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边缘突围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英国《金融时报》5月27日报道,字节跳动正准备开发智能手机,对此字节跳动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其实,关于字节跳动开发智能手机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早在今年1月份,字节就与锤子手机的部分员工签署劳动合同,这些员工包括锤子手机全部硬件员工以及部分软件员工。同时,字节还收购了锤子部分的专利使用权。当时字节跳动表示,这些专利将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

在此之前,字节也为开发智能手机业务做了一系列准备。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2012年7月成立时,注册的企业经营范围第一项就是:研发、设计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通讯技术及产品。2016年,字节跳动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2018年,在南京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为智能化应用做好了准备。

如此充分的准备,也预示了字节在智能手机的入局:“即使现在没有做,马上也要开始做了。”

流量帝国的跨界

无疑,2019年来动作频繁的字节跳动已经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不断加码的互联网教育、发力社交与微信正面交锋、入局并不熟悉的智能手机领域…… 字节跳动似乎已经不是大众眼中那个熟悉的模样:跨界、迭代、冲突以及那掩藏不住的勃勃野心。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同年3月推出了一款基于算法推荐的资讯产品——今日头条。今日头条的出现不仅让公众第一次认识到字节,更重要的是,它奠定了字节此后的发展路径: 基于算法的个性化推荐和爆炸性的流量。 2018年,凭借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小视频三大产品矩阵,稳坐短视频赛道桂冠, 从此奠定了字节跳动“资讯分发+短视频”的流量帝国。

不过,经历了爆发增长与流量狂欢的字节跳动,却始终坚持不懈地在“边缘”业务上试探:

  • 频频试水社交:2017年4月,今日头条推出新的社交媒体入口微头条;2019年1月推出短视频社交产品多闪;5月20日,飞聊上线接棒多闪。

布局互联网教育:2018年5月,上线K12英语教育产品gogokid;2018年12月,AIKID上线;2019年5月,推出大力课堂。

涉足游戏领域:2018年6月,字节跳动旗下西瓜视频涉足游戏直播业务,今日头条上线“今日游戏”模块;10月,抖音上线“音跃球球”小游戏;2019年3月收购三七互娱(002555.SZ)子公司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墨鹍”)100%的股权,以及上禾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45.19%的股权。

发布企服产品:2019年3月,上线企业办公套件产品Lark。

新增经纪业务:4月12日,字节跳动旗下公司北京基石泰来科技有限公司变更经营范围,新增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出版物零售、演出经纪等业务。

发力音乐媒体:2019年4月,南华早报报道,字节跳动计划针对海外市场推出音乐流媒体应用;5月21日,传字节跳动在开发一款付费音乐服务;2019年1月24日,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出版物零售业务。

致力于跨界的字节更是将这种热情带到了资本的触角上。据IT桔子统计显示,字节跳动主要投资布局11个领域,其中以文娱传媒最高,投资事件共16起,投资金额为5.8亿元;其次是对企业服务的布局,投资事件共9起,投资金额为6000万;社交网路排第三,投资事件共5起,但投资金额仅为4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投资布局的教育项目只有4个,但投资金额却为13.8亿元,超过了所有其他所有投资金额的总和,可见 教育在字节的战略布局中占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IT桔子:今日头条的投资战绩请输入图说

无论是从字节跳动不断地试水,还是从其投资布局来看,都可以发现 字节跳动正在建立一个与流量帝国(“资讯分发+短视频”)所不同又与之紧密相关的版图:以内容和流量为基础的泛文娱产业和以数据和技术驱动的企业服务和科技产业。

流水线上的迭代

热衷于跨界的字节同样擅长于产品的迭代,尤其是在重点布局的领域,总能让新兴的产品在上一代产品陨落之前接棒,继续带着未完成的使命赛跑。就如:多闪被融合进Faceu时,飞聊悄然上线;AIKID停止运营、gogokid也被曝出裁员时,大力课堂高调亮相。字节跳动总能将新旧两个产品衔接得很好,就好像它已经为上一个产品的失败做好了准备,又或是因为有足够的“备胎”,根本就不惧断档的存在。

这种自信归根于字节跳动的流水作业架构。字节跳动没有按业务线划分事业部,而是只有技术部、用户增长部和商业化部三个核心职能部门,三个职能部门参与到每个APP的运作。而这种流水线组织设置造就了字节内部批量生产APP的能力,使得字节在进军一个细分领域时,可以同时上线多个产品,并对产品快速迭代。

2016年,字节进军短视频,抖音、火山、西瓜三个项目几乎同时启动,并为字节奠定了“短视频第一”的位置。随着市场验证,抖音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字节的资源也渐渐向抖音聚拢。

流水线模式确实能够帮助字节快速占领市场,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同一赛道产品同质化严重,缺少精细化运营,在产品和用户的研究深度上远不及腾讯等竞争对手。多领域的快速发展,导致大多领域都是浅尝辄止,在垂直赛道上并没有占据优势,从而使不少产品先后折戟沉沙。

流量危机与边界冲突

同时,坐拥流量帝国的字节跳动却也面临着流量所带来的反噬:不断加快的跨界布局和产品迭代背后是字节跳动日益严重的流量危机。

资讯分发和短视频行业增速放缓,流量红利的消退要求寻找新的流量入口带来增量;用户粘性的降低需要更精准的流量转化和更高品质的内容运营;快速增长的成本支出与愈显疲软的广告营收驱动着字节跳动去寻找新的变现路径。于是,焦虑之中的字节跳动只能不断加快跨界与迭代的步伐,与之相对的是不断扩大的边界冲突。

多闪上线十分钟,就被腾讯封禁;上线一个月,法院就对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和多闪下达了禁令;飞聊更是上线即被封禁。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一次又一次地尝试,换来了腾讯毫不留情的抵制和愈来愈强的防范。

2019年4月,百度和头条皆以“非法窃取产品结果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一纸状书将对方告上了法庭,本质上是因为字节触及了百度的流量红线和核心领地。

还有,正在跃跃欲试的游戏、音乐等领域,势必都会受到各垂直领域巨头的阻击与压制。

将“边缘业务”与已经形成一定壁垒的巨头比拼它的核心业务,成功率可想而知。更何况在巨头面前,算法和流量的优势还不足以成为字节跳动的“铜墙铁壁”。

毛泽东在《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中解释:“集中红军相机应付当前之敌,反对分兵,避免被敌人各个击破。”集中火力,逐步递进,才有可能获得胜利;广撒网,反而有可能被个个击破,最终全军覆没。

毕竟,没有边界才是危险的开始。

野心之下的明天

快速奔跑和多面进军的字节跳动正在因为愈重的承压反而在逐渐放慢脚步。BT商业科技认为,IPO当前,字节跳动只有减负才能快跑,才能尽可能地减少对估值体系的影响。聚焦优势产业,精耕细作,才有可能在新的赛道里创造新的奇迹。

与此同时,字节在内容上的优势也正在凸显。此前,今日头条推出了头条扶持计划,通过内容投资基金、头条号创业空间等激励和保障了头条的内容产出与品质。而这一举措在用户留存上也开始有所体现。

此外,在还未开发的蓝海,字节的新兴产品有着极强的竞争力。随着AI风口期的到来,字节或也有可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