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企利益难解难分,美创企高管用职权公开性骚扰

【猎云网(微信号:)】2月22日报道(编译:何源)

2017年6月5日,密歇根大学的一位博士生Ryan给学校计算机科学系主任发了封邮件,邮件里这样写道:“教授您好,有个非常紧急的事情得跟您商量,您什么时候能回来?”

Ryan有点焦急,有点绝望。

他所说的“紧急的事情”和Jason Mars有关。Mars是他的论文导师,也是公司老板。据说,两天前,在密歇根安娜堡的Revel&Roll保龄球场,Mars对Ryan的女朋友出言猥亵。

Ryan回忆,当时自己气的说不出话来,但又感觉无能为力,“他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做出了那些奇怪的举动,我当时都没有意识到那是猥亵”。在见到计算机科学系主任之后,Ryan告诉了他当时发生的一切,并申请更换导师。

Ryan和他的女友都在Mars的AI初创公司Clinc工作。2015年,Mars和他的妻子以及学校的同事唐玲佳(音)教授共同创立了Clinc,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在公司平台上定制聊天机器人。安娜堡技术产业正迅速崛起,Clinc在这其中也是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它的客户包括USAA、福特和英国巴克莱银行等。

但Ryan发现Mars和唐教授不好相处。据说,他们在学校就经常争吵,一吵起来周边的实验室都能听到。在公司,一旦发现工作气氛松散了,他们就会对员工咆哮咒骂。

Ryan投诉之后,媒体向Clinc询问相关事宜,但对方并没有直接回应。Mars和唐把问题都转交了一家危机公关公司代为处理。

此后三年,Clinc的员工从20人增长到了120人,获得融资5980万美元,一些炙手可热的大公司也成为了它的客户,其中包括全球通信公司Sprint和美国合众银行。此外,Clinc仍在享受密歇根大学带来的不少便利好处。

现在,Mars是密歇根大学的一名副教授,利用Clinc平台教授会话AI课程。不过,针对这位CEO的投诉也越来越多:Mars眼下面临两起员工法律上诉,他们称Mars的所作所为让他们感觉不受尊重,对他们造成了精神创伤。据外媒报道,目前Clinc已经完成了对Mars的相关调查,Mars已经辞去公司CEO的职务。

相关邮件、短信和财务单据显示,Mars的问题远不止“出言猥亵”。此外,外媒采访了13位Clinc的在职员工和前员工,其中几位和Ryan一样,也曾经是Mars的学生。这位Clinc前CEO涉嫌骚扰女性员工和客户,搭讪公司员工和实习生,还把自家保姆和兄弟的名字放在公司的工资名单里。一名员工上诉称,Mars曾经在出差的时候,当着他的面雇了个性工作者,还给他看自己和数名女性的性交视频。

Mars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部分原因是没人能问他的责。直到现在,许多员工都还认为举报他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前途;学生们则担心会遭到报复,因为Mars能够影响他们的工作和收入。

Clinc就这样在责任真空里,一边享受着密歇根大学提供的各种便利好处,一边还不用遵守学校的任何规章制度。据悉,目前为止,Ryan是已知的唯一一位想要向学校正式投诉的人。但Ryan最后也没有提交投诉,他害怕被Mars知道投诉他的是自己。密歇根大学对此不予置评,称学校不允许对此事进行公开讨论,但补充说,如果无法明确举报人的身份,就无法进行全面调查。

Ryan最终决定退学。第二年,Mars获得了终身教授资格。

2015年,当Mars和唐以及当时他们的两位博士生一起成立Clinc的时候,他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研究计算机体系结构和语言处理,最终创造出一款智能聊天机器人。

在当时,这类机器人被认为是未来科技的主要发展方向,但因速度太慢,操作起来比较麻烦,最终在客户中反响平平。而Clinc一声不响地把自己的产品打造成了一款客户体验工具,成功找到了自己的市场定位。

“我们在金融科技行业比较低调,”Mars在2018年TechCrunch Disrupt大会的现场演示中这样解释道。“但如果你是比较大型的金融机构,或者大型理财机构,你就会知道我们。我们的经验相当丰富,在我们自己这块领域里已经算首屈一指的了。”

Clinc的产品能够让客户和机器人对话,不论客户的提问有多混乱,多不合语法,都可以给出合适的解答。在大会期间,Mars的联合创始人以坐车为例对产品进行演示,他问:“我们想开车旅行,你觉得我们去萨克拉门托的话,车里汽油够用吗?”一位助手回答道:“好的,现在开始进行导航,埃克森美孚距离4.4英里。”虽然回答这个问题的本该是Clinc的人工智能。

Clinc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与一所著名高校的关系密不可分。随着计算机科学项目在美国遍地开花,密歇根大学开设了越来越多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并且与许多初创企业和风险投资都形成了固定合作伙伴关系。

如今,密歇根大学有个创业中心,并通过创业中心向新兴企业注资。虽然Clinc没有获得过这里的投资,但密歇根大学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给Mars的几笔研究拨款密不可分。此外,eLab Ventures也与密歇根大学关系匪浅,常常与后者联合投资。ELab正是Clinc的投资方之一。

凭借学术声望,Mars和唐开始在Clinc进行一系列非正常操作。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把自己的私人保姆放在了公司的工资名单里,每年给她支付约4万美元。Mars的兄弟以前曾经给Clinc做数据标注,但后来再没来过办公室,但即便如此,他的工资一直都是3.96万美元。针对此事的相关问题,Clinc的发言人没有给出直接回应。

如果说Mars的家庭和公司之间的界限看起来似乎很模糊,那么,他的公司和学校之间的界限几乎就看不见了。Mars所教授的会话AI帮助学生们了解Clinc的平台,他常常让公司的员工替他上课。此外,Mars还常常把Clinc的总部作为给学生们课后面谈的场地,这让许多员工都感到不满。

一次全员工会议中,一位员工说:“我不同意把Clinc的资源用于学校授课。我们的办公空间不能用来给学生做课后的答疑解惑,我们也不能让员工去给学生上课。”但对于Mars和密歇根大学来说,这样一种关系是互利共赢的。这位前CEO从学校能够获得源源不断的人才输入,而学校则可以对学生们吹嘘自己和Clinc的亲密关系,吸引他们过来学习计算机科学。

在这方面,斯坦福大学是先锋。但这样一种学校-企业纽带已经给它造成不少道德伦理方面的担忧。2013年《纽约客》的一篇文章写道:“如果学生们的公司有教授投资的话,会影响到他们的学科成绩吗?如果学生打算开办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的竞争对手恰好和他的系主任有资金往来呢?”在这篇文章中,作者Nicholas Thompson还补充道:“教授对学生的权力未必于金融发展有利”。

此外,学校和企业对行为规范的差异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在学校,学生和老师通常只在特殊情况下才一起喝酒,但在初创企业里,“团建”却是常态。在Clinc,喝酒很随意,酒就整整齐齐地放在冰箱上面,连实习生都可以随便喝。

Mars和唐也喜欢在工作之后邀请一些员工到家里喝酒。据说,这个时候,Mars总会跟员工打探他们的性交癖好。

对此,Clinc的发言人没有直接置评。

Stella是Clinc的一名员工。她最初过来面试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的地方。当时,和她聊天的主要是唐。唐全程都很友好,很专业,甚至大笑了很多回。(据说,唐的笑声让附近的员工都很惊讶,他们后来告诉Stella,他们很少见到唐那样轻松愉快的状态。)

入职4个月后,Stella和Mars以及其他的一些销售同事一起去旧金山出差。一天晚上在湾区SoMa(湾区最炙手可热的创业社区),Stella坐在酒吧吧台前,Mars走到了她的身后,搂住了她的腰,手指在她的背上来回游走。她回忆道:“我懵了,我想问‘你在干什么!’我感觉到被羞辱,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Stella没有举报Mars。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也不愿意拿自己的工作冒险。毕竟,她要举报的人是公司的CEO,而Mars的妻子是公司的COO。如果一旦举报,天知道她会发生什么呢?

一年前,在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当时Clinc和USAA在进行一个大项目。一天晚上,双方团队一起去了一家酒吧。据在场员工描述,Mars喝了酒,然后就开始对一位年轻的USAA员工动手动脚。他一把抓住那名女性的臀部,然后在她的胸部摸来摸去。

据那名被猥亵的女士回忆,Mars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想对你干坏事”。当时,她的一位同事听到了,她以为他想要帮忙,但结果,他对Mars说,“别着急,人人都想对你干坏事。”Mars最后把那名同事要到了自己身边。此人未对此予以置评,Clinc的发言人同样没有做出直接回应。

最终,这位女士决定不向USAA举报。“我当时就想,我现在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虽然这事很恶心,但我心理上并没受到伤害。如果我告诉别人,就很可能会进行人事调查,我不想这种事情出现在我的员工档案里。”

其他许多被Mars伤害的人都说过类似的话。他们说,他们既是受害者,也是举报人,这不公平。一位USAA团队的女士说:“受伤害的女性不去举报,这本身就是个问题。每当我解释说不公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也是造成这问题的原因之一。”可是,她又凭什么要为了阻止Mars继续犯错而让自己的工作事业承担风险呢?

有一名员工曾经正面和Mars对峙。就在2017年,Ryan的女友被言语猥亵的同一天晚上,Mars还对另外两名员工说过话。

Mokashi和Uriostigue是一对情侣。他们在2017年加入Clinc之前一起在高通担任工程师。那天晚上在保龄球场,Mars就他俩的关系给出了一些建议:他觉得他们似乎不怎么爱对方,其他的情侣看起来要比他们开心。Mokashi因此大受打击,同时也非常疑惑,“就好像他想要破坏我俩的关系”。Mokashi那天最后哭着走了出去,把她的男朋友甩在了身后。

她回家之后,给Mars写了封邮件,“今晚发生的事情在我看来很不对。”她在邮件的开头这样写道。“把两个人的关系和其他人比较,然后说其中一对不够好,这很不对,说一个人并不关心另一个人,这很不对。”

Mars至今没回邮件。但那晚之后,他多少有把Mokashi晾在一边不闻不问的意思。Uriostigue相比之下更加倒霉。一次,Mars和员工们下班后一起喝酒,他又再一次谈到了性交。据说,他问Uriostigue与Mokashi是否还有性生活。“我总觉得在这方面Jason说话根本没有底线,”Uriostigue说。

Clinc发言人没有直接回应以上事件。

2019年11月,Clinc创新策略副主席Brian Rider和Mars一起去旧金山出差。此前,Rider在公司的处境比较艰难,他一直想找机会和这位公司的CEO熟络一下。

根据12月10日Rider的律师函显示,出差期间Mars给Rider看了前者与数位女性的性交视频。Mars还带上Rider去了脱衣舞夜总会,然后让Rider把夜总会外边遇到的性工作者带回他的酒店房间。

Rider提交了正式投诉,但随后就被强制带薪休假。另一名提交法律上诉的员工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针对以上所有控诉,Clinc发言人称公司已经通过“外部独立专业人员”进行了“全面调查”,其中包括面谈以及文件、邮件和报销单审查。该发言人说:“外部调查人员认为,有些指控不属实。”但她承认此次调查并非一无所获。“调查显示,在一些事件中,有些行为确实对Clinc造成了影响,但调查也发现,相关投诉已经得到公司上层的即时处理。”

这是外媒收到的少数对该事件的直接回应之一。早前,该公司聘请了一家危机公关公司来处理相关问询。他们否认了Rider的控诉,对其他17项指控不予置评。

调查持续了几周。调查结束后,Mars离职。在一封给公司的邮件里,他说:“这些指控都是添油加醋,谎话连篇。事实是,有些时候我喝得太多,和员工闹起来不像一个CEO该有的样子。我现在得了教训,得把员工当朋友看,在外面活动的时候得有界线。”他说自己已经不喝酒了,要保持冷静持重。

密歇根大学对以上指控不置一词。媒体请求查看Mars的公共档案以便获得更多相关信息,但学校拒绝了,称这样会侵犯Mars的隐私。至于学校是否会对Mars采取相关惩戒措施,学校回复道:“Jason Mars是工程学院教授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一名副教授。他的岗位尚未有任何改变。”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