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梯队互联网企业接棒造车

造车新势力今年融资是异常的艰难,蔚来汽车从年初百亿融资到年中50亿融资最后都成了泡影。8月理想汽车获得了5.3亿美金的救命钱,但其中3亿美金是王兴个人投资,知名的资本机构鲜有看见,小鹏在日前获得4亿美金的C轮融资,但上一轮的战略投资方阿里没有继续加注,而是小米破天荒的成了战略投资者。

现在这样的融资格局和去年完全不一样的,2018年造车新势力狂奔时,BAT对他们是火力全开。所有的品牌恨不得全投一遍,生怕自己错过一个时代,百度在投资威马之前,遍历了市场所有品牌,最终选择多轮加注威马,后来还于威马联合成立了Apollo自动驾驶研究研究中心,把自己汽车领域最核心的技术向威马开放。

最早上市的蔚来是腾讯提前锁定的造车新势力,蔚来和腾讯不仅是深度合作的关系,而且腾讯同时是蔚来的第一大资本股东,但今年蔚来如此窘迫的情况下,腾讯也没有向它伸出援手。阿里对小鹏一次性注资7亿美金,可见它对小鹏的挚爱。

BAT不需要造车

除了已经列举出来的融资强关系图谱之外,腾讯、百度、阿里去年都还互相参与了对方押注的选手。但今年和自己的嫡长子一样,都放任不管了。其实它们本来无心造车,也不需要造车。

BAT各有自己的稳健的生态体系,外界媒体无论怎样看待,赚钱能力是摆在那里的,这几年统一转型做投资生意的目的在于补全自己生态系统,而不是重新建立新的生态,以阿里为例,它仍然在依靠核心电商盈利,这没有问题,阿里也是旨在于此。一切衍生出来的新业务形态都是为阿里电商服务的。

对于那些不赚钱,甚至赔钱的业务,它们存在的影响力价值要远远大于经济价值,马云曾今说过:“阿里就是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不就是电商交易的本质吗?

依靠造车再买再卖车赚利润,这个业务在国内长红了二十多年,现在已经整体到了衰退期。颠覆现有汽车产业结构,生出全新的产业结构,BAT梦想将自己站到产业的最终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极长的产业回报周期与自己现有的生态体系是不完全相符的,如果踏足太深,意味着现在的盈利体系可能面临重构,风险的大小与可能性的价值多少之间它们一定会倾向于选择较小风险的方式。

腾讯有强大的微信社交帝国,但在利用微信盈利这件事上,却像一个四面楚歌的艰难者在蹑手蹑脚的前行。

而它们在早期押注造车品牌,是为了给自己的技术产业找寻落地试验场,阿里有斑马智行的人车交互系统、百度有Apollo自动驾驶技术,这些多样化的技术革新方案都需要足够市场化的试验场地检验之后,才能说成功的立于新产业之上。

新一代互联网需要构建新潜力生态

小米、美团建立初步的生态体系不过三到五年的时间,同时,它们现有的核心生态体系还都存在一些问题,以外卖产业发家的美团,现在看来这个核心的支柱产业越来越薄弱,未来单纯的依靠的外卖产业能上升的万亿市值和上一辈互联网企业同台的高度吗?显然这也是不可能的,除了外卖之外,王兴无不时刻的在将美团的产业边界扩张。只要是有机会它都不会放过,投资理想时他曾说:“送外卖同样需要车”。他早已经将美团的版图规划突破到现有边界之外了。

生态链是小米的第一套生态体系。最终不能说成功,也不能笼统的数失败,但至少雷军得出了结论,手机在将来不是小米最核心的产业,因此从去年开始米家品牌营销放到了比以前更为重要的位置,手机+IOT的新生态打造被提上了日程。此次战略投资小鹏,后者已经就被看成是小米IOT产业中的一部分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