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进了外国人的“修真聊天群”,看到了他们怎么硬啃中国仙侠游戏

本文来自公众号: 游戏研究社(ID:yysaag) ,作者:李白焰,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Dalois是一名从事物流行业的美国年轻人。

他最近做的一件蠢事,是在修仙游戏里,把自己的水系功法角色放在了一个全部由冰构成的屋子里,并以为这样能够加速小人的修炼。然后他的小人被冻死了。

“修真小说里的火系修真者,不都是把自己搁在全是火的地方修炼的吗?我是不是被小说误导了?”Dalois疑惑地在讨论组中问。

在《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Discord讨论组里,像Dalois这样的玩家还有很多。

你可能还记得这个修真题材的建设养成游戏。去年1月《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从EA阶段发售后,因为宣发策略和中后期游戏内容不足的问题,一度陷入了口碑漩涡,我也很长时间没关注过它。

但在持续一年的高强度更新之后,我突然发现它的好评率已经悄悄升到了80%,而且似乎已经变成了Steam上最受外国玩家关注的仙侠题材游戏。

蛰伏了一段时间以后,评价已经从初期的两极分化变成了几乎一边倒的好评。

前段时间,我混进了这个基本全是外国人的讨论组。光在这个群里看他们聊天的内容,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误入了一个“修真聊天群”,日常基本就是在讨论“房间里的风水到底该怎么布置”“什么功法比较能打”“我已经到金丹期 (Golden Core Realm) 了,接下来该怎么玩”之类的话题。

“天魔化身”和“混沌化身”哪个更好

但问题就在于,这个游戏目前是没有官方英文的。

虽然制作组再过不久就会推出英文版,但群里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已经玩了很久了——难道他们和上个世纪的中国玩家一样,会一边啃字典一边玩外文游戏?

在我表达疑惑后,玩家们给我指了条路:去找Sennek,他给游戏做了个英文本地化的MOD。

Sennek,俄国人 (尽管账户坐标波兰) ,日语专业,Steam个人页面的展柜里基本都是修仙模拟器的成就。

他的曾用名里有一条“G胖是爱,G胖是生命”

在告知来意以后,我和Sennek简单聊了聊。去年九月份,他第一次在Steam上看到了修仙模拟器这款游戏,作为一个仙侠文化的粉丝,Sennek马上就被游戏的修真系统吸引了:

“这是市面上唯一一个真正的修真游戏!它的事件、人物背景都写得很好,就像读小说一样。”

在发现很多对仙侠感兴趣的英文玩家苦恼于没中文后,本着国际主义的精神,Sennek开始独自做起了英文本地化工作。

按理来说,能够一人翻译一整个仙侠游戏,Sennek应该是个老中国通了,我就提出了能不能用中文聊一聊的请求。没想到他表示,自己只学过不到一年的中文,之后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基本没办法用中文和我沟通。

“这样也能完成中英互译吗?”

Sennek很淡定,表示只要掌握最基本的中文知识,加上读过十几本仙侠小说,仅凭词典和经验就可以完成中翻英。

我好像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外国人沉迷中国网文的故事,早就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最著名的例子,大概是几年前那个“美国男子靠读网文戒除毒瘾的”,我们以前也写过一篇文章,报道过国内网文在英文世界里的现状。

但到了这个全是外国人的修真聊天群里,我才意识到,“仙侠”已经是成熟的亚文化输出案例了。

在《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的Steam讨论区,经常有一些现成的例子:中文玩家会对英文标题“Amazing Cultivation Simulator”表示疑问,说这不会让外国人以为是个种田模拟游戏吗 ( cultivation 本意为“耕种”)

没想到,英语玩家在下面纷纷表示:“我们很熟cultivation (修炼) 这个概念!”  

“很开心看到外文玩家对这个游戏感兴趣,但我怀疑游戏的翻译可能会出问题”。
 
“修真小说的翻译已经很规范了,我们懂的”。

事实上,在Sennek还没有完成英文MOD前,很多外国玩家就已经凭借对仙侠网文的深度了解,加上中英翻译软件,开始硬啃这个修真游戏了。

在修真聊天群里,我认识了另外一位叫Rithgard的玩家。他撰写了一本三万多字的纯英文入门指南,介绍了大量仙侠基础知识,并把整个游戏过程分为“早期游戏”“如何突破金丹期”“后金丹期游戏指南”,写了非常详细的攻略。

这本Basic Guide的目录就有一页多

为了让英语玩家能正常进行游戏, Rithgard还把游戏界面上所有的功能都用英文标注了出来,让看不懂的人也能了解“哪个键是干什么”。

当然这张图后来变成了英文MOD版的样式

正是在Rithgard的指南激励下,Sennek开始凭借自身对仙侠网文的阅历制作英文MOD。

但很显然,仅仅依靠词典和网文,会出现很多无法理解的情况——毕竟不是所有的修真网文,都共用一套词汇体系。

“中文里很多都是比喻性质的词汇,完全没有意义啊!”Sennek吐槽说,“还有一些——诗词,是叫这个吧,真的很纠结。”

比如游戏中有一个道具,叫“李氏龙涎果脯”,中文相信大家都能理解。但是如果你把它丢进谷歌翻译,机器就完全无法理解在这个词组里为什么会冒出个“龙涎香” (Ambergris) ,会主动忽略掉它,翻译成如下形态:

李氏果干干

在参考了Baidu Baike (Sennek原话) ,并征求了几个同样熟读仙侠小说的同道的意见后,Sennek干脆直接忽略了这个“涎”,简单粗暴地把“龙涎果”翻译成了Dragon Fruit,而李氏龙涎果脯则是Lee’s dried Dragon Fruit。

但还有些问题,就是Sennek完全无法解决的了。比如有一个修炼功法,它的名字叫…… “己寅九冲多宝真解”。

其实我用中文也没法解释……

Sennek向我表达他的绝望:这个词汇像噩梦一样纠缠了他好几天。

为了get到“己寅九冲”的意思,他甚至联系了修仙模拟器的开发组成员,但是开发者也只能用很多似是而非的语言,来向一个外国人解释什么是“干支”,什么又是“九冲”。

最后,Sennek只能再次凭借“看不懂就删”原则,把这个功法译作“Myriad Treasures Law” (多宝法)

好在,游戏里大多数的名词翻译都可以通过生堆词汇来完成。比如“地母灵液”被简单粗暴地译作“Earth Mother Spirit Juice” (大地母亲的灵魂汁液) ,“邪脉血泉”则是“Evil Vein Spring Blood” (光看英文我思考了很久“邪恶血管中的春血”究竟是什么)

但有的术语太长,如果逐字翻译,往往会变成八九个单词凑在一起的超长短语。所以Sennek和其他玩家们,时不时会在聊天群里发问,互相帮助,解决理解和翻译上的困难。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修仙模拟器去年一年里更新强度太高了,经常是他们还没搞明白上一个版本的内容,下一个版本就乌泱泱地又多了一堆新词汇。

“信仰”“飞升”“斩念”“传道境”都还没有翻译

对中文玩家来说,这种查字典玩游戏的艰难岁月,在近些年普遍的中文化浪潮来临后,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但对于众多热爱仙侠文化的英语玩家而言,没有英文的修仙模拟器,却几乎是唯一一个能够满足他们对“修真”需求的游戏。

Sennek表示,武侠仙侠类的游戏,他只玩过《翡翠帝国》和《侠客风云传》。《翡翠帝国》已经是Xbox 360时代的老皇历了,东方味也很“外宾”;而侠风是一个武侠背景的RPG,缺乏像“阅读仙侠小说”一样的体验。

我问他,什么是“仙侠小说”的体验?Sennek告诉我:修炼和进阶!

他动情地描述,“每次你发现一个新的丹药,找到一个新的神器,每次你冒险进入遥远的土地,带回在游戏中找了好几个月的罕见宝藏……”

“我希望有更多更多中国开发者跟随ACS (修仙模拟器) 的脚步,你们知道吗,有几十万人在等待着像这样的游戏!”

带着对“外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修炼和进阶要素”的疑问,我又找群里其他几个玩家聊了聊,答案有点令我自惭形秽——他们对中国网文的熟稔程度,可能比我还高。

首先是撰写了三万字指南的Rithgard,他说自己早年既读过罗伯特·乔丹和托尔金的书,也读过很多中国幻想小说,比如金庸和古龙,像《神雕侠侣》《天涯明月刀》,都有完善的英译本。

但在中国网文的热潮来临后,他见识到了完全不同的东方色彩。从耳根的《我欲封天》、忘语的《凡人修仙传》到我吃西红柿的《莽荒纪》,Rithgard认为,这些来自中国的作品并没有典型地落入“西方小说常见的俗套”,比如无谓的不幸和反英雄主义。

(感觉他在影射乔治·马丁,但是我没有证据)

Rithgard拿《我欲封天》举了个例子,说这本书构建了一个非常有神秘感的世界,主角并不是一上来就完美无缺的,“你可以通过故事感觉到他们的发展,用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在危险的世界里前行,然后地图一步一步展开。”

“如果用西方的文艺形象打个比方,主角就像是蝙蝠侠而不是超人。”

开头那位用冰地板把自己的角色冻死了的Dalois则表示,自己的启蒙作品是《星辰变》,这本书里把很多基础概念解释得很好,非常容易理解,最近则在看《诡秘之主》。

有趣的是,外国读者在区分中国网文的时候,并不像我们一样把“仙侠”“武侠”“玄幻”分的那么开,而是单纯分成两种:一种是有“Cultivation (修炼) ”的,另一种则没有。

比如《诡秘之主》,对Dalois来说就是一本不含修真要素的中国幻想小说,“把多种类型无缝融合在了一起的感觉。”

我最后采访的玩家,叫Okairo,是修仙模拟器英文Wiki的维护者之一,他的Discord签名是“正在闭关修炼”。

Okairo表示,前面大家说看过的书他也看过,但自己最喜欢的是一本叫Shen Yi Di Nu的小说。这本书里没有修真,但是主角很狡猾,看起来很轻松愉快。

我盯着Shen Yi Di Nu,努力在脑海里回忆这是哪本小说,神异帝奴?神翼地怒?好像都没听过。Okairo解释,这书应该有个英文名字,但是他忘了。

过了半天,他发过来一张书的封面图:

好,原来您还看女频……

现在,我理解这个群里的外国玩家孜孜不倦、越过语言门槛玩一个中国修仙游戏的原因了: 这可能是目前Steam上唯一一个复刻了修真小说流程体验的游戏。

武侠和仙侠题材的游戏,并不算少。但是带着鲜明的“升级逻辑”,和修真小说有一样故事进展,同时也有大量“修真概念”的游戏,目前似乎只有修仙模拟器一个。

对他们来说,这些概念是充满了神秘的东方韵味的。我问过他们一个同样的问题:在游戏里,你们最难理解的概念是什么?

Sennek: Qi gathering(聚气)。
 
Rithgard:  The Feng Shui(风水)! 气反而很好理解,我只要把他们看作是用气而非使用魔法的魔法师就好了。
 
Dalois:(补充说)是的,Qi和Mana(魔法)没有什么区别。
 
Okairo: Sect Fame(门派声望)。为什么不能和小说里一样“低调”啊,名声越积累越多,然后就会反复被入侵……

而坚持玩这个游戏,则是一个和学习一样艰难的过程:他们需要跟上游戏更新的进度。

就像前面说的一样,在过去一年间,修仙模拟器的更新强度只能用“可怕”来形容:每一次更新增加的“概念量”,不光英文玩家难以理解,可能中文玩家一口气看下来也得头懵。

差不多已经把修真小说里常见的要素都做出来了

在这周即将更新的大版本“妖族崛起”里,开发组给游戏新增了妖族阵营,以及“肉体修炼”“神兽养成”等等内容,还有大量物品功法,看到的时候我不禁替Sennek的翻译事业捏了把汗。

因为累积下来的内容太多,开发者终于给游戏加图鉴了

但对Sennek来说,这可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因为这个游戏的复杂程度,终于一步一步开始和他预想里的“修真”越来越接近了。去年做本地化的过程里,他不止一次地赞叹“它太好了!”,却又觉得目前的内容不够玩,希望开发者能多加点东西进来。

在他眼里,修仙模拟器并不只是像《监狱建筑师》一样的Rimworld类建设游戏。

“游戏里的神器和法宝都是一滴血一滴泪慢慢积累的,所有的修真者都是从简单的凡人身份开始,逐渐成长为仙人,就像《凡人修仙传》那样。”Sennek解释,“和Rimworld不一样,我不愿意失去他们。”

这其实是个挺好玩的现象:在中国读者眼中,“升级文”的框架往往沦于俗套。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英语用户的视野里,“反英雄主义”反而才是那个俗套,“升级、修炼”却被认为是“英雄主义”的象征。

Sennek严肃地告诉我,在他看来,仙侠小说一直都是“一个人面对一整个世界”的故事。

“弱者对抗强者,人对抗天。促使全世界的读者阅读这些小说的原因,就是人们能从这些故事中获得了正义感和成就感。我们的世界充满了不公平和不公正,人们在面对困难的时候会无能为力,但小说里的主人公能不顾一切冲破困难,最后给人带来善良和安慰。”

“如果聂离和李七夜 (《妖神记》和《帝霸》的主角) 能够不顾一切、永不退缩,那我为什么就不能这样做呢?”

这或许也是他即便在重重困难的情况下,也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仙侠游戏,做一个英文MOD的原因。

本文来自公众号: 游戏研究社(ID:yysaag) ,作者:李白焰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