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支付落地头一年:巨头疯狂补贴,加盟商捧上天,设备却不足10万 | 深度

一面是支付宝、微信豪掷巨款补贴、加盟代理像传销一样大行其道;另一面刷脸支付设备的落地不过冰山一角,从市场规模、商户接受度到用户认可面临着重重考验。

撰文 | 寓扬

10 月 14 日下午,中关村一家家乐福超市发生了一场「小型事故」,收银系统短暂出现故障,导致人工收银通道无法使用电子支付,在扫码支付的时代这无疑是个「灾难」,还好旁边的自助收银通道可以使用微信、支付宝支付。

这使不少人流都涌向了自助收银通道,包括对此并不熟悉的消费者,导致主打「不用排队」、「快捷支付」的自助收银区域挤满了人,店员游走指导各个用户间,忙得不可开交。

家乐福的自助收银通道也颇为有趣,支付宝与微信的自助收银机各霸一面,蓝绿相间,「刷脸支付」都被印在醒目的位置。然而现场鲜有人尝试刷脸支付,有的只是「这个不支持 XX 支付,我要换一个」,一度加重了现场的混乱场面。

不巧,我也正在其中。等前面一位大约 40 岁左右的女士艰难的完成自助结账后,我想体验下刷脸支付的效果,结果刷脸未果,店员告知「可能网络不太稳定」。

快速通道一时间演变成「障碍通道」,尽管超市发生这种事件的概率极低。但不由引人思考,自助收银/无人零售尚有待普及的情况下,行业呼声火热的刷脸支付究竟有真价值,还是花把式?以及刷脸支付的落地状况到底如何?

透过市场调查和商家走访,机器之心发现,一面是支付宝、微信豪掷巨款补贴、加盟代理像传销一样大行其道,然而另一面刷脸支付设备的落地不过冰山一角,从市场规模、商户接受度到用户认可面临着重重考验。

作为商业化的第一年,刷脸支付并没有想象中的火热,尚处在市场初期的「破冰」阶段,并且其落地仍面临 3 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1、刷脸支付设备是一个 To B 的生意,市场推进较慢;

2、刷脸支付设备的更换成本较高,且商家需求不足;

3、用户体验不足,并且面临较大的习惯改变成本和安全、隐私担忧。

二维码诞生于 2010 年,经历了近九年耕耘,才有如今扫码支付的繁荣。而被阿里与腾讯均看好的刷脸支付,又将用多久完成跨越?

1   落地不足10万,一场To B的角逐

2018 年 12 月,支付宝推出首个刷脸支付产品「蜻蜓」。三个月后微信对标「蜻蜓」推出刷脸支付机「青蛙」。两大巨头先后进入刷脸支付市场,并掀起补贴竞赛。

刷脸支付设备:左为支付宝「蜻蜓」,右为微信「青蛙」

今年 4 月,时任支付宝支付事业部总经理钟繇称,未来 3 年将投入 30 亿补贴刷脸支付。而据网付渠道商透露,只要商家笔单能达到微信要求,便可免费铺设。

随后又有服务商传出,微信对刷脸支付的补贴力度达到 100 亿。但微信支付团队告诉机器之心,「微信在刷脸设备推广上有正常扶持政策,但从未对外公布过所谓 100 亿元的补贴金额,流传数据不属实。」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竞争的升级。今年 9 月份,支付宝进一步宣布,将 30 亿市场补贴改为「补贴无上限」。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按照支付宝推出的补贴政策来算,30 亿对应的大约就是补贴 100 万台刷脸设备。 可以推测刷脸支付这一役,支付宝的首个目标便是 100 万台「蜻蜓」。

而从两家的打法来看,支付宝的主导性更强,统筹推进,生态伙伴围绕其方案展开,因此在设备落地体量上更多。而微信的开放程度更高,由微信支付开放摄像头、SDK,合作伙伴开发的硬件设备目前已达到 85 款。

在 To C 市场,阿里也上演过重金补贴拿下百万销量的故事。阿里旗下的一款智能音箱「天猫精灵」,曾在 2017 年双十一期间,将原价 499 元的产品降至 99 元「破冰」市场,一战成名拿下第一个百万级战果。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