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胆给腾讯纠个错:新使命“科技向善”很棒,但更像是价值观?

前不久,马化腾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腾讯的新使命——科技向善,引发了网友热议。

很多人说,“ 腾讯修改使命是在作秀,形式主义,挽救自己的舆论形象。

因为去年一年,它一直面临着“腾讯没有梦想”、“投行化”、“露露事件”之类的批评。

简单解释一下,腾讯的“投行化”,指的是通过投资版图来扩张产品线。腾讯也公开表示过“投资部是探索腾讯未来可能性的一个团队,我们不会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边界里,只为腾讯当下的某个战略或者某个业务服务” “在投超过500家,市值的一半来自被投企业”等话,足以可以看出腾讯在投资上的野心所在。

结果就是,大家都认为腾讯在商业上攻城略地,但谈到社会贡献值就没什么存在感了。和阿里“达摩院”,华为上千科学家,谷歌alpha zero搞医疗等发光发热的公益形象简直不能比。

那么,“科技向善”能够给“没有梦想”的腾讯带来转机吗?我们不妨以史为鉴,看看腾讯历史上的使命召唤。

腾讯的旧使命

2010年以前的腾讯,是典型的“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导致如果有人想互联网创业,总会被投资人问到一个“死亡”问题——“如果这个业务腾讯也做,你怎么办?”

那时候,发现什么新业务是有发展前途的,腾讯就会复制一个,再凭借自身巨大的流量优势,迅速扩大用户数量,迫使其他公司放弃。

比如模仿ICO的QQ;《开心农场》火了,腾讯就整出QQ农场;《跑跑卡丁车》火了,《QQ飞车》就来了... 在腾讯庞大的用户体量下,被模仿的产品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就在前不久,微信小程序还被群嘲抄袭育碧《跳一跳》,不过,很快就被金主爸爸以“砸钱”的方法搞定了。

直到2010年,腾讯与360爆发了一场正面杠的“3Q”大战。满地鸡毛的战斗之后,腾讯才琢磨起了“使命召唤”这件事。

为此,腾讯连续进行了10场诊断会,举办了第一次开发者大会,试图集思广益,从三个角度为自己寻找解药:

1、公众责任与美誉度

2、行业的开放与垄断

3、创新和山寨的难题

最后,腾讯根据自己的核心能力重新制定了发展战略。从【帝国型】转变为【生态开放型】。

除了社交等关键的业务自己做,大部分新业务,腾讯不再抢别人的“饭碗”,而是通过资本手段交给合作伙伴去做。比如战略投资京东、猎豹移动、滴滴、永辉超市等,都是基于生态,而非争夺。

这次“使命召唤”很成功,现在的网络新生代,可能很难想象腾讯还有“让别人无路可走”的一面了。

和腾讯同一量级的巨头使命

如今,以投资换开放的路子又走不通了。所以腾讯就试图通过“科技向善”来重新激活自身的创新能力,并以身作则地强调科技伦理。

对自身进行价值重估,是科技行业中经常发生的事儿,也是企业保持活力的重要方式。不过,将科技伦理作为一个公司的使命,在全世界企业中并不多见。

接下来,我们不妨从几个知名科技巨头的使命愿景中,来理解“科技向善”的真实奥义。

谷歌

先说谷歌。很长一段时间内,坚持“不做恶”价值观的谷歌,都是企业文化的榜样。谷歌一贯坚持用文化来确定自己的战略,而且大多是“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道德理想,比如 “相信员工,让员工参与到企业决策和运营中来”,以及“不作恶”。在那个病毒弹窗满天飞的PC时代,令不少人为之叹服。2016年还成立了AI伦理委员会,希望将人工智能这种危险的技术关在道德的笼子里。

谷歌的价值观是著名的、有史以来最牛逼闪闪的“不作恶”。而其使命直译则是“信息min zhu化”,这里就不便展开细说了,你懂的。

阿里巴巴

和越来越“务实”的谷歌不同,阿里巴巴的愿景反而越来越“务虚”。

阿里巴巴早期的使命是“成为世界十大网站”。而随着电子商务的成熟, 互联网已经像电的到来一样冲刷了各行各业,阿里也一跃成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马云又提出了新的十年目标——“以数据作为新资源、计算作为新技术,引领新零售、新制造和新金融的变革。”

基于这一不变使命下的新愿景,阿里加速转身,大手笔收购整合了高德、微博、银泰等生态企业,建立“达摩院”推动基础科研,成立AI LAB实验室探索智慧零售,重金布局云计算等等前沿科技产业,为未来打造了新经济成长的基础设施。

然而,马云赋予阿里巴巴的使命从诞生第一天开始就从未改变——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不是非要褒贬,但讲真,的确磅礴大气、入脑入心。放眼整个中国互联网江湖,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还能达到这个水平。

百度

同样是互联网企业,百度对自己的旧使命也毫不手软。

自2000年1月创立以来,百度都秉承着的使命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的获取信息、找到所求。2017年,李彦宏将这个支撑百度整整辉煌17年的使命给亲手终结了。新的使命是“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正是人工智能时代用户的核心价值。这被看做是百度18岁的成人礼,也是从最高战略高度对百度进行方向性调整。随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一路狂奔,成为本轮人工智能发展的 “技术担当”。

现代企业文化的铁三角

有人会问,不就改个文字描述嘛,至于这么夸张么?在这里,我想简单说下我所理解的现代企业文化的铁三角:使命、愿景、价值观。

使命Mission,是企业为什么而存在的哲学定位,它为企业确立了一个经营的基本指导思想、原则、方向等,它并不是企业具体的战略目标,或者是抽象地存在,直接影响经营者的决策和思维。譬如诺基亚当年的使命是著名的Connecting people(科技以人为本)。

愿景Vision,是企业家对组织未来的设想,是对我们代表什么,我们希望成为怎样的企业?的持久性回答和承诺。它往往是企业中长期发展目标的具体描述,也可以随着企业发展而更改。譬如联想早期的愿景是成为世界500强、阿里巴巴早期的愿景是成为世界十大网站。

价值观Value,是企业全体或多数员工一致赞同的关于企业意义的终极判断和价值取向,是在追求经营成功过程中所推崇的基本信念。因为技术会发展、市场会变化、人员会流动,但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不变。譬如苹果公司的Think Different(非同凡响)。

这恰恰可以匹配西方哲学史上的终极三问——我是谁、我要去哪、我要放弃什么?

使命是信仰,使命决定愿景,愿景是企业为了完成使命而完成的中期目标,三位一体地构成企业文化的基石。

“科技向善”的内在逻辑

那么,为什么科技企业会将“科技向善”作为自己的核心使命呢?

主要原因大概有三点:

1.科技公司的能量实在太大了。

近年来,因为大数据、云计算、超级计算机、物联网、机器人等技术的突飞猛进,科技企业一旦犯错带来的影响,较之沃尔玛、可口可乐之类的传统企业可要严峻多了。比如自动驾驶频频发生交通事故,直接激怒了加州人民,甚至还发生了砸车之类的暴力事件。因此,强调科技伦理变得越来越重要。

2.互联网领域的越界事件频发。

在互联网这个庞大的市场中,有意或无意“作恶”的企业绝对不在少数。前不久,Facebook就因为误导消费者使用隐私数据而收到了意大利管理部门1000万欧元的罚单;而抖音海外版tiktok也因为平台低俗内容对青少年带来不好的影响,而被印度政府宣布封禁;亚马逊也被爆出Echo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对用户私人对话进行录音,引发民众对于AI窃取用户隐私的担忧。总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3.用户的保护意识增强。

而随着互联网的成熟,网民们都把保护用户的隐私等科技伦理看得越来越重要。民众心智的成熟,也要求企业文化必须做出相应改变,方才Match。

结论

“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这是韩非子在《五蠡》中的名句,大意是:情况不同了,所采取的措施就应地相应地有所变化。

“科技向善”的新使命,也代表了腾讯的新态度,开始主动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受益无穷的事儿。

最后,平心而论,“科技向善”的提法很棒、伟大,在哲学层面甚至可以类似谷歌的“不作恶”,角度一正一反而已。心理学上“不作恶”会更让受众印象深刻一些,因为它是否定式的承诺,力度更大。但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还是想多说一句,这是一种伦理,与其称之为“腾讯新的愿景与使命”,看起来更应该是“腾讯新的价值观”吧。

注: 该文章源自爱奇艺原创自制科技脱口秀《雄辩科技show》全网首档竖屏科技脱口秀,由爱奇艺科技频道与知名意见领袖、新经济观察家王冠雄联合打造。打破科技的艰涩外壳,直击互联网底层逻辑。6月15日起,每周六12:00播出,敬请关注。移步爱奇艺APP观看独家节目→→ https://www.iqiyi.com/v_19rs8doyhw.html

王冠雄,著名观察家,中国十大自媒体(见各大权威榜单)。主持和参与4次IPO,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教练。每日一篇深度文章,发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门户、科技博客等近30个主流平台,覆盖400万中国核心商业、科技人群。为金融时报、福布斯等世界级媒体撰稿人,观点被媒体广泛转载引用,影响力极大,详情可百度搜狗360。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我们的10万+和爆款文章

红包赢了,我们输了 互联网红利在消退 中国互联网20年 硅谷发展史和KK 重启技术理想主义 再见双十一,你好O2O 小米被华为超越真相李彦宏本命年危局马云的生态系统马化腾的连接器+IP头条要和微博开撕?美团少年王兴滴滴程维为何战胜Uber?危险敌人刘强东你不懂周鸿祎好人张朝阳被低估的曹国伟丁磊的阴阳师最有故事的王峰APUS船长李涛少数人的唯品会红烧肉和王石落幕忍辱负重杨元庆致创业爱好者们罗辑思维分手幕后 互联网必读10本书 大佬联袂推荐重创新

扫码关注。 预告:人工智能再掀浪潮

点“原文” 有图有真相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