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罗振宇造手机,能把锤子科技说上市?

本文来源:TechSugar。世界经理人经授权转载

15 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官网更新了一则辅导报告显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罗辑思维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拟在科创板上市,辅导机构为中金公司,其中辅导前期准备已于 201812 月开始,持续至今年 8 月;正式辅导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分别在今年 9-10 月、 11-12 月进行。

隔了一夜, 16 日上午,坚果手机官方微博称,坚果手机 2019 新品发布会将于 103119:30 在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举行。

两条消息下,两位老罗的形象瞬间同时堵在了笔者脑中。虽然,此前罗永浩在微博上曾表示坚果已经没有关系。

但并不妨碍一个问题的提出,两者都是嘴皮子一流的人,一个春风得意筹备上市,一个创业似乎有点倒霉,如果让罗振宇去当锤子科技的老大,能让其像罗辑思维一样,准上市吗?

不得不说两人还挺像,都很特立独行。

罗振宇曾说过,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两个字拆开来看,马是马云、马化腾,代表中国的财富,而罗是罗振宇、罗永浩,代表着中国的创意。其中一个老罗,都不自觉的将两个人放在一起。

1972 年,罗永浩出生在吉林省和龙县龙门公社,按照他自己的话,得益于乡下的医疗卫生条件很差,出于安全的顾虑,父母才没有把他打掉。 1973 年,罗振宇出生在一个三线城市,安徽芜湖。其回忆那童年和少年的时期,就像“上帝给你扔到一个狗洞里。你就爬吧,远方有一个出口,那个地儿叫高考,其他没有任何光亮。爬出去就当人,爬不出去就做狗。”

1993 年,罗振宇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的研究生。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夜里拉着行李箱走过天桥时,看着旁边大楼的灯光,“充满绝望。”标榜自己为“自由主义者”的罗振宇在生命成长过程中,价值观在不断遭到自己的捶打,和罗永浩一样。

在自传《我的奋斗》中,罗永浩“被动”地参与学校间的群殴、中学遭学校流氓殴打这样的“残酷青春”,感到找不到相互理解和沟通的人,他还是班级里唯一一个读过琼瑶全集的奇男子。做了教师以后,也有些孤傲,但是面对那些摧残善意的长辈,又会有些怀疑自己的价值观。

从工作经历来看,罗振宇曾担任央视《中国房产报道》《商务电视》《经济与法》《对话》等节目的制片人。罗永浩曾先后创办过牛博网、老罗英语培训学校,也曾在新东方任过教,正式因为其极具人文主义情怀的讲课风格,吸引了很多网友的关注。

在一步一思考的人生路途中,两人都风生水起过,磕绊的往前走着,且都走上了创业这条路。

时间转折点在 2012 年。

2012 年罗永浩拿到初期天使轮融资,便得到了陌陌创始人唐岩的个人投资 1000 万,估值达到 5000 万。当年 48 日,罗永浩突然在自己的微博上宣布,要做智能手机,彼时的智能手机市场还不像今天一样高度成熟。然而,对于一个外行人,尤其是没有做过硬件的罗永浩而言,挑战还是不小。

同一年的冬天,带着 5 万元钱买来的设备,罗振宇、杜若洋和一个摄影师,在中关村普天大厦附近的一家咖啡馆里,录制第一期罗辑思维,《向死而生》。半年内,罗辑思维由一款互联网自媒体视频产品,逐渐延伸成长为全新的互联网社群品牌。

2012 年,两人都在谋划一场变局,如果身份互换,让罗振宇去当锤子科技 CEO 呢?会是什么情景?

论找钱能力,都不差。

稍微梳理一下锤子科技的融资, 20123 月,天使轮, 900 万人民币; 20135 月, A 轮, 7000 万人民币; 20144 月, B 轮, 1 亿 8000 万人民币; 20156 月, C 轮,亿元级别; 20178 月, D 轮,近 10 亿人民币(成都政府)。

罗振宇这边: 20133 月,罗辑思维获顺为资本数百万天使投资; 201412 月,罗辑思维完成启明创投 A 轮数千万人民币融资; 201510 月,罗辑思维完成 B 轮融资,估值 13.2 亿。 20194 月,据天眼查数据显示, “少年得到”主体公司获得数千万人民币融资。

论讲故事,又难分高下。

毕竟找钱的水平在那摆着,只不过让罗振宇来发布锤子手机的话,现场的感觉已经不是相声,而是一场《时间的朋友》为主题的锤子手机发布会。有人总结,罗振宇讲故事有以下几个特点:声情并茂、讲细节、节奏把控好、带入感强、选材经典、有冲突悬念、还与观众紧密联系。这么说的话,锤子手机的发布会,也许会没了笑声,但一定让人沉醉,甚至会飙点眼泪。

说情怀嘛,也都有。

虽然笔者并不清楚这里的情怀是什么,可能是信徒们的交了费之后的不屈?

情怀过后呢?

锤子手机 T1 是罗永浩此前微博上不断造势,精心打造的第一款产品。罗永浩曾自信公开称:“ 1 、如果低于 2500 ,我是你孙子。 2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保证基本销售数量的前提下,对于品质的要求最低可以容忍到哪一个档位的问题。”

结果产品上市后,不到 4 个月,锤子手机 T1 宣布从 3000 元降价到 1980 元起。

老罗发布 M1 的时候,表示:“ Smartisan M1 继功夫和颜值之后,肌肉也有了。”再次举办发布会,他却反口说:“ Smartisan M1 从工业设计上是我们的耻辱。”

罗永浩也曾表示:“做成魅族那样,我就带全家一起跳楼!”

2017 年 魅族手机销量 2000 万台, 2014-2017 年锤子手机总销量 300 余万台。其中,作为“锤子工业设计耻辱”的锤子 M1 是锤子产品里卖的最好的,第一代 T1 一年卖了 25 万台,而 M1 卖了 100 多万台,拉回了处于“卖身”边缘的公司。

这里就不一一罗列罗永浩打脸事迹,担心一不留神变成长篇小说。另一方,罗振宇也有同样遭遇。就比如起初的情怀,到面对记者对情怀二字满不在乎,侧面说明自己是商人,后面的事情也逐渐证明,其真在变为商人。

但到处开嘴炮这事,罗振宇当真没有罗永浩跳脱。前者只会一句:“我就是一个乞丐,你打赏给我钱,还要我给你提供服务!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罗振宇用 粉丝社群变现 ,罗永浩同样用自己影响力或者“魅力”所吸引的粉丝进行变现。看了两者非常相似的发展路径,甚至觉得 造手机 这事,不管哪个罗,都难。

当然,造手机还是要点运气。

一篇 2009 年探讨 2008 年金融危机的文章很有意思,文中写道:“ 200811 月份,金融危机已经非常明确时,真功夫的销售量在原有预期上还增加了一成,米饭销量同比增长达 30% 以上。”

5 大行业在金融危机时,表现的异常活跃,分别是: 1 ,个人教育; 2 ,网游; 3 ,留学; 4 ,原创动漫; 5 ,快餐。

“金融危机来了,大量失业人员乃至危机感增强的在职人员选择学习和深造,教育行业这一反经济周期的特性,对于一些技能性、职业性教育机构而言是一个重大的利好。以普遍受到冲击的 IT 行业为例,虽然销售受阻,但是与教育相关的设备的销量却有增无减。”

作者的观点似乎让我明白了当下两位老罗的境况,在 2018 年下半年开始的经济不景气开始,对锤子科技的手机行业来说,就是悲剧,但对于罗辑思维来说,可能算捡到宝了。

此外,笔者想到科技行业近期一年研讨会等各类会议数量的增多,也层面印证了这样的说法,也许这就是老罗们的命。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