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O2O栽跟头,我们都被送药上门忽悠了?

[ 亿欧导读 ] 无论是今年获得3亿元A轮融资的叮当送药还是获得6000万投资的快方送药,今年都把战略重心转移到了利用过去三年打造“智慧药店”的经验去赋能线下药店,从而实现快速跑马圈地。只不过,双方的思路截然不同。

图片来自“123rf.com.cn”

人在外地,凌晨胃疼,在百度外卖上找送药上门的服务,结果只有一家情趣用品店......贵城市的人身体真好。

有点小发烧,不想走去买药,就看看美团的送药上门,没想到是这种东西(爱团爱)。

我只是想叫个送药上门,我不要情趣!不要情趣!只要正常的药!

虽然在外卖平台已经有很多药店入住了,然而一旦过了21点,尚在营业的只剩下了各种桔色成人用品店。

而在二线城市以下的地区,当你腹痛难耐、发烧懒下楼时,打开外卖应用,可能会无奈地对着空空荡荡的搜索结果苦笑,然后感叹独居生活之不易。

当深夜吃货早已可以在馋意来袭时,招呼八方美食于眼底,深夜病人却只能强撑病体,出门买药,而最近的一家24小时药店可能远在几公里之外。在O2O风口早已吹彻各个行业,为什么人命关天的“上门送药”普及率依然不尽如人意?

在2015年的医药O2O元年,可谓是群雄逐鹿,巨头与创业公司齐飞,微信团队公布“微信智慧药店解决方案”,挟微信支付与用户数据向传统药店伸出橄榄枝;调整模式的阿里健康开启药品O2O模式,启动未来药店合伙人计划;百度则希望通过直达号为药店导入流量;京东健康到家板块正式开放,平安也推出了平安好药师服务。

而2014、2015年更是接连涌现了十多家医药O2O项目,半数以上拿到了投资,而且几乎都承诺24小时送药上门。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整个医药O2O行业就风云突变。BATJ纷纷半路失踪,从士气高昂转向了意兴阑珊:百度的医疗事业部在左冲右突之后,即将面临裁撤边缘;微信智慧药店沦为了微信支付药店;阿里健康则因为药监码事件碰了一鼻子灰头土脸;京东到家则不过是又一个外卖平台,并没有多少家不打烊的药店。

而前一年还受资本追捧的医药O2O创业公司,2016年风头急转直下,用户量破百万的药给力不再“给力”,“药快好”也在两个月后步其后尘。

医药O2O为什么“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却纷纷折戟沉沙?除了传统药店纷纷登陆O2O平台,医药O2O行业正在酝酿着哪些突破?

医药O2O领域的两个“幸存者”快方送药和叮当快药今年不约而同的扩张计划,预示着医药O2O的“赋能”时代正在到来。

虽然叮当快药已经在北上广深成沈郑布局了100多家线下门店,然而理想中的“半夜不用跑药店”距离惠泽全国仍然路漫漫其修远。快方送药的18家门店也刚刚覆盖到了北上广深杭,相比于O2O平台模式,自营开店、自建物流配送的模式在扩张速度上过于迟缓,而亟待破冰的市场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步步为营。

随着国务院发文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资格B证、C证审批,医药分开综合试点如火如荼地推进,医院处方外流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然而,跟医保、医改的相关人士了过一圈之后,快方送药CEO高越发现,他们主要担心的是在处方外流之后,传统药店无法控制,他们对于到店购买的方式心里没底。

“放量方有心,承接方无力。市场亟需专业药品平台承上启下。”高越最后总结道。

中国药店连锁化率为37%,平均一个连锁品牌只有40家门店,多是些小型连锁药店,还有60%以上是单体药店。药店不仅规模小,管理也混乱,割裂的体系就是一座座数据孤岛。

来自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2013年,我国的药店总数从约32万家增长到了43万家;但单体药店的服务人数却从超过4100人降低到了3000人左右。正如很多业内人士指出的,面向线下销售的传统药店在送药上门时显得捉襟见肘。

本文地址:http://www.110tao.com/dianshanglingshou/9987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