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为什么这么厉害?底层有一套强大的思维方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混沌大学(ID:hundun-university)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埃隆·马斯克创造了历史。

北京时间5月31日凌晨3时22分,SpaceX公司研发的载人龙飞船通过猎鹰9号火箭,在美国肯尼迪航天中心39A发射台成功发射。

在经过将近一整天的飞行后,6月1日凌晨1点22分,搭乘美国SpaceX载人龙飞船的两位NASA宇航员终于进入国际空间站,与等在那里的宇航员正式会面。

这预示着全球商业载人航天时代的到来。

SpaceX由此成为首个掌握载人飞船制造和发射能力的私营公司。在这之前,这项任务都由国家队承担。

SpaceX背后的男人就是埃隆·马斯克。

他在2002年创立了这家企业,仅10年后,就能用货运龙飞船为NASA往空间站运送货物;又过了8年,就把宇航员送入了太空。

如果此次宇航员成功归来,那么今后龙飞船就可以为NASA空间站运人了。

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被“硅谷钢铁侠”马斯克这样完成了。

但这并不是马斯克首次打造的万众瞩目、惊心动魄的场景,他之前就在航空航天领域进行了很多探索,此外,把特斯拉做成了全球最酷畅销的纯电动豪华汽车。

马斯克究竟凭什么能做到?

马斯克的思维方式必然不凡,他一直在用 第一性原理 思考问题。

马斯克独到的思维方式

在创办SpaceX之前,马斯克的创业故事其实有点老套——上门推销,被质疑,被拒绝,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先后成功创办了Zip2和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x.com”,第二家公司后来发展成为如今鼎鼎有名的PayPal。

总之,都是围绕着互联网领域在创业,虽然也很成功,但与其他互联网创业者相比,并没有太大不同。

那时候,相比其他领域,互联网领域的创业相对容易。投资界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做实业已经过时了,何况又那么痛苦,还是互联网好啊,圈钱也容易。”

但很快,马斯克就纵身一跃,跳出了这个舒适区,变得让很多创业者也不理解。

28岁时,马斯克以3亿美元卖掉了他创办的第一家互联网公司;

31岁时,马斯克又以15亿美元卖掉了他和彼得·蒂尔联合创办的第二家互联网公司。

之后,马斯克主要把钱投在了三个领域: 航空航天、电动车、太阳能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三个领域有个共同特点:长期停滞不前的高科技行业。

但马斯克当时把自己之前创业的财富一股脑儿倾注在上面,被很多人认为是“自杀式”的创业。

最艰苦时候,SpaceX、特斯拉两家企业都面临倒闭的风险。

SpaceX的第一枚火箭前三次发射尝试都失败了,几乎濒临破产,直到接到NASA价值16亿美元、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补给的合同才勉强续命;

特斯拉曾接到1200多份订单、几千万美元订金,却只能交出不到50辆电动车。

马斯克甚至都被当成是兜售虚假希望的骗子。

所幸,他都咬牙挺过来了。

三家企业也都被做活了:SpaceX成为航空航天业最稳定的运营商;特斯拉已经是全球最酷、最畅销的纯电动豪华汽车;太阳城目前是最大的消费者商用太阳能电池板安装供应商。

不是说这马斯克的公司赚了多少钱,而是做出了确实令世界惊艳的产品。

完成了这些看似绝无可能的任务之后,他又野心勃勃地开始尝试让人类能够移民火星的未来10年计划。

驱使马斯克完成这些看似绝无可能任务的,肯定不是名利,而是强烈的使命感,以及在极少数人身上可贵地伴随终生的好奇心。

当被问到为什么选择做特斯拉这种失败率高于成功率的产品时,他认为,这只是他觉得这是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而且他不想苦等别人来实现。

当被问到为什么成立SpaceX时,他认为是为了帮助他积攒财富和经验,实现移民火星的目标。

这些回答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甚至会被批评“太装”。

不过,如果你了解这个特立独行的“钢铁侠”之前的演讲和访谈,你就会知道这些话恰恰浓缩了他的“商业思想”。 他知道如何创造财富,不过更关注自己创造财富的目的。

有个细节体现得很明显。2014年5月,他受邀参加极客公园奇点大会,首次在中国亮相。

那天当被问到对那时炒得很热的“亚轨道旅游”怎么看,为何SpaceX不参与这个看起来也有利可图的市场时,他嗤之以鼻,认为这除了赚点富豪的钱,对技术和人类没有任何实质的推进作用,他对此毫无兴趣。

回望过去十几年马斯克成立的公司,可以发现都集中在三个有关人类长期生存风险的项目上: 气候变化、地球依赖、人类退化。

当然,不论强烈的使命感还是取得的非凡成绩,都不是凭空而来的,背后必然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

如果问马斯克,他的思维方式是什么,他可能会告诉你一个关键词: 第一性原理

为什么第一性原理如此重要?

马斯克在不同的商业领域都非常成功,但他并不是针对不同的领域提炼不同的方法论,而是把同一种底层思维应用到不同的领域。

对于马斯克而言,这个底层思维就是第一性原理。

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就是 用物理学的角度去看世界,一层一层拨开事物的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一层往上来走。

生活当中,人们总是喜欢类比思维,别人做了什么,我们也要跟随去做,这是从众效应。

如何打破从众效应呢?恰恰是物理学的思考方式可以让我们回归到问题源头,去发现一些反直觉的东西。然后对问题进行拆解,进而实现组合式创新。

马斯克认为, 如果一件事情在物理上是可能的,那就一定可以实现。如果中间卡壳了,也只能是被某个物理上的局限给堵死了。

他早期的下属曾调侃:“埃隆会拿秒表记录自己敲键盘的速度,用总代码量除一下,然后按这个时间给我们下任务”。

不要和他说这里有什么人性弱点,法规限制或是社会观感,马斯克觉得所有下属存在的意义,就是帮他消除这些“非物理性”的障碍,如果做不到就滚蛋。

“第一性原理”看起来过于极端,或是过于天真,它暴力地取消了现实的复杂性。

但这种剃刀般锋利的思维方式,往往可以从迷雾中抓住本质,单刀直入,简化目标。

马斯克在清华大学和钱颖一教授的对话中,描述了物理学的第一性原理。

接下来,我们就能看到马斯克在不同领域,如何通过反复运用相同的第一性原理去实现商业创新的。

首先是用第一性原理发现了使命。

一提到使命这个词,我们会觉得属于鸡汤,没什么意思。

但与众不同的是,马斯克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自己的使命,可以说,他一生的事业几乎都是他使命的副产品。

那他是如何发现自己使命的呢?就是顺着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往下挖。

他觉得他一直有一种存在的危机感,读大学时,他选了大概五个方向,认为对人类未来影响最大: 互联网、可再生能源、太空探索、人工智能及重组人类基因。

你会惊讶地发现,他的使命果然引导着他的事业,这几个方向就是他后来在做的。

更不可思议的是,以上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移民火星”做准备。当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像科幻小说一样?你会觉得他的钱可能实在没处花了,随便搞一个业余爱好而已。

但是,前面我们也看到了,他在极为认真地做“移民火星”这件事。

为什么要“移民火星”呢?

他的理由非常有意思。他认为,历史上,地球已发生过5次物种大灭绝,每一次都有大量的物种灭绝。历史上的物种种类有20亿之多,到今天却寥寥无几。而根据历史做一个推演,未来5000万年内,很有可能再发生一次地球物种大灭绝。

他认为,面对这种情况,我们需要为人类的物种做一份复制,最适合放在哪里呢?目光所及的地方就是火星。这就是他讲的移民火星的意义。

他还有一个具体的目标:40~100年后,要帮100万人移民火星。

为什么是100万人呢?

马斯克计算,如果有100万人到了火星上,足以帮助人类繁衍下去,即使地球被毁灭掉,那100万人也可以继续在火星生存,或者继续移民更远的地方。

他说我能做到它,只要想到这件事情,任何目标我全能做到。

所以,当你用第一性原理去找你真正的使命,它将牢不可破,有足够长的周期。

"移民火星"的三个阶段

接下来,马斯克把“移民火星”这个大目标拆解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得发明火箭。他从来没做过火箭,也没人相信他能做火箭,所以一开始他只能花自己的钱,但那些钱用来发射火箭杯水车薪。

所以他第一阶段的火箭很小,“猎鹰一号”的载重量只有一吨。

第二阶段是实现太空旅行。这时他需要开发更重的火箭,比如“猎鹰九号”“龙飞船”“重型猎鹰”等。

第三阶段就是移民火星。

在实施这个“三步走”计划的过程中,马斯克遇到了诸多的困难,但是基于物理学的第一性原理思考方式帮助他多次起死回生。

在创办SpaceX之前,所有人都劝他火箭成本太高了,创业公司无法承担。

马斯克首先想到的是找承包商购买火箭,他和朋友先后考察了美国麦道公司、欧洲阿里安航天公司,然而对方给出的报价动辄就是上亿美元,这大大超出了他的可承受范围。

后来,有人介绍,俄罗斯有一种洲际导弹经改装之后可以当火箭使用,费用只需要几百万美元,马斯克便第一时间杀到了俄罗斯。

跟俄罗斯人打交道,不会喝酒肯定是不行的,马斯克经历了一轮又一轮伏特加烈酒的洗礼,生意却还是没谈成,原因很简单:俄罗斯人坐地涨价了。

马斯克很生气,他准备自己造火箭。

要知道,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关于火箭的知识是零,那他怎么做呢?

他从朋友那里借来了《火箭推进原理》《天体动力学基础》《燃气涡轮和火箭推进的空气动力学》等所有跟火箭与推进器相关的专业书籍,并迅速地将这些知识消化吸收。

然后用拆解的方式,看看制造火箭的成本分布,发现原材料其实没多少钱,发射燃料的成本大概只占2%而已,所以火箭里最大的成本就是火箭本身。

在制造特斯拉时,马斯克也用到了这套方法,追根溯源后发现电动车的最大成本来自电池组件。当研发团队参考市场上电池组件的市价评估其成本要600美元/千瓦时,马斯克通过“第一性原理”思考,将电池拆解为各种金属元素以及其他成分,再对电池组件的生产流程、产地、供应链等进行组合式创新和不断地迭代优化,最终他发现,从伦敦金属交易所购买锂电池组的原材料,组合在一起,只需要80美元/千瓦时。

在马斯克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火箭发射出去爆炸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马斯克却认为,汽车是可以重复利用的,轮船可以重复利用的,为什么火箭不能重复利用呢?

一个民营企业居然提出了新的理念——可回收火箭。这个理念出来并实现以后,SpaceX火箭的发射成本是行业标准的1/5,未来几年将会降到1/10,比美国、俄罗斯、中国的火箭发射成本都低。

此前小布什时代曾经做过火箭移民成本测算,认为如果把一个人送到火星大概需要100亿美元,马斯克觉得太贵了,他想把这个价格降为单程20万美元。

他怎么做呢?

又是组合式创新,把基本要素拆解成燃料可以重复利用、在轨道里补给燃料、在火星生产燃料等。

基于以上的分解,就必须要发现一种原材料,地球有,火星也有,同时又能做火箭运输的原材料的,他也找到了。

做不到的怎么办?马斯克说,只要有一个目标,哪怕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是我一定能够找到解决方法。

未来创新者必备的思考方式

但是,第一性原理方式的背后是极度的孤独。因为如果你真的相信第一性原理,会坚守自己的方向,这只会带来极度的孤独。

因为 人脑并不是按照第一性原理的思维方式去运行的 。认知科学大师侯世达一直认为,大脑是依照着类比的模式去理解这个世界的,而不是依照机器的逻辑运行。用人脑去进行第一性原理的思考,就像是在一台macbook上运行windows系统。

除非,你不是人,而是一个AI。又或者,你训练自己像一个AI那样思考。

马斯克在后天有意识的去训练这种思维,他的下属发现,越是面对惊人的压力,马斯克越能够把自己的理性精神精炼到极致,不让任何“非物理性”的因素迷惑自己的决策,即便每天只睡4个小时。

马斯克在SpaceX能够做到纳米级的管理,什么叫纳米级的管理?细到每一个螺钉,材料、型号了如指掌。

即便如此,任何新的火箭发射都需要10多次失败才有可能成功。果不其然,2006年SpaceX第一次发射失败了,2007年第二次发射又失败了,2008年第三次发射又失败了,马斯克的钱马上就没掉了,没有人相信他,没人可以给他钱。

在极度的压力之下,马斯克把方案拿来重新看,三个月之后的第四次发射终于成功了。

马斯克其实是一个极其糟糕的人,性格暴躁,让周围的人非常痛苦,爱情也非常不顺利,几任妻子离他而去。有一次一个记者在采访他时,他都哭了,说“能不能给我介绍女朋友?”因为所怀甚大,所想甚深,所以极度孤独。

所以,如果你真的像马斯克这样思考,就会走向一个极度孤独的道路。没有谁能真正帮你,没有谁能真正理解你,你就只有做的事情本身,所有情感都倾诉到那上面。

如果你今天问马斯克“移民火星”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其实一点也不重要了,就像哥白尼说的,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这句话对吗?当然是错的,可是这个错误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提醒我们,地球只是宇宙的一小部分,我们应该往外看,这个思维特别重要,只要你往外看,你很快就知道太阳不是宇宙的中心。

那扇窄门被打开了,而打开窄门的人,其实最了不起。

马斯克为什么这么厉害?

我们的教育常说,要成为世界级专家,需要在一个领域里深挖。而马斯克打破了这个准则,他在本科就学了两个专业:商科和物理,之后去学习火箭科学、工程学、物理学、人工智能、太阳能、能源等领域。

他有一种迁移式的学习方式——把知识拆解到基本原理层面去进行迁移,连学习都是第一性原理的学习方式,只要拆到足够根基就可以转移到新的领域里面去。

所以他在不同领域应用了同样的第一性原理,在互联网界创办最大的网络支付公司PayPal;在能源界创办房屋共享能源公司SolarCity;在汽车界创造特斯拉;在航空业创办SpaceX;在科技界创办开放AI的OpenAI......

只有运用第一性原理,具有了可迁移性,才能进入这么多领域。

学习未必一定要学习细枝末节,但是必须要学习最根基的基本原理。

《人类简史》里有这样一问,科学革命为什么出现在欧洲?科学革命起始于西欧和大不列颠,此前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觉得它有多么重要,在那之前中国的科技水平远远高于欧洲。1775年,中国占了全世界经济总量1/3,唐宋以前,中国占全世界技术发明量60%左右,而近代全世界科学革命以来,有6000条基础的科学定理定律,中国人的原创贡献不到1%。

于是有了著名的“李约瑟之问”——欧洲在1770年面对中国并没有什么科技优势,为什么接下来短短的100年时间拉开这么大的差距?

赫拉利的回答是 传统中国其实并不缺乏制作蒸汽机的技术,缺的是西方最具革命性的哲学和科学的思维方式。

东方文明是技艺思维,操作上的试错法,实践操作在先,经验总结在后,归纳法思维。

经验归纳模式是具像思维,好处是快,坏处是不具备领域可迁移性。比如说火药,我们发明了鞭炮,可是却不能把这个技术迁移到枪炮里,要想迁移到枪炮里,必须下沉到数学物理化学学科。

而近代西方是哲科思维,逻辑上的试错法,理论假设在先,实践经验在后,演绎法思维。

抽象思维坏处是慢,好处是可迁移性,一旦在逻辑上导出一个共同的抽象概念,与此相关所有的具像问题一下子全都化解了。比如牛顿力学解决了经典力学领域的所有问题,工程师把它应用到工业里,直接引发了工业革命。

所以,未来的创新者,应该是科学家+哲学家+企业家,具备科学的思想方式、哲学的思考方式和商业的思考方式。

如果我们像马斯克那样具备了独到的第一性原理,凡事就会先从本质开始思考,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回反推,并能把本质迁移到不同领域。如果你有这样思维方式,就不会因为暂时的困难而对结果失去信息,也不会因为好高骛远而做出徒劳的努力——因为你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是“第一性原理”推导出来的必然结果。

这种理性思维方式尤其值得我们学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混沌大学(ID:hundun-university)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