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分析和相变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达晨随笔,作者褚达晨,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之前说过赛道分析要单写一篇,今天交作业。

“赛道”是这些年VC行业用的比较多的大词,泛指前景好,值得押注的新兴行业。我最早在M公司做咨询的时候,经常需要帮客户分析“赛道”。咨询公司喜欢用二维矩阵方法:纵轴表示市场吸引力(市场规模,增速等),横轴衡量客户自身的竞争力(如市场占有率,自身资源/能力等),一纵一横,把每个行业都画个圈往矩阵里扔,最后通盘看这些行业的时候,上下左右四个象限,各有讲究。

给客户汇报的时候,先讲天下大势,再从四个象限的角度对症下药,最后出方子。客户如果对任何行业有具体问题,就翻到这个行业的backup ppt里详细讲解。这种分析方法虽然工作量很大(每个圈圈背后都有小分析员的不眠之夜),但因为数据详实,有点有面,一般都能让客户满意。

后来在互联网公司要自己找赛道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方法的不足了。矩阵方法擅长分析和总结历史规律,但是对于未来的预判不足,非常有可能错过大鱼!

两个主要的原因是:A. 新兴产业规模小,没有靠谱的历史数据支撑,放在矩阵里就是个小不点,很容易被忽略掉。B.这种分析方法比较唯象,容易浮在市场数据的表上,缺乏对行业结构的深层次理解。咨询公司的二维矩阵方法,对成熟的行业可以做很好的梳理,但是要靠它找新的大机会,基本上就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了。

那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

首先,大机会要从边缘看起。在一个时点静态的看市场分布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是一个正态分布,领军企业在中间,新兴企业在边缘。市场竞争如同大自然的物种进化,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基因变异的新物种一开始都是少数,都在边缘。如果新物种比老物种更能适应环境的变化,那么这个新物种就会从边缘走到了中间,而原来在中间的老物种反而被push out。

很多大的互联网公司都设立战略投资部。有的时候你从外面看,他们投资的项目好像不是很有章法,但是实际上投资一个公司是了解一个新兴行业最好的手段。不用多,投资一个新兴公司5%-10%的股份,有信息获取权利,再推动一些业务合作,边缘的机会就看得很清楚了。大公司很多时候未必像VC那样在乎投资回报,但是怕Miss大的机会。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投资是获得“绝知躬行”机会的一种方式。

其次,大机会往往来自于“相变”。“相变”是一个物理学概念,描述物质从一种稳定的状态跃变到另一种稳定状态的变化,比如从水变成冰,某绝缘体变成导体等等。一个物质一旦跨域了临界点,分子结构并没有变化,比如说水的分子式还是H2O,两个氢一个氧,但是一旦过了零摄氏度,水变成冰,冰就不会流动了;冰变得很硬,可以砸人。

互联网从PC时代到移动时代,本质上是一次相变。产品的本质没有变,但是形式从网站变成了APP,相变的临界点就是智能手机的普及。打个比方,网站有点像流体,APP有点像固体。

  • 网站互联互通(如水),APP是独立的孤岛(如冰)

  • 网站随时可以更新(连续),APP必须一个一个版本发布(离散)。

  • 网站和硬件的关系很小,但是APP和硬件关系密切。比如手机上可以有GPS定位,用户可以用摄像头扫二维码,拍照片,录视频,对着手机说话,功能多了很多。

  • 网站的流量分发以搜索引擎为中心,APP的用户来源就分散了(应用商店,手机预装,社交分发等等,不一而足)。

  • PC时代,有一句话叫“不知道屏幕后面是人还是狗”。在移动时代,就算手机后面是条狗,它也有个微信账号,也能手机支付,也会自拍。

在智能手机兴起之前,手机上就存在“移动网站”,简称H5(HTML5),是简配到手机屏幕上的网页产品。把时间拉回到2010年相变之始。如果当时大公司没反应过来这是个“相变”,还沿用H5的老思维,就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即使国外NB如Facebook者,一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小扎(Facebook CEO Mark Zuckberg)在推了一年H5版本的Facebook产品后,幡然悔悟,2011年全面转轨到APP产品,可谓“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国内的竞争更加激烈,但当时不少大公司让H5产品部门接手APP开发工作,把移动网站改吧改吧用起来了,产品思维还停留PC时代,甚至要求移动产品的体验和PC产品尽量一致,犯了典型的抱残守缺的错误。

对于移动时代APP原住民开发者,没有PC产品的包袱,对世界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比如微信当年第一个发明摄像头扫码登录,无比流畅的解决了同一用户的认证问题,让当时微博的产品负责人“虎躯一震”。移动时代Uber和滴滴APP的横空出世,大众点评(突出地理位置功能的)APP上线后,日活比PC时代高了10倍,都是很好的例证。

在2010年,市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公司屈指可数。2020年,独角兽俯拾皆是,千亿美金级别的中国公司也有好几家了,移动“相变”把互联网市场放大了何止十倍!这过程中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最终还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在矩阵上画圈圈,详尽的分析赛道是一个good start,依然是很有价值的。但要想找到未来的大机会,需要坚持不懈的往边缘看,在某次相变来临之际,抓住结构性变化的大机遇。最后有感于“钉钉”被小学生打一星,画一道思考题,供同行饭后一乐。(见下图)。

感谢阅读,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画画了。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