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钱多”:前无古人的千亿愿景基金,再无后来者

软银第二期愿景基金已经启动投资,只是宏图中的1080亿美元规模,微软、苹果等投资伙伴都成了泡影。二期基金只剩下软银380亿美元自有资金,以及渐失拥趸的孙正义。

投资神话消散太快——2017年软银愿景基金横空出世,以1000亿美元的压倒性规模,碾压式投资了88家公司,在科技界和金融界掀起了无数风浪。

然而愿景基金近期披露了最新的投资结果——180亿美元巨亏。它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千亿科技基金规模,而这同样创下软银历史纪录的亏损,或许也让这类基金再无后来者。

投资的15家公司可能破产

软银把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放在了自己年报幻灯片的开篇,称新冠疫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尤其带来了旅行、汽车、餐饮行业的断崖式下跌。危机行业也聚集了一批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

在愿景基金高达180亿美元的年度巨亏中,新冠病毒危机只在最后一个季度登场,却铺垫好了天灾紧接人祸而来,灾难升级的续篇。

软银CEO孙正义今年给自己投资的一些公司判了死刑:“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大约有15家可能破产,另外15家将显著增长,其余的都将归于平庸”。

据愿景基金年报,出行行业的霸主Uber造成了基金51.79亿美元的亏损,泥潭里的共享办公WeWork造成了45.82亿美元的亏损,而愿景基金其他投资的公司共计造成了75.02亿美元的亏损。

作为亏损重头,Uber的市值与去年相比缩水超过100亿美元,部分原因是这家出行巨头长年亏损,市场一直缺乏信心。雪上加霜的,则是新冠病毒毁掉了其80%的出行业务需求,复苏前景难测。

WeWork的倒下则属于人祸。这个共享办公前巨头经历了疯狂敛财的CEO和估值泡沫。470亿美元估值被挤掉水分后,修正后的估值仅有120亿美元。而关于WeWork的一系列纠纷、诉讼还在持续。

如今软银将WeWork的估值从一年前的470亿美元减记到29亿美元,还不到之前的零头。而软银的投入则达到一百亿美元左右。

投资公司的危机,逐渐演化成了软银自身财务的危机。孙正义选择壮士断腕,放任一些投资公司破产死去。

新冠疫情袭来之后,软银投资的卫星运营商OneWeb于3月下旬申请破产,这同样是新冠病毒催化资金危机,而软银放弃继续投资,几乎是OneWeb的“直接死因”。

孙正义已经预告15家企业可能破产,谜底却还需要猜一猜。在这88家公司中,还有已经遭到重重质疑,大批裁员的连锁酒店OYO;以机器人做披萨获得投资,但已经关闭披萨业务、转行做食品包装又开始卖口罩的Zume……

死于钱多?

2019年,软银宣布筹集第二支愿景基金,规模更大,高达1080亿美元。预告的有限合伙人的名单中有微软、苹果、富士康。投资核心方向是人工智能。

但千亿美元科技基金可能再无来者了,如今软银只有自己的380亿美元资金。 孙正义表示,第一期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一日表现不佳,他就一日不会向投资伙伴筹集二期基金。

软银财报显示,2019财年,愿景基金47笔投资的价值下跌共计140亿美元,被一期愿景基金亏损震惊的投资人,也难以再套入二期基金。

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愿景基金已经持续亏损。愿景基金亮出增长最好的公司有Guardant Health、软件公司Slack。但它们的体量和所带来的增长,与愿景基金重金押注的企业相比,比如投资了百亿美元的WeWork,都难以改变局面。

孙正义乐于给创业企业开出远高于需要的支票,推动它们扩张再扩张。但盘子越大,卷入的资金越多,自身又不能盈利,在危机中就格外脆弱。

愿景基金不仅投资了Uber,还投资了Uber在全球其他地区的竞争对手,几乎“包圆”了整个出行行业,也揽下了整个共享出行行业的风险。

而新冠疫情打倒了整个共享出行行业,对这88家创业企业中的其他许多来说,也是一场鬼门关。

孙正义个人也遭到了更多的质疑,从两三年前的“投资神话”,被怀疑为最糟糕的基金经理和投资人。

愿景基金如今难以吸引强有力的投资人,而现有的投资人要求软银回购股票,加强治理和监管,支撑股价。马云将在今年6月离开软银的董事会。

软银也在努力走出自己的泥潭,撤回30亿美元收购WeWork股票的要约,决定出售阿里巴巴的股份,回购软银自己的股票,给疫情危机中的旗下创业公司继续输血。

愿景基金的希望,在孙正义口中有望高速增长的15家公司里。愿景基金投资的也还有风头正劲的芯片企业Arm,中国的新巨头字节跳动。

毕竟在孙正义的篮子里,做成了投资阿里巴巴这一项,就已经抵过了他无数的失败。

新冠病毒永久改变了世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大手笔、高风险的投资轨迹或许都很难出现了。高高兴兴入场,平平安安退出,就是最好的回报。

遗憾的是,我们或许再也看不到1000亿美元规模的科技投资基金了。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