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穿越人间

撰文/    ©  AI财经社牛耕

编辑/   ©  明萱

出狱11个月后,王欣再次搅动互联网一滩死水,也重新提起快播往事。

王欣喜欢海钓,望着涨潮退潮的海面发神思考。深谙人性的他携其最新的社交平台,马桶MT回归大众的视野。然而时间不同于四年前,快播彼时的风光没能转移到马桶MT上,这款匿名社交平台的发布并不顺利。

在王欣的大日子里,今日头条也发布了短视频社交产品多闪,以短视频随拍、72小时自动聚拢社交流量。罗永浩则将曾登顶苹果社交榜的子弹短信改头换面,加入类似趣头条的领钱玩法,打通拼多多电商,改名聊天宝,走下沉路线。

三家围攻社交,企图动摇腾讯、微博或陌陌的根基。对于互联网公司,社交一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曾掏出腾讯第一笔天使投资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就坦言“从未放弃寻找下一个微信”:即使代际变化,孩子不愿意跟父母在同一平台上玩,也足以催生新的社交产品。技术更迭、场景变化、兴趣分群和垂直领域,同样可能催生微信的挑战者,动摇这个10亿用户帝国的根基。

在王欣缺席的四年时间里,有人说他被耽误了,王欣极力撇清这一点,认为经验和教训也是对人生的积累。但马桶MT发布后,就有人指出,内容监管的体系完备恐怕王欣还没有切身感受,而深谙人性的王欣,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摸准尺度的脉门。

面对AI财经社,王欣还谈起自己过去的一年,和自己为何出狱第二周就重新创业。他谈到流量寒冬、新机遇和互联网精神,快播的教训和新的使命,也谈到对一直等待他的人们的感激。

01

这一年

二月最寒冷的一天,王欣出狱了。他简单整理妆容,坐车前往了北京朝阳区一所大院。在那里,李学凌、姚劲波和何小鹏在等着他。他们相谈甚欢,何小鹏发了微博,称和王欣兄弟“兴致勃勃地讨论了AI、视频、区块链等技术”,照片里四人昂首挺胸,注视远方。

图为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李学凌

在王欣的回忆里,他对AI财经社说,印象最深的反而是“和朋友拥抱了好久”。他说,在监狱里信息十分闭塞,只能偶尔看妻子送来的书度日。他完整度过了三年六个月牢狱生涯。入狱前他以照顾员工著称,如今回忆起团聚,他仍用“朋友”小心翼翼地指代李学凌他们。

王欣曾是互联网呼风唤雨的大佬,在2012年9月,中国网民才5.38亿人的时代,快播注册用户量就超过3亿人,用户同时在线超过6000万人。但2014年8月王欣被羁押,2016年9月被判刑3年6个月,王欣错过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收获期,历史为之改变。

王欣称没有仇恨,他对AI财经社表示:“我从没觉得,当初举报我的人坐在我的对立面。我们是做技术的,是服务于他们的。可能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好,他们还不能接受我们,我们以后要做得更好才行。”

出狱后,王欣的朋友和家人都劝他休息。他们说,你吃了这么多亏,受这么多苦,要先缓一缓。不如到处旅游休息一下。王欣却坚持,“投入时间到产品里,我反而还能放松一点”。出狱第二周,他开始四处见朋友,召回快播的老员工,决定做新公司云歌智能,并完成了工商注册,这些工作他一气呵成。

王欣说,他知道快播的老员工是在等他的,等他回来带他们一起做事。他喜欢海钓,望着涨潮退潮的海面发神思考。他一位钓友的女儿,原本是快播的会计,在王欣入狱后找了很多新工作,都做得不顺心。他爸问她,你到底想做什么呀?她回答说:“这些工作都不好,我要等王欣回来。”说到这里,王欣放声大笑。

“我决定马上创业,这是个很大的因素。”王欣说,他们劝王欣休息,其实是为王欣考虑,但内心一直在等待重新出发。如今云歌内部有大约三五十人是快播旧部,给王欣画出“区块链+佛系”产品图,在微博上引发关注的云歌CTO吴铭,当时也和王欣一起被判了三年刑罚。

王欣身陷囹圄的日子里,女儿可可一直在给父亲写信,有时会在信纸上画一个穿背带裤的大男孩,旁边写上“每当可可想爸爸的时候,爸爸也在想可可。王欣的妻子曾晒出女儿写的一首诗,名字叫《爸爸》:“你不在的时候,地球还在转,只是在我心里,它转得没有以前那么好了。”重新创业,意味着陪伴家人的时间又少了,但妻子依然表示支持,对他说:创业是你最好的一个状态,要保持。这让王欣十分触动。

这是一场与丢失的时间赛跑的比赛,云歌数箭齐发。它曾一口气宣布六款产品,包括两款微信小程序死党地图、幸运积分,和四个软件口令电话、马桶MT、Xinplayer和丸子视频。每个月8日,云歌内部会召开产品交流会,2018年8月8日正好是王欣被羁押四周年的日子。这一天,有员工在会上质疑:公司是不是对未来的方向不够明确?

王欣在这次会议上吐露心际。他解释说:现在创业的环境已与当年大不一样,看似机会更少,其实是市场更细分了。组合推出产品的成本更低,验证可能只需要几周,因此创业可以、也需要有更多尝试。云歌需要多条腿一起往前跑,看哪条路能跑通,再继续推进。

换言之,马桶MT无论死活,都不能等同于云歌的成败。

其次,不止是王欣一个人在创业,而是每个人都在创业:每个人在调整产品策略,找到产品的感觉。如果王欣只带队做一款产品,也许本人成功概率更大。但多个项目同时推进,能让每个人看到其他产品的问题,可能一年就能做到别人7年的积累。

给年轻人发展空间,是王欣在采访中反复提到的事。他今年见了很多年轻人,在公司中给他们发展空间。如今的云歌更像一个特殊孵化器:点子王欣都参与,产品大家一起做。如果做得好,可以独立发展。“有许多创业合作者走到了一起,这是2018年最重要的一件事。”王欣如此总结。

02

寒冬

王欣在互联网创业最好的时代离场,复出时却赶上钱荒和流量枯竭。回忆出狱的那一天,他说:“当时资本寒冬的反馈还不明显,但创业环境里,流量已经跌得比较严重。大家开始把企业做重,比如小鹏去做汽车了,YY开始做海外市场。”

钱荒自不必多说,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2018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一级市场的募资额约为3800亿元,同比下跌56%。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易凯资本CEO王冉甚至认为,下半年的募资额会同比跌去70%-80%之多。

然而王欣并不缺钱,人们见证过他的奇迹。2018年9月,云歌就拿到BAI和IDG资本的3000万美元天使投资。王欣坦言,自己现在并不怎么见投资人。在快播时期,他以对投资人挑剔著称,坚持不懂技术的投资人不见。如今他明白,对方会专门找懂技术的跟他聊,迎合他。

“现在其实是交朋友,他能做你的朋友,就能做你的投资人。”快播曾引入周鸿祎和腾讯五虎之一的曾李青做投资人,根据《中国企业家》报道,二人在快播董事会打得不可开交,直到2014年危机爆发,王欣也没能摆平。如今,王欣十分豁达:所有人都该是你的朋友,但你能不能成为别人的朋友很重要。有些朋友在你好的时候是一个状态,不好是另一个状态,在这方面,王欣并不敏感。

真正横亘在王欣面前的大山,是移动流量枯竭。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移动互联网细分领域中,只有短视频的用户时长在增长,从前年的1.5%增长到去年的7.4%,而被分走的则是即时通讯时长,从37.9%下降到32%。更为严峻的是,流量瓜分已经完成,微信全球月活超过10亿人,成为中国实质上的“移动操作系统”。流量分发的生杀大权,小程序的应用生态,都掌握在微信手中。

王欣认为,互联网的平等开放精神并未消失,在采访中他拿微信当一个正面例子。但马桶MT上线的前一天,就被微信屏蔽了链接,王欣发出一张截图,配文“不知道你怕什么(怒)”。他随后表示,马桶MT的短信分享也遭遇阻碍。世界似乎并不如他预想的那般美好。

在王欣缺席的四年里,中国互联网天翻地覆:超级APP诞生,算法分发重塑社会共识,搜索引擎能轻易摆布用户的选择。昔日为快播辩护时,在法庭高呼“技术无罪”的王欣,如今在严肃考虑技术的后果。经过一番讨论,云歌最终选定了AI和区块链等作为技术方向。

王欣说,AI能实现自由,而区块链能实现平等,二者需要结合在一起。“AI是中心化的,只有它会导致很多问题,比如贫富分化扩大。如何让AI服务每一个人?这就需要区块链技术,让数据和隐私掌握在每一个人手上,被授权才能使用。”在微博上盛传的区块链+佛法示意图,就是王欣和云歌CTO吴铭讨论的结果。吴铭说,既然你喜欢研究佛法,我就用佛法来说明技术特点吧。

寒冬对王欣最大的影响,是让他跳脱互联网圈,着眼更大的世界。王欣认为,做产品要有三种感觉:产品感、社交感和商业感。产品感今日已不稀缺,产品经理横行遍地。更稀缺的是商业感和社交感。而商业变革就来自传统行业,寻找商业感,就是要与传统行业的人交流。

如今,王欣每天会抽出大笔时间跟传统行业的人聊天。他表示,互联网行业的信息已经很丰富了,反而是传统行业,机会不容易发现,需要他这样的产品经理去找到共性。为了跟他们多聊,王欣不久前还在《在行》上开了一个帐号。

03

过去和未来

谈到快播,王欣对那段故事已经有了新的理解。

他坦言,“我们当时确实是做错了,也承担了责任,我们得认。这没什么好狡辩的,错了就是错了,我自己来扛。”

但更深层次的反思是,快播当年的使命和愿景不够伟大。“当时我们想让更多人免费看到片,只帮助了一部分人,这个愿景可能小了一点。”他认为,云歌现在的愿景和企业文化就很好,帮助每个人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通道。

举例来说,有的人技术很好,但情商很低,在企业里只会做事不会“做人”。王欣认为他们并没有获得自己应得的部分。“作为平台创业者,我们应该改善他们的处境。”

未来,王欣计划推出一款商业社交产品,让每个个体去中心化地做生意,积累自己的信用,而不是必须面对企业和中介。他认为,个人很大一块收入被中介剥削了,而技术能调整这种信息不对称,同时做到去中心化。

王欣同样计做划一款UGC视频平台。“越是大家不好尝试的觉得东西,我反而”觉得可以去

挑战,这是他应对流量枯竭的思路。王欣解释说,大家只关注头部视频内容,也就是IP内容如电影、电视剧的变现方法。但近几年发展更好的其实是PGC和UGC内容,更大的版权市场还没被发掘出来。大多数UGC内容是免费的,有没有可能的收费模式?“大家越觉得不可能,有人趟出来越是传奇。”

对于那段失去的日子,所有人都觉得王欣被耽误了,但他自己并不觉得。“大家都觉得王欣很聪明,但我的经验告诉我王欣并不是很聪明,从背东西也好,学东西也好,差距其实是人的积累。大家的归宿都是一样的,都活一辈子,但积累的东西不一样。经验和教训也是对我人生的一个积累。”

这么多年,王欣终于想通的一些事,有了知识和失败经验的武装。“原来创业是运气成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快播怎么就火了呢?模式是什么,竞品是谁?不知道,当年觉得只有自己一个。”如今他明白,快播是将产品分发给小B站站长,再分发给用户,双方共同拥有用户的一种商业模型。

如今知道原理,王欣做产品更加稳重。他提到,《影响力》将产品吸引用户归结为6个法则,今天他再做任何一个新功能,都能对应到书上的一句话。“当年是在创造奇迹,用一万人打败十万人是奇迹,今天我要学会用十万人干掉一万人。”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原创性。即使在巨头当道的时代,王欣强调,公司也必须尝试从0到1的过程。“哪怕很难,成功率很低,也要去做。因为学别人,成功率就是0。”“我肯定会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肯定不会抄别人,我不知道怎么抄,也打不过人家。”如今选同事,他最看重好奇心和学习能力,经验和技术反而不那么重要,因为“老经验用到新战场上并不那么合适”。

在整个访谈的末尾,王欣的节奏舒缓下来。他停止谈论产品,也不谈论趋势,而是说起帮助过自己的人。“我想对所有人说两个字:谢谢。无论家人、同事、用户还是媒体,你们都在帮我,我挺感谢的。”

©AI重温计划

© 往期回顾

© THE END

本文由 AI财经社 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milk-519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