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金融大白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初善投资(ID:Good-invest) ,作者:初善君,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们都知道金融业薪酬高,在我们大A股,薪酬最高的不是常见的金融公司,比如银行、保险、证券,而是一家信托公司——安信信托。安信信托2014年至2016年,人均薪酬分别为121万元、178万元、217万元,秒杀A股,傲视群雄,羡煞所有小伙伴。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股价方面,从2013年年初的最低价1.23元到2017年中最高价12.20元,四年时间接近10倍涨幅, 毫无疑问,安信信托当年是金融业最靓的那颗星。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然而2018年以来,风云突变,安信信托全年巨亏18亿,但是人均薪酬依然高达30.86万元,大家看清楚了这是人均薪酬。人均薪酬超过20万估计已经是A股前10%分位了。

各位小伙伴,是不是特别好奇为什么安信信托人均薪酬那么高,股价为什么涨得那么好,又是什么原因导致2018年的巨亏,未来安信信托的命运将如何?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500亿金融白马的覆灭记。

1、失效的资产负债表

先看安信信托的历史,1987年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成立,1994年鞍山信托上市。2001年高天国以1.72亿获得了鞍山信托20%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将鞍山信托注册地址由鞍山市迁至上海,更名为安信信托。

2018年年报显示,国之杰为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高天国为实际控制人。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在高天国成为实控人之后,由国企变身民企是安信信托历史的最大转折点。

财报显示,2013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8.38亿元,同比增长70%,实现归母净利润2.8亿元,同比增长160%;到了2016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52.46亿元,同比增长78%,实现归母净利润30亿元,同比增长76%,较2013年增长了10倍左右。对于股东来说,10倍的业绩对应10倍的股价,自然也对得起给的年薪吧。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当时间点来到了2018年和2019年,安信信托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断崖式下跌,2018年营业收入只有2.0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0.27亿元。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断崖下跌的业绩?初善君试图从资产负债表找原因,但是很遗憾, 安信信托资产负债的扩张并没有透露收入、利润扩张的秘密。

总资产方面,安信信托总资产大幅增长,从2013年的16亿增长至2019年底的298亿,扩张了18倍。资产扩张的最主要来源是负债,由2013年的7亿增长至169亿,扩张了24倍。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作为金融业,安信信托的资产构成中,最主要的就是 金融投资和发放贷款及垫款, 2019年三季度末,两者合计占比超过74%。金融投资我们都懂,类似于炒股、投资债券等,带来的是投资收益,并不影响营业收入。发放贷款我们也懂,类似于银行业务,带来利息收入,可是利息再高,100亿的贷款很难超过10亿营业收入。 而安信信托收入最高达到了50亿元,所以安信信托的收入究竟是什么?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换句话说,在信托业,资本负债表是失效的,看信托业的资产负债表,肯定会南辕北辙。所以安信信托的收入驱动因素究竟是什么?

2、表外报表很关键

这里不得不提信托公司的业务模式。 根据披露,信托主要业务包括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

固有业务,即信托公司用自有资本开展的业务,包括固有资金存贷款及投资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利息收入、投资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也就是上面初善君分析资产负债表里体现的业务。

实际上,2013年至2016年,固有业务合计实现营业收入快速增长,从0.95亿元增长至7.3亿元,但是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只有14%。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这些年公司固有业务大幅增长与大幅募集资金有关,2015年增发募集资金31亿元,2016年增发募集资金50亿元,几乎全部用于固有业务。

可是固有业务并非安信信托狂奔的秘密。

秘密是信托业务,即公司作为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公司名义对受托的货币资金或其他财产进行管理或处分,从中收取手续费佣金的业务。2013年安信信托该收入为7.42亿元,2017年大幅增长至52.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94%。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但是这块完全是表外业务,跟他的资产负债表并没有关系。看信托公司,看他的资产负债表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年报中,还会披露另一套报表,叫 信托项目资产负债汇报表,而且是未经审计的报表。 该报表显示,截止2018年底,安信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达到了2337亿元,此时,安信信托总资产不过315亿元。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这张报表才是信托公司的精华。

3、500亿白马养成记

这时候,我们再看信托公司时, 重点观察指标是管理资产规模。 2013年到2015年,安信证券信托管理规模突飞猛进,规模达到了2359亿元,增长率高达56.1%,这几年是信托业狂奔的年份。2015年之后,存量规模维持在2300亿左右,说明安信信托已经放慢了狂奔的脚步。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与同行业的陕国投相比,陕国投似乎更加激进,规模从2013年的907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4532亿元。2017年底,陕国投总资产不过94亿元。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这时似乎出现了一个伪命题:步子更大的陕国投没有暴雷,在2015年就刹车的安信信托反而覆灭了?

这里又涉及另外一个概念, 信托业务中分为主动型管理和被动型管理。 主动型管理是信托公司对项目的管理进行主动规划、管控,并承担主要责任风险;而被动型管理,是信托公司在银信合作等简单、被动型、通道型业务中,由他人主导,放弃部分管控权。

换句话说,主动管理型费率高,风险高,被动管理型费率低,风险低。

看安信信托主动管理信托规模,由2013年的358.63亿元大幅增长至2018年的1641.85亿元,占整体规模的比例更是有31%提高至70%。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与此对应,陕国投主动管理规模虽然在增长,但是占比持续下滑,到了2018年占比只有47%。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另外,资金投向也无比重要。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安信信托投资房地产+实业的规模达到了2039亿元,占比高达88%,而陕国投只有1010亿元,占比只有22%。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体现到信托公司的另一个核心指标:加权年化信托报酬率,可谓差异明显。安信信托2017年加权年化信托报酬率为1.92%,同期陕国投只有0.28,安信信托是陕国投的6倍多,吊打了陕国投,而且是 持续吊打。

数据来源:WIND,作者整理

作为投资者,我们都知道一个基本原理: 收益越高,风险越高。

4、安信信托覆灭记

收益越高,风险越高。从2017年开始的去杠杆,给了很多企业已沉重的打击,实业不行了,信托业又能好到哪里去。

根据最新的问询函,截至2019年9月30日,安信信托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

信托虽然不是刚兑,作为通道方理应风险不大。可是当一家追求规模的公司,在面对刚兑时,很多公司都默默签订了抽屉协议。

截至6月30日,公司已知作为被告涉诉案件12宗,诉讼金额50.23亿元,其中公司主动管理类信托计划相关诉讼的涉诉金额50.22亿元。上述涉诉的信托业务中安信信托提供担保、远期受让等形式兜底承诺的金额为49.98亿元,其中有8.14亿元由国之杰提供了担保。

其中很多已经开始了诉讼流程。根据披露,公司受让信托计划受益权及承担相关诉讼费用合计约 84.7 亿元,其中已判决案件的金额 10.2 亿元,达成和解的案件金额 9.1 亿元,尚在审理中的案件金额 65.4 亿元。

除了信托业务不断地暴雷,募资80亿的固有投资也是骚操作迭起。

比如公司于2018年1月29日以12.744元/股的价格协议受让印纪传媒 (002143.SZ) 106,716,800股股份。印纪传媒于2月2日因控股股东平仓风险申请停牌,2月23日因重大资产重组申请继续停牌,7月9日复牌,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跌停,现在已经退市,这笔13.61亿的投资毛都没剩,这都是什么神操作。

比如安信信托借给“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贷款5.5亿元,因该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导致2018年末公司持有的债权到期后发生实质性违约,全部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

危机从2018年开始爆发,2018年4月开始,董秘开始离职,9月董事副总裁赵宝英离职,10月总裁、董事杨晓波离职,11月,合规总监、审计委员、薪酬与考核委员、独立董事等等均离职。2019年5月,一堆董事及高管离职。

2012年至2018年,安信信托董监高中,公司原董事、总裁杨晓波合计薪酬最高,达3392.65万元;副总裁梁清德排名第二,薪酬合计2757.78万元;原董事长王少钦排名第三,薪酬合计2100.48万元。

七年时间,王少钦、杨晓波、梁清德三人薪酬合计8250.91万元。

现在雷暴了,拍拍屁股走人了。

5、安信信托还有未来吗?

现在危机逐渐深化,二千多亿的资产里究竟还有多少雷依然不得而知,而目前安信信托的净资产只有128.59亿元,能覆盖多少心里有数了吧?

回想安信信托的历史,2013年以来,在高风险的实业和房地产领域业绩突飞猛进,高管、员工薪酬拿到手软,然后遇到去杠杆,很多企业变成了问题企业,很多公司变成了问题公司。同时,自有投资不断踩雷,大额计提减值损失,家里有矿也禁不住折腾啊。

于是雷暴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初善投资(ID:Good-invest) ,作者:初善君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