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加大 头顶AI教育光环的流利说何去何从

作者:艾森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春节前好不容易有起色的教育股近期再次陷入低迷。假期前一天飙涨近15%的流利说开始掉头直下。

截止2月8日,流利说收盘股价11.63美元,相比去年8月份上市以来股价16.5美元高点,一直处于破发状态。

为什么头戴AI 教育光环的流利说不受资本市场待见?

这一切要从公司亏损上市说起。

在英语教育竞争如此激烈的当下,流利说自从诞生以后一直是处于不断的亏损状态,甚至为了留住用户,不惜亏了“血本”大肆烧钱。

据流利说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流利说净利润分别亏损8916.9万元、2.43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的亏损更是达到了1.82亿元。

在这样的一份成绩单面前,流利说创始人可谓自相矛盾——2018年3月份,流利说董事长王翌在一次采访中曾声称“我们从2017年2月份开始就实现了盈利”。

这一说法可谓啪啪打脸——根据流利说2018年11月27日晚间流利说发布了第三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本季度净收入1.8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5%;然而与收入的增长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亏损却进一步扩大,较同期上涨120%,可谓正是其进一步亏损才带来了营收,而不是其营收的良性增长。

流利说的亏损:舍得“孩子”就一定能套住“狼”?

作为亏损上市的典型,流利说可谓一直依赖资本而活。

公开资料显示,流利说诞生于2012年9月,是一家以人工智能驱动的教育科技公司,致力于用AI技术和大数据提升学习效率,实现教育的个性化和公平性,依靠这一概念,流利说前后经历了4轮融资,前后共募集资金上亿,其投资方为GGV等机构。

2018年8月31日,流利说提交招股书,随后,流利说于2018年9月27日在美上市,股票代码LAIX,其发行价定在12.5美元/股,共计发行575万股ADS,按照12.5美元/股计算,共计募集资金7187.5万美元。

上市后,以16元/股开盘,而后便是一路下跌,收盘价12.65美元/股。虽然相对于12.5美元的定价来说小幅上涨,然而对于开盘价16美元来说,首日就直线下跌20.94%。

原因与其亏损包括后续运营紧密相关。

根据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到2018年,其2016年和2017年全年亏损,分别为8916.9万元、2.43亿元。同时2018年上半年持续亏损,亏损额为1.82亿元。其负债额由2017年年底的2.9亿元上涨到2018年上半年的4.23亿元,足足上涨了1.46倍,而且负债率也从2017年年底的58.7%上升到90.58%,这才仅仅过了半年时间,负债额和负债率就上升这么多,负债上升的同时2018年上半年还亏损1.82亿元。可见流利说顶着亏损上市,压力不小。

更主要的是,后期的流利说并没有持续投入研发当中。

据其招股书显示,流利说的研发投入比例从2017年之后就逐步下滑,2016年研发投入3001.3万元,到了2018年上半年研发提高到6094.1万元,研发费用占比则从243.4%降到26.2%。这就让人费解。

一方面对流利说来讲,负债高企,负债率节节攀升,盈利却是遥不可及更是,而此前流利说已经融资4轮,融资额上亿元,然而流利说迟迟无法盈利,最终上市融资则成为了流利说的唯一选择。

上市之后,靠烧钱的流利说还能够走多久?

盈利遥遥无期   AI教育依旧需要人工干预

尽管一直号称AI教育的典型,流利说自己也一直打上AI教育的标签,然而,当AI教育集体面临瓶颈的时候,流利说该何去何从?

据GPLP犀牛财经调研显示,当前的中国,几乎所有教育类产品只要涉及语音识别,都言必称“AI教育”,甚至AI成为了其营销的噱头,但是每家到底有多少真正的科技含量则值得怀疑。

其中包括流利说。

可以说,在当前的在线英语学习当中,在线英语学习平台只要与技术商合作基本上就能实现AI+教育,语音识别技术并不会被一家公司牢牢地占据。

此外,如果从用户黏性来看,流利说与用户之间的黏性也没有特别大的优势,这跟当前中国的英语教育有关。

在GPLP犀牛财经随机调查的用户显示,在当前学英语的十个人当中只有三个人是为了学习,其余70%则是为了考试,这也反应了很多中国学习英语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应付考试,考试完成之后,书籍学习资料则束之高阁,再也不会翻看来看。

而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流量转化为用户到底是不是存在正比?资本已经开始趋于理性,据艾瑞统计显示,成人外语市场投资额已从2014年的10.5亿元下降至今年的2亿元左右,投资机构已经用钱投票;

其次,在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当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的时候,流量贵的问题成为各个行业都面的难题,反映到企业上,则是企业需要花费更多更庞大营销费用来获得流量增长,这一点,流利说的财报进行了验证,在2018年上半年的营销费用当中,流利说在营销费用上花费就达到了4.637亿元,仅仅这一项费用,就完全吃掉了其营收,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当前互联网企业获客难,获客贵的问题,同时流利说获客成本高的问题也因此表露无遗。

为了降低成本,同时增加营收,2015年,英语流利说曾开发了小语种课程研发,但效果并不理想,最后不得不放弃——据公开资料显示,流利说上线的“流利学院”中除了英语之外,还有日语与韩语,但在运行过程中,后台数据并不理想,团队还要单独运营,增加了企业人力与财力方面的压力。

而从降低成本的角度来说,虽说英语流利说推出了可提高教学效率的AI老师,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优质教师不足、空间受限、教学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但美中不足的是,AI老师在教学上缺乏与学员之间的情感交流。且AI教学缺乏思辨性,给学员提供的是标准答案,在语义理解上还存在阻碍,不能灵活运用,因此,在实际教学当中,这些AI老师依旧需要真正的教师人工辅助,因此,成本降低并不明显。

看起来,流利说的盈利又是遥遥无期。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