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界拼多多”连尚文学:免费模式能否撬动行业格局?

商海百战,不惧波云诡谲。行业总有挑战者,试图打破既有格局。

“网络文学看似已经是个高度垄断的市场,但在每个时期都会有不同的机会。我认为还有很多下沉市场的用户阅读需求没有被满足,网络文学市场的第二次爆发即将来临。”

近日,连尚文学CEO王小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免费模式兴起主要源于效果广告被更多厂商接受,而网络文学版权费低、带宽少、用户消耗时长的特点,已经让其成为各大超级应用程序争相追捧的标配内容。

金钱换时间。5月17日,连尚文学宣布全资收购漫漫漫画,以加大在动漫、二次元领域的布局。这已经是该公司在半年内的第二笔投资,此前,其已经投资了对外汉语教育平台Super Chinese。后者面向对中国充满兴趣的海外人群,这与连尚文学出海战略的目标群体高度重合。

网络文学一家独大的局面可能会被打破。-IC photo-

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报告显示,移动阅读市场已进入到全景生态流量时代,由阅文、掌阅、阿里文学构成的市场前三格局稳定。连尚、米读则通过免费阅读模式实现快速增长,分列行业第四、五位。行业能否迎来变局?

艾瑞咨询分析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后来者试图去打破阅文的行业垄断。通过免费的方式,简单来说就是前期能更加容易获客,随后才有可能转化成付费用户,实现资金的商业化前景。总的来说,内容行业对于IP的依赖性很强,也存在不确定性。如果小平台能够在内容上产生爆款,抢占市场份额会容易很多。

平台内容补缺

在创立连尚文学之前,王小书在盛大游戏任职游戏制作人和游戏运营。而阅文集团正是脱胎于原盛大集团旗下的盛大文学。

兜兜转转之后,盛大系还是没有绕开网络文学。王小书从海外和三四线城市开始布局。早在去年,连尚文学就有出海动作,除了将多部原创网络文学作品与泰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出版机构进行电子版权合作外,连尚文学还投资了漫画出海平台MangaToon。

“小说创作门槛较低,漫画产业制作门槛更高。因此肯定是先做内功,内功打得足够好,就会有快速上升爆发式的增长,如果大家今天合作,明天就爆炸了是不可能的。”

王小书解释了收购漫漫漫画的初衷,这是一套标准的文学+漫画,打造IP的标准模式。同时在这一领域布局的包括腾讯动漫、阅文集团、网易漫画等。一些爆款动漫已被搬上荧幕,并取得优异收视。

腾讯动漫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动漫产业总产值突破1500亿,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已达3.5亿。在行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以规模铺面、以流量获取眼球的方式已不再适用。有预测称,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2019年有望达到1955亿元。预计到2020年,网络文学作品将增加到2240万部,市场规模将达到134亿元。而由此催生出来的中国泛娱乐市场,规模超8000亿元。

但是,漫画较高的制作成本,也让行业十分分散。“行业内会比较关注一分钟内容的体验成本。同样是给用户提供1分钟的内容,小说只需要六七十块钱,漫画可能要三千块钱,因此对于投资方来说,漫画的成本还是很高的。”漫漫漫画创始人王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文学与动漫的联动,甚至可以是漫画作者和小说作者的合作。

比如,小说和漫画同时开启、连载,这样的情况下在作品上线两三个月,可以迅速覆盖到网文圈子和漫画圈子的用户,特别是女性用户,能够快速引发社交话题,大大缩短作品的后续衍生开发时间节点。

只不过,漫画仍然是一个需要积累与沉淀的行业。“这个产业不是一个来钱快的行业。由于制作成本高,漫画产业的变现并不容易,行业内真正有优质内容创作能力的公司也并不多。”王小书进一步透露,文学、漫画的变现能力,远远不及网络游戏。

他希望借“文学+漫画”的模式,先在内容上补足短板。未来的商业模式包括广告、会员、小说免费、漫画收费等模式,都会积极去探索。

下沉市场红利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网络文学用户1.97亿,远低于网络视频的6.09亿以及游戏的7.04亿。而三四线城市人群,对“文字消费”的意愿更强。连尚读书内部调研显示,75%的网络用户是从来没有看过网文的新用户,行业整体付费率不足10%。

在这个尚未普及的市场,阅文已经占据了近六成的市场份额。但是,挑战者仍然前赴后继。2018年5月,趣头条孵化的在线阅读产品米读小说上线。半年时间内,其日活跃用户数迅速突破500万,日人均使用时长达到150分钟。上线仅一年的连尚读书,截至2019年4月,其注册人数已经突破2亿,日活跃用户数突破千万。2018年8月,连尚文学完成A轮投资,融资后估值达10亿美元,跻身独角兽阵营。

“如果从获客模式上来说,也可以理解是拼多多的那一套方法。瞄准三四线城市用户,更多地去发现市场增量,至少应该发展到像视频、短视频和资讯产品那样,做到上亿月活跃用户。”王小书如此解释,他的目的并不是去抢夺阅文的市场。

付费观看与广告模式,在视频的商业模式上形成了有效的互补。面对搅局者,阅文集团也在2018年业绩披露会上表示,阅文必须跟进免费模式,但免费就违背了阅文十多年建立的生态基础,所以要以独立APP方式来做。目前,阅文已经上线了免费阅读应用飞读。

“这几年很多三四五线新的阅读者进来,我们通过免费,让他们先看起书来,这个阶段仍处于孵化阶段,要做慢慢下沉的概念。”王小书认为,与电商、资讯的路径类似,下沉市场生活着近8亿人,随着互联网普及度越来越高。他希望,打破VIP收费模式的枷锁,在下沉中收获更加庞大的网络文学市场。

只不过,这种免费切入的模式最终能否实现盈利,有多大的规模?这都取决于内容之类,以及后续衍生品的质量。

返回21经济首页>>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