一个城市斯托克顿已经在试验普遍基本收入计划,每月向125名居民每人支付500美元。

高昂的住房成本和缺乏负担得起的住房,使这些年轻人很容易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境地。而普遍基本收入试点,将测试保障公民获得补贴是否帮助改善了他们的生活质量。

2019年12月,斯托克顿市29岁的市长迈克尔·塔布斯(Michael Tubbs)表示:“大约两年前,当我第一次宣布我们正在进行普遍基本收入试点时,人们认为这是可怕的或疯狂的。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概念如今已经成为主流。人们真的在讨论它的优点。”

美国总统候选人安德鲁·杨(Andrew Yang)将普遍基本收入的概念推到了全美聚光灯下。他承诺,如果当选美国总统,将向所有18岁以上的美国公民每月发放1000美元补贴。他提出的计划将要求某些美国人在每月津贴和现有的基于需求的援助之间做出选择。

斯托克顿的基本收入试点旨在测试定期向公民提供补贴是否可以帮助缓解他们的经济困难,提高他们的整体生活质量。要获得参加该计划的资格,居民必须满足至少18岁,并居住在斯托克顿社区,那里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等于或低于该市的整体水平,即46033美元。

对塔布斯来说,重要的是参与者可以继续从政府领取现有的福利。他说:“我反对任何让居民摆脱现有安全网、代之以现金转移的政策。”

斯托克顿试点项目的初步结果表明,到目前为止,参与者的大部分钱都花在了购买食物上。然而,普遍基本收入的批评者认为,定期支付补贴可能会鼓励人们进行轻率的购买,或者削弱他们找工作的动力。

圣克拉拉的试点想法与斯托克顿的计划不同,因为它将向失去一项社会服务的居民提供定期补贴,即脱离寄养家庭的年轻人。该县估计,圣克拉拉每年有近6万人脱离寄养家庭。寄养通常在某人年满18岁时结束,尽管有些人在21岁之前依然享有资格。据圣克拉拉县估计,那里每年有近200名年轻人在18岁以上得到长期寄养服务,包括住房支持和大学学费的经济援助。

因此,圣克拉拉县官员提出的普遍基本收入试验将针对两个群体:要么是18岁至21岁仍有资格获得长期寄养支持的年轻人,要么是年龄在21岁至24岁之间的已脱离该体系的年轻人。该县称,如果该计划仅限于近60名即将脱离寄养家庭的居民,成本可能在70万美元左右。

基本收入已经过多次测试,结果好坏参半。斯托克顿的计划和圣克拉拉提议的试验都没有遵守普遍基本收入的最纯粹定义,因为只有一小部分人有资格领取补贴。美国从未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过全民基本收入试验,但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它已经测试了某些福利实验。

从1968年到1982年,美国曾试行过“负所得税”制度,即允许低收入公民从政府处获得补助,而不必纳税。这些试验最终涉及新泽西州、爱荷华州、北卡罗来纳州、印第安纳州、西雅图以及丹佛的约9000名公民。结果显示,到计划结束时,就业人数有所减少,但实验被认为太小,无法得出有意义的结论。

美国阿拉斯加运行着许多人认为是美国最大的基本收入计划,即永久基金红利,自1982年以来始终向该州居民发放现金。

其他非政府基本收入试验发现很难起步。2016年,Y Combinator进行了一项小型基本收入测试,向100个奥克兰家庭发放了每月1500美元的津贴。在2019年3月辞去Y Combinator总裁一职之前,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曾计划扩大该计划,向两个州的1000名参与者每月补贴1000美元。

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Y Combinator基本收入测试的研究总监伊丽莎白·罗兹(Elizabeth Rhodes)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说:“捐钱比你想象的要难!”

根据2013年的一项研究,脱离寄养系统的年轻人无家可归的风险很高。这是因为这些成年人很快就被切断了获得永久居留权的渠道。在圣克拉拉县,一套房子的销售价格中值超过110万美元,一套83平方米的公寓平均租金约为每月2900美元。这使得许多居民很难负担得起居住的成本。

对圣克拉拉县无家可归人口的最新估计显示,约有9700人露宿街头,自2017年以来增长了30%以上。不过,领取该县拟议津贴的人不必将其用于住房,这个想法是为了让年轻人对金钱做出自己的决定。

圣克拉拉县官员戴夫·科尔特斯(Dave Cortese)在去年8月份的会议上说:“这笔钱没有特别规定用于医疗、学校费用或食品。我们的想法是,就像少数几个普遍基本收入试点基金一样,我们的试点更具互换性或灵活性。”(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