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工资为何那么低,这位女性经济学家道出了真相

题图来自unsplash

经常网上冲浪的年轻朋友是否会不时陷入疑惑:为什么微博人均年入50万,而我一个月工资扣完五险一金只剩5000?我的工资达到了同龄人的平均水平吗,还是只有我赚的这么少?

打开知乎,搜索关键词“工资”,映入眼帘的热门话题“为什么网上的人工资这么高?”,“90后每个月工资多少算正常?”,“月入一万为什么这么难”道出了当代年轻人的焦虑。为什么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普通人的收入水平却没有显著的提升?那些发达国家的工资水平真的高吗?

知名英国经济学家琼·罗宾逊夫人告诉你: 工资低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现象,并且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地球人都这样,你不是一个人在挣扎!

琼·罗宾逊:一个从未学过数学的经济学家

在近期出版的《伟大的经济学家》一书中,作者琳达·岳将琼·罗宾逊列为对经济社会最具影响力的12位经济学家之一,其他11位经济学大师都是男性不说,就连亚当·斯密与马克思等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教父级人物也位列其中。

1903年出生的琼·罗宾逊夫人被誉为“经济思想史上最重要的女性”,在她取得伟大成就的那个时期,女性经济学家寥寥无几。即使是现在,女性在经济学专业中的比例也明显偏低。在全球5万多名学院派经济学家中,女性的占比不到1/5。尽管她是当时最有影响力、最多产的经济学家之一,她却从未获得过最高荣誉的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尔森曾说:“我很惊讶她从未获得过诺贝尔奖。”萨缪尔森还补充说:“她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1933年, 罗宾逊的第一本著作《不完全竞争经济学》 (The Economics of Imperfect Competition) ,出版,改变了当时的人们思考价格和工资的决定因素时的方式。 她分析了垄断条件下的价格决定机制,在这种条件下,市场中存在垄断力量,不能形成完全竞争。换句话说,市场上并非只有弱小的、无法影响行业、商品价格或工人工资的公司。她认为,在存在不完全竞争的地方,工人的工资就会低于其劳动力的市场价值。这本书在大西洋两岸被广泛阅读,很快成为不完全竞争这个新研究领域的标准范本。1933—1965年,这本书被再版了13次。直到现在,依然在经济学领域产生着广泛影响。

罗宾逊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屡获殊荣,但也备受争议。她从1932年开始发表论文,出版《不完全竞争经济学》时仅仅学习了3年的经济学理论。一直到1983年罗宾逊去世后的两年还有她的论文发表出来。罗宾逊夫人最喜欢的一句话是: “我从来没有学过数学,所以我不得不去思考。” 当被邀请加入计量经济学会理事会时,她拒绝了,理由是她无法阅读该学会内部期刊《计量经济学》上发表的有关量化和原理的技术性很强的文章。

除了不会数学,罗宾逊还是一位“叛逆少女”。她在突破凯恩斯主义的过程中写了一本关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书,这使她遭到了部分经济学家的排斥。而她对中国和朝鲜的支持也让她不太受人欢迎。罗宾逊没有隐藏自己的信仰,她甚至穿着越南农民的服装去讲课。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她在男性主导的时代和职业中所面临的挑战。

虽然如此,琼·罗宾逊依然是将不完全竞争引入经济学的先驱,这一概念使经济学领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正如罗宾逊曾经说过的:“经济学的问题就要用经济学的方法解决。”她向经济学家们提供了相关的技术和工具,以帮助他们分析低工资带来的问题。

那么,罗宾逊的不完全竞争市场理论到底给出了哪些工资低的原因?

工资低的三大元凶:全球化、兼职化与自动化

低工资问题并非一直存在。在二战之后的20世纪五六十年代,工资在所谓的黄金时期出现了强劲增势。但随着2009年的大衰退来袭,并引发金融危机之后,经济产出和工资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一些国家 (主要是新兴经济体) 在危机前后都做得很好,中国的表现尤其出色。中国经济自1979年以来持续保持增长,即使在金融危机之后,依然出现了两位数的年度工资涨幅。印度的表现也相对较好。许多新兴经济体都在向工业化转型,因此工资增长的问题没有发达国家那么严重。

但发达国家就没那么乐观了。国际劳工组织发现,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在德国、日本和美国等几个大型发达经济体中,工人的生产率增速超过了他们的平均工资增速。为什么公司能够支付给员工的工资和它们实际支付的工资之间的关系断裂了呢?

全球化是原因之一。没有任何一个全球化的例子比德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统一更能说明西方国家的情况。当时德国正处于有利地位,因为很多国家都在购买德国的制成品,特别是亚洲和欧洲各国。中国需要德国的生产资料来建设工厂,以生产高端消费品。因此,当经济衰退来袭时,德国经济正处于强势地位。

全球化带来了转变,特别是在东欧国家于21世纪初加入欧盟之后。德国工业有可能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工资低得多的新欧盟国家,而德国企业也发出威胁,说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工会或工人代表就得同意限制工资。

面对全球化带来的威胁,工会妥协了。随之发生的一项重要变化是,工资的商定事宜从行业和区域一级下沉到了公司一级。在这种情况下,工资协议可以反映出特定公司在瞬息万变的竞争环境中的需求。

因此,德国以工资为代价提高了产出的竞争力,而工资则开始下降,尤其是在低端行业。工资中值的水平基本上停滞不前,这也是德国工业更具竞争力的部分原因。当然,生产率也有所提高,但工资的增长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另外,非固定或临时工人的增加也导致了低工资问题。在富裕国家,临时工的比例有所上升。经合组织发现,在最糟糕的情况下 (西班牙) ,临时工的平均工资比固定工人的平均工资低50%,而在更为平等的国家 (德国) ,也低了近20%。

金融危机之后,日本企业为了寻求短期利润,不得不降低劳动力成本,而使用非正规工人代替全职工人就是一种解决方案。这些替代人员通常是临时工。他们的就业缺乏保障,挣的工资也不到普通工人的一半,而且与固定工人不同,他们没有加薪保障。

压低工资的另一个因素是,日本工人很难跳槽。在终身雇佣制创造的劳动力市场中,很少有人在找到固定工作后更换雇主。因此,日本工人没有很强的议价能力,而来自临时工的竞争压低了所有工人的工资。

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日本的工资中值在过去20年里一直停滞不前。提高工资水平已经成为日本政府的一项要务。政府迫切地希望通过提高收入推动消费的增长,进而推动经济复苏,并避免一些社会后果,例如从事临时工作的男性可能无法安定下来,因为他们的收入不足以养家糊口。

然而,不只是日本人的工作危机感有所加剧,临时工也不是造成低工资问题的唯一原因。 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就见证了另一个最突出的因素:自动化。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技术水平都有了飞跃式的进步。由于计算机补充并提高了专业人员的技能,因此高端技能工作岗位正在增加。但这些科技创新也使那些中等技能人群丢掉了工作,例如在自动化工厂中就不再需要中等技能的工人。

因此,技术带给人们的利益并不均等。尽管技术有助于提高整体的经济增长水平,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和工人能平等地分享收益,2015年,美国的GDP约为18万亿美元。大约有10万亿美元以工资和福利的形式支付给了工人,但剩余部分基本上都是公司利润。在过去几十年里,以工资形式流向工人的收入比例下降了,而以利润形式流向企业的收入比例上升了。这从另一个方面解释了为什么各国的工资水平没有像预期那样随着生产力和经济的增长而增长。

简而言之,工人较弱的议价能力和技术进步导致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萎缩。此外还有全球化和兼职工作岗位的增加,这些因素都有助于解释美国和其他地区的低工资现象。

当然,富国工人的绝对工资并不低。德国的工资水平甚至比许多其他欧洲国家都要高很多。即便如此,工资的增速仍然是个问题,尤其是对那些收入停滞不前的中产阶级而言。

怎么才能提高工资水平?

在罗宾逊的不完全竞争的市场理论中,雇主拥有市场势力,可以通过支付低于工人产出的工资“剥削”工人。由于这种剥削源于雇主和雇员的议价能力不平等, 所以减少剥削的一个办法是增强工人的议价能力,例如通过工会或集体进行谈判。

在许多情况下,议价能力很重要。但在罗宾逊的理论中,通过议价提高工资并不是解决剥削问题的唯一方法。这可能会导致失业和继续剥削更高水平工资的情况,因为拥有市场势力的公司对劳动力的水平有着更多的选择。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通过增加竞争消除不完全竞争市场的根源,这样可以削弱公司的垄断势力或买方垄断力。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剥削工人的公司比不剥削的公司更容易丧失劳动力来源。对于工人的竞争越激烈,就越能防止公司将工人的工资降得太低。罗宾逊认为, 解决低工资问题的办法是通过监管增加竞争,从而弥补市场本身的缺陷。这将提供一个更持久的解决方案。

但罗宾逊也认为,竞争的加剧也可能会压低工资,因为激烈的竞争会引发价格下降,工人的工资也会按边际产品的价值进行支付,甚至可能比以前遭受剥削的工资还要低。她认为,最低工资标准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政府干预在改善剥削结果和增加市场竞争方面的作用也很重要。

因此,改革劳动力市场,使其更具竞争力,才能提高工资水平。 通过规范市场,减少进入壁垒,提高竞争力,发达经济体的就业状况就会得到改善。 在这种情况下,生产率更高的公司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并将吸引工人离开生产率较低的公司。这种工作的重新分配有利于经济发展,并让工人拥有了更好的工作机会。

隐性失业也是导致低工资问题的一个因素。 我们不能只满足于从表面上看官方公布的失业数据,就业不足也是失业的一种形式,认识到这一点有助于识别另一个压低收入的因素。 罗宾逊认为,当工人从低生产率的工作岗位转移到高生产率的工作岗位时,只要市场竞争激烈,这些工人就应该获得更高的工资。通过采纳罗宾逊对失业的定义,美国对其劳动力市场有了更真实的了解,并以此评估其经济政策。鉴于一些发达经济体中兼职工作岗位的增加和低工资带来的挑战,其他一些国家(如欧洲国家)自然而然地也开始采取这样的做法。

在度过了漫长而有影响力的一生后,琼· 罗宾逊于1983 年去世。她的研究打开了一种审视市场的全新方式,罗宾逊不仅摒弃了经济学中对于工资的标准看法,而且抛却了那些基于完全竞争理论提出的观点。完全竞争的市场不可能存在,但低工资问题是现实。

可想而知,薪酬问题的解决方案非常复杂。正如罗宾逊所预期的那样,不完全竞争、工人受到剥削和由此导致的低工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链条。不过,对于有工作的工人来说,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正如罗宾逊所说: “被资本家剥削的痛苦与根本不被剥削的痛苦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来评几句
登录后评论

已发表评论数()

相关站点

+订阅
热门文章