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DHL全球货运首席执行官Tim Scharwath:物流业已习惯“应对颠簸” 疫情后全球货运需求缓慢回升

【后疫情时代的物流业变革】

Tim Scharwath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采访时对今年全球货运市场表示乐观,他认为物流业经历过诸多重大事件,对灾难、经济波动等承受力弹性很大,并不担心行业受到巨大冲击,而且,他指出事实上不同区域的需求正在按不同节奏恢复中。

COVID-19之后,不仅人们的身心需要修复,全球经济也需要恢复、重启。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带来了诸多地缘政治和经济的挑战,也引发了疫情重塑各行各业格局的顾虑。

近日,DHL全球货运首席执行官Tim Scharwath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采访时,传达出乐观的心态,他表示物流业经历过诸多重大事件,对灾难、经济波动等承受力弹性很大,他并不担心行业受到巨大冲击,而且,他指出事实上不同区域的需求正在按不同节奏恢复中,DHL会紧跟需求调整对策,比如5月19日推出了行业首个实现货运模式全覆盖的一站式数字化平台myDHLi。Tim Scharwath向记者透露,德国邮政敦豪集团(后简称DPDHL)仍会坚持完成五年20亿欧元的数字化战略投资。

DPDHL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底气。近日DPDHL集团刚刚交出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财报显示该集团收入增长0.9%至155亿欧元,所有五个业务板块在2020年第一季度均实现盈利。

疫情冲击有限

《21世纪》:COVID-19对经济影响很大,它对贵公司的业务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看到了DPDHL的Q1财报数据,利润下滑很明显,不知道全球货运业务量和利润受到的冲击情况如何?

Tim Scharwath: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显著影响,德国邮政敦豪集团在2020年第一季度仍保持着盈利增长。收入增长0.9%,达155亿欧元,息税前利润(EBIT)为5.92亿欧元。集团在调整了与疫情有关的收入负面影响(2.1亿欧元)以及第一季度集团调整StreetScooter策略而产生的负面影响(2.34亿欧元)后,营业利润约为10亿欧元。通过调整非经常性项目后,这一结果比去年高出约2亿欧元。

第一季度的下滑是因为中国“冰冻”了物流——在2月和3月的大部分时间——影响了我们的收入和业务量。如果对上一年确认的非经常性影响进行调整后,我们看到2020年与2019年相比有所增长。

《21世纪》:疫情对贵公司和其他物流公司都冲击颇大,您认为COVID-19的影响会持续多长时间?面对这个共同的挑战,贵公司准备采取哪些举措应对?这些举措,哪些是偏向于短期应对,哪些可能是长远考虑的?

Tim Scharwath:我没有一个魔法水晶球,告诉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预测今年、明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很难,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根据不同的季度制定不同的战略或者解决方案。

比如说我们制定的第一季度的策略是不适合第二季度的,因为第二季度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像我们在中国看到的,第一季度中国整体货运量是下降的,但第二季度已经慢慢好起来了,同样的情况也是发生在北美和欧洲,第一季度它们没有太大影响,可第二季度目前处于比较差的情况,随着接下来欧洲和北美慢慢开放市场,相信欧美第二季度末以及第三季度情况也会慢慢好转。

针对不同区域不同节奏的复苏情况,我们怎么样反应?首先我们应该快速做出决策,同时保持有足够量的运力可以满足客户的要求,所以我们目前正在努力为客户去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一定要让货运能够正常地运转起来。

但是我现在也无法预测,接下来的经济发展是u型、v型还是w型的,很多政治家和经济学家都在预测,我只是觉得有缓慢复苏的迹象,所以对于未来我们是持乐观的态度的,也相信接下来的业绩或者情况会越来越好。再说,我们为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无法确定的情况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跟策略。

航空公司客改货难持续

《21世纪》:一些经济学家认为,COVID-19可能会带来地缘政治和经济动荡。你认为COVID-19对物流业的影响会深刻改变物流业吗?新的游戏规则会是什么样子?

Tim Scharwath: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说,物流业已经习惯于应对困难的局面,例如2003年的“非典”,冰岛的火山爆发,日本的地震。路上总是有颠簸,但我们总是设法通过它。在货运行业,我们已经非常适应处理各种危机。

要想重塑物流业,改变货运业务并不容易,因为你需要当地的优秀人才,需要一个可靠的网络来处理任何情况。

国际贸易始终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无论发生什么,物流业始终有一线生机。物流人完全有能力应对任何变化。

《21世纪》:虽然中国市场在3月后有了复苏和反弹,但是除了医疗用品,来自欧美的其他品类需求并不高,相当多中国外贸企业感觉到寒意,这种情况是否反映在你们近两个月的业务量上?可否透露4月和5月初中国DGFF业务量情况?该如何觉察中国业务数据变化背后的寓意?

Tim Scharwath:我们不能透露4月和5月的数据,也不能提供国别细分信息。我只能说,中国的需求仍然很高。

星期天,我在莱茵河畔散步,路上只有正常时三分之一的人,可情况正在好转。其他国家,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在回归“正常”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一些州也在缓慢开放。我觉得,那些正在开放的大陆将会有需求,随着解封,人们会出去散步和消费。当然,不知需求会不会和之前一样高?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看到了强劲的增长,尤其是在食品和卫生保健行业。此外,由于拥有自己的货运飞机,德国邮政敦豪集团被证明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仍然能够运输紧急物资的承运商之一。运力可能仍然很紧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逐季制定计划的原因。

《21世纪》:说到运力,空运业务的利润率因为货运紧张而利润率有所提升,但是从4月开始,大量航空公司将客运飞机改装投入货运市场,并增加了多条货运航线,市场上空运能力供给大大增长,利润率很可能因此下调,您对Q2利润状况是否感到担忧?是否有对策?

Tim Scharwath:客运航班转换为载货航班,我们称之为“幽灵航班”,因为没有人坐。这样的事情不会是常态,而是短期行为,因为航空公司需要保持飞机在空中,帮助飞行员保持执照,也防止飞机的维修问题和质量检查等。

但如果你仔细想想,不可能把货物放在客机的座位上。这些飞机上也没有大的门可以把货盘推进去。唯一的办法是用手把包裹带来,所以这些飞机的利用率无法与货航相比。他们可以在特殊时刻支持特定市场,例如个人防护用品,而无法运载大包装货物,无法长期运输货物。

所以我不担心这会改变市场运能的供给,也不担心利润,我担心的是市场需求的下降。我们始终努力为客户找到最佳解决方案,为他们提供长期和中期支持。我们的工作就是给他们安全感,让他们能把货物送到需要的地方。

坚持数字化投资

《21世纪》:COVID-19疫情让很多公司的现金流非常紧张,德国汉莎航空等公司甚至到了危险时刻,贵公司是否有同样的担忧?贵集团的“2025战略”是否将如期完成20亿欧元投资?目前这个数字化项目对全球货运业务有多大帮助?

Tim Scharwath:我们不担心2020年的现金状况,我相信我们会继续做得很好。

在第一季度,我们营运现金流上升至7.5亿欧元,2019年同期是2.52亿欧元,证明了集团即使在疫情时期也拥有良好的财务状况。2020年第一季度,集团在所有部门共投资4.53亿欧元。

作为“2025战略”的一部分,在数字世界中实现卓越已经开始,我们将在未来5年继续推动这一议程。我们将继续作为一个整体对数字化进行投资,但我无法透露20亿欧元中将有多少投资于全球货运,然而,我们在一段时间内一直在推进数字化战略。比如MyDHLi就是我们数字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当下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事物高速连接,但客户仍然希望能让一切变得更简单明了,而我们的工具便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为了贴合客户的需求,我们创建了这个一站式平台,将在线报价及预订等服务,与货运跟踪、文档获取以及数据分析相结合。这样一来,我们不仅打造了360度全方位的可视化服务,还为客户随时随地管理物流服务创造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坚信,数字化有利于便捷和优化托运人及货运服务商的日常业务。特别是当下这个新冠肺炎疫情发展等造成的不可预测和具有挑战性的时期,会进一步加快行业的数字化进程。这就是数字化对我们与众不同的意义,也是我们将其作为2025年集团战略发展的原动力。

《21世纪》:中国有家公司“菜鸟裹裹”新增了国际快递业务,价格比你们和其他快递公司都要便宜得多。这家公司参股了中国快递业务量最大的五家公司,如今以便宜一半的价格来抢夺DHL和UPS优势的国际快递业务,贵公司是否注意到这个新崛起的竞争对手?是否担心其抢夺你们的客户和业务?它会对你们形成竞争吗?

Tim Scharwath:我们不能评论竞争对手或特定公司。不过在我从事货运业这么多年里,人们一直在讨论快递业务是否会进入货运业务。货代们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快递会控制整个市场。然而,这种情况要是发生早就发生了。仅仅因为商业模式太不同,这就是为什么它永远不会起作用。所以我总体上不担心。

返回21经济首页>>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