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文学向左,阅文集团向右,网络文学下半场该怎么走?

很多人都相信,腾讯和阿里的下一战在大文娱。谁能抢到最多年轻人的时间,将成为巨头之间决一胜负的关键。

自阅文集团去年11月上市以来,所有人都在等待阿里文学的大招。而在1月18日首届阿里文学行业生态峰会上,阿里文学终于给出了自己的新定位“我们不是单一的网文阅读平台,而是以网文阅读和IP联动为基础的、综合性的基础设施体系。”

两大网络文学巨头对于未来的不同思考,也伴随着这场新年以来泛文娱领域最为重要的发布会而逐渐开始清晰起来。

盈利 VS 生态,两大巨头的目标殊途却不同归

巨头之间的竞争,从来都非表面上那样简单,阿里文学和阅文集团虽然同处网络文学市场,但双方现阶段的目标却并不相同。

众所周知,阅文集团已完成IPO,但这家公司的营收构成却不容乐观。根据阅文招股书显示,2017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净利润达到2.13亿。但比较尴尬的是,非在线阅读业务占营收的比例却较2016年同期下降了13个百分点,而这意味着被寄予厚望的多元化进程不如预想的顺利。

对阅文来说,探索深度开发和运营IP等新盈利方式,走泛娱乐道路,则是其下一步增长的看点。吴文辉曾表示,现在是对IP价值的重新认定与估值的过程。近年来,市场对IP的需求剧增,而网文在发展了20年之后拥有无数可发掘的潜在IP,而这也是阅文集团强调IP价值的根本诉求所在,改变自身营收糟糕的构成。

而作为后发者的阿里文学,从一开始就并没想要在付费阅读领域与阅文集团分庭抗礼。毕竟在存量市场与已经牢牢把控作者端半壁江山的阅文进行交锋并不容易,但巨大的增量市场却给了市场新的洗牌契机。

在阿里文学CEO宇乾看来,“网络文学作为IP产业的上游,泛文娱产业的桥头堡,还有巨大的增量市场可以挖掘,阿里文学是希望通过自己在内容、渠道、技术、生态上的优势,打造网络文学行业的新的市场增量。我们志在新的增量,我们志不在旧的存量。”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今年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第20年,根据CNNIC公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当下网络文学用户已经达到3.53亿,市场规模到达90亿。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新一轮的挑战,2017年,整个网络文学市场发展规模不超过100亿,而泛娱乐产业的市场规模却高达5800亿。

在本次发布会上,阿里文学发布了最新一期IP星河汇,共60部作品,覆盖男频、女频、二次元等三大领域,同时宣布签下了酒徒、何常在、墨熊等知名作家,题材更是涵盖了都市爱情、青春喜剧、民国传奇、奇幻古装、架空幻想、现实脑洞、古风等多方面。经过2年多的发展,阿里文学在原创内容上的布局与投入已经初见成效。

比起阅文集团强烈的盈利诉求,阿里文学现阶段对IP联动则更看重生态建设,在宇乾看来,阿里文学目前并没有考虑过盈利问题,最大的使命就是赋能。

“在赋能作品方面,阿里巴巴具有很强的技术优势,且拥有真实的消费、兴趣等大数据。通过合理运营这些数据,可以实现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实现作品与读者的精准连接和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在信息找到合适的用户后,粉丝的沉淀将打通平台间的壁垒,提升整体的运营效率,最终为IP衍生创造更肥沃的土壤。”

连接 VS 孵化,IP过度消耗后要如何破局?

对IP价值的开发,这是网络文学下半场的关键所在。

从2015年超级季播网剧《盗墓笔记》到2016年《老九门》,再到2017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择天记》等,IP大剧层出不穷,网文IP在影视剧开发产业链中开始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艺恩数据则显示2014-2017年播放量TOP50 电视剧和网络剧分别76%和62%为IP改编影视剧。

可以预见,网络文学增量市场巨大,IP深耕所带来的机会将会是市场全面洗牌的市场契机,而这也将是阅文集团和阿里文学双雄争霸的关键所在。但在如何开发IP的问题上,两大巨头却又呈现出迥然不同的方向。

坐拥中国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大半壁江山,阅文集团在中国网络文学市场建立起了领先地位。对阅文集团来说,平台上的很多作品都已有了广泛的用户基础,只需要做好对现有IP的价值进行开发就可以了。

也正是因为此,阅读集团的定位更多是“既有IP的连接器”。在吴文辉看来,阅文集团希望能对一个大IP进行长线的包装和宣传,让它有持续10年甚至20年的影响力,希望能像漫威一样,拥有很多经典的人物形象或者是故事,能够在未来整个中国文化市场当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网络文学在2016年前后发生的新变化,却打了阅文集团一个措手不及。

目前市场上看到的优秀网文IP大多是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成长而成,但近年来随着IP市场的火爆,各类影视作品的涌现正在快速消耗优质网文IP的存量,“就像田野里的麦子,好麦子割掉了,新麦子还没长好”。在顶级IP被快速消耗掉后,新的顶级IP在哪里?这可能将会是阅文集团未来发展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这正是阿里文学提出要做“孵化器”的关键所在。作为后来者,阿里文学并没有阅文集团过去的沉重包袱,也正是因为此,阿里文学认为“IP开发应该称为IP培育而不是IP变现”。在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看来,“不管IP走到产业链的哪一个环节,它依然在经历不同阶段的培育,处于不断成长中。”

对此,阿里文学建立了一个较为统一的衡量标准:正能量、好的世界观和喜闻乐见。宇乾在演讲中进一步阐述,正能量是成为好作品的根本,好的世界观可以让好作品实现多维度的衍生,喜闻乐见则是好作品需要拥有良好的用户基础。

“网文发展已经到了变革期,市场不止现在这么大,如果还以原来网文内容生产的逻辑来看待市场环境的话,网文发展下去好像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实际上未来网文还会有出来一些新方向,这些新方向是传统网文没有顾及到或者深耕的,新方向上会涌现出新作者和新内容,这会给我们这样的新平台带来机会。”

具体落地上,阿里文学则坚持“从头开始、立体化培育”和“深度联动”两点。用周运的话来说,持续加大对原创IP的投入度,包括资金扶持,资源协同等,建立全链路的IP开发能力,做文字端的时候想到漫画、电影、剧集、游戏,衍生品等多种形式。作为阿里大文娱的一员,阿里文学和优酷、阿里影业也将越来越密切衔接,甚至在选题阶段就开始进行深度的沟通和配合。

如今的阿里文学已不再是单一的网文阅读平台,而是以阅读平台和IP联动平台为基础的综合性基础设施体系。在这个基础设施体系中,作者可以在网络文学创作的同时,享受影视、游戏、动漫、漫画、舞台剧等衍生服务,而阿里文学则借助这个体系源源不断的产生顶级IP。

先发 VS 协同,阿里和腾讯谁能走得更远?

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对IP的消费不再是单一方式的,而是会通过文字、影视、游戏、动画、衍生品等各种手段去消费IP。而网络文学作为IP的上游,则是兵家必争之地。

相比阿里文学,阅文集团毫无疑问具有先发优势。在阅文集团分拆独立上市后,这家公司和腾讯虽仍有紧密的联系,但双方却更多是一种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阅文集团很多优质IP并没有优先交给腾讯系兄弟公司操作的原因。

也就是说,在腾讯的泛文娱产业链布局中,网络文学与影视、游戏的协同其实并不明显。在上市公司为资本市场的前提下,未来的阅文能否协调好腾讯的诉求,这将会决定其未来能走多远。

而阿里文学则不同,就拿这次召开的阿里文学行业生态峰会,阿里大文娱旗下UC、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阿里音乐、大麦网分别从内容、渠道、衍生等角度阐述了与阿里文学的协同策略及案例,而全场被提到最多的词就是 “生态”和“合作”。

现实情况也是,阿里文学的分发渠道的极为多样化。去年,阿里文学联合UC推出网络文学大神互动娱乐栏目《大神来了》,天蚕土豆新作《元尊》首次通过书旗小说、UC小说、虾米音乐、优酷、来疯直播等平台,实现了网文、歌曲、剧集、直播、H5的全平台衍生及宣发。

而在衍生生态上,阿里文学、优酷、阿里影业则共同投入了10亿资源联合发起的“HAO计划”, 由阿里文学提供开放的IP,优酷提供开放的网络院线平台,阿里影业从项目融资、广告植入、衍生授权和整合营销四个方面提供开放的营销支持。

与此同时,阿里文学还宣布与天猫图书达成合作,推进实体书电子化,而依托阿里的电商数据、支付数据、位置数据、兴趣数据,阿里文学也可以根据用户标签和算法,进行千人千面的个性化内容推荐,实现了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全新转变。

网络文学的下半场,在于为IP提供全链路的开发能力。阿里文学和阅文集团之间的比拼还将会继续下去,究竟谁能取得这场胜利尚不得而知。但长远来看,只有所属集团的优势资源,形成全产业链覆盖的玩家才能打赢下半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